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939

  ,
    第九百三十九章
    巨石由山頂順著山坡翻滾下來,這對于正在向山上攀爬的川軍而言可是奇慘無比。巨石碾壓著川軍將士,呼嘯而過,在山坡上留下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血痕,無數的川兵連具完成的尸體都找不到,變成一攤攤的肉泥。
    楊召親自統帥的八萬川軍對虎口澗的左峰展開強烈的猛攻,可是一個多時辰打下來,川軍竟無一人能攻到山頂,放眼望處,整面的山坡上橫七豎八躺滿了川軍將士的尸體,鮮血流淌成河,快要把山脊染成紅色。
    觀戰的肖軒也意識到楊召那邊進攻不利,他忙又調兵遣將,對虎口澗的右鋒發起沖擊。在他看來,既然虎口澗的左峰抵抗的如此兇猛,那么神池的主力人員一定在這邊,右側山峰空虛,正是己方趁虛而入的好機會。
    可事實上完全不是那么回師,當川軍對虎口澗的右峰展開進攻時,仍舊遭到占據峰頂的神池人員兇狠無比的反擊,將士們上沖上去一波,倒下一波,甚至比左峰那邊傷亡得更快更慘重。
    這一下讓肖軒都沒了主意,才區區幾千的神池人員,卻讓己方的數十萬大軍束手無策,怎么就這么難打,難道神池人個個都是天神下凡不成?
    正當他苦思破敵之策的時候,川軍陣營的左翼突然一陣大亂,肖軒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皺著眉頭向左翼那邊張望片刻,對身邊的一名侍衛說道:“你去看看,左翼那邊發生了什么事?”
    “遵命!”那名侍衛應了一聲,催馬狂奔出去。
    時間不長,侍衛返回,同時還帶回一名盔歪甲斜的川兵士卒,等那名士卒到了肖軒近前后,急忙翻身下馬,跪地插手道:“稟報大王,大事不好,我軍左翼遭受敵軍偷襲!”
    “什么?”肖軒眼睛瞪得滾圓,敵軍?哪來的敵軍?敵人不是都在虎口澗的山上嗎,怎么突然跑到己方的左翼去了?他凝視那名川兵片刻,沉聲問道:“敵軍有多少人?”
    “有……有數百人,又……又像有幾千人!”肖軒聞言鼻子都差點氣歪了,厲聲喝道:“到底是幾百還是幾千?”
    “小人、小人不知……”
    “下去!”肖軒把報信的軍兵喝退,而后看向左右的眾將,疑問道:“諸位將軍說說,偷襲我軍左翼的敵人究竟是從哪里鉆出來的?”
    “大王,既然左軍將軍差人來向大王稟報,想必偷襲之敵十分難纏,大王都趕快派兵援助才是!”上將軍呂尤拱手說道。\\\\
    肖軒點點頭,對呂尤道:“呂尤,你從中軍挑選兩萬騎兵,速速趕往左翼增援,一旦遭遇來襲之敵,務必要斬盡殺絕,一個不留!”
    “末將遵命!”呂尤領命后撥馬而去。他率兵趕往左翼那邊的速度已經夠快了,不過還是晚了一步,就這一會的工夫,左軍將軍許征已被偷襲之人斬殺于亂軍之中。
    其實,這些偷襲的神池人員數量并不多,只有兩三百人而已,清一色的手持靈刀。
    他們皆是出身于神池刀脈一系的弟子,其地位在神池也屬于再普通不過的了,只是他們的靈武卻不弱,修為基本都在靈元境往上,只兩三百人卻敢硬沖川國數十萬大軍的陣營,而且還真被他們偷襲得手了,一舉將川軍左翼的將領斬殺于眾多的川軍當中,可謂是于亂軍叢中取了敵將的首級。
    趕來的呂尤得知左翼大軍這邊的情況后,勃然大怒,率領著兩萬騎兵沖殺過去。他與偷襲的神池人員碰了個正著,雙方隨之展開一場惡戰。
    這兩三百人的神池子弟是很厲害,但也無法與上萬的騎兵做正面抗衡,而且周圍云集過來的川軍越來越多,生怕陷入重圍當中難以脫身,為首的頭領大聲喊道:“撤!”
    他一聲令下,偷襲的神池人員立刻后隊變前隊,開始向外突圍。他們沖進來時很容易,那是打了川軍一個措手不及,現在要撤走,可就沒那么簡單了,密密麻麻的川軍將他們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即便這些神池人員拼死沖殺,最后逃出川軍陣營的也沒有幾個,大部分都死于亂軍當中。
    呂尤率眾清除了偷襲的神池人員,可川軍這邊也付出了左軍將軍許征陣亡的代價,消息傳回頭肖軒那里,后者忍不住抬起手來,輕輕敲打著生痛的額頭。
    雖然呂尤成功頂住了神池這一波的偷襲,肖軒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一是大將許征折損,其二,他不知道神池方面還有多少伏兵在等著己方將士,弄不好還有第二波、第三波乃至更多的神池死士已做好準備,隨時會再對己方展開致命的一擊。
    虎口澗已經不能再攻下去了,不然己方的損失只是越來越大。想到這里,肖軒傳令下去,全軍暫停進攻,全部撤回。
    這一場川軍和神池人員在虎口澗的攻防戰,終于以川軍的主動撤退而告一段落。隨后,川軍于距離虎口澗五里之遙的開闊地帶安營扎寨。
    經過這一天的鏖戰,肖軒意識到虎口澗遠沒有自己想像中那么好打,他責令全軍將士,沒有他的允許,誰都不可貿然出戰。
    川軍不出,神池那邊更不會主動下山與川軍做正面交鋒,雙方一邊在山上嚴陣以待,一邊駐扎于山下虎視眈眈,戰局陷入僵持狀態。
    當唐寅和夏瑤從乾坤山趕到虎口澗這一帶時,這里就是這么一個局面。
    要從南境進入神池腹地,必須得走虎口澗,同樣的,要從神池腹地去往南境,也得通過虎口澗。
    現在,唐寅對虎口澗這邊所發生的戰事毫不了解,他也不清楚在自己離開風營的這兩天風川兩軍已雙雙侵入神池境內。
    這天上午,唐寅和夏瑤抵達虎口澗。他舉目張望,看著遠處的虎口澗,幽幽自語道:“好一處險地啊!誰要是占據了這條峽谷兩側的山峰,敵人再想從此通過,可就難如登天了。”
    夏瑤搖頭,無奈而笑,感覺唐寅好像隨時隨地都想著戰事。二人快步向虎口澗走去,越是接近山谷,唐寅的眉頭就皺得越緊,同時下意識地抬起手來,扣住夏瑤的胳膊。
    她不解地看向他,狐疑道:“殿下?”
    兩天來的相處,她對唐寅或多或少也有些了解,唐寅算不上正人君子,但也不是個貪圖女色的下流痞子,若非形勢所迫,他一般不太會貼近她,和她有過密的身體接觸。
    “這里,似乎有點不對勁!”唐寅沒有看她,目光一直在虎口澗的上下、內外掃來掃去。
    聽聞他的話,夏瑤立刻緊張起來,急忙攏目向前觀瞧,虎口澗內靜悄悄的,聲息皆無,而且空空蕩蕩,連個人影子都看不到,她沒感覺到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
    她疑問道:“殿下覺得哪里不對勁?”
    “有血腥味!這里似乎發生過交戰。”沒有看到尸體,也沒有看到任何的血跡,但又偏偏有血腥味飄過來,說明戰場離這里還很遠,另外也說明戰場的規模很大,死傷了不少人。
    可是唐寅想不明白,究竟是誰會在虎口澗這發生戰斗呢?風川兩軍都駐扎于神池邊境,不會到這來,難道是神池人之間的內斗?這又不合常理啊。他百思不得其解。
    隨著他距離虎口澗越來越近,唐寅的心跳不自覺的加快,血液流淌加速,身體內的每一根神經每一顆細胞都在縮緊,那是察覺到殺氣的自然反應。
    “此地有埋伏。”唐寅抓緊夏瑤的手腕,放慢腳步,同時低聲說道。
    “難道是聶長老在此地設伏了?”夏瑤驚道。
    唐寅搖頭,幽幽說道:“似乎不是沖著我們來的。”能感覺到殺氣的存在,他是靠直覺,感覺殺氣不是沖著自己來的,那也是靠著他的直覺。
    如果說虎口澗內確有埋伏,那么現在埋伏之人肯定已看到他和夏瑤了,如果他和夏瑤不再繼續往前走,必會引起對方的懷疑,就算對方不是沖著自己而來沒準也得找上門來。
    當然,要是他和夏瑤繼續往前走,也有陷入對方的重圍的危險。唐寅的心思快速地轉動著,思慮之間,他和夏瑤業已走到虎口澗的入口處。
    夏瑤沒有主意,只能轉頭看向唐寅,等他的決定。后者猶豫了片刻,對夏瑤輕聲說道:“走。”
    他邊她點點頭,小聲說道:“是不多!只有圣王和大長老見過。”
    “那就好。”唐寅點點頭,心緒也稍微平復了一些。
    當他二人快要走到虎口澗的中段時,忽聽頭頂上方傳來斷喝聲:“站住!”隨著話音,于虎口澗兩側的山壁上唰唰唰的連續跳下來數人。
    這些人身穿灰袍,背披灰色的斗篷,一直貼在山壁上,與山壁幾乎融為一體,即便走近了仔細觀瞧都很難察覺到他們的存在。
    “什么人?”數名灰衣人擋住唐寅和夏瑤的去路,目光如電,在他二人的臉上掃來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