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940

  ,
    第九百四十章
    當幾名灰衣人看清夏瑤的容貌,不約而同地倒吸了口氣,暗道一聲好美的姑娘!
    唐寅沖著對方微微一笑,語氣平淡地說道:“我們是過路的。【】//:看小說//”
    “要去哪?”為首的灰衣人語氣平和了一些。
    “去高連山采藥。”唐寅想也沒想地說道。他所說的高連山位于神池南邊,剛好得經過虎口澗。
    灰衣人頭領搖頭說道:“現在你們過不去了。”
    “這又是為何?”
    “前方正在打仗。”
    “打仗?”唐寅滿臉的莫名其妙,說道:“誰和誰在打仗?”
    一名灰衣人翻了翻白眼,氣道:“當然是我們和川軍在打仗,不然還能有誰?”
    唐寅暗暗吸氣,和川軍打仗?這怎么可能呢?他疑惑道:“川軍不是都駐扎于神池的邊境嗎?怎么會在這里開戰……”
    不等他把話說完,灰衣人頭領開口道:“兩天前,川軍業已侵入我神池境內,現在大軍都駐扎于虎口澗外,所以,你二人還是不要去高連山了,萬一被川人發現,怕是兇多吉少!”
    說話時,他還特意看看唐寅身邊的夏瑤,這樣美麗的女子一旦若入敵軍手上,后果可想而知。
    唐寅眉頭擰成個疙瘩,川軍竟然突進神池境內了,這是誰下的命令?肖軒嗎?而且聽對方說,是在兩天前,那不正是自己離開風營進入神池的時間嗎?難道是……
    想到這里,他疑問道:“是不是風軍也侵入神池了?”
    “沒錯!現在風川聯軍分從南北兩面夾擊。”灰衣人頭領無奈地點點頭。
    唐寅終于明白了,難怪圍追堵截自己的神池子弟人數一直不多,而且廣玄靈也始終沒有露面,只派來一個聶震,原來是風軍和川軍為了配合自己,采取主動進攻的策略,以達到牽制神池的目的。
    心中笑了笑,他可沒有表現在臉上,隨口問道:“現在是圣王在這里抵御川軍?”
    一名灰衣人說道:“圣王去了北面抵御風軍了,這邊是東方長老在坐鎮指揮……”
    灰衣人頭領瞪了他一眼,責怪他不要多嘴,然后對唐寅說道:“你們趕緊回去吧!”
    原來是東方夜懷在這里指揮。東方夜懷和高歌交情莫逆,是個可爭取之人,現在高歌又被廣玄靈*死,拉攏東方夜懷就更容易了,與他直接動武交戰,不等于是把他*到廣玄靈那邊了嗎,實在非明智之舉。
    唐寅心思轉動,沉吟片刻,拱手說道:“在下想見見東方長老,不知各位能否行個方便?”
    聽聞他的話,一旁的夏瑤差點驚呼出聲。東方夜懷可是大長老,躲還躲不及呢,唐寅怎么還主動去求見人家?她轉過頭,難以置信地看著他,同時悄悄拉了拉他的衣袖。
    唐寅不為所動,只是含笑地看著對面的灰衣人,等他們答復。
    為首的灰衣人皺著眉頭打量他和夏瑤。夏瑤的衣裝雖然樸素,但質地精良,一看就知道是出身于富貴的大家閨秀。
    反觀唐寅,只穿著一條破爛不堪的褲子,上身打著赤膊,頭發凌亂,活脫脫的山野村夫,兩人站在一起,實在不搭調。
    灰衣人頭領好奇地問道:“請問,這位姑娘是……”
    “在下的內子!”不等夏瑤說話,唐寅搶先答道。
    夏瑤聞言,玉面一紅,但也沒有反駁。幾名灰衣人都愣住,如果唐寅不說,他們根本不會想到他二人是夫妻關系,只當唐寅是個下人呢!
    怔了片刻,灰衣人頭領回過神來,輕輕應了一聲,而后正色道:“東方長老可不是你想見就能見到的。你要見東方長老有何事?”
    唐寅早已想好應對之詞,說道:“在下常于高連山采藥,那里距離川營很近,所以,在下對川營的情況也了解不少,或許,能幫上東方長老一二。”
    呦!灰衣人頭領眼睛頓是一亮,這倒是個好消息,現在他們最欠缺的就是川軍的情報,如果此人真能提供幾條有用的情報,那可幫了己方的大忙。
    想到這里,灰衣人頭領轉回頭,向后面的一名手下點點頭。那人會意,倒退幾步,來到山壁前,仰起頭來,發出一聲悠長的哨音。
    哨音在山谷內的回音還沒消失,從山頂上已甩下來幾根長長的繩索。灰衣人頭領對唐寅點點頭,說道:“東方長老就在山上,閣下請隨我來!”
    灰衣人頭領把唐寅和夏瑤帶到山壁前,拿起一根繩索,說道:“把繩索系在令夫人身上,山頂自會有人拉她上去!”他在唐寅身上能感受到靈壓,但卻感覺不到夏瑤身上有靈壓的存在,顯然她沒有修過靈武。
    唐寅接過繩索后,對他淡然一笑,說道:“多謝了,不必那么麻煩!”
    說話之間,他一手抓著繩索,一手攬住夏瑤的腰際,身形晃動之間,已跳起有一丈多高。人還在空中,他腳點輕點山壁,順勢再拉繩索,人又竄起半丈有余。
    下面的幾名灰衣人看得真切,不由得暗暗咋舌,此人好矯健的身法啊,即便是他們都不具備如此的爆發力,而這人卻是一派輕松,而且他還抱著一個人呢!
    幾名灰衣人互相看了看,不敢怠慢,各抓繩索,向山頂快速的攀爬。
    唐寅帶著夏瑤第一個竄上山頂,他人才剛上來,迎面便指來數把靈劍和靈刀,同時有人大聲喝問道:“什么人?”
    不等唐寅回話,后面的幾名灰衣人業已跟了上來,齊聲說道:“是我們讓他二人上來的!”
    “哦!”圍攏在山崖邊的十數名神池子弟紛紛收起刀劍,其中一人來到灰衣人頭領近前,低聲問道:“這兩人是誰?”
    “自稱是經常在高連山采藥的藥農,對川營的情況比較了解,或許,能幫得上我們的忙。”
    “原來是這樣。我先去向東方長老稟報!”那人應了一聲,接著轉身快步離去。
    趁著對方報信的這段時間,唐寅攏目仔細觀察四周,在崖壁上,也不知擺放了多少一人多高的巨石,一排排,一列列,巨石的切口光滑又潔亮,顯然是剛采集來不久,而且也能看得出來,是被修靈者以靈刃硬切下來的。
    唐寅暗暗點頭,神池的修靈者當中高手眾多,現在占據山頭,石材對他們而言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絕,神池人卡住虎口澗這處要害,縱然有千軍萬馬也別想沖不過去,難怪川國的數十萬大軍會被堵在虎口澗外停滯不前。
    他正聚精會神地觀察時,剛才離開的那名神池子弟返回,對唐寅揮手說道:“這位朋友,東方長老有請!”
    唐寅含笑點點頭,自然而然地挽起夏瑤的胳膊,帶著她跟隨那名神池子弟向山頂的里側走去。
    他想拉攏東方夜懷,但不能確保一定會成功,萬一談不攏動起手來,他難以脫身,有夏瑤這位神池的圣女在他身邊可就不一樣了,關鍵時刻,還可以拿她做‘人質’以牽制對方。
    雖說凌夜等人的死亡獻祭讓唐寅的修為進入到全新的領域,但是他還沒有自信到能勝過神池大長老的程度。
    在山頂的中心處,有一座不大的帳篷,外面站有十幾名神池人員把守。看他二人走過來,守衛并沒有上前阻攔,也未做任何的搜查,直接以手勢示意唐寅和夏瑤可以進去。
    唐寅毫無懼意,從容不迫地拉著夏瑤走進帳中。
    帳篷里或坐或站有數人,居中而坐的一位老者身材肥胖,圓嘟嘟的大臉紅光滿面,看上去很是喜慶,這位其貌不揚的老者正是神池大長老之一的東方夜懷。
    而在他兩旁的數人也都是六、七十歲開外的老者,他們同為神池的長老。
    隨著唐寅和夏瑤走進來,眾人的目光一同投向他二人。旁人沒覺得怎樣,倒是東方夜懷身子猛然一震,脫口驚訝道:“圣女?”
    聽聞他的話,在場的幾名長老同是一驚。眼前這位美若天仙的女子是圣女?這怎么可能呢,圣女應該在圣廟才對,怎么會突然來到虎口澗?而且還和這么一個野人在一起。
    夏瑤沖著東方夜懷微微一笑,柔聲說道:“東方長老好久不見了。”
    東方夜懷現在可沒心思和夏瑤寒暄,他下意識地站起圓滾滾的身形,目光邊掃向唐寅邊疑問道:“圣女為何來到虎口澗?這位又是……”
    不等夏瑤做介紹,唐寅直截了當地說道:“我是唐寅。”
    唐寅?在場的眾長老們臉色又是一變,風王唐寅?這人會是風王?
    東方夜懷盯著唐寅沒有說話,倒是一名長老忍不住沉聲問道:“你是風王?”
    “沒錯!”唐寅點點頭。
    “哈哈——”那名長老忍不住仰面大笑起來,搖頭說道:“你是風王?你若是風王,那風國豈不成為野人之國了嗎?你究竟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膽敢在我等長老面前胡言亂語……”
    他話還沒有說完,夏瑤正色打斷道:“練長老,這位確實是風王殿下,練長老不應在風王面前如此無禮。”
    呦!想不到她能一口叫出自己的姓氏和身份,那名長老頗有些意外。他怔了片刻,轉頭看向東方夜懷。
    v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