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941

  ,
    第九百四十一章
    在場的這些長老,除了東方夜懷還真就沒人見過夏瑤的真容。【】
    東方夜懷可以肯定,眼前這位女子確是圣女沒錯,既然圣女說這個‘野人’是風王,那應該也錯不了,只是他想不明白,風王和圣女是八竿子都打不著的兩個人,怎么會突然走在一起了呢?又怎么一同來到虎口澗了呢?
    現在己方正與川軍交戰,唐寅也可算是己方的頭號敵人,他竟敢只身來到虎口澗的峰頂,匪夷所思,再者說,風王現在的這身打扮也實在是……不倫不類,讓人哭笑不得。
    有太多的事情讓東方夜懷想不明白,他沉吟少許,還是向唐寅拱了拱手,說道:“不知是風王殿下大駕光臨,老夫有失遠迎,還望風王殿下不要見怪。”
    “東方長老……”聽他的話,顯然已承認這個野人就是風王唐寅,這也太兒戲了吧!周圍的眾長老們紛紛低聲喚道,提醒他千萬別被對方蒙騙了。
    東方夜懷臉色一沉,環視眾人,說道:“圣女的話難道還能有假不成?”
    “她……她真的是圣女?”一名長老有些結巴地問道。
    “正是圣女!”東方夜懷肯定地點點頭。
    眾長老面面相覷,原本那些坐著的長老紛紛站起身形,然后恭恭敬敬地向夏瑤深施一禮。圣女在神池是沒有實際的權力,但卻很受人尊敬,即便是長老也不敢在她面前失禮。
    夏瑤向眾長老擺擺手,語氣清幽地說道:“諸位長老不必客氣。”
    東方夜懷的目光仍落在唐寅身上。與夏瑤為何會來虎口澗比起來,他更關心唐寅此地的目的。他問道:“風王殿下突然造訪,不知有何貴干?”
    唐寅笑了笑,直言不諱地說道:“我是來勸東方長老倒戈的。”
    想不到唐寅把話說得如此直接,東方夜懷等人同時皺起眉頭。長老們紛紛把目光投向東方夜懷,看他作何反應。
    后者緩緩地瞇縫起眼睛,幽幽說道:“如果風王殿下此行只是為了勸降老夫,那么,恐怕老夫要讓殿下失望了,而且,老夫也不能再輕易地放殿下回去了。”
    夏瑤聽得暗暗咧嘴。她對東方夜懷還是有些了解的,這個老頭子看上去很和藹可親,又總是樂呵呵的,實際上脾氣倔強得很,唐寅此時來見他,還當眾勸降,不等于是自投羅網嗎?
    唐寅倒是不緊張,他聳聳肩,說道:“我本以為東方長老是個深明大義之士,沒想到,也只是個趨炎附勢又貪生怕死之徒。”
    東方夜懷臉色頓時陰沉下來,冷冷說道:“風王殿下可是在有意激怒老夫?”
    唐寅淡然說道:“我只是實話實說。”
    “那么請問風王殿下,老夫如何趨炎附勢,又如何貪生怕死了?”
    “東方長老與高長老莫逆之交,現在高長老死得不明不白,東方長老難道就真的打算坐視不理嗎?”唐寅說道:“或是說,東方長老也怕惹惱圣王,而不敢再深究了?”
    他的話正說到東方夜懷的痛楚,高歌的死著實讓他耿耿于懷,一股怨氣憋在胸中無處發泄,現在唐寅講出來,他的臉色愈加難看。東方夜懷慢慢握緊拳頭,過了好一會方說道:“高長老不知從哪得到的消息,認定幽殿內藏有暗系修靈者,*圣王帶他進入幽殿查找,結果,里面并沒有暗系修靈者,對圣王不敬和擅入禁地,這兩條都是死罪!”
    說話時,他雙眼直勾勾地怒視著唐寅。別人或許不了解其中的細節,可是東方夜懷再清楚不過。
    對高歌信誓旦旦說有暗系修靈者藏于幽殿內的正是唐寅,可以說他正是害死高歌的元兇之一。
    唐寅當然能感受到東方夜懷對自己的怨氣,他正色說道:“幽殿之內確實藏有暗系修靈者!”
    到了現在你還敢這么說!東方夜懷大怒,正要說話,一旁有位長老忍不住搶先說道:“高長老已經證明幽殿內根本沒有什么暗系修靈者,風王直到現在還要栽贓圣王嗎?”
    唐寅冷笑,說道:“因為那些暗系修靈者早已被你們的圣王秘密轉移到諸余山,在幽殿內,當然找不到暗系修靈者了!”
    “胡說!簡直是一派胡言!”
    “那么鳳夕鳳長老的死也是本王在胡言嗎?”
    這一句話可把在場眾人驚得不輕,包括一直插不上嘴的夏瑤在內。
    人們都知道鳳夕失蹤的事,也有傳言說鳳夕是見神池陷入危境,便棄神池于不顧,偷偷逃離了神池,誰都沒想到鳳夕已經死了。
    “風王何出此言?鳳長老死了?這怎么可能!”眾長老們交頭接耳、議論紛紛,只有東方夜懷一句話不說,眼睛眨也不眨地凝視著唐寅。
    “鳳長老的尸骸現就埋于王宮北側的一座枯井內,如果各位長老不相信,現在便可傳書于城內的親信去查。”
    眾人紛紛倒吸口涼氣。唐寅說得沒錯,在王宮的北側確實有一口枯井,只是沒有想到,那里竟然會成為鳳長老的葬身之地。
    “究竟是何人害死的鳳長老?”眾長老面露緊張,異口同聲地追問道。
    唐寅反問道:“各位長老認為還會有誰呢?”
    人們先是一怔,接著,不約而同地皺起眉頭。即便唐寅不說,他們也能猜得出來,普天之下能神不知鬼不覺地殺死鳳夕的,只有一個人能做到,那就是圣王!
    可是,圣王又為何暗中殺害鳳長老呢?人們實在想不明白。
    一名長老搖頭說道:“不可能!圣王不可能殺害鳳長老,現在大敵當前,正是我神池用人之際,圣王又怎會平白無故地殺害鳳長老呢?”
    “那是因為鳳長老已發現廣寒聽不可告人的秘密!當日,鳳長老已秘密潛入幽殿,并且發現里面確實藏有暗系修靈者,但不幸的是,鳳長老還沒來得及脫身,便被聞訊趕來的廣寒聽堵在幽殿之內。果然,鳳長老不敵,被廣寒聽所殺。想來,也必是鳳長老的事讓廣寒聽有所警覺,悄悄將那些藏于幽殿的暗系修靈者轉移到了諸余山,而高長老也因此撲了個空,最終被*自盡。”
    唐寅說的這些對他們而言太震撼了,有名長老不服氣地說道:“這只是你一家之言,又如何能讓我等信服?”
    “剛才我已經說過了,你們現在就可以給城內的親信傳書,去王宮北側的枯井內查找,看看有無鳳長老的尸骸!”
    別的事情或許是唐寅胡亂編造的,但尸體還可能有假嗎,唐寅說得如此言之鑿鑿,必然是有十足的把握。剛才問話的那名長老疑道:“風王殿下又如何知道的這些?”
    “正是幽殿里的那些暗系修靈者告訴我的。”唐寅幽幽說道:“想必各位長老在離開神池城的時候已然聽說諸余山混入暗系修靈者一事吧?”
    眾人不約而同地點點頭。他們是聽說了此事,也知道圣王有派聶長老去剿滅。
    唐寅繼續說道:“廣寒聽一定說那些暗系修靈者是我風國派出來的,其實不然,那些暗系修靈者正是廣寒聽自己秘密培養的心腹,他們的名字叫幽暗。廣寒聽之所以要致幽暗于死地,也是迫不得已。他秘密培養暗系修靈者一事已經鬧得神池滿城風雨,再難隱瞞,為了徹底與此事撇開干系,廣寒聽決定殺人滅口,只是,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此事最終還是走漏出風聲,被幽暗所察覺,這才導致這些原本對廣寒聽忠心耿耿的幽暗人員叛逃。所以,后面也就有了我風國的暗系修靈者潛入諸余山一事。其實,各位長老都是聰明人,可以仔細想一想,諸余山乃是禁地,看守森嚴,明哨、暗哨不計其數,我風國的暗系修靈者再厲害,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諸余山百余人嗎?”
    東方夜懷等人誰都沒有接話,不過在心里卻是暗暗點頭。他們心里早就有疑問,超過百人的暗系修靈者竟然能悄悄混入諸余山,這太匪夷所思了,而且風國此舉毫無意義啊!
    諸余山即非戰略要地,又沒有神池重要的人物,風國的暗系修靈者費了那么大的勁,潛入其中又能有什么作為呢?
    見眾人誰都沒有說話,唐寅明白,自己說的這些已有了作用。
    他繼續道:“各位還可以再想一想,神池這近百年帳篷里鴉雀無聲,人們都在低頭沉思,沉默不語。
    神池子弟中確實有太多太多出身不明的孤兒,按照廣寒聽的說法,是因為神池外輸的人才太多,許多人都客死異鄉,這些孤兒正是他們留下的子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