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942

  ,
    第九百四十二章
    廣寒聽的話勉強也算能解釋得通,但唐寅的說法顯然更加合情合理。\\\\
    “難道,圣王真的有在暗中培養暗系修靈者?”這是在場每一個人的心中疑問,有名長老竟然脫口說了出來。
    另一名長老身子猛然一震,急聲說道:“各位長老斷不能相信風王的一家之言,我等應該相信圣王才對……”
    不等他把話說完,唐寅擺手打斷道:“只怕,你們肯相信廣寒聽,而廣寒聽卻不肯相信你們。”
    頓了片刻,他幽幽一笑,說道:“當初,鳳長老正是因為發現了廣寒聽的秘密,才惹來殺身之禍,現在,你們也同樣知道了廣寒聽的秘密,難道,諸位長老想步鳳長老的后塵嗎?”
    這一番話,讓眾長老齊齊打個冷戰。
    “唐寅,你休要在此胡言亂語,圣王絕非你說的那種人!既然你今日主動送上門來,本座便帶你的腦袋去向圣王請賞!”
    說話之間,一名長老手握肋下的佩劍,一步步向唐寅*過去。
    見他要對唐寅動手,其他的長老們也都跟著緊張起來,人們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紛紛看向東方夜懷,等他做出決定。東方夜懷的目光始終都落在唐寅身上,一直在察言觀色,盯著他的一言一行。唐寅在說話時目光堅定,還隱隱含有憤恨之意,雖然他不清楚唐寅究竟在憤恨什么,不過他已相信唐寅的話七、八成。
    就在那名長老已走到唐寅近前,準備要拔劍動手的時候,東方夜懷終于開口說道:“彭長老,等一等!”
    那彭姓的長老回頭看向東方夜懷,急聲說道:“東方長老,我們可萬萬不能被唐寅的花言巧語所蒙騙啊!”
    東方夜懷不動聲色地說道:“剛才,風王殿下已經說得很明白了,只要去查一查宮北那口枯井內有無鳳長老的尸體,那么,真假立判!”
    說著這里,他轉頭看向煉姓的長老,說道:“煉長老,你傳書回城內,讓貴門弟子去查一下,如何?”
    傳書倒是很容易,只是事關重大,煉長老顯得有些猶豫。他沉吟好一會,方慢慢點頭應道:“好吧,我這就去傳書!”
    “有勞煉長老了。”目送著煉姓長老離去,東方夜懷的臉色平和了一些,他對唐寅微微一笑,擺手道:“剛才老夫實在是招呼不周,風王殿下快請坐!”
    如果唐寅說的這些是真的,那么高歌的死還真就不能怪在他的頭上,東方夜懷對他的怨恨之意也隨之輕松不少。
    看到東方夜懷的態度所有轉變,可唐寅仍不敢大意,在含笑落座的時候,他仍緊緊拉著夏瑤的手腕。雖說拿夏瑤當成自己的護身符對她太不公平,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東方夜懷自然也能感覺到唐寅的謹慎與戒備,倒也不在意,反而還很佩服唐寅的勇氣和魄力,設身處地的想想,如果自己是唐寅,恐怕都沒有這么大的膽量敢獨自來到虎口澗的峰頂。
    他的目光總算從唐寅身上移開,樂呵呵地看向夏瑤,柔聲說道:“圣女怎么會和風王殿下同道而來呢?”
    夏瑤看眼唐寅,見他沒有暗示自己什么,便把整件事的經過向東方夜懷講述了一遍。當她講到凌夜等人對唐寅使用死亡獻祭的時候,在場眾人臉色同是一變。
    她不知道死亡獻祭是什么,但以東方夜懷為首的長老們可都清楚。死亡獻祭,那只是在傳說中才出現過的技能,而實際上,還真就從未聽說過有哪個暗系修靈者使用過死亡獻祭。讓一個人心甘情愿地奉獻出自己的生命、靈魂乃至一切,這得是被*到了什么份上,又得需要多大的決心和勇氣啊!
    現在,他們也終于明白唐寅為何會了解神池那么多的秘密,東方夜懷也明白唐寅的憤恨之意究竟是從何而來了。
    這時候,唐寅接話道:“在諸位長老眼中,暗系靈武是邪門歪道,暗系修靈者是不共戴天的死敵,其實,他們和你們一樣,同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幽暗在神池,就像是生活在地洞中的老鼠,見不得光,更不能被人察覺,終日惶恐,甚至到最后連他們最為信任的圣王都背叛了他們,要致他們于死地,哀大莫過于心死,他們最后不惜用出死亡獻祭,可見,幽暗的怨恨有多深啊!”
    唐寅說的這些并不能讓在場的長老們感同身受,在眾長老的心目當中,這些暗系修靈者的死是死有余辜,他們存在的本身就是對神池的玷污,是神池有史以來最大的污點,就算幽暗的人不使用死亡獻祭,他們也不可能再留下任何的活口。
    當然,唐寅的話倒是更加讓他們相信此事是千真萬確的,在神池,圣王還真的秘密培養了幽暗這么一個由暗系修靈者組成的組織。
    “如此來說,靈魄吞噬也是真的了?圣王……就是五百年前的那個圣王?”彭姓的長老擰著眉頭問道。
    “沒錯!廣寒聽就是廣玄靈,在幽殿的第三層,直到現在還冰封著廣玄靈當年最迷戀的女子。”也是嚴烈最心愛的女人。唐寅在心里又暗暗補充了一句。
    “幽殿的第三層?”東方夜懷等人同是驚訝地瞪大眼睛,緊接著,又齊刷刷地看向他們當中的一名長老。
    那名長老垂著頭,表情復雜,臉色變換不定,過了半晌,他緩緩開口,低聲說道:“風王殿下所言沒錯,幽殿……確實有第三層,那里是處不可思議的極寒之地,里面也確實……確實冰封著一個美麗絕倫的女子,和風王妃長的一模一樣的女子!”
    這位長老,正是當初跟隨廣寒聽和高歌一同進入幽殿的三名長老之一,他對幽殿內的情況自然也再清楚不過。
    本來,他有向廣寒聽發過誓言,絕不會把幽殿內的情景講出去,可是現在,唐寅的話已讓他百分百的相信,他覺得自己也沒必要再為廣寒聽去隱瞞什么了。
    唐寅的話得到這位長老的印證,在場眾人也就都心照不宣了。唐寅不可能進得去幽殿,而他又能對幽殿里的一切了如指掌,那么,只有一種解釋,他說的一切都是真的,幽殿內確實有暗系修靈者,而因為死亡獻祭的關系,唐寅又具備了那些暗系修靈者的記憶。
    現在,去不去找尋鳳夕的尸體已變得毫無意義,東方夜懷低下頭,陷入沉思當中。
    此時他也在考慮自己接下來要何去何從。天子詔書內對廣寒聽的種種罪行的指責已一一得到印證,廣寒聽業已沒有資格再做神池的圣王,不過,這終究是神池自己的事,就算要彈劾廣寒聽,也應由神池自己來做,而不是要風川兩國插手。
    如果此時自己放棄抵抗,那么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基本都可以預見得到,川國大軍將長驅直入,直取神池城,現在神池城內空虛,哪里還能抵擋得住數十萬眾的川軍,神池城必定淪陷,接下來,神池都有可能因此而滅亡,那自己豈不成為神池的千古罪人了?
    想到這里,他不由得連連搖頭。就算自己也反對廣寒聽,也要彈劾廣寒聽,但此時此刻,絕對不能放棄抵抗,讓川軍通過虎口澗。
    他深吸口氣,然后他拱起手來,向唐寅躬身施禮。
    唐寅不解,疑惑地看著他,問道:“東方長老這是做甚?”
    “風王殿下,老夫有一事相求!”
    “東方長老有話請講,不必多禮。”
    “風王殿下的話,老夫現已相信,也相信廣寒聽確在神池做了許許多多見不得光的勾當,只是,這畢竟是我神池內部之事,現在也應該由我神池內部來解決,還望風王殿下能勸退川國的大軍,還我神池太平,屆時,我神池定會嚴懲惡賊,還天下列國和百姓一公道!”
    東方夜懷的話立刻引起在場眾長老的共鳴,人們紛紛點頭,齊聲贊道:“東方長老所言沒錯,犯錯的只是廣寒聽一人,而絕非我神池全部,風川兩國如此興師動眾的率大軍討伐,也實在有些欺人太甚。”
    唐寅心中冷笑,神池人還真是清高啊,他們倒是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凈,全算到廣寒聽一人頭上了,如果沒有他們這些人推波助瀾、助紂為虐,廣寒聽又怎會走到今天?
    在神池人的心里,神池就是高人一等,只能他們去欺負別人,他在心里冷笑不已,但卻沒有表現在臉上,畢竟現在東方夜懷還死死控制著虎口澗,他不退讓,川軍還真就難以通過。
    他淡然一笑,說道:“各位長老要去處理廣寒聽,可你們能處理得了嗎?你們的話,又有多少神池人會相信呢?只怕,你們非但彈劾不了廣寒聽,最終還會反被廣寒聽所害!”
    “這……”眾人面面相覷,又覺得唐寅說的也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