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944

  ,
    第九百四十四章
    肖軒搖了搖頭,笑道:“上了年歲,孤的身體已大不如前了。【】”說話之間,他看向東方夜懷身邊的夏瑤,暗道一聲好美的女子!他好奇地問道:“這位姑娘是……”
    東方夜懷忙介紹道:“這位是我神池的圣女!”
    呦!原來是神池圣女!肖軒早就聽說過圣女在神池的身份非同尋常,其地位恐怕也僅次于圣王,以前他一直沒見過,想不到會在今日這種情況下相見。
    “小女子夏瑤見過川王殿下!”夏瑤在馬上微微頷首致意。
    肖軒忙擺手道:“圣女不必客氣。”說著話,他又對東方夜懷道:“此地非講話之所,我們回營說話!”
    東方夜懷欠身說道:“川王殿下請!”
    一行人進到川營,在中軍帳內分賓主落座。唐寅和肖軒居中,并肩而坐,東方夜懷和夏瑤分坐兩旁,至于東方夜懷帶來的那些弟子們還進不了中軍帳,只能站于帳外等候。
    談笑之間,侍衛們送上茶點,肖軒含笑招呼道:“身在軍營,粗茶淡飯,怕是會怠慢了諸位。”
    “川王殿下太客氣了。”東方夜懷和夏瑤不約而同地拱手說道。
    肖軒淡然一笑,看著東方夜懷,嘆道:“東方長老鎮守的虎口澗當真是固若金湯啊,才短短一天的光景,本王的大軍在虎口澗卻折損有萬余名將士。”
    東方夜懷神色黯然,低聲說道:“各位其主,有得罪之處,還請川王殿下見諒。”
    肖軒擺擺手,說道:“孤能夠理解,不過,孤還是得說一句不中聽的話,廣寒聽其人,看似寬厚仁慈,實則陰險毒辣,東方長老為他賣命,實在不值啊!”
    若是以前,有人當面批評神池的圣王,東方夜懷能毫不猶豫的和他拼命,但是現在,他已失去了這樣的沖動。
    他幽幽說道:“關于廣寒聽的一切,風王殿下已向老夫講得很明白,老夫也深感氣惱,更感痛心,我神池千百年來還從未出現過如此奸佞!”
    肖軒眼睛頓是一亮,說道:“既然東方長老已了解廣寒聽的所作所為,那么就更應該與本王、風王一道,除此惡賊!”
    東方夜懷看著肖軒,點點頭,又搖了搖頭,說道:“老夫即想借助貴軍和風軍的實力,但又怕……引狼入室啊!”
    肖軒皺了皺眉頭,疑問道:“東方長老此話怎講?”
    東方夜懷說道:“貴軍和風軍大舉侵入神池,難道僅僅是為了懲治廣寒聽一人?”
    聽聞這話,肖軒立刻明白了他的顧慮。[手][打][吧][[][]
    他仰面而笑,說道:“當然,孤和風王之所以出兵神池,只為了鏟除廣寒聽,不讓他再繼續作惡,至于神池,孤向來敬仰,絕不會把廣寒聽的所作所為遷怒于神池身上,這一點,還請東方長老放心。”
    東方夜懷對唐寅的保證或許會有幾分懷疑,但對肖軒的保證可是百分百的相信。川人不像風人那么反復無常,他們最看重的就是信譽和名聲,川王肖軒更是向來一言九鼎,言出必行,現在聽他這么講,東方夜懷算是徹底放心了。他寬心地一笑,說道:“川王殿下的話,老夫記住了,不過,老夫還有一事相求!”
    肖軒豪爽地說道:“東方長老有話請講。”
    “老夫可以讓出虎口澗,甚至可以引貴軍直抵神池城,但是有一點,貴軍的將士只能駐扎于城外,絕不能跨進城中半步!”東方夜懷在說話時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肖軒。
    這關系到神池的顏面和威信,如果讓別國的軍隊進入神池城,那么神池千百年來所樹立的威望將蕩然無存,東方夜懷寧愿自己拼個粉身碎骨,但不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
    肖軒暗暗皺眉,并沒有立刻答話,而是轉目看向唐寅,詢問他的意思。唐寅也沒想到東方夜懷會臨時提出這樣的條件,他目光下垂,看似不動聲色,心思卻在急轉。
    沉吟片刻,他抬起頭看,對上東方夜懷的目光,問道:“廣寒聽若是龜縮于城內不出,我軍將士駐扎于城外又有何意義呢?”
    肖軒聽后大點其頭,接道:“是啊,屆時廣寒聽定然不會出城迎戰,若不能進城,我軍將士可拿他毫無辦法啊!”
    東方夜懷正色說道:“現在廣寒聽根本不在城內,而是去了北部迎戰風軍。只要川軍抵達神池城,兵臨城下,到時廣寒聽一定會回城營救,我們可趁此機會,于半路設伏,將其擒拿!至于廣寒聽在城內的余孽,老夫自會處理,給兩位殿下一個交代!”
    肖軒想了想,點點頭,覺得東方夜懷這個建議倒也可行。他再次看向唐寅,詢問他的意思。唐寅只是略做思考,便含笑應道:“好!我看,就按照東方長老的意思辦吧!”
    聽唐寅已同意,肖軒不再猶豫,點頭道:“孤也覺得東方長老之計可行。”
    唐寅和肖軒皆同意接受東方夜懷的條件,后者面露喜色,拱手說道:“老夫在此多謝川王、風王兩位殿下,這……也算是為我神池保留了最后的一點尊嚴!”
    “哎呀,皇甫長老實在太言重了!”肖軒聞言,亦是感觸良多,對東方夜懷連連擺手。
    誰能想到,上午還打得死去活來的川軍和東方夜懷一眾,卻因為唐寅的到來使局勢突然發生了轉機,雙方化干戈為玉帛,竟還聯合到了一處。
    東方夜懷的決定基本就代表了其他那些長老的決定。當日,神池的人悉數撤離虎口澗的峰頂,而川軍也順理成章的穿過虎口澗,繼續向前推進。
    因為有東方夜懷一眾的配合,川軍過了虎口澗后,再未遇到像樣的阻攔和抵抗,長驅直入,直奔神池城。
    唐寅并沒有隨川軍一起行動,他主要是擔心風軍那邊的情況。要知道風軍可是直接面對著以廣寒聽為首的神池主力,稍有不慎,就不知得傷亡多少將士呢。
    他向肖軒辭行,而后帶著夏瑤先回到風營,把她安置妥當后,這才由風營進入神池北境。
    目前,風軍的主力全部聚集于神池北部的大興山一帶。
    大興山是座孤山,孤零零地位于一處平原地帶的中央。這里的道路在神池而言算是比較平坦的,也適合大軍推進,不過此時風軍卻是駐足不前。
    不是風軍不想繼續往前推進,而是以廣寒聽為首的大批神池精銳已于大興山下安營扎寨,擺出要與風軍一決高下的架勢。
    神池那邊的人數大約有一萬多人,和數十萬眾的風軍比起來顯得微不足道,不過這萬余人的質量太高了,除了廣寒聽外,還有大批的神池長老,甚至廣寒聽所收的義子、義女、門徒也都來了。
    可以說這萬余人就是神池目前的全部精銳,即便與數十萬的風軍做正面抗衡,雙方的輸贏也都未可知呢。
    風軍人多勢眾,神池方面不敢貿然出擊,同樣的,神池精銳齊聚大興山下,風軍方面也不敢貿然向前推進。
    而且,風軍并不是真的想和神池硬碰硬的交戰,此次出兵的意義只為起到牽制作用,現在目的達到,他們對雙方僵持的局面也完全能夠接受。
    雙方一邊在大興山以北,一邊在大興山下,皆按兵不動。風軍不在意這么一直拖下來,可廣寒聽沒有那么多的時間和風人消耗。
    對峙兩日后,廣寒聽終于坐不住了,他召集來一干長老,商議破敵的對策。當初是長老戴興建議他親自來抵御風軍,現在需要有破敵之策,廣寒聽首先想到的也是戴興。
    他看著戴興,語氣平緩,慢悠悠地說道:“戴長老,風軍大張旗鼓的侵入我神池境內,而現在卻又遲遲不來進攻,你說說看,他們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神池這邊什么樣的人才都有,就是沒有軍事人才,神池沒有軍隊,而且也從未與別國打過仗,毫無兩軍對陣的經驗。聽圣王問到自己,戴興暗暗咧嘴,他哪能猜出風軍有何意圖!
    他琢磨了好半晌,說道:“臣以為定是風軍已聽說圣王親自出戰的消息,畏懼圣王的神武,故不敢主動來攻!”
    他這頂高帽戴的很不是時候,現在廣寒聽也不想聽到這些毫無意義的奉承話,他面露不悅之色,又問道:“風軍不來攻,我們可沒有時間和他們拖“這……”戴興支支吾吾地回答不上來,心中暗暗苦笑,圣王問自己如何破敵,可自己又哪會打仗啊?
    見他老臉憋得漲紅,好半天也說不出一句話來,廣寒聽氣得恨不得一腳把他踢出營帳。
    這時候,長老房錚挺身站起,說道:“圣王,臣以為擒賊先擒王,尤其是敵眾我寡之時,更應如此,只要能擒殺風軍的統帥,風軍自然不攻自破。”
    “恩!”廣寒聽點點頭,聽起來房錚說的似乎有些道理。他問道:“房長老,如何能在萬軍當中擊殺敵軍的主帥呢?”
    房錚插手說道:“圣王,臣愿打此頭陣,殺入風營一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