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945

  ,
    第十集第九百四十五章
    廣寒聽看著主動請纓的房錚,良久未語。【】////
    這時,長老柴維欠身說道:“圣王,微臣以為房長老之見極是,我方還應于正面采取佯攻戰術,吸引風軍的注意力,房長老趁機由側面突入風軍陣營,殺敵方主帥一個措手不及!”
    廣寒聽又考慮了片刻,點點頭,說道:“好吧!就按照你二人的意思辦!誰愿做正面佯攻去牽制風軍?”說話時,他環視左右。
    話音剛落,一下子站起數名長老,齊齊拱手說道:“圣王,微臣愿往!”
    廣寒聽見狀悠然而笑,說道:“好!這回,諸位長老就讓風人見識見識我神池的厲害。”
    在房錚的建議下,神池這邊決定主動出擊,采取正面佯攻側面偷襲的手段,斬殺風軍主帥,達到盡快*退風軍的目的。
    廣寒聽身為神池的圣王,自然不會輕易出戰,但下面的長老們幾乎是傾巢出動。柴維等諸多長老負責正面進攻風軍,而房錚和另外兩名長老左車、錢川則由側方偷襲。
    全部安排妥當后,柴維等長老浩浩蕩蕩的行出神池營地,直奔對面的風軍大營而去。在距離風營還有兩里地的時候,神池眾人停了下來,由下面的弟子們上前去討敵罵陣。
    很快,風營大門打開,緊接著,大批的風軍將士從大營內源源不斷的涌出。最先出來的是騎兵,先壓住陣腳,隨后出來的是步兵,在風營前排起整齊的戰陣。
    盾手在前,箭手在后,放眼望去,地面上紅壓壓的一片,目光所及之處,全是紅色的頭纓。
    等到風軍戰陣齊整后,將領的號令之聲此起彼伏,不絕于耳,隨后,風軍戰陣發出沉悶的轟鳴聲,將士們開始向前推進。
    神池的長老們是個個皆有一身傲視群雄的靈武,也個個清高自負,但是看到對面鋪天蓋地的風軍戰陣,還是不由得被其氣勢所懾,忍不住紛紛后退。
    風軍戰陣向前推進一段距離,給后方讓出了足夠多的空間這才紛紛停止下來,隨后,風營內又陸續涌出大批的軍兵,依舊是于營前列陣,戰位齊整后方向前推進。
    如此反復數次,再看風營前,風軍的方陣一塊塊,一排排,一列列,一眼望不到邊際。就這一會的工夫,風軍于營前已擺好了由二十萬將士組成的魚鱗陣。
    這還不是風軍的全部兵力,但已頗具氣吞山河之勢,反觀對面的神池眾人,顯得是那么的人勢單力孤,猶如滄海一粟。
    沒有親眼目睹風軍的戰陣,風軍的兵力在神池長老們的腦海中只是一串單純的數字罷了,并沒有什么,現在直接面對,親眼所見,眾人的心頭亦是暗暗震顫。
    這么多的風軍,扯天連地,無邊無沿,就算站在那里一動不動的讓他們隨意砍殺,想殺光這許多人也得把他們活活累死不可。
    此情此景,讓神池的長老及其弟子們皆是心涼半截,隱隱擔心接下來的戰事。
    風軍的隊陣全部完成,從其陣營中快速奔出一名騎著高頭大馬的風將,在距離神池眾人百步之遙時,那名風將勒馬停了下來,大聲喊喝道:“對面的人聽著,我們上將軍讓你等放下武器,速速投降,如若不然,大軍推進,將殺得爾等片甲不留!”
    “可惡!”一名長老聞言勃然大怒,正要回喊,柴維向他擺擺手,接著,向前走出幾步,背著手,向對面的風將問道:“你們上將軍是何人?”
    “蕭將軍!”
    哦!是平原軍的統帥!柴維心思一動,傲然說道:“你們上將軍還沒有資格來和本座說話,換你們的大王前來!”
    柴維并不知道唐寅現在不在風營之內,在他想來,如果能把唐寅引到兩軍陣前,那么房錚偷襲得手的機會便可大大增加。
    那風將冷笑出聲,沉聲喝道:“依本將看,沒有資格的應該是你們才對,上將軍已經說得很明白了,負隅頑抗者,我軍一個不留!”
    柴維瞇了瞇眼睛,側頭說道:“拿弓來!”
    他門下的一名弟子急忙跑上前來,恭恭敬敬地遞上一把鋼制的硬弓。
    柴維接過,順手從弟子背后的箭壺中抽出一支鋼箭,抖手之間,鋼弓、鋼箭齊被靈化,他捻弓搭箭,對準前方的風將抬手就是一箭。
    唰!這一箭的速度可太快了,弓弦的彈動之聲還未落,靈箭業已射到風將的面前。那風將嚇得臉色頓變,還想拔劍格擋,已然來不及了。
    耳輪中就聽撲哧一聲,靈箭正中他的喉嚨,那風將連聲都沒發出來,在戰馬上搖晃幾下,隨后,身子一栽歪,摔下戰馬,當場斃命。
    柴維一箭射殺風將,令神池這邊的眾人士氣大震,叫好之聲此起彼伏,再看對面的風軍,無論是將領還是士卒,個個面露怒氣,雙目噴火,牙關咬得咯咯響。
    將官們齊齊回頭,看向后方的帥旗。只見帥旗左右搖擺,緊接著,傳令兵的喊喝聲接二連三的響起:“推進!上將軍有令,全軍推進——”
    聽聞主帥的喝令,風軍陣營里的戰鼓立刻擂起,鼓聲一響,戰馬撕吼,將士們齊聲大喝,全軍開始向前推進。
    “殺!殺!殺、殺、殺!”
    風軍陣營邊向前推進邊傳出震耳欲聾的吶喊,整齊劃一的腳步聲如同悶雷一般,連距離好遠的神池眾人都能感覺到地面劇烈的震顫。
    即便是佯攻,也不能和風軍毫不接觸就撤回己方的營地里。眼看著風軍陣營一步步的*近,柴維的幾名弟子齊齊走出,插手失禮道:“師傅,弟子愿先沖敵陣!”
    柴維望著對面的風軍,沉吟片刻,對幾名弟子說道:“你等多加小心,等和風軍交戰之時,能戰則戰,不能戰立刻撤回!”
    “是!師傅!”幾名弟子齊齊應了一聲,接著,各自抽出佩劍,罩起靈鎧,大喊一聲,提靈劍向風軍陣營直奔過去。
    對面的風軍數以萬計,人山人海,分不清個數,而柴維麾下出戰的弟子才六、七人而已,此情此景,就如同六、七顆水珠掉進一片汪洋大海中似的。
    這些神池子弟依仗靈武高強,倒也不太畏懼,在他們想來,風軍的人數再多也只不過是草芥,不足為慮。
    可是他們錯了,風軍都不給他們直接接觸的機會。
    在柴維的弟子們距離風軍陣營只剩下五十步遠的時候,就聽風軍的人群中傳出嗡的一聲悶響,舉目再看,一面巨大的黑幕由風軍當中升起,鋪天蓋地的向他們幾人籠罩過來。
    是箭陣!幾人還從未見過如此規模的箭陣,簡直是遮天蔽日,當箭陣飛到近前時,連天色都變得昏暗下來,耳輪中的呼嘯之聲響成一片。
    “快閃躲……”
    但在如此巨大的箭幕之下,想閃躲又談何容易,幾名神池弟子紛紛深吸口氣,運足全力,揮劍施放出靈武技能,此時他們倒是心有靈犀,一并施放出靈亂極。
    飛射出去的靈刃與迎面而來的箭陣碰撞到一處,響起一陣陣咔嚓、咔嚓的脆響聲,無數折斷破損的箭矢從半空中撒落下來。
    風軍的首輪箭陣是被他們硬擋了下來,不過沒有任何的間隔,風軍的第二輪箭陣又到了。幾名神池子弟無奈,只好再次施放出靈亂極格擋。
    只不過風軍的箭陣可以無窮無盡,永無止境,而他們卻無法長時間的連續施放靈亂極這種頂級的靈武技能。
    在他們連續擋下風軍的五輪箭陣后,終于開始支撐不住,再施放第六次靈亂極時,靈刃的數量和威力也減弱許多。
    這時候,已有箭矢可以穿過靈亂極的靈刃,射到他們的身上,箭鋒撞擊靈鎧,發出叮叮當當的脆響聲。
    感覺風軍的箭陣太凌厲,自己根本沒有機會沖到風軍陣營的近前,幾人心中不約而同地萌生出退意。可是此時他們已身處于風軍的箭陣中,再想撤退,又哪能撤得回去?!
    就在他們靈氣消耗嚴重,前力已盡又后力不濟的空檔,風軍的第七輪箭陣又倒了。
    現在,他們實在無力繼續施放靈亂極,只能改成施放靈亂風,但如此一來,他們的靈武技能已擋不下風軍密集的箭陣。
    密壓壓的箭矢不時的穿過空中的靈刃,釘在他們的身上,鐵器碰撞時所發出的金鳴聲幾乎連成一片。在箭矢不斷的撞擊下,眾人身上的靈鎧在眨眼之間便布滿裂紋。
    為首的那名弟子心頭駭然,對身邊的眾人大聲喊道:“撤!趕快撤回去!”
    他話音還未落,就聽他的腿部響起咔嚓一聲的脆響,一支箭矢穿透業已不堪重負的靈鎧,深深地釘進他的大腿內。
    他疼得悶哼一聲,中箭的腿發軟,不由自主地單膝跪到地上,他急忙以靈劍支撐住身子,掙扎著還想站起身,可是又有數以百計的箭支狠狠釘在他的身上。
    咔嚓、咔嚓!
    他周身的靈鎧被射得支離破碎,當箭鋒撞擊靈鎧時,靈鎧的殘片都彈飛起多高。僅僅是頃刻之間,至少有十數箭深深釘入他的體內,殘留在體外的半截箭支看上去觸目驚心。
    v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