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946

  ,
    /a
    第九百四十六章“師兄——”
    看到渾身中箭的那名神池弟子,眾人齊齊大叫一聲,有兩人不管不顧的沖上前來,想把他向后拉,結果在風軍的箭陣之下,他二人非但未拉走同伴,反而自己被射成了刺猬。【】請使用本站的拼音域名訪問我們
    |
    )
    剩下的四人見狀,也再顧不上中箭的師兄弟了,不約而同地轉身往回跑。
    只是他們的速度再快也快不箭矢,四人跑出沒兩步,便有一人哀號著中箭倒地,緊接著,又響起第二聲、第三聲的哀號……
    跑得最快的那人回頭觀瞧,只見與自己同來的六名師兄皆被黑壓壓的箭矢所掩埋,地面上黑茫茫的一片,都看不到他們的尸體在哪,而與此同時,他還看到了整整一面的箭陣由空中向自己飛射過來。
    他失去了繼續逃命的□□□,下意識地閉上眼睛。呼!等箭陣砸下來后,這人的身影也淹沒在箭海當中。
    風軍的箭陣可是他們最令人聞風喪膽的絕技之一,與當年的寧軍比起來絲毫不差,重視箭射也是風軍的一貫傳統。在二十萬風軍的箭陣下,柴維那幾名弟子顯得太微不足道了。
    后方觀戰的柴維等人看得真切,七名弟子,連風軍的邊都沒碰到,皆死于風軍的箭射之下,這讓在場的諸人不約而同地倒吸口涼氣。柴維兩眼慢慢爬滿血絲,他猛的怒吼一聲,抽出佩劍,直奔迎面而來的風軍殺去。
    柴維主動出戰,其余的長老們也只能硬著頭皮跟他一同沖向風軍,數千人之多的神池人在柴維的帶領下對風軍展開猛攻。
    同樣的,他們的出擊也遭遇到風軍的箭陣,不過,神池長老的本事可遠非門下弟子可比。風軍的箭陣并不能完全阻止柴維等人的突進,雙方之間的距離也變得越來越近。
    “殺——”
    殺紅了眼的柴維一馬當先的沖在最前面,他率先突破風軍的箭陣,來到風軍的陣營前,揮劍之間,靈亂風施放出去,靈刃漫天飛舞地刮向風軍。
    轟、轟、轟!風軍的重盾手們紛紛把沉重的盾牌豎于地上,而后身子向下一縮,全部躲到重盾之后。靈刃掃在盾牌上,發出刺耳的沙沙聲,火星子都濺起一道道。
    等靈刃刮過后,再看風軍陣營前的重盾,上面布滿橫七豎八的劃痕,不過,靈刃的威力還不足以切開盾牌。見風軍的重盾堅固,柴維大吼一聲,直接以靈劍去劈砍。
    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擋于他正前方的重盾被他的靈劍削掉半尺多長的一塊,連帶著,劍鋒將躲于盾后的風兵頭盔都削掉一半,險些把他的腦袋切下來。
    那風兵嚇得失色怪叫,一屁股坐到地上,不等柴維再出劍,由盾后刺出來數支長戟,分取柴維的周身要害。
    后者也他來沒來得及喘口氣,又有一支長槍從側面刺來。柴維眼睛一瞪,出手如電,一把把長槍的槍身抓出,他大喝道:“滾出來!”
    說話之間,他把握在掌中的長槍用力向回一拉,就聽盾牌后有人尖叫一聲,飛撲出來,剛好落到他的腳下。柴維回手就是一劍,將那名風兵刺死于地上。
    才殺掉這一名風兵,周圍的重盾手們已蜂擁而上,將他圍在當中,隨后,盾牌后面的風兵紛紛抬起連弩,對柴維展開齊射。
    柴維的靈武再高強,也防御不住周圍長百上千的弩箭。
    只聽戰場上叮當的脆響聲不絕于耳,柴維的周身上下不時被弩箭擊中,爆發出團團的火星子,不過,他的修為深厚,靈鎧也堅韌,即便身中上百箭,身上的靈鎧仍毫無破損之處。
    眼看著自己周圍的風軍越聚越多,包圍圈越來越厚,柴維咬緊牙關,大吼著施展出兵之靈變。在兵之靈變面前,沉重的重盾就像紙糊的一般,一劍掃過,往往兩三面的重盾都被斬成兩截,連帶著,后面的盾手們也被攔腰斬斷。只是風軍的兵力太多,他砍倒一批,立刻又填補上來更多的人,源源不斷,砍殺不盡,斬殺不絕。
    這只是戰場上的一角而已,此時,以柴維為首的神池人已與風軍展開全面交戰,數千之眾的神池長老、弟子也不知被風軍分割包圍成多少波,幾乎每個人都要面對百倍、千倍于自己的敵人。
    這邊的廝殺暫且不提,另一邊,以房錚、左車、錢川以及三人各自的門徒合在一起有百余人,悄然無聲地繞過戰場,向風軍的后側悄悄潛行過去。
    他們的目標正是風軍的中軍。現在,風軍的主力全在前方與數千的神池人惡戰,中軍這里剩下的兵力只兩萬左右,在風軍的正中央有一群騎馬的將領,為首的一位,正是平原軍主帥蕭慕青,在他兩旁,還有梁啟和青羽二將。
    他們三人觀望著前方戰場,同時,風軍的探子像走馬燈似的不停的回來稟報前方的戰局。
    聽著探子們的回報,蕭慕青、梁啟、青羽三人亦是暗暗點頭,神池只數千人,卻能在正面抵擋住得己方二十萬的大軍,這得是什么樣的戰力啊!神池果然是高手如云,深不可測。
    蕭慕青轉頭先是看看梁啟,又回頭瞧瞧另一邊的青羽,面色凝重地問道:“青羽將軍,你對此戰怎么看?”
    青羽愣了愣,接著噗嗤一聲笑了,說道:“蕭將軍,我以為,再兇狠的老虎也招架不住群狼,再勇猛的獅子,也抵擋不住一群豺狗。”
    “哦?如此來說,我軍勝券在握嘍?”蕭慕青笑“難道,蕭將軍不是這么認為的嗎?”青羽含笑反問道,頓了下,他收斂笑容,說道:“神池人擅長的是單打獨斗,派兵布陣本非他們所長,現在與我軍做正面交鋒,實乃不智之舉。”
    “哈哈——”蕭慕青仰面而笑,悠然說道:“天要讓其滅亡,必先令其瘋狂,這是大王以前說過的話,看來一點都不假,現在的神池人,還真像是被我軍給*瘋了。”
    他們正說著話,突然間,一名探子由側方飛馬趕了過來,到了近前后,連馬都沒下,在馬上拱手急聲道:“稟報上將軍,在我中軍側翼突然殺來一群神池人,正在向上將軍這邊突破!”
    “哦……”蕭慕青完全不動聲色,輕描淡寫地應了一聲,而后對身邊的梁啟和青羽笑道:“剛才我倒是錯怪了神池人,他們并沒有瘋啊,而是采用正面佯攻側翼偷襲的戰術。”
    青羽大點其頭,說道:“擒賊先擒王,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這也是最行之有效的戰術。”
    “可惜的是,我軍并非賊軍,本將也非賊王。”說話之間,蕭慕青轉回頭,對后面的眾將喚道:“元讓將軍何在?”
    “末將在!”隨著應話之聲,上官元讓催馬出列。他和蕭慕青的軍階相同,皆為上將軍,但蕭慕青現在是全軍統帥,在他面前,上官元讓也只能以‘末將’自稱。
    “元讓將軍,我軍側翼來敵人來襲……”
    不等蕭慕青把話說完,上官元讓已于戰馬的得勝鉤上摘下三尖兩刃刀,說道:“末將前去砍下來敵的腦袋!”
    有上官元讓在,蕭慕青的底氣自然而然地變得十足,他連連點頭,笑呵呵地說道:“那就煩勞元讓將軍走一趟了。”
    說著話,他目光一偏,又看向眾將中的程錦,說道:“程將軍,你率暗箭弟兄去助元讓將軍一臂之力!”
    “末將遵命!”程錦插手領命。
    上官元讓傲然一笑,說道:“我一人足矣,何須他人相助?!”他話音還未落,人已甩動韁繩,催馬沖了出去。
    蕭慕青無奈地搖了搖頭,向程錦使個眼色,示意他趕快跟上去。程錦明白,邊快馬加鞭地跟上上官元讓,邊發出悠長的哨音,混入風軍之中的暗箭人員紛紛策馬奔出。
    他們前腳剛走,任笑和常封也走了出來,前者拱手說道:“蕭將軍,在下也想前去看看那邊的局勢如何?”
    蕭慕青面露喜色,說道:“有任公子相助,那實在是再好不過的了。”
    且說上官元讓,他一馬當先沖到風軍中軍的側翼,當他趕過來時,這里已經打成了一團,他并沒看到敵人,目光所及之處,皆是成群結隊的風軍將士,向前觀望,前面的戰團之內上官元讓瞪圓眼睛,大喝一聲:“前方的弟兄給我統統讓開!”
    他這一嗓子,好似晴空炸雷一般,距離他稍近點的風軍都被震得耳膜生痛。將士們回頭一瞧,見來人是上官元讓,無不面露狂喜,紛紛驚呼道:“是元讓將軍!是元讓將軍來了!”
    上官元讓在風軍中的威信恐怕僅次于唐寅一人,甚至有些時候他對全軍將士士氣的提升比唐寅還要大,此時此刻,見到上官元讓到來,人們像找到主心骨似的,士氣大震,一個個不約而同地向左右避讓,給他閃出一條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