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947

  ,
    第十集第九百四十七章
    上官元讓催馬穿過人群,沖到戰場的中央處,正看到一名修靈者在對己方的士卒大砍大殺,上官元讓悶不做聲地舉起三尖兩刃刀,戰馬奔到近前后,順勢砍出一記重刀。【】
    他所攻擊的這名修靈者正是神池長老房錚。后者反應也快,聽聞身側惡風不善,急忙收劍格擋。
    當啷——戰場中爆發出一聲晴空炸雷般的巨響聲,那一瞬間爆發出來的勁氣將周圍的風兵都推得倒飛出去。再看房錚,受其沖力,身子橫著踉蹌出去,一連退數七、八步才把身形穩住。
    他持劍的手下意識地放了下去,感覺手臂又酸又麻,虎口生痛,驚嘆一聲來人好大的力道,好高深的修為啊。他舉目看向坐于馬上的上官元讓,厲聲喝問道:“來者何人?”
    “上官元讓!”上官元讓催馬又沖了過來,借助戰馬的慣性,立劈華山的又是一記重刀。
    呦!原來是風國的第一猛將上官元讓,此人果真是名不虛傳。房錚瞇縫著眼睛,皺緊眉頭,既然上官元讓已到,那么再想打風軍個措手不及已無可能。
    他心思急轉,既然自己已殺進風營就絕不能空手回去,殺不到風軍統帥,至少也得帶走官元讓的首級,也算自己對圣王有所交代。
    想到這里,房錚的眼中殺機頓現,知道上官元讓力大無窮,不愿與他硬碰硬,他身子提溜一轉,讓開上官元讓的重刀,等戰馬要從他身邊掠過的時候,他彈跳而起,竄到空中有兩米多高,回手一劍,直取上官元讓的后腦。
    他快,上官元讓也不滿,對他掃來的那一劍不躲也不擋,只是順勢橫切一刀,反斬房錚的腰身。他這完全是一命抵一命的打法,他不要命,房錚還不想死呢!
    無奈之下,房錚只好收回掃出的靈劍,格擋上官元讓的重刀。當啷!又是一聲脆響,房錚懸在空中的身軀仿佛斷線的風箏,向后倒飛,直奔風軍人群的頭領落去。
    以為有機可乘,數名風兵急忙將手中的長槍舉起,對準飛落過來的房錚惡狠狠地刺去。只是他們的長槍連房錚的邊都還沒碰到,后者的靈武技能已先施放出來。
    密集的靈刃掛著刺耳破風聲刮向風兵,這數名風兵連閃躲的機會都沒有,被席卷而來的靈刃絞了個正著,一時間,數人的身軀支離破碎,變成血淋淋的肉塊散落滿地。
    周圍的風兵見狀,紛紛怒吼一聲,持槍沖上前去。
    房錚冷哼出聲,連續施放靈亂風,蜂擁而至的風兵沖上來的快,倒下的更快,只是眨眼工夫,倒下一大片人,少說也有百余眾。
    房錚還想繼續施放殺招,這時候,上官元讓業已撥馬而回,人未到,血魂追先至,直取房錚的胸口。后者想也沒想,直接提起靈劍擋于胸前。
    猩紅的靈刺結結實實地射在劍身上,發出咔嚓一聲脆響,房錚身形后仰,倒退了三步。他咬緊牙關,怒吼一聲,回手施放出靈亂極,反擊上官元讓。
    上官元讓揮動靈刀,同樣以靈亂極應對。
    兩人所施放的靈刃在空中相碰撞,劈劈啪啪的脆響聲響成一片。空中的靈刃還沒有完全消失,上官元讓已迫不及待地催馬沖了過去,靈刀連斬,對著房錚一口氣攻出六、七刀。
    他二人的打斗風格完全不同,房錚的套路接近于游俠,講求的是精密細致,有攻有守,把保護自己放在第一位,而上官元讓則是軍中猛將,習慣了戰場上的廝殺,套路走的是大開大合,把斬殺敵人放在首位。
    看到上官元讓硬沖過靈亂極的靈刃,身上的靈鎧都被靈刃劃得布滿火星子,房錚也被他嚇了一跳,當后者的靈刀連續攻來時,房錚明顯準備不足,倉促應對,一時之間手忙腳亂,連連后退。
    上官元讓猛攻六刀,房錚也整整被他*退出六大步。本以為自己打敗上官元讓并不是什么難事,沒想到交上手后,自己沒有占到任何的優勢,反而還被對方處處占得先機。
    房錚心中氣惱,就在他欲和上官元讓拼命之時,左車和錢川兩名長老從風軍的人群里殺出。
    這兩人的到來可讓戰場上的局面一下子發生逆轉。三名神池長老合力圍攻上官元讓一人,縱然他的靈武再高強也難以抵擋。
    在三名長老的圍攻之下,沒過多長時間,上官元讓*的戰馬便被活活震死,他的形勢也開始變得岌岌可危。
    而此時,在他們四人的周圍突然響起持續的破風聲,戰斗中的房錚三人偷眼觀瞧,原來是空中飛過來數十把原盤形的靈刀。
    這些靈刀的速度并不快,但卻上下沉浮,左右飄忽,也沒有個固定的軌跡。
    三名長老見狀,臉色頓變,還沒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本慢悠悠飛來的靈刀突然加速,快如閃電般射向他們的周身要害。
    暗叫一聲詭異!三人不敢大意,齊齊收劍,格擋飛射過來的靈刀,場上也隨之響起一陣叮當聲。趁著三人被靈刀所阻的空檔,上官元讓終于得到喘息之機。
    他急促地深吸了幾口氣,而后兩眼充血,勃然大怒。自他出道以來,只有他打別人的份,哪被人*到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的時候?
    上官元讓突然斷喝一聲,手中的靈刀乍現出萬道霞光,亮得刺人眼目,毫無預兆,他對準離他最近的左車凌空就是一記重刀。
    隨著靈刀劈落,在空中生出一把巨大的虛刀,直直砸向左車的頭頂。
    好霸道的兵之靈變!左車驚出一身的冷汗,急忙抽身而退。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巨響,虛刀狠狠砸在地面上,真如同天崩地裂一般,地面上都被砍出一條數米長的大裂痕。
    驚魂未定的左車還沒來得及喘口氣,上官元讓的第二刀又至,依舊是立劈華山的重劈,只不過這次幻化出來的虛刀更加巨大,顯然是不想再給左車閃躲的機會。
    想用普通的靈兵抵擋兵之靈變后的靈兵,那無疑是以卵擊石,左車心頭駭然,可是此時他再想施展兵之靈變,已然來不及了。
    就在這個關鍵時刻,房錚斷喝出聲,不管周圍射來的靈刀,持劍竄向上官元讓,直取他的胸口。
    他想*退上官元讓解左車之危,可是他卻低估了上官元讓的勇猛和強硬。對他刺來的那一劍,上官元讓完全視而不見,繼續把靈刀砍向左車,只是身形微微側了側。
    左車無法繼續閃躲,只得使出渾身的力氣將靈劍擎起,硬擋砸下來的虛刀。
    當啷啷——這一聲巨響,可謂是驚天動地,左車腳下的地面瞬間塌陷下去,塵土都揚起有數米多高,再看左車,手中的靈劍裂成碎片,想雪片一般散落下來,而他整個人被震跪在深坑之內。
    上官元讓勢大力沉的一刀將左車震傷,可是他自己也沒好到哪去,讓房錚刺來的那一劍正中左肩,劍鋒在他身前入,由他背后探出,直接把他的左肩貫穿。
    這是兩敗俱傷的過招,誰都沒有占到便宜。不等房錚收劍,上官元讓怒吼一聲,一把將他持劍的手腕抓住,然后怪叫著將他掄起,狠狠甩飛出去。
    房錚飛出數米開外,連帶著撞到三、四名風兵士卒,上官元讓回手,將插在肩膀上的靈劍猛然拔出,摔在地上,緊接著,提刀奔房錚走過去。
    見狀,一旁的錢川持劍迎向上官元讓,把他阻擋住,隨之與他戰到一處。
    房錚從地上隨手抓起一把風兵的佩劍,抖手將其靈化,正要沖過去和錢川合力戰上官元讓的時候,周圍的暗箭人員沖殺上來,將他團團圍住。
    論單挑的話,暗箭當中的任何一人都遠遠比不上房錚,可是現在他們人多,即有近攻的,也有在遠處偷襲的,各種殺招層出不窮,即便是房錚也有些難以應對。
    此時,左車負傷,戰力大打折扣,房錚和錢川又分被暗箭和上官元讓拖住,與他們一同前來偷襲的門下弟子們也被風軍打散,在這種情況下,別說他們難以刺殺風軍的統帥,連自保都成問題。
    房錚冷靜地分析一番場上的局勢,而后暗暗搖頭,心里萌生出退意,他向左車和錢川招呼一聲:“撤!”
    左車和錢川也不愿繼續纏斗下去,聽聞房錚的招呼聲,二人雙雙往回沖殺。
    只不過他們現在想殺出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周圍聚集過來的風兵風將業已是人山人海,一眼望不到邊際,縱然三人使出全力,向外突圍的速度也極為緩慢。
    上官元讓不依不饒,提刀隨后追殺。程錦從風軍的人群里擠出來,急忙把上官元讓攔住,關切地說道:“元讓將軍受傷了,還是先包扎傷口吧!”
    “這算什么傷?!”上官元讓看都沒看肩膀處的傷勢,對程錦急聲道:“程錦,帶上你的人隨我一同去追殺敵人!”
    見上官元讓不顧傷勢還要去追敵,程錦一把把他拉住,正色說道:“既然敵人已撤,就隨我們去吧!何況這些神池鼠輩殺得再多也沒用,我們的敵人只有廣玄靈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