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948

  ,
    第十集第九百四十八章
    程錦最終還是勸阻住了上官元讓,同時又傳令下去,讓己方將士不必拼死阻攔業已敗逃的敵人。【】
    在他看來,這些修靈者的靈武幾乎個個都不輸上官元讓,己方將士想攔也攔不住,只會徒增傷亡罷了。
    神池的這次主動出擊并沒有取得任何的成效。
    正面的交鋒雖說殺死殺傷不少的風軍士卒,但這些傷亡對于二十萬之眾的風軍而言,實在是九牛一毛,而且神池方面自身也有死傷。
    至于前去偷襲風軍中軍的房錚一眾也是敗退而歸,折損了十數名弟子,連長老左車也負了傷。
    可以說神池方面能想到的戰術,風軍方面也同樣能想到,而風軍的戰術,神池那邊卻未必能傷得到。
    隨著神池的敗退回營,風軍并沒有一味地追殺,蕭慕青傳令下去,全軍回撤,退回己方大營。雙方的這場惡戰總算是告一段落。
    不過在當天晚上的深夜,風軍卻突然發起一場規模不小的襲擊。風軍的將士沒有直接上陣沖殺,而是借著夜幕做掩護,將拋石機運送到神池營地前,對神池的營地展開遠程攻擊。
    這一場襲擊來得快,去得也快,神池方面還沒有來得及做出反應,風軍又全體回撤。
    風軍這么做的目的有兩點,一是讓神池的人日夜不得安寧,最大限度的消耗他們的體力和精力,其二,破壞神池營地的營防,為己方日后的全面進攻打好基礎。
    當唐寅抵達風營的時候,正是風軍和神池方面對峙的第四天。得知唐寅返回的消息,風軍將士們無不大喜過望,以蕭慕青、梁啟、青羽為首的眾將們一同迎出軍營,把他接入中軍帳。
    進到在中軍帳落座后,眾人壓抑不住心中的好奇,紛紛問道:“大王此次潛入神池,可有把幽暗的人救出來?”
    唐寅苦笑著搖搖頭,說道:“沒有成功,凌夜他們……皆以身亡。”
    眾人聞言,面面相覷,最后不約而同地長嘆口氣。蕭慕青急忙開口說道:“他們死了,我國倒也省心了,不然收留下這些罪大惡極之人,我國恐怕會引起天下百姓的不滿啊!”
    幽暗幫著廣玄靈搶掠各地的嬰兒,期間也不知殺了多少無辜的百姓,人們對他們恨之入骨是可以理解的。
    其他人見唐寅表情落寞,也紛紛跟著勸說道:“蕭將軍所言極是,若是大王真救出這些暗系修靈者,留在我國國內,最后還不知道會引出多少麻煩事呢!”
    唐寅擺擺手,打斷眾人的勸說,道:“凌夜等人已死,你等也不必再對死人說三道四。”頓了下,他問道:“這里的情況如何?和神池方面有無交鋒?”
    蕭慕青欠了欠身,將這幾天的情況一五一十地向唐寅講述一遍。
    最后,他信心十足地說道:“這幾日,微臣日夜派兵騷擾神池營地,想來,神池人業已身心疲憊,微臣估計最多再需三五日,我軍便可發動全面進攻了。”
    唐寅微微一笑,說道:“恐怕用不了那么久。”
    聽聞這話,在場眾人同是一愣。蕭慕青眨眨眼睛,立刻附和道:“對、對、對!現在大王已回營,就算我軍即刻進攻也是穩*勝券!”
    對于蕭慕青阿諛奉承的嘴臉,與他共事多年的梁啟早就習以為常,不以為然,倒是青羽頗感意外,像是第一次見到他似的睜大眼睛,哭笑不得地看著他。
    在唐寅面前的蕭慕青和平日里統帥三軍的蕭慕青簡直是判若兩人。
    唐寅對蕭慕青笑了笑,說道:“不出兩日,廣玄靈就得離開大興山這一帶了。”
    眾人面露狐疑之色,沒明白唐寅的意思。蕭慕青疑問道:“大王,這是為何?”
    唐寅說道:“在神池南部攔阻川軍的東方夜懷一眾現已倒戈,并且協助川軍長驅直入,直取神池城,神池城可是神池的根基所在,廣玄靈又豈能坐視神池城有難而置之不理?”
    呦!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啊!在場眾人眼睛同是一亮,蕭慕青更是仰面而笑,說道:“大王,東方夜懷的倒戈對我方可太有利了,如此一來,神池所剩下的大長老只有聶震一人,廣玄靈能拿得出手的幫兇已不多了。”
    “是啊!”唐寅嘴角挑起,冷笑著說道:“我要的就是他眾叛親離,最后變成孤家寡人一個。他所在乎的,他所想要擁有的,我會一點點的從他手上奪走,最后讓他變得一無所有!”
    眾人看著唐寅,不由得暗暗打了個冷戰,心中暗嘆道:大王對廣玄靈的恨意還真夠深的!當然,唐寅對廣玄靈的恨意來源于哪,他們是不清楚的。
    沉吟片刻,唐寅對樂天和艾嘉說道:“這兩天,你二人把天眼和地網的探子統統派出去,盯緊神池營地的一舉一動,稍有動靜,立刻報于我知。”
    “是!大王!”樂天和艾嘉雙雙站起身形,插手領命。
    唐寅又看向在場的眾將,正色道:“諸位將軍現在都要做好大戰的準備,只要廣玄靈一離開營地,我軍便即刻發起全力猛攻!”
    “末將遵命!”眾人一同起身,拱手施禮。
    散帳后,在眾將離去之時,唐寅叫住任笑,說道:“任兄等等再走。”
    任笑不解地看眼唐寅,站起的身形又坐了回去。唐寅問道:“皇甫長老和金長老還沒有回營嗎?”
    這也正是任笑所奇怪的,當初唐寅是和皇甫秀臺、金宣一同潛入的神池,現在怎么只他一人回來了?他搖頭說道:“兩位長老并未回營。殿下不是和兩位長老在一起嗎?”
    “唉!”唐寅輕嘆口氣,說道:“進入神池之后我們就打散了,我現在也不清楚皇甫長老和金長老的下落。”
    “原來是這樣。”任笑想了想,樂了,說道:“殿下請放心,皇甫長老和金長老對神池的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他二人若是躲藏起來,沒人能找得到。我想,定是兩位長老失去了殿下的消息,才一直潛藏于神池沒有回來,只要兩位長老知道大王業已回營,很快也會從神池內退回來的。”
    唐寅點點頭,說道:“希望如此吧!”他話鋒一轉,對任笑樂呵呵地說道:“任兄,我給你幾天假,回到邊境軍營,好好休息一下。”
    任笑茫然地眨眨眼睛,不明白唐寅為何突然讓自己回邊境營地,難道是不信任自己?他疑問道:“殿下的意思是……”
    唐寅意識到任笑可能誤會了,他笑道:“這次,我雖未能帶出凌夜等人,不過,卻從神池帶出來另外一人。”
    任笑好奇地問道:“不知殿下帶出的是何人?”
    唐寅一字一頓地說道:“神池的圣女,夏瑤小姐。”
    “啊?”任笑大驚,本能地挺身站起,驚訝道:“殿下……殿下把圣女帶出圣廟、帶出神池了?”
    “正是!”唐寅含笑點點頭,并向任笑揮揮手,示意他坐下,接著,說道:“現在夏瑤小姐就在邊境的營地里。說起來,我這次之所以能順利脫困,還多虧有夏瑤小姐從中幫忙協助,任兄回到邊境營地后,可要代我好好感謝她一番。”
    任笑根本就沒聽清楚唐寅后面說了什么,整個人都處于震驚當中。
    過了好半晌,他臉上的驚色才被狂喜所取代,抬頭看向唐寅,拱起手來,一躬到地,顫聲說道:“殿下能帶出圣女,不僅是救了圣女,也等于是救了神池!”
    如果圣女在廣玄靈的手上,憑借圣女在神池的影響力,不知會有多少神池人要被廣玄靈牢牢*控呢。
    唐寅笑道:“任兄應該明白,我之所以帶回圣女,最主要的目的可不是為了救神池。”
    任笑面色一正,說道:“殿下對任笑的大恩大德,任笑沒齒難忘。”
    “你我兄弟之間不必說那些客套話。”唐寅搖搖手,說道:“夏瑤小姐在風營內人生地不熟,現在可正是任兄表現的好時機啊,快去吧!”
    任笑老臉漲紅,沖著唐寅又深施一禮,隨后轉身快步離去。
    正如唐寅所說,廣寒聽在神池營地沒有停留得太久。很快,東方夜懷倒戈向川軍的消息也傳到廣寒聽這里,東方夜懷倒戈所引發的直接后果就是四十萬的川軍再無阻力,直插神池腹地,一鼓作氣地*近神池城。
    現在,神池城內的力量太淡薄了,神池的長老只剩下聶震一人,能和他一起并肩作戰的守衛滿打滿算也有兩三千人,這還得把王宮護衛都包括進去,只這點人想抵抗住四十萬的川軍,無論如何也是不可能作到的。
    廣寒聽迫不得已,只能選擇趕回神池城救援,先保住自己的根基再說。可以說目前局勢的發展和他們當初的分析截然相反,本以為向來倚仗重型輜重的川軍是虛張聲勢,風軍才是進攻的主力軍,可實際上,連日來風軍只是以騷擾戰術為主,而真正可怕的卻是川軍,神不知鬼不覺地把東方夜懷拉攏過去,一口氣竟然推進到神池城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