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954

  ,
    聽了他的話,連皇甫秀臺和金宣也雙雙看向唐寅,現在神池的長老們大多都在這里,他們已一致同意彈劾廣玄靈,那么風川聯軍似乎也沒有再留在神池的必要了。
    唐寅聽后,差點笑出聲來,人家是卸磨殺驢,可神池人倒好,磨還沒卸呢便開始打算如何殺驢了。
    他微微一笑,說道:“這位長老請放心,本王再重申一次,風川兩國絕非想侵占神池、吞并神池,之所以出兵神池,只因廣寒聽一人,只要廣寒聽還沒死,風川聯軍便不會退兵。當然,等到廣寒聽受到他應有的懲處,即便是諸位長老們真心挽留,我軍與川軍也不會在神池內多做停留。”
    在場的長老們面面相覷,誰都沒有繼續接話。
    過了許久,還是金宣率先開口說道:“既然風王殿下已當眾許諾,自然不會食言,何況,我們要彈劾廣寒聽也非易事,有風軍和川軍從旁協助,事情也會變得更有把握。”
    眾長老在心中暗暗嘆了口氣,只能無奈地點點頭,齊聲說道:“金長老所言甚是!”
    正所謂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頭。現在他們根本沒有能力強制驅逐風川聯軍,也沒有和風國、川國撕破臉的本錢,形勢所迫,他們也只好選擇屈服。
    長老們選擇向唐寅倒戈,門下的弟子們也都是紛紛響應,數千之眾的神池子弟,只是在頃刻之間便全部倒戈向了風川聯軍那一邊。
    恐怕,這個天翻地覆的變故是廣寒聽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的。
    至于房錚門下的那一干弟子,眾長老并沒有草率地殺掉他們,只是將他們暫時關押起來。
    房錚沒死的時候,他是主事之人,眾人都要聽從他的吩咐,現在他已死,長老們只能另選一個領頭人。這沒什么好爭議的,人們一致推選皇甫秀臺。
    論身份,皇甫秀臺是堂堂的大長老,論靈武,那更不用多說,在神池也是最頂尖級的,另外,他和唐寅的關系雖算不上有多親近,但畢竟相處很久了,能夠在唐寅面前說得上話。
    皇甫秀臺倒也當仁不讓,只是略做客氣的推托,而后便接受了眾長老的推薦,心安理得地當起了帶頭人。
    逃離神池數月有余的皇甫秀臺這時候總算是看到了希望,整個人顯得容光煥發,精氣神十足。
    很快,皇甫秀臺下令,在神池營地的寨墻上豎起白旗,并且打開營門,迎風軍入營。
    他考慮得很清楚,既然現在還趕不走風川聯軍,那不如先打消心結,真心實意地與風川兩軍聯合一處,并肩作戰,共抗廣寒聽這個強敵。
    另一邊。自從唐寅跟隨皇甫秀臺和金宣進入神池營地后,以蕭慕青為首的風將們都是提心吊膽,一個個如熱鍋上的螞蟻,心急如焚。
    就在眾人等得不耐煩時,突然看到神池營地立起白旗,人們的眼睛同是一亮,蕭慕青更是興奮得連連揮拳,大聲說道:“大事成矣,大事成矣!”
    前方的探報相繼返回,確認對面的神池人確實投降了,蕭慕青這才下令,大軍前進,接收神池營地。
    風軍與神池人在大興山一帶的對峙終于以神池方面的倒戈而宣告結束。
    這最后的一戰,風軍方面未損一兵一卒,卻一下子獲得了數千之眾的神池長老連同門下弟子們的支持,可謂是收獲巨大。
    這回也再一次引證了唐寅的理論,風險與收益是成正比的。你肯冒多大的風險,往往到最后你就能收獲到多大的利益。
    大興山對峙的結束,所造成的最直接后果就是廣寒聽在神池的勢力被大大的削弱。
    如果把廣寒聽的勢力比喻成一個人的話,那么長老們就相當于人的骨架,正是因為有他們存在,才把這個人支撐起來,現在長老們倒戈,等于是一個人失去了骨頭,剩下的只是一堆皮肉,而且,還是一堆千瘡百孔的皮肉。
    聽聞神池城受到川軍威脅的消息,廣寒聽率領數名心腹長老急匆匆地趕回神池城,可是他們還沒有回到神池城內,只是走到半路上,便遭到川軍的伏擊。
    伏擊的地點位于神池城北十里開外的貪狼山山腳下。這里地勢復雜,山林密布,極易設伏。廣寒聽一行人做夢也想不到竟然在自家的家門口會遭遇伏兵。
    當廣寒聽一行人走到一處道路兩邊都是密林的地方時,山林當中突然哨音四起,緊接著,無數的箭矢像雨點一般從林中射出來。
    隨行的侍衛有數人準備不足,被飛射過來的箭矢擊了個正著,連人帶馬的撲倒在地。其余的侍衛們則的連聲大叫:“有刺客!保護圣王!快保護圣王!”
    喊喝聲中,上百名之多的侍衛罩起靈鎧,將廣寒聽所乘坐的馬車團團圍攏起來,揮劍格擋道路兩側飛來的箭雨。
    同時,隨行的數名長老也迅速做出應對,其中一人邊撥打箭矢,邊對門下的弟子們急聲說道:“你等速速殺進林中,將刺客統統揪出來!”
    “是!師傅!”眾弟子齊齊應了一聲,縱身向一側的樹林沖了過去。
    身為長老的門徒,這些神池子弟的靈武都不弱,身法敏捷,出招迅猛,但即便如此,在他們沖向樹林的時候身上仍時不時的被箭矢射中,叮叮當當的脆響聲不絕于耳。
    “殺——”一名修為較弱的弟子感覺自己身上的靈鎧已瀕臨極限,再被箭矢撞擊下去,隨時都有破碎的可能,他大喝出聲,對著前方的樹林施放出靈亂極。
    嗡!漫天的靈刃生出,向樹林中席卷而去,迎面飛射而來的箭矢紛紛被靈刃絞碎,散落滿地。
    趁此機會,他向前急沖數步,可正在這時,一支箭矢快如閃電般穿過靈刃,狠狠地釘在他的小腹。
    耳輪中就聽噗嗤一聲,受其沖力,那名弟子向后連退數步,低頭再看,插在他小腹上的是一支明晃晃的靈箭,不僅穿透了他的靈鎧,而且沒入他體內有四寸多深。
    “有靈箭手!大家小心,林中還藏有靈箭手!”他強忍著小腹的劇痛,對左右的同伴急聲叫喊。可惜,他的喊聲并沒有持續得太久,更多的箭雨向他飛射過來。
    業已受到致命一擊的弟子無力抵抗,隨著一陣咔嚓、咔嚓的脆響聲,他身上的靈鎧支離破碎,整個人被射成了刺猬,由于身上插滿箭矢,跪坐在地上的尸體倒都倒不下去……
    其余的長老弟子們心頭大駭,人們咬緊牙關,使出全力繼續向前沖殺。強沖正規軍的箭陣,無論有多高深的修為,也不敢保證自己一定能安然無恙地殺到對方近前。
    在強沖的過程中,不時有人中箭倒地,可是一旦倒下,便再也沒有站起來的機會,接踵而至的箭矢將他們活活釘死在地上。
    數十名長老弟子,最后沖到樹林前時只剩下十幾人,可以說他們是腳踩著同伴的尸體沖到這的。
    看到林中時隱時現的川軍士卒的身影,其中一名弟子大喝一聲,掄劍施放出十字交叉斬極。
    密集的靈刃發出鬼哭神號般的呼嘯聲飛進樹林當中,樹木被靈刃切的咔咔作響,樹皮、木屑橫飛,與此同時,林中也傳來一片川軍士卒的慘叫。
    直接面對如此厲害的修靈者,川軍士卒不敢應戰,紛紛調頭往回跑。殺紅了眼的長老弟子哪肯放他們走,隨后追殺,邊跑邊連續施放靈武技能。
    一時間,樹林內慘叫聲四起,哀號聲不斷。不過,追殺川兵的這名長老弟子沖進去的快,出來的更快,是被靈亂風的靈刃硬生生打出來的。
    等他摔落在地后,周圍的弟子們扭頭一瞧,好嘛,他身前的靈鎧都變成了網狀,上面全是橫七豎八的劃痕,更加不可思議的是,這些劃痕雖然割破他的靈鎧,但卻沒有傷到他的皮肉,連靈鎧下的衣服都沒有被劃出口子。
    顯然,出手之人是有意手下留情,而且靈武技能能用得如此之精妙,收發自如,其修為必然已深厚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眾弟子們心頭一震,紛紛把倒地的同伴攙扶起來,與此同時,齊齊向林中看去。
    沙、沙、沙!隨著輕微的腳步聲,樹林中緩緩走出一行人,為首的一位不是旁人,正是神池的大長老東方夜懷,在看清楚來人是東方夜懷、陳樺、呂健等一干長老,這些弟子的臉上立刻露出驚色,結結巴巴地脫口說道:“東……東方長老……”
    走出樹林的東方夜懷緩緩掃視眾人,心中暗嘆口氣,語氣冷冰冰地問道:“你等可是魏虎魏長老的弟子?”
    “正……正是……”
    “你們,走吧!找一僻靜之處先躲上一陣子,今日之爭,與你等無關,神池的長老還沒有死光,此等大事,也自會有長老們出面處理。”東方夜懷沉著臉說道。
    他是真心實意的愛護神池,也愛護神池的子弟,不希望把他們牽扯進來,讓這些年輕的弟子們平白無故的犧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