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957

  ,
    第十集第九百五十七章
    沙!從馬車內刺來的巨劍緩緩收了回去,那名川將在馬車前足足站立了數秒鐘,而后龐大的身軀才直挺挺的仰面摔倒,發出轟的一聲悶響。【】
    “啊……”周圍的川將們一片嘩然,人們眼中不約而同地流露出驚恐之色,直勾勾地盯著馬車。
    嘩啦啦!隨著馬車的簾帳撩起,從里面慢慢走出一人。這人看上去也就四十左右的年歲,白面黑髯,相貌堂堂,英氣勃勃。
    向身上看,白衣白褲白靴子,外披白色的錦袍,渾身上下一身白,而且白得清透,白得一塵不染,即便是他的靴子都找不到一丁點的污垢。
    直至他走出馬車,人們才看到他手中還拖著一把巨劍。這把劍,五寸寬,六尺長,而且劍身極厚,單單的目測便可讓人感覺到,此劍的分量恐怕不下百斤。
    可這么一把大到不可思議的巨劍,在這人的手中卻如同輕若無物,也不知道是他的力氣太大,還是巨劍的分量并沒有看上去那么沉重。
    這名中年人從車棚內走出來后,站在車轅上,向周圍環視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地面的川將尸體上,悠然一笑,喃喃自語地說道:“熒火之光,又怎敢于日月爭輝?!”
    “廣寒聽!他……他就是廣寒聽!”不知是哪名川將最先驚呼出聲,其余眾人同是倒吸口涼氣。原來,此人就是大名鼎鼎的神池圣王——廣寒聽!
    沒錯,這位白衣中年人正是神池之主,廣寒聽。若非是川將們已經殺到眼前,他恐怕還要安坐于馬車之內。
    在他看來,周圍那人山人海一般的川兵川將們只是群蝦兵蟹將罷了,根本不足以勞他出手。只可惜,下面的人太不爭氣,未能擋得住他們。
    廣寒聽慢悠悠地挑起目光,落在其余那十數名川將身上,含笑說道:“你等,從哪里來,就回哪里去,神池圣地,容不得他人染指,如若不然……”
    咣當!話到一半,他手腕翻轉,原本拖于背后的巨劍在空中畫出一道弧線,劍尖垂落到他面前的地面上。他以劍尖指著地上的尸體,繼續道:“這將是你們的前車之鑒!”
    看著高高在上、渾身上下充斥著神圣氣息的廣寒聽,再瞧瞧他手中那把大得出奇的巨劍,人們的心頭同是一顫,腳下也不由自主地倒退兩步。
    “我們……我們不能退縮,大王已經發話,能殺廣寒聽者,加官進爵,今日之機千載難逢,兄弟們,我們合力殺掉此賊,共享榮華富貴!”
    一名川將壓下心頭的恐懼,聲嘶力竭地大吼道。
    他的話果然有效果,人們停止向后退縮,一個個咬緊牙關,瞇縫著眼睛,慢慢將手中的靈兵抬了起來。
    但凡是沖鋒陷陣的武將哪一個又不是亡命之徒,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他們可以將自己的身家性命拋到腦后。
    人們互相看了看,緊接著,慢慢的散開,呈環形圍站在馬車的四周,將站于車轅之上的廣寒聽困在當中。
    十幾名川將們已布好圍攻之勢,場上的氣氛也隨之緊張到了極點。人們的心下意識地提到嗓子眼,大眼瞪著小眼,緊緊盯著廣寒聽,都快要忘記了呼吸。
    反觀被圍在正中的廣寒聽一點都不緊張,他甚至都沒有罩起靈鎧,孤零零的一個人,就那么隨意地站于車轅,仿佛沒事人似的。
    當陣陣的勁風迎面吹過時,他身上白色的錦袍啪啪地抖動作響,幾縷發絲飄隨風蕩于空中。
    “殺——”
    川將門齊齊吶喊一聲,緊接著,其中有七人率先發難,這七人,不約而同地高高躍起,竄向廣寒聽,人在空中,七把靈槍、靈刀、靈劍一并向廣寒聽的周身要害襲去。
    廣寒聽仍是一副淡漠的表情,只是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似有似無的笑意。當七名川將已經竄到他的近前,各種靈兵馬上要近身的時候,廣寒聽終于動了。
    只見他將手中的巨劍向上一挑,就聽唰的一聲,巨劍像是瞬間分裂開似的,從劍身上散出七把利刃,齊齊甩飛到空中。
    也沒見廣寒聽如何的蓄力,只單腳輕點車轅,人已高高躍起。
    他隨手抓住一把散于空中的利刃,接著回手刺了出去,然后片刻都未停頓,又抓住第二把利刃,繼續順勢刺入,他如法炮制,一口氣將巨劍散出的七把利刃全部刺出,而后,人又落回到車轅上。
    說來慢,實者快得出奇,他這一連串的動作,只是在一瞬之間完成,前后加起來都沒有用上一秒鐘。等他站回車轅后,就聽他的四周撲通、撲通的悶響聲接二連三的響起。
    七名川將,齊齊摔落在地上,而在他們的胸口處,各插著一把明晃晃的利刃,而且每一個人中招的位置都一樣,皆位于心臟處。七個人,七名驍勇善戰的川國將領,竟然在短短的一秒鐘內無一幸免,全部當場斃命。
    “燕雀安知鴻鵠之志,井底之蛙又豈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說話之間,廣寒聽橫揮手中的巨劍,原本插在七具尸體上的利刃像被賦予了生命似的,齊齊飛出,隨著咔嚓咔嚓的脆響聲,又重新回歸到巨劍的劍身之上。
    再看那把巨劍,完好如初,找不到一絲一毫的裂紋。這就是劍皇,它散出的那七把利刃正是七把子劍,劍魂、劍魄、劍離、劍心、劍首、劍靈、劍脈。
    剩下那幾名還沒來得及出手的川將此時已看得驚呆嚇傻,由始至終,他們一直都在眼巴巴地看著,可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己方的七名同伴到底是怎么被殺死的,他們誰都看清楚。
    甚至他們都有種錯覺,廣寒聽始終站在車轅上,根本沒有出過手,但己方的同伴就是莫名其妙的死掉了,被廣寒聽手上的那把‘魔劍’殺死的。
    咕嚕!人們艱難地吞下一口唾沫。在面對千軍萬馬的時候他們都敢毫不猶豫地沖殺上去,可是現在只對面廣寒聽一個人,他們卻怕了,寒意是從骨子里生出來的,完全是不受自己控制,腿肚子轉筋,雙腿本能的連連后退。
    撲通!一名喪魂失魄的川將在后退時沒有注意到腳下,被一具尸體絆了個正著,他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到地上,而后他像見了鬼似的,尖叫一聲,從地上竄起身轉頭就跑。
    廣寒聽看都沒看他,手中的巨劍隨意的向外一揚,一道電光射出,子劍‘劍魂’脫離母劍,飛射出去,正中那名川將的后心。川將的叫聲戛然而止,尸體翻滾在地。
    劍魂像是被一股無形之力牽引似的,在那名川將的背心退出來,反飛回母劍的劍身上。
    這就是名劍劍皇的可怕之處,無須使用者的修為有多高深,只要稍微注入靈氣,它就會變殺人于無形的曠世奇兵,哪怕是在不靈化的情況下,破靈鎧也猶如切紙片一般。
    這一下,剩下的那幾名川將徹底傻眼了,他們還從沒有見過如此可怕的武器,完全不是人力所能與之抗衡的,何況,使用它的還是更加可怕又深不可測的廣寒聽。
    如果不是身為將領的尊嚴還在支撐著他們,此時,他們恐怕都要跪地乞求廣寒聽的饒恕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名川將回過神來,他深吸口氣,聲嘶力竭地尖聲大叫道:“縱然一死,我等也不能給川軍丟臉,凡我軍兄弟,大家一起沖,和廣寒聽這老賊拼了!”
    喊話之間,這名川將率先向廣寒聽沖殺過去。附近的川軍將士們見狀,頗受鼓舞,人們齊聲吶喊:“殺——”隨著喊喝一聲,人山人海的川軍將士猶如潮水一般向廣寒聽涌去。
    “哼!”廣寒聽哼笑一聲,只見他把手中的巨劍稍微揚起,而后向外猛的一掄,嘩啦啦,巨劍如同破碎開來似的,七把子劍脫離母劍,像雪片一般散到空中,飛快地打著旋,齊齊向外射出去。
    剛才喊話的那名川將首當其沖,看到前方急速飛來的亂刃,他急忙揮槍招架。當啷,咔嚓!他是把第一把射來的子劍擋住了,不過他手中的靈槍卻未能抵擋得住劍皇的鋒芒。
    在一聲脆響聲中,川將手中的靈槍被硬生生的削成兩截,子劍去勢不減,從他的脖頸處一閃過而。沙!劍鋒輕而易舉地撕開他的靈鎧,同時將他的喉嚨挑開一條三寸多長的口子。
    這還不算完,另外的六把子劍也相繼從他身周掠過,每一把子劍都在他的身上留下一條長長的口子,等七把子劍像旋風似的飛過時,再看這名川軍,渾身上下都是血,當場斃命。
    七把子劍斬殺這名川將后,又直直飛射進川軍的人群中,一時之間,慘叫聲四起,哀號聲不斷。只是眨眼的工夫,便有上百名之多川軍士卒倒在血泊當中。
    可對于川軍而言,惡夢還沒有結束,飛出去的七把子劍又掛著刺耳的勁風聲在人群中打個旋,反飛回廣寒聽。在鋒利無比的劍皇下,川軍將士粘上就死,碰上就亡,殘肢斷臂散落滿地,血流成河,慘不忍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