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958

  ,
    【網.】第十集第九百五十八章
    觀戰的張松激靈靈打個冷戰,他在心中不由得暗暗慶幸,好在自己沒有沖上去,不然自己也難逃被殺的厄運。【】[網書網]網)
    他還暗自慶幸著,正與川軍拼殺的廣寒聽突然舉目向他這邊望過來。張松距離戰場好遠,按理說廣寒聽不應該注意到他才對,不過他身邊的那面帥旗太扎眼,想看不到他都難。
    廣寒聽心中一動,片刻都未停頓,提劍向張松所在的位置沖了過去。他一走一過之間,劍皇的七把子劍在他身邊快速的飛繞,川兵川將們連他近前都難以靠近,就更別說攔阻了。
    突然見到廣寒聽奔自己直沖沖地殺過來,張松嚇得臉色頓變,本能的向后仰身,險些從戰馬上摔下去。他連想都沒想,立刻撥轉馬頭,向遠處的東方夜懷那邊狂奔過去。
    他身邊舉帥旗的侍衛不明白怎么回事,還想跟著他一塊跑,張松回頭尖聲叫道:“不要跟著我,你快往林子里面跑!”
    舉旗的那名侍衛滿臉的茫然,不明白將軍到底是怎么了,不過他不敢抗命,只能按照張松的意思撥轉馬頭,奔向樹林。
    張松以為把舉旗的侍衛打發進樹林里,廣寒聽就能被他吸引開,可是廣寒聽根本不上當,拖著巨劍,身形如電,仍就向他沖來。
    見狀,張松嚇得魂飛魄散,哪里還顧得上周圍的將士們,拼命的抽打鞭子,催馬急奔。
    張松騎馬在前跑,廣寒聽隨后緊追,兩人之間的距離始終保持在數十米左右,并未拉近。
    時間不長,張松已跑到東方夜懷這邊,不過此時東方夜懷正在和古奉激戰,二人直打得飛沙走石,天昏地暗,日月無光,戰場上的聲勢好不駭人。
    就在他二人打得難解難分時,東方夜懷突然瞥到連連催馬而來、滿臉驚慌失措的張松,他暗皺眉頭,虛晃一招,抽身跳出圈外。
    古奉以為東方夜懷不敵,他不依不饒的大喝一聲,持劍追殺過去。
    東方夜懷冷哼一聲,將手中的靈劍向地上一插,緊接著,他蹲下身形,雙掌張開,按住地面。只見他雙掌上的靈鎧閃起無數的光點,光點由他的手掌不斷地流淌到地面上。
    當古奉快要沖到東方夜懷的近前時,猛然之間,就聽他腳下呼的一聲,地面上拱起一面近丈高的土墻,古奉連怎么回事都沒看清楚,人已被土墻撞得騰空而起,身軀彈到空中好高才摔落下來。
    看著他,靈劍脫手飛出好遠,周身上下的靈鎧布滿了裂紋,那是被土墻硬生生撞碎的。此情此景,令在場的眾人不約而同地倒吸口涼氣,更有數名長老驚呼出聲:“大地之墻!”
    他們說的沒錯,此時東方夜懷所施放的正是最頂級的土系靈武技能——大地之墻極。這是土系修靈者將自身的靈氣與大地相融合,使大地的泥土為己用的一種靈武技能。
    大地之墻通常被土系修靈者用作于防御,像東方夜懷這樣,將其當成武器來用的,實屬罕見。
    只此一擊,古奉雖未被撞死,但也身負了重傷,如果此時去掉他身上的靈鎧便可看到他的口鼻都在竄血,臉色蒼白如紙。
    擊傷了古奉,東方夜懷也沒有乘勢殺他,而是迎向張松而去。張松跨下的戰馬早已被他打毛了,無論他怎么用力拉扯韁繩都沒用,張松連人帶馬的直向東方夜懷撞去。
    東方夜懷身形微微一側,先讓過馬頭,等戰馬要從他身邊跑過時,他單手探出,兜住戰馬的脖頸,也沒見他如何用力,只是望回一掄,重達數百斤的戰馬竟被他硬生生地掀了起來,在空中折了個翻,轟隆一聲摔躺在地。
    馬上的張松本以為自己這回可死定了,就算沒被挫斷脖子,也得被戰馬活活壓死不可,哪知東方夜懷的出手快得驚人,千鈞一發之際,將他一把拉了出去,即沒有讓他摔到地上,又剛好躲過了馬身的重壓。
    被東方夜懷提在手中的張松整個人都傻了,他不知道本已經騰空而起的自己怎么又突然落到東方夜懷的手上了。他呆呆地轉過頭,眼巴巴地看著東方夜懷,喃喃說道:“東……東方長老……”
    “張將軍為何慌慌張張到此?”東方夜懷松開他領口的盔甲,將他放下。哪知他剛一松手,張松就像沒骨頭似的癱軟下去。東方夜懷暗暗搖頭,立刻又把他領口的盔甲扣住,將他重新提起,幽幽問道:“張將軍為何如此驚慌?”
    張松總算是回過神來,身子激靈靈的打個冷戰,猛然想起什么,連聲說道:“東方長老救我!東方長老快救我啊,廣寒聽……廣寒聽殺過來了……”
    啊?聽聞他的話,東方夜懷也忍不住心頭一震,他緩緩放開張松,舉目向他的身后望去,可不是嘛,只見從川軍人群里沖殺出來的那人不是廣寒聽還是誰?!
    想不到,自己也終于走到了這一步,和廣寒聽面對面對決的這一步。東方夜懷頭也不回地說道:“張將軍,這里將會有場大戰,你還是快找個隱蔽之處,躲起來吧!”
    這話根本不用他說,就算他想讓張松留下來后者也不敢。張松連連點頭,邊往后退邊小聲提升道:“東方長老,廣寒聽手里拿的那把魔劍甚是厲害,東方長老可要小心提防啊!”
    東方夜懷在心里暗嘆口氣,劍皇固然厲害,乃曠古奇兵,但它終久是件死物,而真正厲害的其實是現在正在使用它的人!
    深深吸了口氣,東方夜懷眼簾下垂,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穩定情緒,調整自己的呼吸,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盡可能多的恢復體力,以求達到自己的最佳狀態。
    并沒過多長的時間,廣寒聽便沖到了東方夜懷近前,在他的身后,還跟有成百上千的川軍。
    看起來人們真是被廣寒聽殺怕了,一個個雖對他怒目而視,但都距離他好遠,沒人敢近他的五步之內。
    咔嚓!劍皇巨大的劍身砸在地上,隨著一道道電光閃過,劍身上咔、咔的脆響聲不絕于耳,七把子劍合眾為一,回歸母劍。
    廣寒聽目光如炬,直勾勾地盯著對面的東方夜懷,沒有說話,而東方夜懷則是目光下垂,也沒有做聲,二人相隔不足八步,就那么直挺挺地站著。
    還是戴興等忠誠于廣寒聽的這些長老們率先打破沉默,走上前來,齊齊拱手施禮,必恭必敬地說道:“微臣參見圣王!”
    廣寒聽的目光終于從東方夜懷的身上移開,向戴興等人掃了一眼,看到散掉靈鎧的古奉臉色慘白,由門下弟子攙扶著才勉強站得起來,他又看向東方夜懷,慢悠悠地開口說道:“東方長老,你不覺得現在你該給本王一個解釋嗎?”
    東方夜懷低垂的眼簾總算是張開,對上廣寒聽的目光,他緩緩揚起頭來,沉聲說道:“廣寒聽,你現在還有何資格自稱‘本王’?”
    “本王不解,東方長老何以講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廣寒聽表情淡然,語氣也平緩,也感覺不出來他到底是不是在生氣。
    在東方夜懷決定倒戈的時候就已做好和廣寒聽當面撕破臉的準備,現在,他直截了當地說道:“僅暗中培養暗系修靈者這一條,你就不配再做我神池的圣王,也不配再自稱是神池人,至于你其它的罪狀,天子詔書中已然說得清楚明白,就不用本座再贅述了吧!”
    廣寒聽樂了,反問道:“天子的一家之言,難道東方長老還當真了嗎?”
    “此等大事,本座又豈能馬虎,若無真憑實據,本座又豈敢公然犯上!”東方夜懷震聲說道。
    廣寒聽看看東方夜懷,又瞧瞧站于他身后的那些長老們,眾人的表情都異常堅定,顯然,他們已是打定了主意要和自己作對。廣寒聽點點頭,不再問其緣由,他抬起手中的劍皇,輕輕擦拭著劍身,悠然道:“既然如此,本王倒也想領教領教東方長老的大地之墻有何獨到之處!”
    話已說到這種程度,就只能以靈武分高下了。對陣廣寒聽,東方夜懷可不像對陣古奉時那么輕松隨意。他雙腳一前一后的分開,靈劍緩緩抬起,劍鋒直指廣寒聽。
    廣寒聽站起那里動也沒動,仍是慢悠悠地擦拭著劍皇,對東方夜懷的起手勢看都沒看一眼。
    廣寒聽只是站在那里垂目拭劍,東方夜懷卻連變了十余次起手勢,仍遲遲沒有攻出去。在旁人看來,幾乎看不到他劍鋒上那些細微變化,好像一直在用劍鋒指著廣寒聽,只有他自己明白,廣寒聽幾乎是無懈可擊,無論他出什么樣的招式,最后被反制的一定會是自己。本章節由網書友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