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959

  ,
    第十集第九百五十九章
    以不變應萬變,靜如止水,動如脫兔,這就是廣寒聽給東方夜懷的感受。【】[])
    厲害啊!還沒有動手,東方夜懷已生出束手無策之感,與此同時,額頭上也滲出冷汗。
    “?剛才還信誓旦旦的東方長老現在卻怕了本王不成?”廣寒聽終于把劍皇放了下去,另只手把手帕隨意地丟到一旁,接著,抬頭含笑看著東方夜懷。
    一句話,把東方夜懷說得面紅耳赤。
    老頭子狠狠跺了下腳,圓滾滾的身子直直竄出,一劍直取廣寒聽的喉嚨。他用的是最簡單也最直接的戰術,沒有任何的花招和變化,就是直來直去的一劍,也是快得驚人的一劍。
    在旁人看來,東方夜懷的出劍已快到令人不可思議的程度,反觀廣寒聽,只是隨意地抬起手中的劍皇,以劍面擋在的脖頸前。
    當啷!東方夜懷這一劍正中劍皇的劍面上,也許是老頭子出劍勁道太大的關系,脆響聲就像化為無數根鋼針似的,刺得周圍眾人耳膜疼痛難忍,像被穿透一般。
    再看他手中的靈劍,都已出現明顯的彎曲,反觀劍皇,如同被他一劍刺碎了似的,由劍身上散落下來塊塊的碎片,分向左右彈射出去,詭異的是,碎片沒有直飛,而是在空中畫出兩道弧線,轉著彎的折射向東方夜懷。
    劍皇的子劍!東方夜懷反應也快,雙腳還站在原地,身子已用力后仰,他的腰身以上幾乎與地面平行。
    唰、唰!數道電光差不多是貼著他的鼻尖掠過,險些將他面步的靈鎧削掉一塊。
    讓過這些利刃,東方夜懷還沒來得及挺直身軀,廣寒聽已將劍皇高高舉起,立劈華山的向東方夜懷砍去,同時沉聲道躺下!”
    東方夜懷心頭大驚,急忙收劍,硬當廣寒聽的重劍。
    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劍皇與靈劍結結實實地碰撞倒一處,爆發出炸雷般的悶響聲。東方夜懷倒也聽話,后仰的身軀被硬生生地震躺到地上,將地面都砸出一個圓滾滾的大坑。
    不等廣寒聽再攻第二劍,老頭子灰頭土臉地從坑中射出來,一頭撞到廣寒聽的小腹處。啪!修為那么高深的廣寒聽在東方夜懷的蠻力面前都忍不住倒退了一大步才把身形穩住。
    東方夜懷將靈劍向地上一挫,胖乎乎的身軀好似皮球,他也不站起身了,直接深出雙手,將廣寒聽的腳踝扣住,而后大喝一聲,將廣寒聽狠狠甩向空中。
    在甩飛廣寒聽的同時,東方夜懷重新抓起靈劍,騰空而起,追向廣寒聽的同時,靈亂極也被他施放出去。
    嗡!滿天的靈刃生出,劈頭蓋臉的向廣寒聽籠罩。此時,廣寒聽人在空中,無處著力,根本無法閃躲。
    就在人們以為他有危險的時候,只聽呼的一聲,廣寒聽的周身罩起靈鎧,而他的背后也由靈鎧幻化成羽翼,身子在空中橫飛出去。
    沙!密集的靈刃只打中了空氣,橫飛出好遠的廣寒聽哼笑出聲,凌空揮劍,唰、唰、唰,七道電光由劍皇身上射出,反襲東方夜懷的周身要害。
    變故來得太突然,換成旁人,根本無法格擋,東方夜懷大吼了一聲,又一次施放靈亂極,想以靈刃擋住劍皇的子劍。
    劈劈啪啪!靈刃與子劍在空中碰撞,脆響聲此起彼伏,連成一片。可是還沒等靈刃消失,七把子劍已然穿透靈刃的刀幕,繼續向東方夜懷飛射。
    這一下可把老頭子嚇得不輕,暗道一聲劍皇果然名不虛傳,不愧是天下第一的名劍!
    他急急使出千斤墜,彈在空中的身軀像流星似的急速墜地,將地面的塵土和沙礫都震起多高。而后老頭子單手按住地面,呼,土墻升起有一丈多高,將他的身軀完全擋住。
    撲、撲、撲——七把子劍全部釘在土墻上,那么鋒利無堅不摧的劍皇子劍卻未能穿透東方夜懷的大地之墻,全部釘在墻面上。
    懸浮在空中的廣寒聽亦是點點頭,大地之墻果真堅固,尤其是被東方夜懷施放出來,更是非同凡響。
    他收起羽翼,緩緩落后到地上,看向東方夜懷,由衷感嘆道五位大長老,你們若是能與本王同心同德,齊心協力,那么天下就如同本王的囊中之物,本王也可以把天下拿出來分與你等共享,可惜,你東方夜懷,還有皇甫、高歌、鳳夕,相繼背棄本王,實在令人惋惜。”
    “哈哈!”東方夜懷仰面而笑,他散掉大地之墻,七把子劍一并散落在地,他挺直身形,說道你想要的是天下,而我們想要的只是神池的純凈與安寧,道不同不相為謀,多說無益,廣寒聽,拿你的真本事出來!”之間,他向前跨出兩步,與此同時,他手中的靈劍光芒大盛,那是兵之靈變的前兆。
    東方夜懷用出兵之靈變就等于是表明他要拼命了,即便廣寒聽也不敢大意,他瞇縫起眼睛,手腕翻轉,意念之間,將落地的七把子劍全部收回到母劍上。
    不等東方夜懷發難,廣寒聽首先出招搶攻,只見他一個箭步便竄到東方夜懷的近前,巨劍掄出,橫掃對方的腰身。東方夜懷大喝一聲,立劍招架,當啷,隨著一聲巨響,東方夜懷雙腳貼著地面,足足被震退出三米多遠,地面上也被他的雙腳劃出兩道長長的凹痕。等他穩住身形后,大吼一聲,一躍而起,雙手持劍,立劈華山地砍向廣寒聽的腦袋。
    東方夜懷本就力大、修為深厚,加上此時由空中落下,一劍之力,又何止百斤。
    面對著他勢大力沉的一劍,廣寒聽絲毫沒有退讓之意,他雙手高高擎起劍皇,硬擋對方的全力一擊。
    轟——雙劍碰到一處,已不是再發出鐵器的碰撞聲,而是如悶雷般的轟鳴,只見廣寒聽腳下的沙土被震起好高,整個人陷下去由半截身子,再看他的腳下,足足被震出一個半米多深的大圓坑。
    反觀東方夜懷,受反震之力,龐大的身軀又彈回到空中。坑內的廣寒聽仰起頭來,單腳點踏地面,人已直直地向空中竄去,同時,劍皇被他由下而上的挑出,直取東方夜懷的小腹。
    東方夜懷急忙持劍招架,當,他在空中的身軀又被震起有數米之高,不等他反擊,廣寒聽單腳一點他的腳面,趁勢竄到東方夜懷的頭頂上,又由上而下的劈出一記重劍。
    無處借力,也無從閃躲,東方夜懷只能無奈的再次橫劍招架。當!在空中乍現的火光當中,東方夜懷急速地墜落下去,身軀砸在地面上,發出轟隆一聲的巨響。
    地上塵土漫天,沙霧繚繞,還處于空中的廣寒聽先是凌空掃出一劍,向東方夜懷的墜落之處施放出一記靈亂極,他借著靈刃在前開路,人也隨之射了,同時全力又砍出一劍。
    嘭、嘭、嘭!靈刃打入沙霧當中,悶響聲不斷,當廣寒聽飛落下來時他才看到,沙霧當中竟然已豎起一面土墻,將他先前施放的靈亂極全部擋了下去。
    他冷哼出聲,也不收劍,繼續向下劈砍。撲!土墻被廣寒聽手中的劍皇由正中間切開,不過在切開土墻的瞬間,土墻一下子變成了沙土,散落到地上,他還沒弄明白回事,在沙霧當中突然竄出一條人影,雙腳重重踢在他的軟肋上。
    啪!這一腳踢在結實,廣寒聽不由自主地橫飛出去,一直飛出十米左右,他背后呼的一聲張開雙翼,橫飛的身形也終于停了下來。
    此時,他雙腳離開地面,整個人是懸浮在空中,他低頭看了看肋下被踢過的地面,眼中流露出駭人的精光。
    也直到這時候,廣寒聽才真正動了殺機。他背后的羽翼慢慢消失,人也落回到地上,舉目看向對面的東方夜懷,凝聲說道你在找死!”
    “誰死誰活,還不一定呢!”一擊得手,東方夜懷信心倍增,他跨前數步,手中靈劍的光芒更盛,緊接著,他大喝出聲,凌空向廣寒聽揮出一劍。
    在他揮劍的同時,一把巨大的虛劍由他頭頂上方生出,掛著刺耳的呼嘯聲,直向廣寒聽飛射。
    他現在所施放的是兵之靈變,那把虛劍正是由兵之靈變幻化而成,尋常的靈兵根本招架不住。廣寒聽倒是不慌不忙,以劍皇硬咔嚓!飛射出去的虛劍正刺在劍皇的劍身上,這一聲脆響,真仿佛是要天崩地裂一般,廣寒聽被撞退的同時,虛劍也破碎開來。
    不給東方夜懷繼續出招的機會,廣寒聽也用出兵之靈變,只見他手中的劍皇像是化成了一顆太陽,射出萬道的霞光異彩,而后,他橫揮靈劍,劍皇上的七把子劍一并飛射出去,沒有固定的飛行軌跡,是在空中漂浮不定的向東方夜懷射去。
    見狀,東方夜懷并不害怕,不管劍皇的子劍再詭異,再讓人難以琢磨,但萬變不離其中,最后它們的目標肯定是攻擊。
    第十集第九百五十九章
    第十集第九百五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