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969

  ,
    /a
    第十集第九百六十九章
    “縱然有千般萬般的不是,師傅終究還是師傅,師傅的話,身為弟子必須得聽從,不然,就是欺師滅祖、大逆不道了。【】”魏彪邊說著話,邊步伐緩慢地向袁羽走去。
    袁羽臉色蒼白,本能反應的連連后退,他心里很明白,自己的靈武是不錯,但和魏彪比起來,還差得遠呢。
    他顫聲說道:“你……你要干什么?你現在若是殺我,可就再也沒有回頭路了,背叛圣王的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死路一條……”
    魏彪嘿嘿陰笑一聲,說道:“看來,你還是沒有聽懂我剛才的話,我再說一次,師傅要我做的事,我一定會去做,袁羽,要怪就怪你自己太多事吧!”
    他話音未落,猛然一個箭步竄出,瞬間來到袁羽的近前,罩起靈鎧的大手直直抓向后者的面門。
    袁羽大驚,抽身急退的同時,罩起靈鎧,抽出佩劍,揮劍向魏虎的手腕削去。魏虎哼笑一聲,身形提溜一轉,繞到袁羽的背后,雙指探出,點在袁羽的后頸處。
    耳輪中就聽啪的一聲脆響,魏虎的雙指將袁羽頸后的靈鎧點裂,雖說沒有貫穿,但靈鎧上業已布滿龜裂。袁羽驚出一身的冷汗,身子橫竄出去,拉開自己與魏彪之間的距離。
    穩住身形后,他下意識地抬起手來,摸了摸自己頸后的靈鎧,同時兩眼眨也不眨地盯著魏虎,持劍的手都在不由自主地哆嗦著。
    可以說剛一出手過招他便感覺到兩人之間的差距之大,好在魏彪手中的沒有武器,如果剛才他用的是劍的話,那么自己現在已經被刺穿脖頸而死了。
    他強壓下心頭的恐懼,對魏彪說道:“魏兄,我……我可以在圣王面前幫你求情,向圣王證明,聶長老的所作所為和你毫無關系,屆時,圣王非但不會處罰你,反而還會重重獎賞你的……”
    他話還沒有說完,魏彪已搖頭而笑,打斷他的話,悠然說道:“已經來不及了。”
    “什……什么來不及了?”袁羽滿臉的茫然,沒有明白魏彪這話是什么意思。
    只見魏彪緩緩抬起手,啪的一聲打了個響指,接著說道:“碎!”
    隨著他的話音,就見袁羽的頸后呼的一下鉆出一根長長的草藤,后者還沒反應過來究竟發生了回事,只聽他的周身上下咔咔的脆響之聲不絕于耳,渾身的靈鎧不知什么原因布滿了裂紋,而順著那些裂紋的縫隙,不時有草藤鉆出來,只是眨眼工夫,袁羽身上密布草藤,冷眼看去,整個人就像只草人似的。
    密匝匝的草藤可不僅僅是鉆透他的靈鎧,同時也鉆破他的皮肉,鉆入他的體內。他忍不住發出一聲慘叫,再也站立不住,雙膝一軟,跪坐在地。
    也直到此時他才弄明白,原來魏彪在點碎他頸后靈鎧的時候就已經下了殺手,在自己的靈鎧內埋下草種,現在草種已開始在自己身上發作了。
    “你……你好狠啊……”他只來得及說出這一句,而后,他面部的靈鎧俱碎,再看他的臉,數十根草藤由他的雙眼、鼻孔以及嘴巴里一股腦的鉆出來,不知是被血染的而是因為吸食了他血肉的關系,草藤業已變成暗紅色,其場面之詭異、慘烈,令人心驚膽寒,不忍目睹。
    普通!尸體直挺挺地撲倒在地,原本爬滿他全身的草藤也隨之停止生長,并迅速的干枯、萎縮。
    魏彪冷哼一聲,閑庭信步般走上前去,彎下腰身探手抓住袁羽的頭發,接著向拖死狗似的向路旁的一條小胡同里走去。
    說來慢,實者所發生的一切極快,由二人碰面到最終袁羽被殺,前后的時間加到一起也沒超過兩分鐘。
    這就是聶震的老辣之處。彭俊沒有想到的問題,他想到了。
    他知道在風川聯軍大營附近密布己方的探子,如果探子看到彭俊進入風川聯軍大營,也必會回來稟報,所以聶震特意留下魏彪等一干弟子,一是做監視,其二便是截殺于己不利之人,結果,袁羽恰恰被魏彪堵了個正著,慘死在魏彪的木系靈武技能之下。
    廣寒聽以為他的心腹眾多,即便他在幽殿之內也能對神池城的情況了如指掌,可實際上,現在所有通往王宮和幽殿的道路皆被聶震的弟子、心腹所堵死,幽殿和王宮等于是處在孤立當中,和外界已然斷絕了聯系。
    正所謂是家賊難防。廣寒聽千算萬算也沒算到,一直對他馬首是瞻、惟命是從的聶震會突然背叛他。
    翌日,白天無話,晚上,彭俊返回神池城。留守在城墻上的聶震弟子們立刻把他拉上城頭,并護送他到聶府。
    在聶府的書房里,彭俊見到聶震。他開門見山地說道:“聶長老,侄兒已將聶長老的心意轉達給風王殿下和諸位長老,風王和眾長老們都十分高興,而且風王殿下還說了,只要事成,風、川兩國皆不會忘記聶長老的公德,日后必有重謝。”
    聶震聞言,臉上立刻露出喜色,風王和川王都是大國之君,他們所說的重謝,也絕非是尋常的謝禮。他穩住自己激動的情緒,又問道:“風王還說什么了?”
    彭俊上前兩步,在聶震身邊低聲說道:“風王還說,要聶長老想辦法能兵不血刃的讓風川聯軍和諸位長老進城,盡量避免發生爭斗,這也是眾長老和家師的意思,畢竟打起來,最后死傷的還是我神池子弟啊!”
    聶震若有所思地點點頭,久久未語。要兵不血刃地迎風川聯軍入城,那可不太容易。
    沒錯,現在是由他掌管神池城的城防,但下面的守衛頭領大多還是非常忠于圣王的,屆時他們又怎么可能會允許自己放風川聯軍進城呢?這可是件麻煩事啊!
    他無法一時間做出決定,對彭俊說道:“彭賢侄,風王殿下和諸位長老的意思,老夫都知道了,你先回去,容老夫再思量思量,等到明日,老夫自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復。”
    “是!聶長老,侄兒先告退!”彭俊施了一禮,轉身離去。等他走后,聶震立刻把魏彪等一干弟子叫了進來,和他們商議對策。
    剛才魏彪等人在門外也都聽得差不多了,現在聶震詢問他們有無良策,魏彪第一個站出來說道:“師傅,依徒兒之見,我們先把那些忠于圣王的頭領統統殺掉,只留下那些忠于師傅的頭領,等到迎風川聯軍入城之時,自然也就不會發生戰斗了。”
    “蠢材,愚見!”聶震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魏彪哪都好,就是頭腦太簡單,從頭到腳一根筋,不會轉彎,也不懂變通。
    二弟子秦合淡然一笑,說道:“大師兄所言差異,眾長老之所以提出要兵不血刃的進城,其目的就是為了避免殺戮,如果我們先動手,那不就毫無意義了嗎?再者說,一下子就殺掉那么的守衛頭領,事情必然會鬧大,萬一傳到圣王的耳朵里,事情可就前功盡棄了。”
    聶震大點其頭,隨即問道:“合兒,你可有良策?”在他的一干弟子當中,最足智多謀的就屬這位二弟子秦合了,聶震也十分重視他的意見。
    秦合眼珠轉了轉,含笑說道:“那些忠于圣王的人確實是我們的障礙,但我們又不好對他們下手,不如,就把他們推給皇甫秀臺和東方夜懷他們,讓他們來決定這些人的生死。”
    聶震心中一動,立刻追問道:“合兒,此話是何意?”
    “師傅可調派這些人去偷襲風川聯軍大營,并事先通知風川聯軍大營那邊做好相應的埋伏,到時,這些人的生死自然就和我們無關,而要看皇甫和東方等長老的了,不管殺是不殺,總之,這些人都不可能再回來了,對師傅而言,也就再無阻力了。”秦合一邊轉動眼珠一邊慢悠悠地說道。
    “好、好、好……”聶震邊聽邊點頭,等秦合說完,他忍不住拊掌大笑起來,連聲贊道:“合兒的主意甚妙,如此一來,即不會惹人懷疑,又掃除了障礙,還把難題丟給了皇甫和東方,可謂是一舉三得啊,哈哈——”
    秦合拱手說道:“師傅,這次彈劾圣王可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師傅若想成就大業,就必須得趕快選好一個靠山!”
    聶震收斂笑容,茫然不解地看著秦合,疑問道:“合兒的意思是……”
    “圣王死后,誰來做我神池的新圣王?雖說風川兩國都承諾過不插手新圣王的推選,但是,風川二國的傾向還是能左右到大局,所以,師傅必須得在風川兩國中選好一個靠山,讓它支持師傅,如此,師傅成為圣王的機會將會大大增加。”
    秦合的話讓在場眾人不約而同地吸了口氣,包括聶震在內。
    聶震自己當然做夢都希望能坐到圣王的寶座上,他的弟子們也都從骨子里期盼師傅能成為新圣王,到時自己將成為神池的公子,其身份和現在的長老弟子可是有天壤之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