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970

  ,
    第十集第九百七十章
    魏彪平日里是不太喜歡自己這位二師弟,不過此時他卻是大點其頭,連連表示贊同,對聶震說道:“師傅,二師弟說得沒錯啊,師傅乃堂堂的大長老,要選新圣王,憑什么就非皇甫和東方莫屬?師傅這次一定得爭一爭!”
    其他弟子們齊聲應道:“對!別的事可以讓,此事師傅絕不能讓與旁人!”
    聶震清了清喉嚨,向眾弟子擺擺手,而后問秦合道:“合兒,為師一同拉攏風川兩國不好嗎?為何非要在兩國當中選一個做靠山?”
    秦合正色說道:“師傅,別看風川兩國這次是合力出兵神池,實際上,兩國是貌合神離、互有顧及,以后早晚都會有一場大決戰,在這兩國之間,根本無法作到左右逢源,弄不好還會適得其反,兩頭不討好,落得個竹籃子打水一場空,所以徒兒才要師傅選其中一方為靠山,這也是為了穩妥起見。”
    聶震點點頭,覺得秦合所言有理。他又問道:“那么依合兒之見,為師當選哪一方呢?”
    “這個嘛……”秦合揉著下巴陷入沉思,沒有馬上接話。
    魏彪急忙說道:“師傅,徒兒認為當選川國為上!”
    眾弟子們亦是異口同聲道:“大師兄說得對,川國是上上之選。”
    對于他們的意見,聶震并不放在心上,他最想聽的還是秦合的見解。
    過了許久,秦合緩緩點頭,說道:“大師兄所言有理,川國確實是首選。論國力,川國強于風國,論威望、論信譽,川國也是遠勝風國。風國對川國唯一的優勢就在于他們手里掌控著天子,不過,在徒兒看來,這個優勢還并不足以彌補風國對川國的劣勢。”
    聽秦合也這么說,聶震終于打定了主意,他深吸口氣,說道:“好吧!為師就依你等之見,拉攏川國。”說著話,他對頭看向魏彪,說道:“彪兒,彭俊還得出城到風川聯軍大營走一趟,這次,你陪他一同前往,一是代為師去會會皇甫和東方等長老,再者,也要見一見川王殿下,把為師的意圖向川王言明,看看川王有無支持為師之意。”
    魏彪拱手施禮,正色道:“是!師傅!”
    把事情都商議妥當,并制定好接下來的計劃和目標,聶震這才讓眾弟子們離去。
    翌日,彭俊被聶震派去的弟子請到聶府。見面后,聶震把自己這邊的計劃一五一十的向彭俊講明。
    時間就定在明日晚上子時,他將調派守衛當中仍忠于圣王的那些人去偷襲風川聯軍大營,讓彭俊代自己向風川聯軍傳話,提前做好準備和埋伏,無論如何都要將這些人一網打盡,為風川聯軍的順利入城掃平障礙。
    彭俊聽得認真,等聶震說完后,他面露喜色,興奮道:“聶長老這個主意甚妙,今晚侄兒便再去一趟風川聯軍的大營,將聶長老的計劃轉告給風王、川王和諸位長老。”
    “恩!”聶震含笑說道:“這次,老夫的大弟子魏彪會陪你一同前往,其一是互相能有個照應,其二,計劃中的許多細節魏彪也能說得更明白。”
    彭俊當然沒有異議,拱手應道:“如此自然最好。”
    白天無話,深夜,三更天,聶震故技重施,再次以派出探子為由,將彭俊和魏彪一并放出神池城。
    這回去往風川聯軍營地,二人可沒有直來直去。魏彪的經驗比彭俊要豐富得多,在進入風川聯軍營地之前,他特意帶著彭俊先繞了兩圈,將藏于營地附近的神池眼線一一除掉,確認再無漏網之魚了,他這才和彭俊去往風川聯軍大營的營門。
    由于彭俊不久前剛來過一次,守衛營門的軍兵也都認識他,態度比上回要客氣得多,熱情的把他二人請入營內。
    這次,風王唐寅和川王肖軒一同接見了他二人,皇甫秀臺和東方夜懷等長老也都有到場。在中軍帳內見面后,彭俊和魏彪分別向唐寅、肖軒以及一干長老們施禮問好。
    在場的長老們都認識魏彪,聶震肯把自己最信任的大弟子派來,也恰恰說明了他倒戈的誠意。
    寒暄過后,魏彪把師傅制定好的計劃詳細向眾人講述一遍。等他說完,唐寅、肖軒以及眾長老們無不是連連點頭,皆認為此計可行。
    隨后,皇甫秀臺又細細詢問一番目前神池城內的情況,魏彪知無不言,一一如實回答。
    通過他二人的一問一答,唐寅和肖軒也對神池城內部的狀況有了進一步的了解,對鏟除廣寒聽一事也變得信心更足。
    商談結束后,魏彪和彭俊被安頓在軍營里休息。
    彭俊在帳內沒呆多久便被東方夜懷叫了過去,而魏彪也沒有在帳內久留,彭俊離開時間不長,他也走出營帳,向軍兵打聽了一番后,直奔川軍的中軍帳而去。
    風川兩軍的中軍帳雖然沒有挨在一起,但是相隔也不算遠。時間不長,魏彪便來到川軍的中軍帳外。透過帳簾的縫隙,魏彪能看到里面的燈光,知道肖軒現在還沒有休息。
    他整了整身上的衣服,邁步走了過去。還沒到中軍帳近前呢,他便被附近的川國侍衛攔擋下來。為首的一名將領沉聲喝道:“站住!此乃中軍帳重地,豈是你閑雜人等能接近的?”
    魏彪是一身便裝,加上川國的侍衛也都不認識他,對他的態度自然也談不上客氣。魏彪什么時候被人如此呵斥過,心中大感不悅,但畢竟是有求于人,他只能強忍下來。
    他拱手施了一禮,含笑說道:“這位將軍,在下是聶長老的大弟子魏彪,特來求見川王殿下!”
    “哦!原來是魏先生!”那名將領不認識魏彪的模樣,但有聽過他的名字。
    他上下打量魏彪幾眼,態度軟化不少,握于劍柄的手也放了下去,說道:“魏先生請在此稍等,在下進去向大王稟報!”
    “煩勞將軍了。”“哎?魏先生客氣。”
    那名將領向魏彪抱了抱拳,而后轉身走進中軍帳內。此時,肖軒確實在中軍帳,兩旁還坐有一干川將,他們正商議川軍入城之后的行動。
    聽聞魏彪求見,肖軒臉上閃過一抹詫異,他剛剛在風軍的中軍帳已與魏彪見過面了,現在他又來求見自己,這是何意?
    肖軒還沒說話,呂尤噗嗤一聲笑了,說道:“大王,魏彪前來求見,顯然是受其師的指派,來主動討好大王的。”
    “呵?討好孤?這又是為何?”肖軒笑呵呵地反問道。
    “廣寒聽死后,神池需另立新君,聶震身為大長老,對圣王之位又豈能沒有覬覦之意,他定是希望在爭奪圣王之位這件事上能得到大王的支持,助他一臂之力,成為神池的新圣王!”呂尤笑吟吟地說道。
    “哼!”肖軒聞言,冷笑出聲,不以為然地說道:“聶震其人,貪生怕死,反復無償,十足一自私小人,這種人,又豈配做神池的圣王?即便是做大長老,都是對神池的玷污呢!”說著話,他舉目看向進來稟報的侍衛將領,沉聲說道:“不見,讓他走吧,就說孤累了,現已休息。”
    “是!大王!”侍衛將領拱手應了一聲,轉身走了出去。
    左右的川將們都沒有攔阻,在眾人看來,聶震根本就不配得到川國的支持,而且,川國早已有了神池新圣王的人選,那就是為人正直、口碑極佳的東方夜懷。
    魏彪正在中軍帳外等得不耐煩,這時候,侍衛頭領走了出來,到了他近前,微微一笑,說道:“魏先生,實在對不住了,天色已晚,我家大王也累了,正要休息,實在不方便接見魏先生,不如,魏先生改日再來吧!”
    他這么講,傻子也能聽出來是肖軒不想見魏彪。自己主動前來求見,人家連見都不肯見,就把自己拒之門外,魏彪臉色漲紅,氣血一個勁的往上涌。
    他深吸口氣,強壓怒火,拱手說道:“這位將軍,在下可是代家師來求見川王殿下,麻煩將軍再去向川王殿下稟報一聲……”
    不等他說完,那川將已擺手說道:“大王累了就是累了,任何人都不會再見,魏先生還是早些回去吧!”說完話,也不理會魏彪是何反正,他轉身走開了。
    “你……”魏彪氣得臉紅脖子粗,如果不是在人家在回營帳的路上,魏彪恨得牙根都癢癢,你川王有什么了不起的?自己是代師來求見,川王卻避而不見,羞辱的又哪是自己,明明是師傅嘛!
    他正咬牙切齒之時,迎面快步走來一人。
    “魏先生,我家大王有請!”
    魏彪一愣,抬頭一瞧,面前的這人他見過,正是唐寅身邊的護將之一,至于叫什么名字,他可就不知道了。
    他滿臉的疑惑,急忙拱手施禮,不確定地問道:“是……是風王殿下要見在下?”
    “正是!”來的這位風將正是阿三,他笑呵呵地說道:“魏先生一路辛苦,我家大王現已于寢帳內擺下酒宴,還望魏先生不要回絕我家大王的好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