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971

  ,
    第十集第九百七十一章
    “啊,風王殿下太客氣了,在下實在愧不敢當啊!”魏彪連連拱手。【】
    阿三一笑,說道:“既然我家大王相請,魏先生也就不用客套了,快隨我去吧!”
    “是、是、是!請將軍前面帶路。”魏彪跟隨阿三去往唐寅的寢帳。
    在路上,魏彪亦是心生感嘆,自己主動求見川王,結果連人家的面都沒見到便被拒之門外,自己并未要求與風王見面,但人家卻主動設宴款待,川王和風王對自己的態度可謂是云泥之別。
    被阿三帶入寢帳,魏彪見到唐寅。后者居中而坐,身邊的人不多,只阿四和尹蘭二人而已。看到魏彪,唐寅含笑點頭,擺手說道:“魏先生,本王已等候多時,快請入坐。”
    魏彪面色一正,恭恭敬敬地拱手深施一禮,說道:“小人拜見風王殿下。”
    “魏先生不必多禮。”唐寅笑吟吟地說道,等魏彪落座后,他又道:“軍營之中條件有限,所備得也只是些粗茶淡飯,還望魏先生不要嫌棄啊!”
    “哎呀,風王殿下這么說可就折殺小人了。”對于魏彪而言,唐寅請他吃什么喝什么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唐寅有請他的這份心意。
    唐寅端起酒杯,說道:“魏先生一路辛苦,能順利抵達我軍大營也實屬不易,本王先敬魏先生一杯。”
    想不到堂堂的風王能主動向自己敬酒,魏彪受寵若驚,急忙端起酒杯,站起身形道:“小人也敬風王殿下。”
    唐寅臉上的笑容更深,擺擺手,語氣平和地說道:“坐下說話,坐下說話就好。”說著,他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魏彪也忙把杯中酒水一口喝干,這才重新落座。唐寅放下酒杯,又倒滿一杯酒,看向魏彪笑吟吟道:“本王對聶長老可是仰慕已久,現在神池城內憂外患,聶長老一切安好?”
    “托風王殿下的福,家師一切都好。”魏彪咧嘴笑道。
    “那就好。”唐寅端起酒杯,說道:“在本王眼中,令師可是文武雙全、不可多得的人才,只可惜,平日里令師鋒芒太露,遭到不少人的嫉恨啊!”
    魏彪聞言,像是找到知心人似的,忍不住連連點頭,正色說道:“風王殿下所言甚是,列數諸位長老,嫉恨家師者十之**。”
    “所以說,縱然令師是曠世奇才,在廣寒聽死后,眾長老怕是也不會推舉令師為新圣王。”唐寅邊慢悠悠地喝酒,邊斜眼觀瞧魏彪的反應。
    他這話算是說到點子上了,在諸長老中能支持聶震為圣王的人確實寥寥無幾,當然,這和嫉恨他的才華毫無干系。魏彪聽聞這話,心思急轉。就目前來看,想讓川王支持師傅幾乎已沒有可能,而看風王殿下的意思,倒是對師傅有頗多好感,既然如此,自己何不退而求其次,代師傅拉攏風王殿下呢?如果能把風王殿下拉攏到師傅這邊,自己也算不虛此行了。
    想到這里,他精神為之一震,站起身形,向唐寅拱手施禮,說道:“風王殿下慧眼識英雄,小人代家師多謝風王殿下賞識。其實,正如殿下所說,長老中嫉恨家師者大有人在,若是由眾長老推舉新圣王,十之**也不會選到家師的頭上,還望風王殿下能多多提攜,助家師一臂之力。”
    唐寅樂了,暗道一聲魏彪還不錯,沒傻到一根筋的程度,還懂得退而求其次的變通。
    他向魏彪擺擺手,說道:“魏先生快請坐,本王已經說過了,本王對聶長老仰慕已久,若有能幫到聶長老的地方,本王一定會幫的。”
    魏彪喜出望外,忍不住再次深施一禮,顫聲說道:“有風王殿下的這句話,家師及門下的弟子們包括小人在內,皆會對風王殿下感恩戴德,以后,只要是風王殿下有所吩咐,我等必會傾盡全力相助。”
    “好!哈哈——”唐寅仰面大笑,說道:“本王最喜歡的就是你幫我、我幫你,大家互相幫忙。魏先生,等你回城之后,一定要把本王的善意傳達于令師。”
    “一定、一定,這是一定的!小人相信,等家師得知殿下的善意后,也定會非常高興的。”
    “如此甚好,來,喝酒!”唐寅端酒杯,與魏彪暢飲。
    這頓酒席不算豐盛,但唐寅和魏彪都很盡興,由于等會還得趕回神池城,魏彪不便多飲,唐寅也不勸酒,和他邊吃邊聊,其樂融融。
    等酒足飯飽后,時間已不早,魏彪起身向唐寅告辭。
    唐寅又和他寒暄好一會,這才令阿三、阿四送他回去。等魏彪走后,尹蘭走到唐寅的身邊,跪坐下來,邊為他斟酒,邊不解地問道:“大王為何要如此厚待魏彪?”
    唐寅聳了聳肩,說道:“魏彪當然無足輕重,我善待的也不是他,而是他背后的聶震!”
    尹蘭皺起眉頭,疑問道:“難道,大王真要支持聶震做神池的新圣王?”
    “不然呢?”唐寅含笑反問道。
    “聶震這個人唯利是圖又貪婪自私,根本不可信,屬下以為東方長老倒是不錯,重情誼,又講誠信,是個值得信賴的人。”尹蘭正色說道。
    唐寅笑吟吟地看著她片刻,接著哈哈大笑起來,說道:“看來,你和肖軒一樣,都看好東方夜懷了。”
    尹蘭茫然地點點頭,東方夜懷有什么不好嗎?
    唐寅慢慢收斂笑容,幽幽說道:“你和肖軒都錯了。東方夜懷,不貪財、不好色,又不看重權力,正所謂無欲則剛,這樣的人其實才是最難控制的。而聶震則不然,他貪婪好色又享受權力帶給他的榮耀和地位,渾身上下可以說都是缺點,而有缺點才容易控制,所以,我們現在支持聶震,一旦他能成為神池的新圣王,日后,必會被我們所用。”
    “大王的意思是……”
    “我國對川國并無優勢可言,恰恰相反,還有諸多的劣勢,我國若想在吞并川國,只有得到神池的支持才會事半功倍,這就是我拉攏聶震的目的所在。”唐寅目光幽深地說道。
    尹蘭嘆了口氣,直到現在她才弄明白,大王根本就不在乎廣寒聽死后神池會變成什么樣子,大王在乎的只是神池以后能不能被己方所用,能不能站在風國那邊一同對付川國。
    而川王肖軒則完全不同,他是真心實意的想為神池選出一位最優秀的圣王,能夠帶領神池恢復它從前的圣潔和榮耀。
    兩者想必,剛好引證了那句話,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
    肖軒無疑是更正義、更光明磊落的君子,而唐寅則是一十足陰險奸詐又深謀遠慮的小人,只可惜,歷史證明最終的勝利者往往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小人卻常常能笑到最后。
    且說彭俊和魏彪,二人在風川聯軍營地一直等到四更天,這才返回神池城。
    在神池城的城墻上早有人等在那里接應他倆,二人順利入城后,分道揚鑣,彭俊回家中休息,魏彪則去了聶府面見聶震。
    此時,聶震和一干弟子們都沒有睡覺,皆坐在書房內等魏彪的消息。得知魏彪回來,眾人身子同是一震,不約而同地站起身形。時間不長,魏彪從外面走了進來。
    聶震快步上前,急聲問道:“彪兒此行可還順利?”
    魏彪先是躬身施禮,隨后說道:“很順利,徒兒在風營已見過風王和川王。”
    “哦?”聶震眼睛頓是一亮,他迫不及待地問道:“彪兒快說說,川王有無支持為師之意?”
    “這……”魏彪面露難色,垂下頭去。
    見狀,聶震忍不住皺起眉頭,催促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快說啊!”
    “師傅,徒兒是有見到川王,只不過是在風軍的中軍帳里,當時風王和眾長老都有在場,有些話,徒兒也不好向川王言明。”
    “你沒有在私下里去求見川王嗎?”聶震沉聲問道。
    “徒兒去了,只是……只是川王已疲累為借口,并未接見徒兒。”魏彪小心翼翼地低聲說道。
    “豈有此理!”聶震愣了愣,隨即勃然大怒,并狠狠跺了跺腳,與此同時,他轉頭看向二弟子秦合,言下之意,你看看你給我出的是什么鬼主意,這不是自討沒趣,自取其辱嗎?
    秦合若有所思,沒有說“哦?風王殿下有設宴款待你?”聶震滿臉的不解,他和風王沒見過面,更談不上交情,風王能如此善待魏彪,倒是頗讓人意外。
    “正是!而且還是風王殿下主動派人來請徒兒的。”魏彪把他和唐寅會面的經過一五一十地講述一遍。
    等他說完,聶震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秦合卻突然哈哈大笑起來,搖頭嘆道:“聰明啊!風王殿下真是個聰明人啊!”
    聶震揚起眉毛,疑問道:“合兒此話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