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972

  ,
    第十集第九百七十二章
    秦合說道:“風川兩國貌合神離,之間早晚必有一戰,風若想勝川,能得到神池的相助為最佳,不過,無論是皇甫還是東方成為圣王,皆不會也不可能去幫助風國,與之相比,只有師傅方有可能助它風國一臂之力。”
    魏彪恍然想起什么,急聲說道:“我想起來了,風王殿下曾說過‘你幫我,我幫你,大家互相幫忙’這樣的話,原來,風王殿下是此意啊!”
    聶震皺著眉頭說道:“如此來說,風王更應該支持皇甫才對啊!皇甫叛逃神池時,是風國收留了他,可以說風王對皇甫有恩,皇甫回報風王,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嘛!”
    秦合含笑搖頭,說道:“皇甫和風王之間的恩怨頗多,不說別的,單單是風王殺害皇甫玉成這一條,便會讓二人心生隔膜,皇甫無子嗣,視皇甫玉成為己出,對風王又怎會不含怨恨,而風王對皇甫也不可能完全信任,甚至說,風王寧愿東方成為圣王,也不會希望皇甫成為圣王,因為東方成為圣王后至少還會讓神池保持中立,可一旦皇甫成為圣王,很有可能會聯合川國,一同向風國發難。”
    聶震邊聽邊點頭,覺得秦合的分析甚有道理。他呵呵一笑,說道:“這么說來,風王是真心實意的支持為師了?倘若真是如此,等為師成為圣王后,自會全力助他風國。”
    秦合說道:“其實,徒兒一直向說,風國的國力是不如川國,可風王要比川王深謀遠慮得多,能得到風王的支持,會讓師傅問鼎圣王一事變得事半功倍……”
    只是,最關鍵的問題是,唐寅太陰險也太惡毒,而且,旁人很難揣摩他的心思,今日他可能與你稱兄道弟、親密無間,但明日可能就會在你的背后狠狠捅上一刀,與肖軒比起來,和唐寅交好其中不確定的因素太多,風險也太大,甚至很有可能會反受其害,這也是秦合當初支持聶震拉攏肖軒最主要的原因。
    不過現在,肖軒的拒絕和排斥之意已經很明顯了,聶震若還想登頂圣王的寶座,就只能聯合唐寅,其中的厲害關系秦合不想再多說,一是說了也沒用,其二,他也得給自己保留條退路嘛……
    聶震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聽聞他的話,狠狠瞪了他一眼,不滿地說道:“既然如此,當初你還要為師去拉攏川王作甚?直接去找風王不就好了,也省得為師受人家的羞辱。”
    “是!這次是徒兒沒有考慮周全。”秦合拱手施禮,滿臉的無奈。
    聶震不再理會他,他轉頭望望窗外的天色,隨即回頭對魏彪道:“彪兒,為師要你再到風川聯軍的營地走一趟,去見風王,并對風王說,只要為師能成為圣王,以后,風國若有用到神池之處,神池必定鼎力相助,絕不含糊。”
    魏彪身子一震,拱手說道:“師傅放心,徒兒定把師傅的話如實轉告于風王殿下。”
    “恩!去吧!路上多加小心。”“是!”
    肖軒的態度讓原本傾向于川國的聶震徹底倒向了風國那一邊,這也為日后一連串的變故埋下了伏筆。
    白天無話,傍晚,聶震召集一干守城的頭領到聶府商議軍務。等人都到齊了,聶府大廳內密壓壓的站滿了人,少說也有三四十號之多。
    眾頭領們交頭接耳,不明白聶震在這個時候召集眾人究竟所為何故。
    正當人們議論紛紛的時候,大堂外傳來陣陣的腳步聲,人們轉頭一瞧,只見聶震在數名弟子的簇擁下從外面走了進來。
    人們立刻停止交談,紛紛拱手施禮,齊聲說道:“小人參見聶長老。”
    聶震微微點頭,算是對眾人打過招呼,而后,大步流星地穿過人群,在大堂里端正中央的位置落座,魏彪、秦合等一干弟子站于他的身后和兩旁。聶震對眾人擺擺手,面無表情地說道:“諸位都坐吧!”
    眾頭領再次對聶震施了一禮,這才紛紛坐下來。聶震環視眾人,說道:“這幾日,本座連續派出探子一事,想必諸位都知道吧?”
    “是的,聶長老!”眾人齊聲說道。
    “連日來的努力總算是有所成。”聶震正色說道:“現在,本座業已打探清楚風川聯軍的糧草所在。”說著話,他向一旁的大弟子魏彪使個眼色,后者會意,拿著手中長長的帆布卷走到大堂的中央,而后將帆布卷展開,直接鋪到地上。
    左右的眾人好奇地紛紛探起身形,伸長了脖子觀瞧。原來帆布上繪制的是一副地圖,制作的十分詳細,各處皆有細致的標注。
    魏彪看了看左右,大聲解釋道:“這是風川聯軍大營的布局圖,其糧倉就建在這里!”說話時,他抽出佩劍,點了點鋪在地上的地圖。
    呦!眾人臉上無不面露驚色。真想不到,聶長老竟然把風川聯軍大營打探得如此清楚。
    仔細看,地圖上不僅標注出糧倉所在,連風川兩軍的中軍帳、整個營地的營防情況,甚至連各支軍團在大營中的具體駐地皆標注得清清楚楚。
    如此詳細又周密的地圖,簡直不像是探子打探出來的,更像是風川聯軍自己繪制的營盤圖。
    “聶長老,這份地形圖是……”
    “正是本座連日來派出的探子探查出的結果,本座的努力也總算沒有白費。”說話間,聶震站起身形,說道:“風川聯軍的糧倉位于大營的東部,本座有仔細研究過,覺得有偷襲得手的可能,所以,本座打算派出一批得力之人于今夜出城偷營,不知諸位意下如何?”
    啊?眾頭領不約而同地吸了口氣。有一人欠身說道:“不知聶長老打算派多少人前去偷營?又派何人前去?”
    聶震略作沉吟,說道:“此次行動,一要隱秘,二要速戰速決,所派之人,不能過多,至于派何人前往嘛,本座看在座的各位就是不錯的人選。”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的臉色同是一變。
    要知道他們都是守衛頭領,他們可算是目前神池城城防的骨干力量,讓他們去完成這么危險的任務,萬一有去無回怎么辦?神池的城防又有誰來接管?
    “聶長老,這么做是不是太冒失了?”另有一名頭領拱手說道。
    “是啊,聶長老,并非我等貪生怕死,而是我等身系城防的安危,此等大事,還應……從長計議,不該如此草率啊!”
    聶震環視眾人,哼笑出聲,反問道:“難道,你等認為是本座讓你們去送死嗎?”
    “不、不、不,聶長老,小人絕無此意!”
    “現在,我神池城已被困數月,城中的存糧早已所剩無幾,如果照目前的態勢再消耗下去,我們都得被活活困死于城內。正面抗衡,我們打不退百萬之眾的風川聯軍,若想退敵,只有斬其敵首和毀其糧草這兩條路,若是讓諸位去殺風王和川王,那倒真是讓諸位去送死了,而偷襲其糧草則相對容易許多,成功的機會也很大,難道這樣諸位還要推三阻四嗎?在我神池危難之際,諸位都不想挺身而出,為圣王分憂解難嗎?”
    聶震一番質問,問得在場眾人面紅耳赤,垂首不語。
    他掃視左右,沉聲說道:“如果你們當中若有誰對本座的決議不滿,現在就可以去面見圣王,向圣王提出異議,請圣王來定奪。”
    他把話都說到了這種程度,誰還敢站出來去找圣王評理?那不是擺明自己貪生怕死。
    眾頭領們面面相覷,誰都沒有再說話。
    聶震淡然一笑,又說道:“諸位盡管放心,本座若無十足的把握,自然也不會派諸位去偷營。這次,本座的幾位弟子也會隨諸位一同前往,本座這么做,諸位總該可以放心一些了吧!”
    眾人心頭頓是一動,一向私心甚重的聶長老肯把麾下弟子也派出去偷營,看起來對此次的偷營很有信心啊。
    聶震的這番話倒是讓在場的一干頭領們安心不少,也打消了人們心中的許多疑慮,人們紛紛拱手說道:“聶長老,我等絕非怕死之徒,既然是聶長老有令,我等自然是遵命行事!”
    聶震點點頭,笑道:“諸位能這么說,本座就放心了。現在,我們再商議一下偷營的細節……”
    這回,聶震可是下了狠手他這么做,一是為了取信于人,其二,也是讓魏彪等人做風川聯軍的內應,協助風川聯軍將這些人一網打盡。
    他的安排可謂是精妙,聶震的那點心眼沒用在如何守城上,倒是全用在如何對付自己人身上了。
    當晚,三更天。按照聶震的安排,神池方面派出百余人悄悄潛入神池城,直奔山下的風川聯軍大營而去。
    這些人可是神池方面的精銳,除了守城頭領外,還有聶震以及不少長老的弟子們混于其中,各個都是靈武精湛的高手,用以一擋百來形容也毫不為過。
    他們一路潛行,繞到風川聯軍大營的東側。由于這里不是直接面對神池城的那一面,風川聯軍在這邊的防守十分松散,除了看守營門的守衛外,幾乎都找不到巡邏的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