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978

  ,
    /a
    第十集第九百七十八章
    翌日,清晨。在唐寅和肖軒的號令下,風川聯軍相繼開出營寨,浩浩蕩蕩的登上神池山。
    神池山險峻,山路不至于崎嶇,但也相對狹窄,大軍推進時極為艱難,大型的輜重根本運送不上去,風川兩軍的拋石機等大型攻城武器皆成為無用之物。
    好在負責神池城城防的聶震業已暗中倒戈,不然的話,單單是在山路上設防都夠風川兩軍喝上一壺的。
    風川聯軍大舉來攻,神池方面自然也得到了消息,聶震此時就站在城頭上,手扶箭垛,向外張望。
    最先出現在山路上的是風軍旗幟,一面大旗上繡著一個碩大的風字。在風旗后面,則是一片紅色的旌旗,其中最大的一面上寫平原二字。
    城墻上的神池子弟們看得清楚,有人對聶震驚呼道:“聶長老,來敵是平原軍,是風國的平原軍——”
    聶震嘴角挑起,微微一笑,說道:“傳本座的命令,打開城門!”
    “什么?”周圍的許多神池子弟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敵軍大舉來攻,來勢洶洶,己方還要打開城門出去迎戰?那不是以卵擊石嗎?
    “聶長老,萬萬不可啊!”一名神池子弟搶步上前,急聲說道:“敵軍人多勢眾,我方正面迎敵,實乃不智之舉啊,還望聶長老三思……”
    他話還沒有說完,秦合突然抽出佩劍,一劍刺在他的胸口處。撲!這一劍來的突然,也刺得狠毒,在場眾人見狀無不臉色大變,驚叫出聲,下意識地后退一步。
    秦合將佩劍從尸體身上拔出,而后他目光如電,環視在場諸人,大聲喊喝道:“廣寒聽昏庸無道,秘密培養暗喜修靈者,為害天下,陷我神池于不仁不義,凡我神池子弟,皆應團結一至,共除此賊,風川聯軍非我等之敵,而是來助我等一臂之力的,現在打開城門,迎風川聯軍入城,若有反對者,便是與廣寒聽串通一氣,理應殺無赦!”
    眾人聞言,紛紛倒吸口涼氣,人們紛紛轉頭看向聶震。秦合是聶震的弟子,他這么做,人們自然要看看聶震做何反應。
    聶震此時似笑非笑,手捋白髯,一派的悠然,毫無驚訝之色。顯然,秦合敢這么做肯定是得到了聶震的授意。
    那些忠誠于聶震的頭領們互相看了看,不失時機地齊聲高喊道:“秦兄所言有理,廣寒聽乃我神池千百年來的第一奸佞,罪無可恕,我等當聯合風川二國共滅此賊,救神池于水火!”
    主掌城防的聶震反了,他的門徒弟子們反了,連看守城墻的頭領們也都跟著反了,變故來得突然,下面的神池子弟們一個個呆若木雞,久久反應不過來。
    秦合環視眾人,沉聲喝問道:“你們還愣著做什么?再不打開城門,耽誤了大事,你等都將死無葬身之地!”
    聶震清了清喉嚨,終于開口說道:“本座負責掌管城防,你等只需聽從本座的命令行事即可,哪怕天塌下來,自會有本座出來頂著,與你等無關,如果抗命不遵,那可就是死罪了,也休怪本座不講情面,劍下無情!”說話間,他的手提了起來,一把握住劍柄。
    眾人身子同是一震,不約而同地打了個寒戰,再不敢停頓,一個個拱手顫聲應道:“是!小人……小人遵命!”
    神池弟子們硬著頭皮,咧著嘴,轉動閘門,只聽城門樓下方傳來一陣陣的嘎嘎的摩擦聲,神池城沉重的銅門被拉起。
    在銅門之內,還有一道包裹鐵皮內為木制的城門,人們合力搬下那一人多粗的門閂,隨后,又合力將城門緩緩拉開。
    隨著神池城的城門被打開,作為頭軍的平原軍業已沖到神池城近前。
    看到前方城門大開,平原軍將士們士氣大震,人們齊聲吶喊,使出吃奶的力氣,甩開雙腿向前飛奔,大軍猶如潮水一般涌入城內。
    看到平原軍已順利入城,聶震亦是暗暗松了口氣,心中嘆道:大事已成!他對左右眾人說道:“諸位,立刻下城墻,為風軍弟兄開路!”
    “遵命!”他的弟子門徒以及忠誠于他的頭領們齊聲應話,隨后,快步跑下城墻。
    聶震站起城頭上未動,望著城外人山人海、都分不清個數的風軍,他也在自感慶幸,這還只是平原軍一軍而已,風川聯軍可有好幾個軍團呢,好在自己是倒戈了,不然的話,自己又怎么可能抵擋得住如此之多大軍的進攻?
    “城上的可是聶震聶長老嗎?”聶震正琢磨的時候,忽聽城下有人大聲喊喝。
    他探頭向城外觀望,只見一群風將騎著戰馬立于城墻前,為首的一員大將他還認識,正是平原軍的主帥蕭慕青。
    呦!聶震眼睛一亮,拱手回道:“正是老夫!蕭將軍,老夫已在此等待多時了!”說話之間,他竟飛身從城墻上直接跳了出去。
    他人還在空中,身上突然散出白色的霧氣,只是頃刻之間靈鎧已于身上凝聚,緊接著,在他背后的靈鎧化為羽翼,隨羽翼扇動之間,他人業已輕飄飄地落地,隨后,靈鎧又消散于無形。
    用鎧之靈變化出羽翼倒沒什么,在神池大多數的長老都能做到這一點,只不過聶震運用的太嫻熟了,罩起靈鎧到化出羽翼再到最后的散掉靈鎧,皆是在空中完成,一氣呵成,瀟灑利落。
    蕭慕青也被從天而降的聶震嚇了一跳,好在他久經沙場,什么樣的大場面都見過,驚訝之色并沒有表現在臉上。
    他微微一笑,翻身下馬,拱手說道:“這次多虧有聶長老相助,本將代我家大王多謝聶長老了。”
    “蕭將軍客氣。”聶震伸長脖子向蕭慕青身后望了望,隨后走上前去,問道:“蕭將軍,風王殿下沒有隨你一同前來嗎?”
    蕭慕青一笑,說道:“我家大王和川王隨后就到。”稍微,他話鋒一轉,說道:“聶長老,本將奉大王之命,擒拿廣寒聽,還望聶長老在前引路。”
    聶震聞言暗暗咧嘴,他現在躲廣寒聽還來不及呢,哪里還敢主動去找他。不過蕭慕青已經這么說了他又無法拒絕,只能硬著頭皮道:“廣寒聽現在就在幽殿,蕭將軍隨老夫來!”
    蕭慕青點點頭,側頭叫手下的侍衛牽匹戰馬過來,交于聶震,而后,隨聶震一同入城。
    剛進入城門,聶震便忍不住低聲提醒道:“廣寒聽靈武高強,即便老夫也不是他的敵手,到了幽殿后,蕭將軍萬萬不可靠得太近,只需在遠處觀戰就好。”
    即便他不提醒蕭慕青也不會傻到去接近廣寒聽,他微微一笑,說道:“聶長老請放心,本將自有分寸!”
    說話之間,眾人已進入城內。這時候,蕭慕青忍不住向四周觀望,心中亦是感慨萬分,這就是神池的核心——神池城,神池立國千百年來,這里還從未進入過別國的軍隊,自己和麾下的平原軍將士可堪稱是第一人了。
    守衛城墻的神池子弟受聶震的壓制,對進城的風軍不敢出手阻攔,人們一個個呆站于城頭上,眼睜睜看著風軍一批又一批的沖進城內。不過,在神池城內還有些人仍忠誠于廣寒聽,其中也包括許多的民眾,人們自發的組織起來,抵抗風軍。
    只可惜這些人是畢竟是少數,讓他們對付一兩千的正規軍或許還可以,但要抵擋十萬之眾的平原軍,那無疑是天方夜譚。
    平原軍入城后推進神速,一口氣攻到神池城的正中央。
    若再往前推進,便要接近神池的王宮。到了這里,神池守衛的數量開始增多,抵抗的也越發激烈,雙方真正的惡戰也隨之展開。
    神池守衛各個都靈武高強,能夠以一敵十甚至是以一敵百,不過,平原軍的優勢在于人多勢眾。當大軍向前推進之時,縱然守衛們靈武再高強也難以施展,就算他們把沖到近前的風軍殺個精光,可尸體還沒等倒地呢,后面的風軍已然推著同伴的尸體繼續撲上來,將守衛們壓倒在地。
    可在亂軍當中,一旦倒地再想爬起又談何容易,光是成百上千的人從身上踐踏而過就足可以把守衛們踩成肉餅的。
    而且平原軍將士也不是任人宰割的草芥,將士們戰法嫻熟,遠戰用弓,近戰用弩,這些都給神池守衛帶來巨大的威脅,也不時又人中箭倒地。
    數百名守衛在平原軍的一輪強沖下便已潰不成軍,扔下百余具尸體,殘存的人全部向后潰逃。
    守衛們一退再退,最后全部退到王宮前,此時,王宮的大門已然關閉,站于宮墻上的全是王宮侍衛,按照神池的規矩,沒有圣王的允許,誰都不能放外人進入王宮,縱然被擋于宮門外的是己方人員,王宮侍衛也不敢私自打開宮門放他們進入王宮。
    現在,守衛們進不進,退又無路可退,數百人之多的神池弟子全部擁擠于宮門之外。
    平原軍方面的將領見狀,高舉戰刀,下令全軍停止推進。
    攻占王宮的任務是三水軍的事,和平原軍沒有關系,他們還有別的要點去占領,不過,這名風將可沒打算放過對面的神池守衛,他在馬上向左右震聲喝道:“全軍上箭——”
    “全軍上箭——”“全軍上箭——”
    他一聲令下,風軍陣營里的號令之聲此起彼伏,瞬間傳遍全軍,緊接著,風軍將士一個個捻弓搭箭,鋒芒一直對準對面的神池守衛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