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981

  ,
    第十集第九百八十一章
    皇甫秀臺穩住身形后,震開攙扶他的眾長老,厲聲說道:“諸位都愣在這里看熱鬧嗎?廣寒聽非一人之力能敵,大家跟我一起上!”說完話,他持劍又向廣寒聽沖了過去。【】
    這時候,眾長老們也無法干站著了,人們紛紛喊喝一聲,各持靈兵,罩起靈鎧,齊沖上前,合力圍攻廣寒聽一人。
    神池的長老個個都是頂級的靈武高手,什么時候聯手去戰過一人?何況,眾長老的全力發難,威力之大可想而知。
    也就是廣寒聽,在面對如此眾多長老的圍攻之下,絲毫不亂,而且他每一次的出招都能把攻下來的長老*得連連后退。
    放眼望去,戰斗上已經戰成一團,雙方你來我往,跳躍騰挪,打得不可開交。
    周圍的風兵風將們此時已根本站不住腳,被戰場上散發出來的靈壓*得連連后退,即便是一側的山壁都在勁風的吹刮下掉了一層又一層。
    戰場內,皇甫秀臺越戰越急,己方這么多人,竟然戰不下廣寒聽一人,傳揚出去,神池的長老豈不要被人笑掉大牙?
    他偷眼向周圍觀瞧,見到也已參戰的聶震站在一旁,光喊喝,卻不靠前,皇甫秀臺大怒,厲聲喝道:“聶震,你若是怯戰,就滾到一邊去,別在這里礙手礙腳!”
    聶震被皇甫秀臺訓斥得老臉通紅,他暗暗咬牙,不過沒敢把恨意表現出來,他深吸口氣,手臂猛的向外一揮,一團光點散出,直奔廣寒聽而去。他散出的光點并不是打向廣寒聽,而是散落在廣寒聽的腳下。后者正覺得奇怪之時,在他腳下的地面突然生長出兩根藤蔓,死死纏住他的腳踝,趁此機會,聶震箭步上前,人借慣性,一劍直取廣寒聽的胸口。
    廣寒聽冷哼一聲,嗤笑道:“雕蟲小技!”他站在原地未動,只是微微把手中的劍皇抬起,耳輪中就聽當啷一聲脆響,聶震的劍鋒正刺在劍皇的劍身上。廣寒聽紋絲沒動,反倒是主動出擊的聶震受反彈之后,向后退出三大步。
    聶震以為他*控的藤蔓能困住廣寒聽,可是那對后者而言簡直微不足道,只見廣寒聽微微一跺腳,兩跟藤蔓如紙糊的一般裂成數段,而后,他飛身前沖,劍皇反斬向聶震的脖子。
    “啊——”聶震忍不住驚叫出聲,嚇得急忙向下低身。
    唰!劍皇的劍鋒幾乎的貼著他的頭頂掠過,劍皇是掃過去了,但子劍卻飛射出來,兩把子劍一上一下,分取聶震的后腦和后心。
    這一手太難防了,誰能想到已經躲過去的攻擊竟然還有后招。聶震聽到身后惡風襲來,也意識到有利刃擊向自己,只是他卻無力閃躲。
    眼看著聶震要傷到廣寒聽的劍下,一旁的皇甫秀臺大吼一聲,持劍上前,緊接著,立劈華山的重砍了一劍。
    當啷!兩把子劍被他這一劍雙雙砍落在地,他在關鍵時刻的出手也算把一腳邁進了鬼門關里的聶震又拉了回來。
    聶震本以為自己這回死定了,沒想到皇甫秀臺會來搭救自己,他忍不住長長吁了口氣,同時感激地看向皇甫秀臺,說道:“皇甫長老,多謝了……”
    他話還沒說完,皇甫秀臺已厲聲打斷道:“少說廢話,先拿下廣寒聽再說!”說話之間,他已向廣寒聽展開搶攻,一把靈劍上下翻飛,招招都是奔廣寒聽的要害而去。
    若換成旁人,恐怕也就能勉強擋下皇甫秀臺的幾招快攻而已,可是廣寒聽卻完全不把他的快攻放在眼里,動作輕盈,或左右閃躲,或揮劍格擋,輕易之間便把皇甫秀臺的快攻一一化解。
    等到皇甫秀臺力盡,廣寒聽的反擊隨之展開。
    劍皇橫掃而出,只聽戰場上響起嗡的一聲悶響,強勁的氣浪將地面的塵土都刮到半空中。劍未到,單是空中刮起的勁風便讓皇甫秀臺忍不住連連后退。
    他使出吃奶的力氣,硬接廣寒聽的重劍。就在他旁邊的聶震忍不住倒吸口涼氣,驚呼道:“皇甫,接不得……”
    可惜他的提醒還是慢了一步。只聽當啷一聲巨響,真好似晴空炸雷一般,即便是周圍的長老們都被震得暗暗裂嘴,感覺耳膜仿佛被針扎一般。
    再看與廣寒聽對劍的皇甫秀臺,如同斷線的風箏似的,直直地向后倒飛。長老中的金宣驚呼道:“師兄……”她正欲飛奔上前,哪知廣寒聽回手一劍,惡狠狠削向她的腦袋。
    金宣可沒有皇甫秀臺那么硬氣,敢硬接廣寒聽的重劍,她身子向下一低,從劍皇的下面滑了過去。
    她是把劍皇讓開了,但劍皇上的子劍好像有生命似的,一只子劍脫離母劍,又直向金宣的后心飛射過去。
    剛才已經見到過聶震的遇險,金宣早有防備,她前沖的身形直接倒地,順勢向旁滾翻。
    撲!子劍沒有刺中金宣,狠狠地釘在了地上。廣寒聽還想繼續追殺,這時其他的長老們又迎了上來,將他拖住。
    趁此機會,金宣沖到皇甫秀臺近前,關切地問道:“師兄,你怎么樣?”
    皇甫秀臺雖被震飛出去,但并沒有倒地,人站在那里,一聲未吭。不過金宣有看到,他虎口處的靈鎧已然布滿裂紋,猩紅的血絲正順著裂紋緩緩滲出來。
    “師兄——”
    皇甫秀臺微微搖頭,又停歇了一會,方喘息著開口說道:“不必擔心,我沒事,廣寒聽這奸賊果然厲害!”
    金宣聞言哭笑不得,廣寒聽的厲害還需要你來證明嗎?不過見到皇甫秀臺沒有大礙她也就放心了。
    眾長老與廣寒聽的惡戰還在持續著,前者人多勢眾,后者靈武冠絕天下,雙方各占優勢,眾長老難以傷到廣寒聽,廣寒聽也同樣難以傷到眾長老,雙方一時間打了個旗鼓相當,誰都奈何不了誰。
    不過,皇甫秀臺和聶震等長老卻死死把廣寒聽拖住了,這也給進入城內的風川聯軍創造出極大的便利。
    平原軍已然分頭搶占了神池城的各處要點,包括銀庫和糧倉,而三水軍亦是對王宮展開了全面進攻。
    目前,神池城內戰斗最激烈的地方就是王宮。神池王宮的侍衛有三千左右,雖說都是女流之輩,但個個靈武高強,能以一敵十,而三水軍那邊則完成是人海戰術,十萬大軍把偌大的王宮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各兵團由四面八方分批次的展開全力猛攻。
    神池的王宮侍衛再厲害,畢竟只有三千人,想要憑借王宮那道形同虛設的宮墻抵擋十萬大軍的進攻,也太不現實。
    在三水軍的猛攻之下,激戰還不到半個時辰,王宮的防線便被撕開一個口子,緊接著,宮外的風軍蜂擁而入,與侍衛們在王宮內展開面對面的肉搏戰。
    打到這時候,王宮侍衛的靈武反而能發揮出全部威力。只見王宮內的戰斗,三水軍將士是沖進來來一波,被打退一波,戰局也進入了膠著狀態。
    見己方就攻不下,雖然已成功突破了敵人的防線,但敵人仍能頑強抵抗,令己方將士傷亡慘重,梁啟心思急轉,而后傳下命令,讓突入王宮內的將士分出一波去往后宮,抓住廣寒聽的那些嬪妃,以她們做要挾,*迫王宮侍衛投降。
    他這一招并不光彩,但卻行之有效,看到風軍突然殺向后宮,王宮侍衛們果然心緒大亂。
    正苦苦支撐的碧菡、白凡、飛蓮、紫月四名婢女慌了手腳,紫月對碧菡說道:“碧菡姐,風軍分兵殺向后宮,我們必須得阻攔,一旦后宮落到風軍的手上,后果可不堪設想啊!”
    要說平時碧菡對后宮的那些嬪妃沒有一點好感,但現在不是嫉恨她們的時候,這些妃嬪若是落到風軍手上,別說圣王不會原諒她,她自己這關都過不去。
    只是王宮侍衛的數量本就不多,如果再分出一部分,就更難抵御風軍了。
    她一時間也沒了主意,不知該如何是好。見她沉默不語,紫月催促道:“碧菡姐,你倒是趕快拿個主意啊!”
    “是啊!”白凡和飛蓮也齊聲急道:“不管怎么樣,絕不能讓風軍進入后宮,碧菡姐,我們得趕緊分兵去阻擋風軍才是!”
    “可是,誰又能去阻擊風軍呢?”碧菡喃喃說道。
    “我去!”紫月想都沒碧菡可不知道紫月心里是怎么想的,反而還對她的奮不顧身感動不已。她低聲說道:“月兒,我們的人本就不多,我也給不了你太多的人手,萬一你抵擋不住風軍……”
    紫月正色說道:“風軍要想進后宮,得先從我的尸體上邁過去。”
    聽聞這話,碧菡眼淚差點掉下來,她深吸口氣,轉頭對飛蓮說道:“蓮兒,你隨月兒一道……”
    她話還沒說完,紫月忙搖頭道:“碧菡姐,不用飛蓮姐助我了,我自己能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