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982

  ,
    第十集第九百八十二章
    “那怎么可以!”碧菡說道:“你一個人去我實在不放心,蓮兒必須得和你在一起!”
    碧菡平日里性情隨和,但紫月知道,她的脾氣倔強得很,尤其是在這個時候,自己說什么都沒用。【】她點點頭,說道:“好吧,碧菡姐,我和飛蓮姐一起去!”
    紫月和飛蓮二人帶領兩百余名王宮侍衛去往后宮阻擊風軍。她們剛到后宮的大門處,便與蜂擁而至的風軍碰了個正著。
    風軍當中為首的一員大將是偏將軍魏宏,他看向對面的紫月、飛蓮以及兩百來人的王宮侍衛,再回頭瞧瞧自己身后人山人海的將士,忍不住仰面哈哈大笑起來,他抬起手中靈刀指向對面的眾人,大聲說道:“本將有憐香惜玉之心,你等還是別再打了,乖乖俯首就擒,本將或許一高興,非但免了你等的死罪,還能收了你等回家做小老婆呢!”
    聽聞他的話,周圍的風軍將士們無不大笑。飛蓮氣得身子直哆嗦,猛的向前跨出幾步,向魏宏喝道:“你可敢出來與我一戰?”
    “本將還怕你不成?!”魏宏正要提刀上前,這時候他身邊的一名千夫長說道:“將軍,殺雞焉用牛刀,小人過去將她擒下也就是了。”
    別看魏宏表面上嬉皮笑臉的,實則心眼多著呢,他很清楚神池內臥虎藏龍,高手如云,尤其是在王宮之內,多么厲害的靈武高手都有可能存在,既然對方敢站出來挑戰,肯定有兩把刷子,他也想找人先去試試對方的斤兩。
    他點點頭,向千夫長低聲提醒道:“千萬別小看對方只是一女子,此女定不尋常,你可要小心應對,不可大意。”
    “小人明白!”說話之間,那名千夫長手持長刀直奔飛蓮而去。
    到了近前后,他二話沒說,舉刀就劈。飛蓮冷笑一聲,橫劍格擋。當啷!千夫長勢大力沉的長刀被她手中纖細又輕盈的靈劍硬生生的彈開。
    呦!這女子好大的力氣啊!就在千夫長稍愣的空檔,飛蓮順勢向前狠刺一劍。暗道一聲好快,千夫長側身閃躲,與此同時,長刀由下往上挑,直取飛蓮的小腹。
    飛蓮身輕如燕,橫著一滑,輕松閃開長刀的鋒芒,緊接著,她嬌吒一聲,追魂刺施放出來。千夫長嚇了一跳,哪敢耽擱,忙把手中的長刀向外急揮,施放出靈亂風。
    靈刺與靈刃在空中碰撞在一處,噼啪作響,勁氣四射。
    千夫長剛剛接下飛蓮的靈武技能,還沒來得及反擊呢,飛蓮卻如鬼魅似的轉到他的身后,手起劍落,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千夫長的項上人頭應聲落地。
    撲!鮮血由他的斷頸噴射而出,無頭的尸體站在那里搖晃幾下,隨后撲倒在地。
    嘩——眼睜睜看著飛蓮砍殺了己方的一名千夫長,后方的風軍將士們無不臉色大變。
    飛蓮用的招法很有技巧,施放的追魂刺只不過是她用的障眼法而已,其目的就是要吸引對方的注意力,而她自己則趁機繞行到對方的背后,突下殺手。
    當然,她敢這么做也是因為她有這樣的實力,如果她施放的追魂刺不敵對方施放的靈亂風,那么她在繞行的時候自己也會被靈亂風的靈刃波及到。
    只三兩招便殺了己方一名千夫長,魏宏亦是倒吸口涼氣,暗道一聲厲害!自己還是太小看了這名女子。
    飛蓮可不管他是怎么想的,站在那里,抬劍指著魏宏說道:“現在輪到你了,你剛才不是還在口出狂言嗎?現在怎么變成懦夫了?速來與本姑娘一戰!”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只看飛蓮與千夫長對戰的情景,魏宏心里清楚,自己也不是她的對手。可是人家現在已公然叫戰,自己若不上陣,又如何能下得來臺?
    魏宏無奈,硬著頭皮緩緩向飛蓮走去。就在這時,紫月快步走到飛蓮身旁,說道:“飛蓮姐,把這賊將交給我吧!”
    飛蓮聞言皺了皺眉頭,以為是紫月怕自己搶了她的功勞。她淡然一笑,說道:“也好,他就讓給你了,此賊嘴巴壞得狠,一定不能讓他死得太痛快!”
    紫月樂了,說道:“飛蓮姐放心,月兒心中自有分寸。”
    “那就好。”飛蓮放下手中的靈劍,轉身向己方人群走去。
    就在她和紫月剛剛擦肩而過的時候,讓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了。只見紫月手中的靈劍好像化成了一道電光,急速地刺了出去。
    只不過她刺的不是對面的風將魏宏,而是刺向了正往回走的飛蓮。
    誰能想到,紫月竟然會向形影不離的姐妹突下殺手,就近在咫尺的王宮侍衛們無不面露驚駭之色,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所發生的這一切。
    飛蓮也同樣沒有想到紫月會向自己下毒手,她沒有半點防備,當她意識到不好的時候,再想做出應變已經來不及了。
    就聽撲哧一聲,紫月的靈劍正中她的后背,這一劍的力道太大,直接把飛蓮刺了個透心涼,劍鋒在她的胸前露出了出來。
    “你……你這是……為何……”飛蓮雙目圓睜,扭回頭,斷斷續續地問道。
    此時,紫月已是滿臉的陰沉與猙獰,她咬牙切齒地說道:“廣寒聽*死了我在這世上最親近的人,我恨不得剝其皮、抽其筋、飲其血、啖其肉,凡是忠于廣寒聽的人,都該死,統統都該死!”
    紫月越說越氣,說到最后,幾乎是聲嘶力竭吼出來的,兩眼因充血而變得通紅,五官扭曲,甚是駭人。飛蓮直到死她都沒想明白,那個與紫月最親近而又被圣王*死的人究竟是誰。
    她還想說話,但身體的力氣像是被抽干似的,飛蓮只覺得眼前一黑,接著什么都不知道了,尸體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紫月惡狠狠地把靈劍從她身上拔出,隨后看向魏宏,沉聲喝道:“我乃風王殿下安插于神池王宮的內應,你速帶將士們隨我去后宮!”
    魏宏總算從震驚中清醒過來,他稍微愣了片刻,接著又驚又喜道:“你……你就是紫月小姐?”
    “正是!”
    哎呀,真乃天助我也!魏宏以為自己會像剛才那名千夫長一樣,慘死于飛蓮的劍下,沒想到在這個關鍵時刻碰上了己方的內應,自己可謂是命不該絕啊!
    他快步上前,拱手說道:“在下魏宏,見過紫月小姐!”
    “少羅嗦,先殺光她們!”紫月用手中仍在滴血的靈劍指了指那些王宮侍衛,隨后,箭步上前,抬劍就刺。她可是下了死手,王宮侍衛們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多少有些反應不過來,被沖殺上來的紫月連砍帶刺,眨眼工夫就被殺傷了十數人。魏宏不敢怠慢,指揮著手下的風軍將士對王宮侍衛們展開圍攻。
    足足二百多人的王宮侍衛,最后一個都沒跑掉,皆死于血腥的亂戰之中。
    帶頭殺光了這些王宮侍衛,紫月多少松了口氣,她在戰場上找到魏宏,急聲說道:“魏將軍快隨我來,萬不可讓后宮的嬪妃們逃掉!”
    魏宏現在已對紫月馬首是瞻,他大點其頭,向周圍的風軍將士們揮手道:“弟兄們,隨本將沖,凡能捉拿廣寒聽嬪妃者,重重有賞!”
    “殺——”聽聞有賞,下面的將士們士氣更盛,人們紛紛大喊一聲,一窩蜂似的涌向了后宮。
    廣寒聽為人謹小慎微,疑心病又重,他的嬪妃大多都不會靈武,面對著猶如潮水一般的風軍,哪有半點的反抗之力,基本全被風軍所擒。
    當魏宏清點完被俘的嬪妃后,他也是一陣驚愕,廣寒聽的嬪妃竟然多達三十余人,這還是有名有姓記錄在冊的,那些沒名沒姓只臨時被他寵幸的女人就不知道有多少了。
    魏宏心中冷笑,圣王在外頭道貌岸然,高高在上,實者就是一色鬼嘛!他指揮風軍將士,押著這些嬪妃去往前宮那邊的交戰地點。
    在往前宮走的時候,魏宏來到紫月身邊,含笑說道:“紫月小姐,這回你又幫了我方一大忙,大王若知道你現在平安無事,定會十分高興,如果紫月小姐疲累的話,現在可出宮去往我方營地休息……”
    沒等她說完,紫月已擺手打斷,咬牙說道:“只要我還沒有親眼看到廣寒聽身首異處,我哪都魏宏干笑了一聲,點點頭,未再多勸。
    他們一行人押著后宮的嬪妃來到前宮的戰場處。
    此時,碧菡和白凡二女已率領千余名殘存的侍衛退守到王宮大殿,而在大殿的周圍,全是風軍,放眼望去,黑漆漆的盔甲,紅茫茫的頭盔,已然將地面染成黑紅兩色。
    看到己方的弟兄已成功擒回廣寒聽的嬪妃,負責指揮作戰的三水軍副帥白勇異常興奮,他對魏宏說道:“魏將軍,你讓弟兄們把這些嬪妃推到陣前,拿她們做擋箭牌,給我頂上去,無論如何,也要把退守在大殿里的侍衛們全部殲滅!”
    “末將遵命!”魏宏先是拱手應了一聲,隨后恍然想起什么,急忙側了側身,對白勇說道:“白將軍,末將去往后宮時還遇到了紫月小姐!”說著話,他把身后的紫月讓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