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986

  【】,
    第十集第九百八十六章
    風軍發出再次jing告,見對方仍不為所動,繼續快速地奔來,人們不再客氣,紛紛捻弓搭箭,一直對準外面的廣寒聽
    “放箭——”
    隨著喊喝之聲,宮墻上的風軍紛紛shè出箭矢嗡!一面黑幕從宮墻上飄落下來,直向廣寒聽砸去后者哼笑出聲,劍皇只是稍微上挑,靈亂風已然施放出來
    廣寒聽所施放的靈亂風范圍并不廣,但卻異常密集,剛好能護及他的全身
    當箭陣飛shè到他近前時,咔嚓咔嚓的脆響聲不絕于耳,無數的箭支被靈刃絞碎落地,只一會的工夫,廣寒聽的腳前已全是斷箭
    他本想趁著風軍箭陣酮的空檔繼續前沖,不過,風軍的箭陣卻是連續不斷的,中間毫無間隔,廣寒聽亦是暗皺眉頭,風軍的箭shè果然厲害,名不虛傳啊
    他也不太在意,意念之間,他背后的靈鎧生出雙翼,隨著雙翼煽動,地上如同刮起一陣颶風,沙土都揚起多高,遮天蔽ri,也讓廣寒聽的身影消失在沙霧之中
    宮墻上的風軍同是一怔,現在他們根本看不到來人的身影,只見宮墻外都是漫天的黃沙塵土人們不自覺地紛紛停止箭shè,轉頭看向己方的主將
    那名風將沉吟片刻,揮手道:“繼續放箭,哪里的沙土最密集就給我往哪里shè!”
    左右的風軍士卒齊齊答應一聲,繼續向宮墻外放箭,只是現在他們已沒有了準頭,完全是亂shè
    要說廣寒聽治國的本事,確實不怎么樣,論起統兵打仗,那更是一竅不通,但他隨機應變的能力可是不簡單的
    用鎧之靈變生出羽翼,掀起沙土來遮擋風軍的視線,這是他腦中靈光一閃便想到的
    正當風軍盲目向外放箭的時候,人們忽聽天空中傳來嗡嗡的破風聲,風軍將士下意識地抬頭張望,只見在空中的沙霧當中突然飛出一只怪鳥,人們還沒弄清楚怎么回事,數道電光從那怪鳥身上shè出,直向他們飛來
    撲撲撲——宮墻上的風軍人群里傳出數聲利刃破甲的悶響聲,眾人定睛在看,數名風兵被釘在地上,在他們的胸口處,各插著一把明晃晃的鋼劍/
    “是敵人!敵人是從空中飛過來的!”
    那名風將最先意識到是怎么回事,扯脖子向周圍的士卒大聲喊喝與此同時,他拿起一把鋼弓,將其靈化,緊接著,又抽出靈箭,對準空中的身影狠狠shè出一箭
    當啷!當靈箭shè到空中‘怪鳥’近前時,發出一聲脆響,靈箭打著旋飛落下去,再看那‘怪鳥’,身子向前一傾,直直向城頭上的風軍飛來
    這時候風軍再想放箭阻攔他,已經來不及了
    這只‘怪鳥’正是生出羽翼的廣寒聽,在飛向宮墻上的同時,他不停的揮動手中的劍皇,控制著七把子劍,在城頭上大開殺戒,一時間攪得宮墻上的風軍一陣大亂
    趁此機會,廣寒聽飛落到宮墻上,同時收起鎧之靈變生出的羽翼
    即便是廣寒聽這么高深的修為,也無法長時間的維持羽翼,那太消耗靈氣了,而現在,他的靈氣已經被消耗得很嚴重
    他剛落到宮墻上,周圍的風軍便呼喊著沖殺過來,一名風軍士卒速度最快,來到廣寒聽的背后,雙手使足了力氣,狠狠刺出一槍
    廣寒聽的背后象長了眼睛似的,他身子微側,讓開長槍的鋒芒,不等對方收槍,他出手如電,一把把槍身抓住
    那名風兵臉sè頓變,連吃nǎi的力氣都用了出來,想把長槍拔出,可是,長槍就像長在廣寒聽的手上,紋絲未動也沒見他如何用力,只隨意地往回一帶,同時喝道:“拿來!”
    那風兵倒也聽話,手中的長槍一下子被廣寒聽奪了過去,再看他的手掌心,被硬磨掉了一層皮,鮮血淋漓廣寒聽單手抓著長槍,手腕一翻,使槍尖在前,又喝道:“還給你!”
    話音未落,他手中的長槍已然反刺回去撲哧!那名風兵直接被長槍貫穿胸膛
    可是廣寒聽并沒有停,單手持槍,向前急沖,耳輪中就聽撲撲撲連續三聲悶響,長槍又連續穿過后面三名風兵的胸膛,這時候,長槍上已掛著四具風兵的尸體,看上去就像穿糖葫蘆一般廣寒聽單手握著槍尾,用力橫著向后一揮,長槍連同上面的四具尸體被他一同掄了出去
    尸體砸在另一側宮墻上的風軍人群里,立刻引來慘叫聲一片,至少有七八人被活生生地撞下宮墻
    廣寒聽松開槍尾,揮起劍皇,與周圍密密麻麻的風軍戰到一處近身的白刃戰,普通的風兵又哪能是廣寒聽的對手,即便其中有修靈者,也難以招架他的一招半式
    可是風軍的兵力太多,而且援兵從四面八方涌來,源源不絕,殺也殺不光
    廣寒聽自己已不記得砍倒了多少風兵,只看地上殘留的尸體就已不計其數,至于摔下宮墻的更不知有多少,但向四周觀望,宮墻上宮墻下仍全是風軍,無邊無沿,都分不出個數廣寒聽在心中暗暗嘆了口氣,他放棄繼續纏斗,突然急出數招,將沖到近前的風軍殺退,緊接著,他再次施展鎧之靈變,生出羽翼,由宮墻上飛了下去
    他不是向王宮外飛的,而是飛向王宮之內,掠過一干風軍的頭頂,直向后宮方向而去
    在廣寒聽飛行的時候,也遭受了風軍集中的箭shè,無數的箭支撞擊他身上的靈鎧,叮當落地后,他收回羽翼,低頭再看自己的身上,他的臉sè也為之一變原來,他的靈鎧上業已布滿細細的裂紋,雖不是很明顯,但他的靈鎧確確實實是有破裂的跡象
    廣寒聽已經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有這么狼狽過了,至少得有數百年了想不到,風川二國竟能將自己*得如此地步!廣寒聽心中百感交集,忍不住仰面哈哈大笑起來
    他正狂笑著,周圍腳步聲陣陣,抬頭一瞧,好嘛,在他的前后左右又聚集起不知多少的風軍,放眼望去,紅茫茫的頭盔鋪天蓋地,組成一片紅sè的后
    “殺——”廣寒聽止住笑聲,突然大喝一聲,持劍皇又沖入風軍人群里他自己也明白,自己是殺不光風軍的,打的越久,聚集過來的風軍就越多,自己越難脫身
    他看準一個方向,運足力氣沖殺,在人山人海的風軍中硬是沖開了一條血路,而后,直奔后宮的一間宮殿沖了過去
    到了宮殿的門前,他一腳踢開房門,進入后,里面空空如也,根本沒有他想要找的人
    廣寒聽的臉上露出一絲苦笑,是艾風軍已然占領了王宮,又怎么可能還把自己的嬪妃們留在宮內呢他緩緩吐出口濁氣,倚著宮殿內的柱子,慢慢坐了下來
    他累了,戰斗到現在,廣寒聽難得的感覺到疲憊之感,他想坐下來歇一歇,可是外面的風軍又哪會給他這樣的機會,隨著轟隆隆的腳步聲,密麻麻的風軍從大殿的門外涌了進來
    廣寒聽挑起眼簾,沉聲喝道:“滾出去!”
    說話之間,凌空砍出的劍皇生出十字交叉斬,剛剛邁進宮殿內的風軍被呼嘯而來的密集靈刃絞了個正著,慘叫之聲立刻響成一片,人們被硬生生地打了出去
    宮殿內,連點血跡都沒有,反觀大殿的門外,殘尸肉塊散落滿地,鮮血流淌成河,其狀猶如煉獄一般
    只是,廣寒聽的兇狠并未能阻止風軍的沖殺,很快,又有大批的風軍繼續沖進大殿里廣寒聽如法炮制,又一次施放出十字交叉斬
    和剛才一樣,沖進來的風軍再次被靈刃打飛出去,大殿內依然干凈如初,倒是外面的殘尸肉塊又增加了一層,匯集到一起的鮮血順著宮殿的臺階不斷流淌下去
    風軍沖上來一次,便被廣寒聽打退一次,如此反復,殿門外的風軍尸體已不下兩百多具看出這樣沖殺不是個辦法,風軍將領立刻傳令,取火油,放火燒
    廣寒聽只是想歇息個一時片刻,不過風軍根本不給他這樣的機會,很快,外面的風軍取來火油,由四面八方潑向宮殿,緊接著一時之間,大殿變為了火殿,烈焰都竄起好高,濃煙滾滾,好不嚇人坐在大殿內的廣寒聽嘆了口氣,無奈地站起身形,不得不從殿內沖殺出來
    可是這時候,以皇甫秀臺聶震為首的一干長老們業已追到,廣寒聽剛出來,眾長老們就圍攻上去
    此時的廣寒聽已然意氣不在,氣勢低落,和眾長老們只交戰了幾招,心中便萌生去意
    看來,手下的人說得沒錯,神池城已沒有自己的立足之地,只能暫且撤退,以后再從長計議,圖謀重返神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