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987

  【】,
    第十集第九百八十七章
    廣寒聽連續撤逃,這讓長老們更是看到取勝的消,人們哪能放他離去,一個個窮追不舍
    現在王宮內外都是風軍,廣寒聽想殺出去也不容易他在王宮內左突右沖,終于找到一處破綻,算是成功逃出了原本屬于他的王宮
    他本想往城外跑,可是放眼望去,去往城外的街道上皆是風軍,紅壓壓的一片,一眼望不到邊際,只是看風軍的人數,廣寒聽便失去了突圍的**
    無奈之下,他只好選擇向另一側逃竄,結果一番沖殺下來,他又回到了幽殿這邊
    幽殿沒有通往外界的秘密通道,進入其中就是死路一條,廣寒聽正考慮自己該怎么逃出神池城的時候,后面追殺他的皇甫秀臺聶震等人紛紛大叫道:“廣寒聽,你已無路可逃,還是束手就擒!”
    廣寒聽瞇縫起眼睛,深吸口氣,快步來到崖壁前,只見他身子向上一竄,足足跳起數米高,緊接著,單手在山壁上一抓,就聽撲的一聲,他手指深深陷入山壁之內
    他向上提氣,雙腳同時用力點踏山壁,人又再次竄起,緊接著,繼續以單手扣住山壁他身形貼著直上直下的崖壁不停的上竄,只折工夫,他已離地十數米高
    周圍的風軍反應過來,紛紛摘下弓箭,對準正在向上攀登的廣寒聽,一同shè出箭矢
    風軍的箭shè密集又持續,縱然廣寒聽使出全力揮箭格擋,身上仍不時的被箭矢擊中,叮當的脆響聲不絕于耳
    說起來恐怕也只有廣寒聽能在激戰這么久的情況下仍有雄厚的靈氣罩起堅固的靈鎧,抵擋住風軍一輪又一輪的箭陣,就連他周圍的山壁硬石都在風軍的箭陣下被擊碎一層又一層
    見到廣寒聽選擇向神池山的峰頂攀爬,不用問也能猜得出來,他肯定打斷從神池山的另一側逃走
    追到山下的皇甫秀臺等人二話不說,各自收起靈兵,和廣寒聽一樣,徒手向上攀爬
    廣寒聽的速度快,他們也不慢,雙方之間的距離始終保持在十數米左右當廣寒聽攀爬到二十多米之后,風軍的箭陣漸漸弱了下去,對他所造成的威脅也不再像剛才那么大
    此時,他亦是暗暗松了口氣,低頭向下面瞧瞧,見到皇甫秀臺等人仍在窮追不舍,他狠狠咬了咬牙,心中暗道:這筆賬,以后本王早晚要和你等清算
    不再理會后面的追兵,廣寒聽全力向神池山峰頂攀爬,又過了好一會,廣寒聽終于爬到神池山的山巔
    這里是神池長老院所在之地,廣寒聽對這里很熟悉,長老們當然就更不陌生了他剛上到登頂,氣還沒喘上幾口呢,后面的長老們也都紛紛跳了上來眾人不約而同地分散開來,小心翼翼地將廣寒聽圍在正當中皇甫秀臺沉聲說道:“廣寒聽,這里可是絕路,怎么,你是打算在這里受死嗎?”
    廣寒聽聞言,仰面哈哈狂笑,抬手環視著眾人,說道:“你等螻蟻之輩,以為能殺得了本王嗎?實在可笑,自不量力,哈哈——”
    “廣寒聽,你已死到臨頭,還敢口出狂言?沒錯,就是我們這些在你眼中的螻蟻之輩今ri偏偏要為神池鏟除你這個禍害!”
    皇甫秀臺跨前一步,瞪著廣寒聽的雙眼幾乎要噴出火來
    聶震不甘人后地也走上前來,沉聲道:“皇甫長老說得對,今ri你是插翅也難飛了,廣寒聽,看在你我曾經君臣一場的份上,我勸你還是放棄抵抗,這樣大家都省事,你也能少遭點活罪!”
    “聶震,你這厚顏無恥的小人,本王今ri先取你的腦袋!”廣寒聽最狠的人不是皇甫秀臺,而是聶震這個平ri里對他忠心耿耿馬首是瞻而在關鍵時刻卻臨陣倒戈的小人
    聽聞他的叫聲,聶震也被嚇得一哆嗦,本能地倒退兩步
    他以為廣寒聽要把最后的殺招用在自己身上,可是他錯了,或者說在場的長老們都判斷錯了,廣寒聽并沒有撲向聶震,而是向另一邊的長老沖了過去
    人未到,劍先至,劍皇直取那名長老的胸口
    那名長老沒想到廣寒聽會突然殺向自己,明顯準備不足,下意識地向旁躲閃廣寒聽也不追殺,趁著他退開后留下的空檔,沖出眾長老的包圍,直向山巔的另一頭沖去
    當廣寒聽施展出全力的時候速度太快,一走一過間所帶起的勁風將地面的沙土都卷起多高,長老們意識到上當了,可是卻無人能追得上廣寒聽
    時間不長,廣寒聽業已跑到山巔的盡頭,沒有片刻的遲疑,他直接飛身跳了出去,身影消失在懸崖外眾長老們紛紛驚叫出聲,發了瘋似的沖上前去
    他們心里清楚,以廣寒聽那么深厚的修為,即便再高的懸崖也摔不死他果然,當長老們沖到懸崖前時,猛然間就聽呼的一聲,原本消失在懸崖外的廣寒聽竟然騰飛起來
    只見他背后伸展開又長又寬的白sè羽翼,正個人懸浮于空中,活像從天上飛下來的大天使
    廣寒聽俯視懸崖上的眾人,高聲喝道:“今ri之仇,本王來ri必報,諸如爾等之輩,本王必會斬盡殺絕!”
    說完話,空中的廣寒聽扭轉身形,向神池山下飛去放虎歸山,后患無窮,如果今ri不致廣寒聽于死地,那么正如他所說,己方眾人ri后誰都好不了
    皇甫秀臺和聶震反應最快,連想都沒想,直接跳下懸崖,與此同時,二可是廣寒聽就等著有人來追殺他呢
    見皇甫秀臺和聶震雙雙追來,他嘴角揚起,毫無預兆,他猛的回手凌空甩出一劍嗡!隨著劍皇劃破長空,七把子劍一同飛shè而出,直向皇甫秀臺和聶震襲去
    劍皇的子角削鐵如泥的神兵利器,本就不好抵御,要格擋,需將大量的靈氣注入到靈劍內,可是現在皇甫秀臺和聶震為了維持鎧之靈變后生成的羽翼,體內的靈氣已所剩無幾,哪里還能抵擋得住飛襲過來的劍皇的子劍?
    只聽咔嚓咔嚓兩聲脆響,他二人用于抵擋子劍的靈劍應聲而斷,緊接著,子劍去勢不減,將他二人背后的羽翼雙雙削斷
    如此一來,懸浮于空中的皇甫秀臺和聶震二人如同斷線的風箏似的,直直向懸崖下墜落下去這就是廣寒聽臨時想到的詭計
    他攻出子獎只需消耗微不足道的靈氣,而追殺他的長老若想格擋,必須得耗費大量的靈氣,但是在鎧下靈變下,又和他對戰了那么久的長老們哪里還會有如此多的靈氣可用?
    和他料想的一模一樣,皇甫秀臺和聶震果然雙雙中招正在他二人急速下墜的時候,站在懸崖邊上的金宣和另外一名長老雙雙施展出兵之靈變,他二人將靈變后的靈劍狠狠揮出
    就聽唰的一聲,二人的靈劍如同變成兩條繡帶,又細又軟又長,直直地延伸出去,石火電光一般纏于皇甫秀臺和聶震的腰身上,再看他二人,又用力回扯靈劍,皇甫秀臺和聶震的身軀被兩人的靈劍硬是拉回到懸崖上
    業已飛遠的廣寒聽看得清楚,暗道一聲可惜,不過他沒有折回,繼續向山下飛去且說被拉回到懸崖上的皇甫秀臺和聶震二人坐在地上,怔怔發呆,一時間皆有些反應不過來
    愣了好一會,二人的冷汗才從額頭上流淌下來,剛才實在是太險了,如果金宣和另名長老的手出再稍慢片刻,他倆就得被活活摔死在神池山下
    “好可惡!”坐在地上的皇甫秀臺終于醒過神來,他一蹦而起,對眾長老說道:“廣寒聽詭計多端,靈武又冠絕天下,這次若是讓他逃走,我們ri后將永無寧ri,寢食難安”
    “對!必須得在今天和廣寒聽做個了斷,不是他死,就是我們亡!”聶震大點其頭,咬牙切齒地說道
    一干長老們亦同聲說道:“有我沒他,我們今ri和廣寒聽拼了!”
    眾人看起來氣勢高漲,可是卻無一人再敢用鎧之靈變生出羽翼去追廣寒聽了,剛才那一幕太駭人,也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心有余悸,后怕不已
    人們順著山路下山,去追殺廣寒聽
    不過,廣寒眾人也都明白,現在,他們已經錯失追殺廣寒聽的最佳時機
    當一干長老回到神池城的時候,只見唐寅在眾多風將及侍衛的簇擁下走了過來長老們紛紛止步,拱手說道:“見過風王殿下”
    唐寅舉目環視眾人,疑問道:“諸位長老沒有追上廣寒聽嗎?”
    皇甫秀臺搖頭說道:“讓廣寒聽跳崖跑了,我等正要下山去追!”
    為何你們不跳崖去追呢?難道堂堂的神池長老們都不會用鎧之靈變嗎?這是唐寅的心里話,但他嘴上沒有這么說,他微微一笑,安撫道:“諸位放心,就算廣寒聽能跳得下神池山,他也同樣跑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