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989

  ,
    第十集第九百八十九章
    第十集第九百八十九章
    原來此人就是唐寅!廣寒聽心頭一震,下意識地又把唐寅從新打量了一遍。【】
    可以說他的計劃、他的布局都很完美,但就是壞在了唐寅的手上,他不僅破壞了他的計劃,也讓他在神池苦心經營數百年所得來一切頃刻之間化為烏有。
    他不自覺地握緊劍柄,咬牙切齒地狠聲說道:“原來你就是風王唐寅!”
    “沒錯!我們終于又見面了。”唐寅安坐于馬上,對廣寒聽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氣視而不見,悠然說道:“上次我們見面是在什么時候?太久遠了,本王都有些記不清楚了。”
    廣寒聽眉頭緊皺,自己和唐寅有見過面嗎?不可能啊!
    看他的年紀,最多也不可能超過三十歲,而這三十年間,自己一直都于神池內閉關修煉,唐寅怎么可能會見過自己?難道他以前有來過神池?
    他心中不解,疑問道:“我們以前在哪見過?”
    “往事不堪回首,不提也罷。”唐寅可不是來和廣寒聽敘舊的,而是來取他的項上人頭的。
    他緩緩抬手,指尖點向廣寒聽,說道:“你現在若降,本王或許會考慮給你個尊嚴的死法,頑抗下去,你也看到了,這周圍的大軍即便是一人一腳,也能把你踩成肉泥。”
    “哈哈——”廣寒聽仰面狂笑,說道:“本王乃堂堂的神池圣王,就憑你等凡夫俗子,也敢妄想來殺本王嗎?”
    唐寅聞言,暗暗搖頭,不知道是廣寒聽活得太久了還是他在神池說一不二習慣了,簡直已把他自己當成了神。
    只是,這靈魄吞噬再玄妙、再不可思議,究竟改變不了他是血肉之軀這個事實,他究竟是會受到人體極限的限制。
    “本王已給你指了一條明路,可你不選,那就是你自找苦吃,自取其辱了——”
    唐寅的話還沒有說完,廣寒聽猛的向前進身,厲聲喊喝道:“本王先要你的命!”說話之間,他飛身躍起,雙手持劍,立劈華山的猛砍下來。
    見狀,聶震嚇了一跳,唐寅可不能死,他還指望唐寅助他登上圣王的寶座呢!還沒等唐寅做出應對,聶震搶先沖上前去,一把把唐寅拉了出去。
    喀嚓!廣寒聽這勢大力沉的一劍沒有砍中唐寅,倒是把他的*馬從正中央劈成兩片。
    唐寅暗暗皺眉,不是因為廣寒聽的重劍,而是覺得聶震太多事,沒有他,難道自己還擋不住廣寒聽這一招嗎?
    見聶震拉開了唐寅,廣寒聽心中氣憤難當,他再次大吼一聲,拖著劍皇向唐寅追殺過去,不過,這時候周圍的長老們已一擁而上,把廣寒聽死死阻擋住。
    雙方沒有多余的廢話,立刻廝殺到了一處。
    現在廣寒聽再想*退眾長老已經沒那么容易了,不是長老們的實力增強,而是他自身的實力已然銳減,不說他靈氣消耗了多少,單單是體力都已開始透支。
    對戰當中,長老們感覺廣寒聽的攻勢越來越弱,他們也越來越輕松,漸漸的,最后只剩下四名長老在場上與廣寒聽纏斗,其余的長老們圍坐在左右,邊休息邊觀戰。
    如果是在廣寒聽全盛的時候,區區四名長老又哪在他的話下,只是現在,即便是四名長老已讓他難以應對。
    雙方打斗有五十多個回合,廣寒聽只一個沒留神,肋下便被一名長老的靈劍劃開。
    靈劍撕開他身上的靈鎧,并將他的肋下劃開一條小口子。傷口不大,也不深,僅僅是割破點皮而已,但是看到廣寒聽見了紅,人們的神智不由得皆為之一震,他們和廣寒聽從早上打到正午,又從正午打到下午,雙方的交戰也不知有幾百幾千個回合了,可一直都是廣寒聽能傷得了他們,他們卻傷不到廣寒聽絲毫,現在他終于受了傷,人們的心里又哪能不大受鼓舞。
    聶震下意識地站起身形,興奮地連聲高呼道:“廣寒聽受傷了,廣寒聽已經受傷了……”
    長老們群情振奮,激動異常,戰場上的廣寒聽則是勃然大怒,這是他身為神池圣王以來的第一次受傷,他又怎能忍得了?
    他使出全力,急出數招,*退三名長老,緊接著,回手一劍,削向最后那名長老的脖頸。
    剛才正是他出劍傷的廣寒聽,后者也恨透了他,出手就是全力一擊。他的劍太快,快到那名長老根本來不及閃避,他只能立起手中的靈劍,并將大量的靈氣注入靈劍之內。
    當啷!在刺耳的脆響聲中,劍皇與靈劍撞了個結實。
    那名長老感覺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道向自己席卷而來,他站立不住,身子后仰,連連后退。廣寒聽身形如電,直直跟上前去,揮臂膀又是一記重劍,橫斬對方的腰身。
    那名長老仍是無力閃躲,只能硬著頭皮再次立劍格擋,不過,這一次他注入靈劍內的靈氣已然小了很多。當啷!咔嚓!連續兩聲脆響,雙劍接觸到一起后,長老的靈劍應聲而折,那名長老亦被震的倒飛出去。等他落地后再看,他手掌上的靈鎧俱碎,手掌露了出來,虎口處能看到明顯的裂口,鮮血正不停地流淌出來。
    先前被他*退的三名長老心頭大驚,其中一人大喝著飛身撲向廣寒聽,同時一劍直取他的后心。廣寒聽連頭都沒回,好像沒看到身后的殺招似的,繼續把手中的劍皇向前方砍去。
    喀!撲!可憐那名長老,才剛剛傷了廣寒聽,結果被他一劍砍成了兩截。但廣寒聽自己也沒討得多大的便宜,他是把那長老砍殺泄恨,但他自己也被背后刺來的一劍傷到左肩。
    這一劍由廣寒聽的左肩后側刺入,在他肩前探出,力道之大,貫穿他前后兩層靈鎧。
    不等對方收劍,廣寒聽抬起手來,一把把肩頭探出來的劍尖抓住,不給對方拔劍的機會,與此同時,他反手回掃一劍。
    撲!這一劍正掃中那名長老的腰身,在他的小腹處劃開一條尺長的口子,猩紅的鮮血以及白花花的腸子一股腦的流淌出來。
    回身踢飛他的尸體,廣寒聽抬手把肩頭的靈劍拔出,惡狠狠摔在地上,獰聲問道:“還有哪個不怕死的過來與本王一戰?”
    此時的廣寒聽徹底打紅了眼,身上的靈鎧千瘡百孔,從頭到腳全是血,分不清楚哪些是他自己的哪些又是別人的。
    他手持劍皇,立于萬軍之中,兇狠的雙目中射出紅光,緩緩環顧四周。
    看他的模樣,似天神,又似厲鬼,周圍眾人無論是神池長老還是風川兩軍的將士,無不心驚膽寒,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
    “還有誰敢出來與本王一戰,來啊!”廣寒聽向周圍聲嘶力竭地喊喝道。
    此時無人敢站出來迎戰,發了瘋的廣寒聽簡直比全盛時的廣寒聽更可怕,雖說可以輕松地傷到他,但他的反擊卻是致命的。
    見己方剛剛提升起來的士氣又要被廣寒聽壓下去,皇甫秀臺只好挺身而出。他換了一把新劍,緩緩走向廣寒聽,冷聲說道:“廣寒聽,老夫與你一戰!”
    “你拿命來!”廣寒聽懶得廢話,一劍橫掃皇甫秀臺的脖頸,后者不敢大意,更不敢橫劍格擋,他身子向下一低,讓過劍皇的鋒芒,緊接著,向前近身,手中靈劍順勢刺向廣寒聽的小腹。
    哪知廣寒聽的變招快得驚人,掃出去的劍皇立刻收回,立于身前。當啷!皇甫秀臺的劍正刺在劍皇的劍面上,受反彈之力,皇甫秀臺后退一步,反觀廣寒聽,也是倒退了一大步。
    雙方相當于斗了個旗鼓相當。
    僅僅是打了個平手,這也足夠讓皇甫秀臺信心大增的,他忍不住哈哈大笑,傲然道:“廣寒聽,你還有什么本事就盡管使出來吧!”
    說話間,他再次竄到廣寒聽近前,劍走如飛,不停地攻向廣寒聽的周身要害。
    廣寒聽冷哼一聲,與皇甫秀臺戰到一處。他二人你來我往,只眨眼工夫就過了五十余招,見在身手上難以取勝,皇甫秀臺主動改換戰術,對準廣寒聽施放出十字交叉斬極。
    “雕蟲小技!”廣寒聽揮劍之間,施放出金系修靈者特有的靈武技能——天屠萬刃刺。
    只見廣寒聽的身前生出無數根金黃色的靈刺,先是鋪天蓋地的向前飛去,不過在飛行中逐漸向一條線集中,無數的靈刺組成一根長長的金線,劃破長空,穿過十字交叉斬極,直向皇甫秀臺的胸口襲去。
    糟糕!一旁的聶震倒吸口涼氣,十字交叉斬極是大范圍攻擊技能,而天屠萬刃刺則是點攻擊技能,正是以點破面,就算皇甫秀臺能傷到廣寒聽,他自己也得被靈刺穿透胸膛。
    他身子前傾,正欲出手營救,但轉念一想,幾乎已抬起來的腳又收了回去。
    廣寒聽現在被團團包圍,無論如何也逃不掉了,必死無疑,而皇甫秀臺就是自己爭奪王位的最大絆腳石,如果今日他能和廣寒聽雙雙戰死,那對自己而言可就再好不過了。
    想到這里,他嘴角不自覺地向上挑了挑,緊接著,他又抿起嘴巴,收回笑意,并偷眼觀瞧左右,見眾長老都在聚精會神地盯著場上的激戰,他這才放下心來。
    正當他要長松口氣的時候,突然發現一道晶亮的目光正直勾勾地注視著自己。
    ^^^^^^^
    ^^^^^^^
    ^^^^^^^^^
    ...
    -------------------
    :00:1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