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990

  一秒記住【下載】,
    第十集第九百九十章
    此時看向聶震的正是唐寅,他似笑非笑,見聶震驚訝地瞧向自己,他微微點了點頭。【】聶震見狀,這才松了口氣,也向唐寅點頭致意一下,隨后面色一正,又把目光轉到戰場上。
    且說廣寒聽,他施放的天屠萬刃刺穿透皇甫秀臺的十字交叉斬極,直向后者的面門刺去。皇甫秀臺嚇得臉色頓變,也沒多余的時間思考,只能盡全力將腦袋向旁偏了偏。
    沙!靈刺沒有擊中他的面門,卻幾乎是貼著他的太陽穴呼嘯而過,將他頭側的靈鎧劃出一條深深的凹痕,如果他避讓的再稍滿一點,天屠萬刃刺就得擊穿他的頭顱。
    雖說成功躲避開廣寒聽的這一擊,但皇甫秀臺也是后怕不已,再不敢在廣寒聽面前隨意使用靈武技能,又與他展開白刃戰。
    周圍觀戰的長老見皇甫秀臺漸漸不支,越打越亂,人們互相看了看,一下子沖上去數人。其中速度最快的一位正是金宣,她手持靈劍,上來就對著廣寒聽的要害展開連刺。
    廣寒聽大喝一聲,揮舞劍皇,將金宣一連串的搶攻全部擋下來,他還沒來得及歇口氣呢,另名長老又沖到他的近前,和金宣一樣,對他展開疾風暴雨般的搶攻。
    再次擋下這名長老的攻勢,皇甫秀臺又竄了過來。
    打到現在,長老們又開始用上車輪戰。廣寒聽當然明白這么打下去于自己不利,可是此時他又找不到脫身之策,也只能硬著頭皮打下去。
    戰斗的時間越拖越長,廣寒聽的體力也越來越不支,戰至最后,他將牙關一咬,干脆用出不要命的打法。這時候,剛好金宣在他面前連續搶攻,劍劍皆刺向他的胸口。
    廣寒聽眼中寒芒閃現,故意賣了個破綻,腳下踉蹌,向后連退。
    金宣以為有機可乘,立刻竄上前去,一劍直挑廣寒聽的喉嚨。后者原本踉蹌的身形艱難地向旁偏了偏,金宣的劍是沒有挑中他的喉嚨,卻將他的肩頭劃開條口子。
    見自己已能傷到對方,金宣更是認定廣寒聽現已成強弩之末,她的出劍也更急更加毫無保留,在她的連續強攻下,廣寒聽被*得連連后退,身上也多數四五條的傷口。
    就在金宣以為自己要把廣寒聽致于死地瘋狂搶攻的時候,哪知業已毫無還手之力的廣寒聽突然反手一劍,橫掃她的腰身。
    這一劍來的又快又出人意料,而且金宣毫無防備,當她意識到不妙的時候,劍皇業已砍到她的近前。
    眼看著金宣就要被劍皇橫斬成兩截的時候,一旁的皇甫秀臺像瘋了似的怪叫一聲,撲上前去,以自己的腦袋去硬撞廣寒聽的身軀。
    就聽咚的一聲悶響,皇甫秀臺的腦門正撞在廣寒聽的肋下。廣寒聽身子踉蹌,橫著退出兩步,掃出去的劍皇也失去了準頭和力道,僅僅是在金宣的小腹上劃開一條不深的傷口。
    可是反觀皇甫秀臺,頭部的靈鎧頭被撞碎,鮮血順著頭頂流淌滿臉,蒼白的面頰一瞬之間就變得紅白相間。
    眼看著自己能一劍斬殺金宣,卻偏偏被皇甫秀臺橫插一腳,壞了好事,廣寒聽心中恨極,回手一拳,正打在皇甫秀臺的胸口上。
    啪!這一拳打的結實,正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即便現在廣寒聽的靈氣已大不如前,但他的靈鎧仍不是皇甫秀臺所能抵御的。
    本就撞得神智不清的皇甫秀臺此時如斷線的風箏,直挺挺地倒飛出去,落地后再看他,胸前的靈鎧俱碎,口鼻竄血,當場暈死過去。
    就這一會的工夫,皇甫秀臺和金宣兩名長老雙雙負傷,其余的長老們心頭駭然,不約而同地沖上戰場,圍攻廣寒聽。
    而此時唯一沒有動的長老就是聶震,不是他不想動,而是他被身邊的唐寅拉住了。
    唐寅沖著他微微搖頭,輕描淡寫地低聲提醒道:“少一人,聶長老的圣王之路就多一分平坦。”
    聶震聞言吸了口氣,是啊,如果神池的大長老和長老都死光了,最后只剩下自己一人,那么圣王之位也就理所應當是自己的了。
    只是……如果長老們都死光了,自己就算成為圣王不也是個孤家寡人嗎,神池以后怎么辦?
    看出聶震心中的想法,唐寅看向戰場,慢悠悠地說道:“長老可以再培養,但是登頂圣王的機會就只有這么一次,孰輕孰重,聶長老還分不清楚嗎?”
    聶震目光一凝,暗暗點頭,唐寅說的沒錯,為了圣王之位,自己現在必須得做到心狠手辣。
    戰場上,失去了皇甫秀臺和聶震這兩位大長老的撐場,廣寒聽的壓力頓減了許多,其他的長老雖眾,但對廣寒聽而言他們所造成的威脅并不大。
    廣寒聽施展出全力,劍皇在手,七把子劍四處橫飛,一干長老非但沒有發揮出人多的優勢,反而活動的空間大大受限。
    雙方打了才一盞茶的時間,已有兩名長老被子劍所傷,退下戰場,反觀廣寒聽,身上的傷口也多了兩處,但卻像是完全沒有影響到他,反而出招變得更猛更加兇狠。
    接下來的戰斗,再次有數名長老相繼受傷退離戰斗,戰至太陽西落之時,仍在場上堅持作戰的長老只剩下十幾人。
    現在無論是廣寒聽還是長老們,都已達到身體的極限,還能堅持戰斗完全是靠意志力在苦苦支撐著。
    見長老越打越少,而且已呈現出強弩之末的勢頭,觀戰的川王肖軒傳下命令,由己方的將士們替換下眾長老。
    隨著川軍大隊人馬的壓下,苦戰的長老們終于得到解脫,紛紛虛晃一招,抽身退出戰斗。
    長老們剛一退下來,川軍的進攻便開始了,川軍也是作戰經驗豐富又戰斗力極強的軍隊,向前推進是,并不著急,重盾手在前,長槍長戟手在后,由廣寒聽的正前方以及左右兩邊一同往前壓上。
    廣寒聽氣喘吁吁地環顧四周,眼睜睜看著川軍的包圍圈越來越小,一面面的重盾就像是一堵堵墻壁似的,把自己封在當中。
    他冷哼出聲,等前方的重盾快要貼到自己的身上時,手中的劍皇猛然輪了出去。
    咔嚓!在一陣脆響聲中,位于他正前方的重盾被砍斷一排,帶連著后面的川軍亦是被劈成兩截。廣寒聽向前進身,手中劍皇連砍帶刺,殺到川軍數十人。
    這時候,他左右的川軍業已合圍過來,兩側的盾牌將他死死夾在當中,緊接著,后面使用長槍、長戟的川兵運足力氣,向廣寒聽的周圍猛刺。
    叮叮當當!鐵器撞擊靈鎧的脆響聲不絕于耳,廣寒聽暴吼一聲,靈壓瞬間爆發出來,原本夾住他的重盾被靈壓一下子震碎,就連后面的川軍都被震得鼻口竄血,當場斃命。
    趁著把對方殺退的空檔,廣寒聽射出子劍,七把子劍掛著刺耳的呼嘯聲在川軍人群中掠過,子劍所過之處,引來血光四濺,數之不清的川軍撲倒在血泊中。
    這是一場驚心動魄又艱難無比的鏖戰,戰斗由早上開始,現在已是傍晚,廣寒聽足足激戰了一天,中間沒有得到片刻的停歇,可即便是這樣,他仍銳不可當。
    戰斗還在無休止地持續著,沖上戰場的川軍將士在廣寒聽的劍皇之下仍是成群成片的到地,在他的腳底下,尸體鋪了一層又一層,匯集到一起的鮮血都流淌到數十米開外。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有川將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向肖軒建議,暫停進攻,以減少己方的傷亡。不過肖軒并未應允。
    他心里很清楚,己方在休息的時候,廣寒聽也能得到休息,等廣寒聽養足了精神和體力,己方所付出的傷亡將會更大,所以哪怕是咬牙堅持,現在也得把廣寒聽一口氣壓死。
    白天的激戰已慢慢變成挑燈夜戰,川軍將士一個個高舉著火把,不停地向廣寒聽發起沖鋒。可是人們沖上去的快,倒下的更快,在劍皇面前,一條鮮活的生命脆弱的如紙片一般。
    “廣寒聽——”一名川軍的千夫長紅著眼睛怒吼一聲,發了瘋一般向廣寒聽撲了過去。他整整一陣的弟兄,幾乎已在廣寒聽的劍下傷亡殆盡。
    廣寒聽看著對方的大刀向自己砍來,只微微側身,便閃躲開對方的鋒芒,還沒等那名千夫長收刀再攻,他搶先出劍。只見一道寒光閃過,那名千夫長看都沒看清楚,腦袋已被硬生生砍落。廣寒聽向前進身,一腳把尸體踢飛出去,并順手抓住千夫長的斷頭,對準肖軒所在的方向狠狠甩了過去,同時大聲喊喝道:“你有多少送死鬼,就盡管派過來吧!”
    肖軒距離廣寒聽得有數百米之遙,而是甩出的斷頭竟然越過無數川軍的頭頂,直接飛到了肖軒的腳前。
    “保護大王——”周圍的川國侍衛以及川將們大驚失色,紛紛上前,把肖軒死死護住。
    肖軒眉頭緊皺,狠狠推開前方的眾人,低頭一瞧,原來是帶著川國頭盔己方將士的斷頭。
    他牙關咬得咯咯響,對左右眾將厲聲喝道:“調集第一軍團,讓第一軍團給孤頂上去,無論如何,也要砍下廣寒聽的首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