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993

  一秒記住【下載】,
    第十集第九百九十三章
    哦?此人好精妙的箭法啊!廣寒聽以為江凡只是身手和靈武厲害,沒想到他的箭法也同樣出眾。【】
    江凡齊射三箭后,不再給廣寒聽繼續甩出子劍的機會,將剩下的鎮魂、亡魂、安魂三箭一并抽出,對準廣寒聽連續射了出去。
    鎮魂箭和亡魂箭在前,好像兩顆流星似的,在空中畫出兩道金光,一閃便到了廣寒聽近前。暗道一聲好快的箭!廣寒聽急忙揮舞劍皇招架。
    他擋下了鎮魂和亡魂二箭,當他輪劍又想擋下安魂箭的時候,哪知安魂箭突然改變了方向,由平飛變為下墜。
    只聽撲的一聲,反應那么快的廣寒聽都沒想到江凡的箭能夠改變飛行的方向,安魂箭由劍皇的下放掠過,狠狠釘在廣寒聽的大腿上。
    這一箭的力道太大了,不僅穿透了廣寒聽的靈鎧,而且還射透了他的大腿,金箭直接釘在他背后的地面上,將他大腿穿出個拇指粗細的血窟窿。
    廣寒聽悶哼一聲,不由自主地單膝跪地,手扶劍皇,讓自己沒有摔倒。江凡一招得手,心頭不由得一陣激動,快步沖上前去,掄起手中的紫金弓,全力削向廣寒聽的腦袋。
    “啊——”廣寒聽爆發出震耳的怒吼聲,他掙扎著站起身形,使出渾身的力氣,雙手持劍,猛的向外掃去。當啷!江凡的紫金弓和廣寒聽的劍皇在空中碰了個正著。
    那一瞬間爆發出來的勁氣將地面的塵土都揚起多高,現場滿天飛沙,好似刮起颶風。
    再看廣寒聽,向后連退數步,一屁股坐到地上,半晌站不起身,反觀江凡,倒飛出數米開外,落地后,又忍不住向后連退好幾步,這才勉強把身形穩住。
    他感覺胸口發悶,嗓子眼發甜,一股熱浪從腹中涌上來,哇的一聲噴出口血箭。
    吐出這口老血,江凡反而感覺舒服了一些,只是持弓的手臂又酸又麻,手掌如被針扎一般的刺痛,再使不出半點力氣。
    廣寒聽以劍皇做支撐,再次艱難地站起身,而后,他拖著劍皇,一瘸一拐的向江凡走過去。他二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最后,廣寒聽在江凡的面前的站定。
    他咬牙切齒地獰聲說道:“你再接本王一劍!”說話間,他高舉著劍皇,對準江凡的腦袋,立劈華山地猛砍下去。
    此時江凡已然受了內傷,手臂好像不是自己的,根本不受他的控制,眼睜睜看著對方一記重劍砍來,他無力抵擋,也無力閃躲,只能站在原地硬挺著。
    而就在這時,由廣寒聽的身側突然竄過來一人,靈劍直取他的太陽穴。
    后者反應也快,立刻變招,將劈下去的劍橫向一掃,當啷,劍皇正磕在偷襲他的靈劍上,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響。
    廣寒聽扭頭一瞧,臉色不由得一變。
    原來在關鍵時刻救下江凡的不是旁人,正是風王唐寅。只見他手持靈劍,身子提溜一轉,閃到江凡的身側,抓住他的胳膊,用力向外一甩,同時喝道:“回去!”
    江凡的身軀被唐寅硬生生地甩回己方陣營。廣寒聽難以置信地看向唐寅,說道:“風王?怎么,連你也要與本王一戰嗎?”
    在廣寒聽想來,唐寅躲自己還來不及呢,怎么敢主動來和自己交戰呢?唐寅冷冷一笑,抬起手中劍,輕輕彈了一下,說道:“很久以前,我就想與你一戰了,只是一直苦無機會,而且也不公平。”說著話,他上下打量一番渾身是血、滿身掛彩的廣寒聽,微微點點頭,說道:“現在,看起來倒是公平了許多。”
    廣寒聽修煉了五百多年,而唐寅接觸靈武才區區數年,如果在廣寒聽全盛的時候決斗,那當然不公平。現在廣寒聽已消損嚴重,加上有傷在身,這在唐寅看來,確實是公平多了。
    只是廣寒聽不明白他這話是什么意思,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他疑問道:“你早就想和本王一戰?”
    “沒錯!”唐寅含笑點點頭。
    “本王與你無冤無仇……”不等廣寒聽把話說完,唐寅已擺了擺手,向廣寒聽面前走去。他走到廣寒聽的近前,兩人間的距離之近已幾乎要貼到一起。
    他探頭前傾,在廣寒聽的耳邊低聲說道:“被殺之仇,奪妻之恨,難道,這也叫無冤無仇嗎?”
    廣寒聽臉色頓是一變,被殺之仇,奪妻之恨,這又從何說起?
    自己什么時候殺過唐寅,又什么時候奪了他的妻子?就算曾經有過這樣的想法,但也都沒有成功啊!唐寅現在還好端端地活著,他的王妃也好端端地住在風王宮里呢。
    看他面露茫然,唐寅目光漸漸變得深邃,其中跳動著銳光,他慢悠悠地說道:“就算過了五百年,玄靈兄也不至于忘記嚴烈這位故人吧?”
    這一句話,可把廣寒聽驚得不輕,他猛的瞪大眼睛,倒退兩步,難以置信地看向唐寅,口齒不由得有些結巴,駭然道:“你……你是……”
    “你想的沒錯!”唐寅跨前兩步,繼續貼在廣寒聽的近前,幽幽說道:“我是唐寅,也是嚴烈,廣玄靈,你能趁人之危,殺害嚴烈,可你別忘了,暗系修靈者也能在臨死之前施放出死亡獻祭!”
    廣寒聽越聽眼睛瞪的越大,等唐寅說完,他的雙目如同銅鈴一般,眼角都快張裂。他喃喃說道:“你……你繼承了嚴烈的死亡獻祭……”
    唐寅瞇縫著眼睛,說道:“你終于明白了。你煞費苦心,害死嚴烈,搶走了水晶,又謀得了圣王之位,可是現在呢,你什么都沒有了,聲望、地位,甚至被你搶走的水晶!”
    水晶可以說是廣寒聽這一生最大的痛楚,也是他最大的痛點。他下意識地抓緊劍皇,身子突突直哆嗦。毫無預兆,他猛的大吼一聲,將劍皇由下而上地挑了出去。
    與他近在咫尺的唐寅身形微微一晃,由廣寒聽的身側轉到他的背后,低聲說道:“不屬于你的,它終究不會成為你的,就算你使盡一切卑劣的手段。”
    “嚴烈——”廣寒聽從牙縫中擠出這兩個字。他猛的轉回身,對上唐寅的眼睛,凝聲說道:“我不服,我就是不服!為什么你可以得到一切,為什么你這卑劣的暗系修靈者可以得到水晶,而我卻不能,我不服!”說話之間,他手中的劍皇閃爍著萬道霞光,那是兵之靈變的前奏。
    唐寅以嚴烈的身份出現在廣寒聽面前,刺激到后者最痛的那個神經,也讓他徹底陷入瘋狂狀態。
    現在,廣寒聽已不想再保留任何的實力,一心只想殺掉這個如惡夢般纏繞他五百多年的人,嚴烈!
    唐寅和廣寒聽之間的對話周圍人聽不清楚,就算偶爾聽到了只言片語,也完全不懂他二人究竟在說什么。
    不過,廣寒聽要施展兵之靈變周圍眾人可全都看出來了,人們的心一下子懸到了嗓子眼,渾身的神經都跟著繃緊,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戰場內的二人。
    要施展兵之靈變的那個人可是廣寒聽,而他手中的武器可是大名鼎鼎的劍皇,一旦完成兵之靈變,得可怕到什么程度啊?
    聶震心頭顫動,大驚失色,想都沒想,箭步竄上前去,手中靈劍向廣寒聽急揮,血魂追極施放出去。
    猩紅的靈刺仿佛一條紅線,劃破長空,直直射向廣寒聽的腦袋。廣寒聽看也沒看,劍皇稍微抬起,剛好擋住血魂追極的靈刺。
    咔嚓!靈刺撞了個粉碎,廣寒聽亦是倒退一步,但與此同時,他手中的劍皇如同變成活物,在劍皇的兩翼生出數根金光閃閃的觸角,呼嘯著向聶震席卷過去。
    聶震臉色大變,在廣寒聽的兵之靈變面前,他也是滿懷畏懼和忌憚,他急忙收住前沖的身形,運足全力,揮劍撥打奔自己而來的數根觸角。
    他的劍還沒有接觸到觸角呢,一根觸角已先纏到他的劍身上,耳輪中就聽咔嚓、咔嚓數聲脆響,再看聶震的手中劍,斷裂開數段,散落在他的腳下。
    聶震見狀,腦袋嗡了一聲,怪叫著向后急退。他快,可是劍皇的觸角更快,數根觸角就仿佛數根離弦之箭似的,直向聶震的周身刺去。
    撲!縱然聶震使出全力,左躲右閃,可他的肩頭仍被一只觸角刺中,隨著一聲悶響,他肩膀處的靈鎧被貫穿,觸角在他的身前入,在他背后探了出來。
    聶震痛叫出聲,踉蹌而退。傷了聶震,廣寒聽也不繼續追殺,他高舉著晃動觸角的劍皇,咆哮著向唐寅沖了過去。
    廣寒聽現在是豁出了老命,就是要把唐寅斃于劍下。唐寅又不是傻瓜,哪會去硬擋廣寒聽這最后一搏。他冷聲出聲,抽身而退,飛快地己方陣營那邊跑回。
    “嚴烈,你還往哪里逃?我能殺你一次,也能殺你第二次,就算死,我也要讓你陪我作伴!”廣寒聽瞪著通紅的雙眼,在唐寅的身后緊追不舍。
    當唐寅快要跑到風軍陣營前的時候,他身子突然倒地,向旁迅速地轱轆開。后面追他的廣寒聽還沒看明白怎么回事呢,風軍陣營里的弩機彈動之聲業已連成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