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終卷第三章

  終卷第三章
    金宣疑問道:“殿下現在還不知道?”
    唐寅被他問糊涂了,滿臉的不解,反問道:“知道什么?”
    金宣說道:“東方長老今日在家中……暴斃。【】//歡迎來到閱讀//”
    哦?魏彪還真得手了,真把東方夜懷害死了,這個秦合,出的計謀果真厲害啊!唐寅愣了片刻才回過神來,疑問道:“這什么時候的事?東方長老好端端的,又怎會突然暴斃呢?”
    看唐寅的表情似乎確實不知道此事,金宣幽幽長嘆一聲,長話短說,把事情大致經過簡明扼要地向唐寅講述一遍,最后,她苦澀道:“現在東方夜懷的弟子一口咬定是皇甫長老害死的東方長老,川王又向來是支持東方長老做圣王的,想來,川王一定不會善罷甘休,還望,殿下能出手相助,幫皇甫長老渡此難關。”
    唐寅眨了眨眼睛,不確定地問道:“此事,真的不是皇甫長老所為?”
    金宣正色說道:“此事我敢以性命擔保,絕非師兄所為,殿下,師兄也是中了聶震的詭計,請殿下務必要相信,另外也請殿下能插手調查此事,換我師兄清白。”
    一旁的尹蘭差點笑出聲來,如果金宣知道事情是大王和聶震密謀的,不知道她現在會作何感想。
    唐寅倒是一本正經地點點頭,說道:“既然金長老肯以性命擔保,想來,定然不會有假。金長老放心吧,皇甫長老的事本王一定會管的。”說著話,他側頭喚道:“阿三!”
    “屬下在!”阿三急忙跨步上前。
    唐寅說道:“傳令元讓和江凡,親率我直屬軍將士去往皇甫長老的府邸,一定要保護好皇甫長老的安全,沒有皇甫長老的允許,任何人不得入內,包括川軍!”
    “是!大王!”阿三應了一聲,轉身快步而去。
    金宣長長松了口氣,看來,風王還是站在師兄這邊的。她說道:“那我就代師兄多謝殿下了。”
    “哎,金長老又何必客氣。”
    順利求得了唐寅的幫助,金宣心滿意足地向他告辭,回往皇甫秀臺的府邸。
    等她走后,尹蘭皺著眉頭走上前來,低聲問道:“大王,讓川人對付皇甫秀臺不是正合適嗎?我們正好可以坐收漁翁之利,又何必幫著皇甫秀臺和川人過不去?”
    “在下覺得風王殿下做得很對!”唐寅但笑未語,秦合挑簾帳從外面走了進來。他先是對唐寅拱手施了一禮,而后對尹蘭笑呵呵地說道:“讓川人帶走皇甫秀臺,當面對峙,恐怕事情很快就會露餡!大王派兵保護皇甫秀臺,表面上看是護著他,其實是把謀害東方夜懷的這頂大帽子給他扣牢了。日后,無論大王用什么樣的手段除掉他,都可以變得名正言順了。”
    聽聞他的話,尹蘭的臉上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暗道一聲好高明啊!
    大王這么做,即給了皇甫秀臺和金宣一個順水人情,又把聶震順理成章的摘除在外,使他看上去和此事一點干系都沒有,看來,圣王的位置,已非聶震莫屬了。
    唐寅亦是深深看了秦合一眼,自己心里在想什么,他似乎都知道,這個人可不簡單啊!
    他微微一笑,問道:“等皇甫死后,你的師傅定然會成為神池的新圣王,秦先生,你說說看,你的師傅他到底適不適合做圣王?”
    秦合聞言,心頭頓是一緊。唐寅和聶震業已串通一氣,而他又是聶震的弟子,按理說他肯定得回答說師傅適合做圣王。
    不過,秦合心里明鏡似的,風王其實并不認為師傅是最佳的圣王人選,現在這么問他,他若是回答的不妥,以后,怕是也會性命難保。
    他心思急轉,眼珠也隨之連轉,只這一會的工夫,他的腦筋至少得轉了十八個彎。
    他吞了口唾沫,說道:“回稟殿下,小人以為,師傅他老人家氣量狹小又善變,做大長老是綽綽有余,但做圣王嘛,怕是不太合適。”
    “哦?”沒想到秦合會說出這樣的答復,唐寅含笑問道:“那么秦先生以為,誰又做適合做神池的圣王呢?”
    這回秦合連想都沒想,脫口說道:“小人以為,任笑任公子最適合圣王之位。”這是他心里早已經想好的答案。唐寅和任笑的關系密切,這是他早有耳聞的,而且任笑是神池公子,廣寒聽死后,他繼承王位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另外,任笑這個人野心不大,又無貪念,很對唐寅的胃口,他猜測唐寅心目中最理想的圣王人選就是任笑。
    等他說完,唐寅明顯愣了一下,接著,仰面哈哈大笑起來,說道:“沒想到秦先生會提到任兄,這倒讓本王頗感意外。你再說說,任兄為何適合做圣王?”
    秦合正色說道:“任笑是公子,繼承王位,名正言順,另外,任公子繼承王位,也必會得到圣女的支持,有了圣女的支持也就等于有了民心,殿下以為如何?”
    唐寅連連點頭,稱贊道:“你說的沒錯,任兄和圣女的關系確實可以助他一臂之力。”說到這里,他不再就此事多言,話鋒一轉,又問道:“川王對東方夜懷之死不會善罷甘休,如果本王猜測沒錯的話,川王也會派兵去‘請’皇甫秀臺問話,到時,風川兩軍相遇,秦先生認為會不會發生沖突?”
    秦合笑了,斷言道:“肯定不會,無論是東方夜懷還是皇甫秀臺,都沒有重要到讓風川兩國兵戎相見的地步,川王也不會冒這個險。”
    “本王也不愿冒這個險,希望事情的發展會如你所言吧!”說著話,他看向尹蘭,問道:“剛才你說在王宮的密室內找到一件寶物,是個什么樣的寶物?”
    尹蘭愣了片刻,忙說道:“是……”話才剛出口,她目光一轉,看向秦合。唐寅和秦合皆明白她的意思,后者主動說道:“風王殿下有事,小人就不多打擾了,暫且告退!”
    “不必!”唐寅擺擺手,笑道:“秦先生又不是外人,尹蘭,你什么話盡管說吧!”他一句話,等于是把秦合一下子拉到風國那邊了,但根本沒征詢秦合本人的同意。
    不過秦合倒也沒有否認,賠笑著沉默未語,等于是默認了。
    尹蘭聞言放下心來,拍了拍巴掌,時間不長,從外面走進來一名身穿黑衣又黑巾蒙面的侍從。此人來到尹蘭近前后,必恭必敬地躬身施禮道:“大人!”
    說著話,他雙手遞上一只錦盒。尹蘭接過,向那名侍從揮了揮手,后者再次施禮,倒退出營帳。尹蘭拿著錦盒來到唐寅近前,笑盈盈地說道:“大王請過目。”
    唐寅滿臉的好奇,什么寶貝能勞駕到暗影的人現身?他接過錦盒,慢慢打開蓋子,在蓋子打開的一瞬間,營帳之內立刻飄滿了奇異的香味。
    這股香味并不濃烈,但卻能讓人感覺異常清楚,而且香得沁人心脾,讓人聞后,渾身暢爽無比,有種說不出來的舒適感。
    唐寅和秦合的臉上不約而同地露出驚訝之色,后者更是忍不住驚呼道:“天香豆蔻!”
    尹蘭笑道:“秦先生好學識啊,一眼就看出來了,沒錯,這正是天香豆蔻,傳說中的人間奇寶!”
    唐寅沒有說話,低頭仔細看著盒中的那只狀如豌豆的天香豆蔻。他對天香豆蔻并不陌生,以前風軍攻打寧國的時候,唐寅曾得到過兩顆,而且他自己還曾吃下過一顆。
    他喃喃說道:“奇怪,這顆天香豆蔻和我的那顆似乎不太一樣。”
    大王也有天香豆蔻?尹蘭還真就不清楚此事,她急忙解釋道:“大王,這顆是天香豆蔻中的陰豆,難道,大王有的是陽豆?”
    這就是了。唐寅恍然大悟,難怪這顆天香豆蔻看上去和自己的不一樣,原來是陰豆。他點點頭,說道:“是的,我有的那顆天香豆蔻正是陽豆。”
    “恭喜大王!”尹蘭聽后,滿臉的喜悅,她顫聲說道:“大王,據說天香豆蔻陰陽合一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大王現在已擁有一對天香豆蔻,這可是我風國之福啊!”
    唐寅現在算是明白了,為何以前廣寒聽那么千方百計的要弄到自己手上的天香豆蔻,原來他早就有其中的陰豆了,就差自己手里的陽豆。
    他會靈魄吞噬,可長生不死,自然不再需要天香豆蔻來救他的性命,那么,他是為了……水晶?
    唐寅的腦海中一下子閃現出水晶的名字。水晶已死,但尸體卻被封在冰川之內,保存完好,有了一對天香豆蔻,只要融化冰川,給她服下,她就能活過來?
    想到這里,唐寅渾身的汗毛都豎立起來,心跳加速,兩眼冒出精光。
    這些天來,他去幽殿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為了多看幾眼被封在冰川內的水晶,五百年的歲月,沒有在她臉上留下任何的痕跡,和嚴烈當初與她分手時一模一樣,就連身上的衣服都是她最喜歡的那一套。
    現在,自己有機會把她喚醒……想著,唐寅下意識地握緊手中的錦盒。可轉念一想,他又吸了口氣。自己若是真的喚醒了水晶,又以什么身份去面對她?嚴烈,還是唐寅?
    還有殷柔又怎么辦?讓她知道自己只是一件替代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