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終卷第四章

  終卷第四章
    唐寅握著手里的錦盒,心情突然變得異常煩亂,忍不住在營帳里來回踱步。【】他有把殷柔當成替代品嗎?或許一開始是有的,殷柔的相貌、容態簡直與水晶一模一樣,也正因為這樣,他才對殷柔充滿好感和心動。可是接下來的相處,他再未在把殷柔當成替代品,而是真真正正的愛上了她這個人。
    如果自己現在把水晶喚醒,那么殷柔怎么辦?這對她是不是也太不公平了?他低頭看了看手中的天香豆蔻,無奈地長嘆了一聲。
    尹蘭和秦合皆是一臉的莫名其妙,能夠湊齊天下至寶的天香豆蔻,這無論對誰來說都應該是件天大的喜事啊,為何大王會如此的愁眉不展,看上去又煩躁又無奈呢?
    “大王,可是這……天香豆蔻有問題,是假的?”尹蘭小心翼翼地問道。
    唐寅回過神來,看著盒中的天香豆蔻,苦笑道:“我雖未見過陰豆,但是通過陽豆,我也能判斷出來這顆天香豆蔻十之**是真的。”
    “那大王為何還要長吁短嘆,似乎是很為難的樣子。”尹蘭好奇地疑問道。
    “這所謂的天下至寶在我的手上,就成了一件讓人煩心的玩意。”
    說著話,唐寅把手中的錦盒蓋子扣上,然后遞交給尹蘭,說道:“這顆天香豆蔻就暫時放于你那保管吧,再沒離開神池之前,我不想再看到此物。”
    “啊?”尹蘭嘴巴咧開好大,這么一件至寶,大王竟然還交給自己保管,而且好像畏之如虎豹似的。她忍不住問道:“大王,這……這又是為何?”
    唐寅擺擺手,說道:“不必多問,按照我的意思去做就好,快拿走它!”不等尹蘭做出反應,他搶先把錦盒塞進尹蘭的懷中。
    再多拿它一秒,唐寅都怕自己忍受不住誘惑,用它去醫活水晶。
    他心里很清楚,人死了就是死了,若是硬把她救活,只會讓活著的人和原本死了的人都痛苦。
    只是,他心里還有個聲音,像魔咒一樣在催促著他用天香豆蔻去救活水晶,哪怕只要和水晶說上一句話也好。
    他閉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氣,命令自己不再去想這些。他揮揮手,說道:“你們……先去吧,我累了。”
    尹蘭和秦合對視一眼,而后雙雙躬身施禮,退出營帳。他倆前腳剛走,唐寅低頭看著空空的掌心,感覺自己的魂都被勾走了似的。這時候,他忍不住又想去往幽殿了。
    秦合出了中軍帳后便回自己的營帳了,尹蘭則去了程錦那里,想詢問程錦知不知大王為何會因為天香豆蔻而煩心。見到程錦后,她把自己的來意說明。
    程錦聽后也是一怔,眨眨眼睛,沉思片刻,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含笑問道:“尹蘭小姐,你可有進入過幽殿?”
    “當然!”尹蘭大點其頭。
    “那有沒有進過地下第三層?”程錦追問道。
    尹蘭搖頭,說道:“那里是極寒之地,大王說以我的修為恐怕抵御不住那里的寒氣,所以便沒讓我進去。”
    程錦聳聳肩,說道:“這就是了,你沒有進入過幽殿的第三層,也就不知道里面藏了什么。”
    “難道,里面還有秘密不成?”
    程錦點頭說道:“幽殿的第三層是個冰川的世界,這倒沒什么,只是在冰川之內還冰凍著一位女子。”
    “啊?”尹蘭驚訝地瞪大眼睛,說道:“大王……大王可從沒提起過此事啊!”
    “因為那名女子和我們的王妃長得一模一樣。”程錦輕嘆口氣,說道:“天香豆蔻有起死回生的功效,按理說,只許融化堅冰,便可用天香豆蔻把那名冰凍的女子醫活,我想,大王也有同樣的想法,可是如此一來,我風國便有了兩位一模一樣的王妃,那豈不是亂套了嗎?所以,大王看到這顆天香豆蔻應該是又欣喜,又心煩吧!”
    “原來是這樣!”尹蘭總算是明白了一些,喃喃說道:“難怪大王天天都去幽殿,原來是為了看冰川里的那個女子,大王該不會是喜歡上她了吧?”
    我甚至都懷疑大王以前就認識她!這是程錦的心里話,但他沒有說出口,只是微微點了點頭,說道:“很有可能!”
    “那可不行!”尹蘭像是被踩了尾巴似的,急聲說道:“王妃只有公主一個,豈能再弄出個死人也來做我風國的王妃?我們必須得想辦法阻止大王!”
    程錦無奈地聳聳肩,說道:“這是大王的私事,我們不便插手過問!”
    “大王是國君,便無私事可言。”尹蘭看了程錦一眼,轉身往外走去,同時說道:“程將軍不敢做,那么我去做。”
    程錦嚇了一跳,一個暗影飄移直接閃到尹蘭身邊,把她拉住,問道:“你要做什么?”
    尹蘭抖了抖胳膊,甩開程錦,說道:“我派人去通知王妃,讓王妃趕過來,我就不信大王能當著王妃的面把冰里的那女子救活!”
    程錦露出一副‘你瘋了吧’的表情,急聲說道:“此事非同小可,你可不要亂做主張!”
    尹蘭揮手說道:“我知道該怎么做。”說完話,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看著尹蘭急匆匆離去的背影,程錦無奈地嘆口氣,如果真讓尹蘭把王妃請來,倒也未嘗不是件好事,若是大王真把冰中女子救活,風國的后宮就得大亂,也于風國不利。
    且說奉肖軒之命前來帶皇甫秀臺回去問話的那名川將,他足足帶了兩萬之眾的川兵川將,浩浩蕩蕩的奔赴皇甫秀臺的府邸。
    當他們趕到時,舉目向前往一望,好嘛,在皇甫秀臺的府邸外已站滿了風軍將士。放眼看去,密密麻麻的風軍把偌大的府邸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少說也得有上萬人。
    領軍的這名川將暗暗皺眉,風軍怎么趕過來了?難道,風軍是要公然袒護皇甫秀臺?
    他催馬向前急行幾步,大聲喊喝道:“對面的風軍弟兄聽著,我乃川國中將軍陸山,讓你們的將軍出來與我說話!”
    他話音剛落,風軍人群向左右一分,上官元讓和江凡二人騎馬走了出來。
    “我道是誰這么大的排場,原來是陸將軍啊,久違了!”上官元讓在馬上皮笑肉不笑地拱了拱手。
    見出來的風將是上官元讓,陸山倒吸口涼氣,暗道一聲今日之事難辦了!他在馬上急忙拱手還禮,說道:“不知元讓將軍在此,在下有禮數不周之處,還望將軍末要怪罪!”
    “哈哈!”上官元讓仰面而笑,說道:“陸將軍帶著這么多的川軍弟兄到此,有何貴干啊?”
    “在下是奉我家大王之命,前來帶……前來請皇甫長老回營做客的。”陸山干笑著說道。
    “請?”上官元讓嗤笑一聲,說道:“陸將軍帶來這么多的兵馬,只是為了請皇甫長老,也實在太興師動眾了吧!不過很不巧,皇甫長老身體不適,今日是哪都去不了了,陸將軍還是請回吧!”
    “這……”陸山正色說道:“元讓將軍這么說在下可就難辦了,大王已交代在下務必要請皇甫長老走一趟,在下若請不回皇甫長老,又如何回去向大王交代?”
    “這就是你的事了,與我無關。”上官元讓老神在在地說道:“我也是奉命特來照顧皇甫長老,既然皇甫長老今天身體有恙,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我也照樣把他拒之門外!”
    聽聞這話,陸山的怒火一下子燒了起來。他問道:“如果在下今天非帶皇甫長老回去不可呢?”
    “好說!”上官元讓點點頭,隨即從得勝鉤上把三尖兩刃刀摘了下來,向前一指,說道:“陸將軍若是非要帶皇甫長老回去,就先問問我的刀吧!”
    說話之間,他信手把刀向下一揮,嗡的一聲,地面上刮起一股旋風,塵土都被卷起多高。
    陸山還清楚自己的半斤八兩,上官元讓可是風國的第一猛將,如果交上手,自己在他面前恐怕連三個回合都走不過去就得被斬落馬下,何況,大王只是讓自己把皇甫秀臺強行帶回去,可沒說過可以和風軍交戰。
    他沉吟許久,不甘心地說道:“元讓將軍,川風兩國是盟國,川風兩軍是聯軍,難道元讓將軍只為了皇甫長老就不顧盟國之間的情義了嗎?”
    上官元讓說道:“陸將軍,我也是奉命行事,至于風川之間的盟國情義,還是留給你我的大王去談吧!”
    陸山滿心的無奈,他點點頭,不再多言,拱手說道:“既然如此,在下告辭了!”說完話,他撥轉馬頭,沖著身后的軍兵們大聲喝道:“撤!”
    川軍來得快,走得也不慢。
    看著后隊變前隊的川軍氣鼓鼓的原路返回,江凡催馬來到上官元讓身邊,低聲說道:“元讓將軍,這次我們可是得罪了川軍,為了區區一個神池的長老,實在不值啊!”
    上官元讓可不考慮這些,他樂呵呵地說道:“值與不值,那是大王判斷的事,我只知道奉命行事,江兄,我勸你也不要想得太多,大王自有大王的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