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終卷第六章

  唐寅悠然一笑,半轉過身形,抬手拍了拍肖軒的肩膀,含笑說道:“肖王兄也不必動怒,事情早晚都會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要知道他二人都是一國之君,拍肩膀可是件很失禮的事。對于唐寅的舉動,肖軒甚感詫異,皺著眉頭,不解地看著他。
    唐寅臉上的笑容更濃,悠然說道:“剛才,我也有拍肖王兄的肩膀,可肖王兄卻一點事都沒有,那為何皇甫長老只是拍了拍東方長老的肩膀,就變成殺人兇手了呢?”
    原來他是這個用意。肖軒心中暗氣,不滿地說道:“王弟無殺孤之心,但皇甫秀臺卻有殺東方長老之意,又豈能相提并論?東方長老病重,毫無抵抗能力,像皇甫秀臺這樣的靈武高手,只需稍微的接觸便可取人性命。”
    “說來說去,這些也只是肖王兄的臆測,并無真憑實據嘛!”唐寅無奈地攤了攤手。
    一直沉默不語地皇甫秀臺突然開口說道:“風王殿下、川王殿下,老夫可以保證,絕未殺害東方長老,而東方長老又確實死得蹊蹺,老夫懷疑,是有人存心陷害老夫,為了證明老夫的清白,也為了證明兇手其實另有其人,老夫以為,當開棺驗尸。”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無不倒吸了口氣。東方夜懷雖然還未下葬,但業已入殮棺木之內,開棺驗尸,這可是對死者最大的不敬和羞辱。不說別人,東方長老的弟子們就先不干了。
    鍾頜怒吼一聲,從地上一蹦而起,抬手怒指著皇甫秀臺,氣得渾身上下直哆嗦,顫聲說道:“皇甫老賊,你殺害了家師還肯不罷休,還要羞辱家師的遺體嗎?只要我等還有一口氣在,任何人都別想碰師傅的遺體!”
    “對!”其他的弟子們亦是同聲喊喝,紛紛義憤填膺地吼叫道:“大師兄說得是,只要我等還有一口氣在,誰敢碰師傅的遺體,我們就和他拼命!”
    與東方夜懷私交甚密的陳樺和呂健臉色難看,怒視著皇甫秀臺暗暗咬牙,二人說道:“當時有那么多醫官在場,又有那么多人目睹了整件事的經過,實在沒有必要再開棺驗尸了。”
    就連一直站在皇甫秀臺這邊的唐寅也覺得他提出的要求太過份了些,搖頭說道:“皇甫長老啊,開棺驗尸一事也確實太強人所難,還是……另尋它策吧!”
    皇甫秀臺急切地說道:“殿下,現在唯一能證明老夫清白的辦法只有開棺驗尸了,還望殿下能恩準!”
    “這……”唐寅面露難色,轉頭試探性地看向肖軒,低聲問道:“肖王兄,你意下如何?”
    見唐寅問的小心翼翼,想必他也明白皇甫秀臺提出的要求太過分了。肖軒眼中閃爍出銳利的精光,沉聲說道:“王弟,可以不可以開棺驗尸,這必須得得到東方長老家人的同意,既然東方長老的弟子們一致反對,我們這些外人,也實在不好強行插手吧?”
    “是啊!”唐寅故作無奈地嘆息了一聲,又對皇甫秀臺說道:“皇甫長老,現在人家反對開棺驗尸,你……還是再想個別的辦法來證明你的清白吧!”
    皇甫秀臺轉頭看看金宣,搖頭苦笑。唯一能證明他清白的辦法就是開棺驗尸,可是和金宣當初的預料一樣,沒有人同意這么做,包括一直在護著自己的唐寅在內。
    現在,如果他硬是要求開棺驗尸,就顯得他確實是居心不良了。皇甫秀臺沒了主意,不知該如何是好。
    金宣見狀,接話道:“現在還沒有證據能證明東方長老就是皇甫長老害死的,如果這樣就定了皇甫長老的罪,恐怕難以服眾吧。”
    唐寅大點其頭,贊同道:“金長老所言極是,此事關系重大,不能草率做出定奪,還得從長計議啊!”
    “風王殿下還想護著殺人兇手到什么時候?”鍾頜雙目噴出憤怒的光火,直視唐寅。
    聞言,唐寅微微瞇縫起眼睛,含笑反問道:“鍾先生可是在質疑本王不公?”
    不等鍾頜再接話,肖軒搶先說道:“鍾先生當然不是這個意思,王弟別誤會。”說話時,他向鍾頜使個眼色,示意他不要與唐寅發生沖突。
    不管怎么說唐寅都是國君,鍾頜若當眾和他鬧翻,唐寅有太多的辦法能致他于死地,何況,在處理皇甫秀臺這件事上還得和唐寅坐下來慢慢談,與他對著干,于事無補。
    聽聞肖軒的話,唐寅眼中閃現出來的精光這才慢慢消失,他微微一笑,說道:“今天就到此為止吧,希望下次再聚的時候,你們能拿出更令人信服的證據來證明皇甫長老確是兇手。”
    說完話,唐寅站起身形,面露倦意地打了個呵欠,而后再什么話都沒說,邁步向外走去。
    當他快走出營帳的時候,恍然想起什么,側頭說道:“皇甫長老,有些靈武上的事情本王想不明白,你可愿到本座的寢帳一坐?”
    皇甫秀臺滿臉的茫然,唐寅現在的修為比他低不了多少,何況他又是暗系修靈者,又有什么是他想不明白而要詢問自己的呢?
    見他一臉的呆相,旁邊的金宣不由得暗暗嘆了口氣,有時候她真懷疑皇甫秀臺腦子里裝的都是糨糊,風王這么講明顯是在幫他脫身,他倒好,還真把風王的托詞當真的。
    金宣拉了拉皇甫秀臺的衣袖,說道:“既然風王殿下有請,皇甫長老還不趕快過去?”
    皇甫秀臺不解地看著金宣,見后者的一對美目直勾勾地盯著自己,皇甫秀臺心中一動,總算明白了唐寅的用意。
    他應了一聲,而后又環視一眼在場的眾人,搖頭嘆息,轉身跟隨唐寅而去。
    眼睜睜看著皇甫秀臺跟著唐寅走了,過了半晌,營帳內才像是炸了鍋似的,東方夜懷弟子們紛紛說道:“川王殿下,師傅明明是被皇甫秀臺所害,難道我們就懲治不了他嗎?”
    肖軒苦笑,現在皇甫秀臺有唐寅護著,他也沒有太好的辦法。
    心里這么想,嘴上自然不能這么說,他緩聲說道:“此事,本王還得與風王再商議,諸位放心,本王必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的交代。”
    說話間,他站起身形,不愿在風營內繼續久留,邁步也走了出去。肖軒一走,在場的川將和川國侍衛們也隨之紛紛離去。到最后,只剩下一干長老和神池弟子們。
    人們面面相覷,鍾頜狠狠跺了跺腳,怒聲抱怨道:“這里是神池,而不是風國,憑什么我神池的事他風王可以插手,可以左右最后的定奪……”
    他話還沒有說完,呂健已急忙抬手攔住他,低聲說道:“鍾賢侄,現在我神池的情況大家都心知肚明,在沒有選出新圣王之前,風川二國恐怕都不會從神池撤軍,神池也勢必會受制于風川兩國。”推選新圣王的過程,說白了其實就是風川兩國角力的過程,現在來看,風國先發制人,已占據了上風。
    且說唐寅,帶著皇甫秀臺和金宣回到自己的寢帳。
    剛進來,皇甫秀臺便拱手施禮道:“老夫這次真得多謝風王殿下出手相助,不然的話,老夫今日怕是……”得硬背這個黑鍋,頂上殺人的罪名了。
    唐寅淡然一笑,擺手說道:“皇甫長老不必多禮。你我相識這么久,也經歷過不少的風雨,不管于公于私,我都是傾向于皇甫長老你的。”
    想不到唐寅能說出這樣的話,皇甫秀臺的心里也頗受感動,他動容道:“風王殿下能如此善待老夫,老夫實在感激不盡,以后只要是風王殿下有事托付,老夫必定竭盡全力,為殿下分憂解難!”
    “哈哈——”唐寅仰面而笑,說道:“有皇甫長老的這番肺腑之言,也不枉費我的一片心意了。”
    說到這里,他收斂笑容,話鋒一轉,正色道:“皇甫長老,此事并沒有完啊,肖軒也絕不會就此善罷甘休,這段時間,你最好就待在家中,不要再外出了,避免發生麻煩。”
    金宣連連點頭,應道:“殿下說得對,師兄,現在是多事之秋,你就老老實實的待在家中,萬不可再出去惹事生非。”
    皇甫秀臺滿臉的無奈,感覺在唐寅和金宣的眼里,自己就像個小孩子,當然,他也知道他倆是出于好意,他感激地一笑,說道:“老夫自有分寸。”
    唐寅笑呵呵地說道:“待在家中喝喝酒,樂得清閑,倒也是件美事。”說著話,他回頭對尹蘭道:“把我的酒取來一壇。”
    “是!大王!”尹蘭答應一聲,扭身而去。時間不長,她抱回來一壇酒。唐寅向皇甫秀臺一笑,說道:“這壇酒出自神池,我嘗起來感覺還不錯,就送于皇甫長老吧。”
    皇甫秀臺倒也不客氣,含笑接過,說道:“老夫先多謝殿下了。”
    唐寅說道:“好了,也沒有別的事,我派人送你回府。”
    “實在是麻煩殿下了。”
    “哎,皇甫長老不必于我客氣。”唐寅擺擺手,隨即讓阿三阿四安排直屬軍將士,送皇甫秀臺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