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終卷第七章

  終卷第七章
    皇甫秀臺的府邸被風軍保護起來,看架勢,風軍也沒有短時間撤走的意思,似乎要長期駐扎在皇甫府外。【】
    有了風軍的保護,皇甫秀臺和金宣都安心了許多。人數不多的風軍是擋不住靈武高手的侵入,但卻能檔住川軍,而皇甫秀臺和金宣最怕的也正是川軍來犯。
    回到家中,皇甫秀臺立刻把唐寅送他的酒打開,隨著酒封一開,酒香味立刻飄了出來,濃郁得令人垂涎欲滴。不必品嘗,皇甫秀臺已先贊道:“好酒啊!”
    金宣可比皇甫秀臺的心眼多多了,她阻止住正要倒酒喝的皇甫秀臺,接著,從頭上取下一根銀發簪,先是蘸了下酒,沒有發現問題后,她又仔細聞了聞,確認再三,這才對皇甫秀臺說道:“酒沒問題。”
    皇甫秀臺搖頭而笑,問道:“師妹太多心了吧,難道風王還會毒害老夫不成?”
    “人心隔肚皮,小心一點總是沒壞處的。”金宣正色說道。
    皇甫秀臺白了她一眼,倒了一碗酒,咕咚一聲喝掉大半,回味了好半晌,贊道:“確是好酒!”
    說著,他又對金宣道:“如果風王要加害老夫,今日就不會如此盡心盡力的維護老夫了。”
    是啊,不過,也正是唐寅太維護師兄了,金宣才感覺有些反常,要知道平時唐寅對師兄的態度都是不冷不熱的。
    她喃喃說道:“也許,風王真的是希望師兄成為圣王,以后能站在風國的那一邊吧!”
    皇甫秀臺把碗里剩下的小半酒水喝光,抹了抹嘴角,說道:“風王這次如此助我,以后,我自然也會回報于他。”
    說著話,他又好奇地看著酒壇,狐疑道:“奇怪,以前我在神池怎么沒喝過這么好的酒?難道,這是王宮里的珍藏?”
    金宣對酒沒研究,她只能確定酒水里沒問題,至于產自哪里,又是用什么釀制的,她一概不知,而且她也沒興趣知道。
    她正色說道:“東方夜懷這件事,我們也不能全指望風王,我們自己也得做些什么。”
    “做什么?”皇甫秀臺邊喝酒邊問道。
    “開棺驗尸!”金宣一字一頓地說道。
    “啊?”皇甫秀臺倒吸了口氣,急忙把酒碗放下,驚訝地看著金宣,說道:“師妹還要開棺驗尸?今日在風營的時候我已經提過了,師妹也應該看到,東方夜懷的那些弟子們就像被人踩了尾巴似的,恐怕打死他們都不會同意開棺驗尸的。”
    金宣一笑,說道:“他們當然不會同意,我們也不必非要征求他們的同意。”
    “師妹的意思是……”
    “偷偷去做。”金宣細聲說道:“在東方長老的尸體下葬之前,得想辦法潛入東方府內,查驗尸體。”
    皇甫秀臺先是一驚,接著,眼珠連轉,覺得金宣這個主意倒也不失是個辦法。
    他幽幽說道:“現在,東方府內的人太多,門徒弟子們幾乎都在,老夫若想進去,只怕……不易啊!”
    金宣說道:“此事當然不能是師兄出面來做,得我去。”
    “啊?師妹,你要混入東方府?這……這事可非同小可,師妹萬萬不可為了師兄的事去冒險啊!”皇甫秀臺急了,下意識地抓住金宣的胳膊。
    “師兄不必為我擔心,我會計劃好再行動的。何況,師兄若想洗脫罪名,也只有這一個辦法了。”
    金宣正色說道:“其實我對東方長老的死因也很好奇,很想弄明白,東方長老到底是怎么死的!”
    “可是師妹,萬一你身份暴露……”
    “大不了我逃走就是了。東方長老的弟子雖多,但還沒人能擋得住我!”金宣滿不在乎,笑吟吟地說道。
    這倒也是!憑師妹的靈武,東方夜懷的那些弟子還真就奈何不了她。皇甫秀臺很清楚這一點,但還是擔憂地說道:“不管怎么樣,此事太兇險了,師妹還是不要去冒險為好。”
    “哎,師兄就不要再問我擔心了,今天晚上,我便去東方府查個究竟,倒要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什么人能厲害到可以控制東方長老什么時候活,什么時候死!”金宣瞇縫著美目幽幽說道。
    皇甫秀臺也急于知道答案,思前想后,他最終點點頭,叮囑道:“師妹可務必要多加小心啊,能查則查,不能則趕快撤出來,大不了我們再想別的辦法。”
    金宣含笑點了點頭。
    白天無話,深夜,金宣悄悄出了皇甫府,直奔東方府而去。自從金宣離開之后,皇甫秀臺一直是心緒不寧,總感覺有不好的事會發生,但是此事他又確實不能露面,他心煩意亂,在家中的大廳里來回踱步,唐寅送他的那一壇酒,皇甫秀臺現已將其喝了個精光。
    金宣以為她的行動很隱秘,可是她做夢也沒有想到,在皇甫秀臺府邸的周圍,業已密布風國的暗哨和探子,她剛一出府,便被探子察覺,隨之將消息傳回到風營。
    此時唐寅業已睡下,樂天和艾嘉雙雙前來,對守在寢帳門口的阿三說道:“三將軍,我等有要事向大王稟報!”
    “可是,大王已經休息了。”阿三面帶難色,低聲問道:“很重要?”
    “十萬火急!”樂天正色說道。
    阿三點點頭,隨即說道:“兩位將軍在此稍等片刻!”說著話,他轉身走進寢帳內,來到床榻前,低聲呼喚道:“大王?大王?”
    躺在床榻上的唐寅眼睛也未睜,只是翻了個身,囫圇不清地問道:“什么事?”
    阿三小心翼翼地說道:“大王,樂將軍和艾將軍有要事稟報?”
    “不能等明天再說嗎?”
    “兩位將軍稱十萬火急。”
    “讓他倆進來吧!”唐寅嘆息了一聲,酣睡之時被人打擾的滋味并不好受。
    很快,樂天和艾嘉雙雙走進寢帳內。兩人插手施禮,說道:“大王!”
    “什么事這么急?”
    “據報,金宣去了東方府,而且是潛行而去。”艾嘉小聲說道。
    唐寅皺了皺眉頭,疑問道:“她去東方府作甚?”
    “屬下以為,金宣很有可能是打算潛入東方府內,密查東方夜懷的死因。”艾嘉分析道。
    唐寅心頭一動,臉上的睡意全消,翻身從床榻上坐了起來。
    金宣去查東方夜懷的死因了?這可不是個好消息,如果真被她查出來,一切可就都暴露了,不僅聶震會完蛋,自己也會受牽連,名譽全毀,同時還得背上合謀暗害神池大長老的罵名。
    “此事,絕不能讓金宣查出來。”
    “大王的意思是……”
    “雖然可惜了一些,但金宣這個人,不可再留。”在昏暗的寢帳之內,唐寅的兩眼突然閃現出一抹詭異又駭人的綠光。
    金宣可遠比皇甫秀臺聰明得多,若讓她繼續留在皇甫秀臺的身邊,只會成為自己的一塊絆腳石。
    唐寅眼珠連轉,說道:“東方府附近不是也駐扎有川軍嗎?就做出她被川軍所殺的模樣,還有,盡可能讓她死得慘一點,叫程錦帶暗箭的人前去做事。”
    樂天和艾嘉暗暗咧嘴,一直以來金宣都站在風國這邊,他們也早把金宣當成了自己人,現在卻要調轉矛頭,來對付金宣,他們還真有些不忍下手。
    “大王,金長老也曾為我國做過不少事,還曾陪伴大王一同出訪過川國,一路上都是盡心盡力的保護大王,大王是不是暫且……暫且不取金長老的性命?”樂天小聲勸說道。
    “她做得再多,終究不是我們的人,而是神池的長老,這些神池長老,倚仗靈武高強,無不是自命清高,目中無人,多死一個,我們就少一個麻煩,神池的實力也會被削弱一分,以后,更加容易控制。好了,就按照我說的去做吧,記住,一旦動起手來,就斷不可再手下留情,若是被金宣逃走,后果的嚴重你們也應該很清楚。”唐寅慢悠悠地提醒道。
    “是!大王,屬下知道該怎么做了!”艾嘉首先拱手應道。
    唐寅擺擺手,說道:“去做事吧!”
    “大王,屬下告退!”樂天和艾嘉推出寢帳。走出好一段路,樂天才幽幽嘆息出聲,說道:“想不到,我們要對金長老的刀劍相向了。”
    艾嘉瞥了他一眼,說道:“有時間多愁善感,還不如想想我們該怎么對付金宣呢!金宣的靈武可非比尋常,要殺她,也非易事啊!”
    樂天苦笑,金宣再厲害,恐怕也不是現在暗箭的對手了。暗箭自從改換了武器后,實力提升一大截,圍攻一名長老,實在是綽綽有余。
    他二人奉唐寅之命找到程錦,把唐寅的意思說明之后,程錦也是一驚。他不確定地問道:“大王真的要殺金長老?金宣金長老!”
    樂天無聲地點點頭。艾嘉補充道:“不僅要殺,而且大王還說了,要做出金宣是被川軍所殺的模樣,還要盡可能的讓她死的慘烈一點。”
    程錦愣了片刻,點頭說道:“我知道了,此事,暗箭會去做。”稍頓,他問道:“金宣現在何處?”
    “應該快到東方府了。”
    “我這就帶人趕過去。”程錦不敢再耽擱。暗箭分為三隊,保險起見,程錦親率兩隊人手,第三隊的人手則做策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