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終卷第九章

  終卷第1922章
    面對飛射過來的密集靈劍,金宣使出全力避讓,同時揮劍格擋,不過她的肩頭和肋下扔被掠過的靈劍劃出兩條長長的口子,鮮血也立刻流淌出來。【】/吞噬.tbsp;金宣咬緊牙關,沒讓自己叫出聲來,她再不停留,扇動羽翼,向東方府外飛去。鍾頜見狀,急喝一聲:“追!絕不能讓這賊人跑了!倒要看看他究竟是誰!”
    眾人齊齊答應一聲,隨緊金宣之后,紛紛追了過去。金宣一口氣飛出東方府,直至到了外面,她才收起鎧之靈變生成的羽翼,而后倒退了兩步,身子靠住院墻連喘粗氣。
    她肩頭和肋下的兩處傷口都不輕,尤其是肋下,這條血口子得有三寸長,深已及骨。
    正在她考慮該往哪里跑的時候,對面的胡同里突然竄出一人,沖著金宣急聲低呼道:“金長老,這邊!”
    金宣心頭大驚,她仔細觀瞧,原來從胡同里鉆出來的這位正是程錦。認出是程錦,她長松口氣,二話沒說,快步跑了過去,同時問道:“程將軍,你怎么會在這?”
    “說來話長,金長老快跟我走!”說著,他帶著金宣快地向城北方向跑去。
    他邊跑他邊說道:“金長老今晚的行動已經暴露了,是大王特派我來保護金長老的。金長老現在已不能再回皇甫長老的府上了,只能先出城避一避!”
    原來是這樣!金宣疑道:“要出城,得往城南走啊!”
    “現在城南已被川軍封鎖,出不去了。”程錦急聲說道。
    “這么說,剛才向靈堂放冷箭提醒東方夜懷弟子的是川軍?”金宣皺著眉頭疑問道。
    “放冷箭?什么放冷箭?”程錦茫然不解地看眼金宣。
    “你沒有看到嗎?”金宣疑問道。
    程錦搖頭,說道:“我也是剛剛接到大王的命令才趕過來的,并沒有看到有誰放冷箭,那人可是要偷襲金長老你?”
    “這就奇怪了。”金宣緩緩搖頭。現在她也沒時間再去細想,追問道:“程將軍,我們現在要去哪?”
    “先到神池山頂的長老院躲一躲吧!如果東方夜懷的弟子們真追上來,金長老還可以跳崖逃走,不管怎么樣,絕不能讓對方知道是金長老所為,不然的話,皇甫長老的罪名就更重了。”程錦正色說道。
    這倒是沒錯!金宣嘆道:“也只能如此了!”
    二人不再說話,卯足力氣向神池山的方向飛奔。
    程錦選擇的路線很好,全是彎彎繞繞的胡同,后面的追兵腳步聲越來越弱,當他二人跑到城北的時候,已成功甩掉了東方夜懷的弟子們。
    回頭觀望,見沒有人追上來,程錦長長吁了口氣,放慢腳步,看著金宣身上的兩處傷口,關切金宣臉色微紅,堂堂的長老,竟然被一干下面的弟子所傷,也實在是好說不好聽。她苦笑道:“不礙事,我們還是趕快走吧,省得夜長夢多。”
    程錦點點頭,和金宣一同去往神池山頂峰的長老院。現在已是深夜,長老院里漆黑一片,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
    當程錦和金宣進來時,就是這樣的場景。在關閉大門前,程錦還特意向外面望了望,確認沒有追兵,這才放下心來。
    將房門關嚴后,程錦轉回身,看向金宣,說道:“金長老,想必東方夜懷的弟子們不會找到長老院來,這里應該很安全。”
    帶著傷一路狂奔到這里,金宣也累了,她慢慢坐下來,說道:“這次多謝程將軍出手相助,不然的話,我怕是也甩不開那些弟子。”
    程錦淡然一笑,說道:“金長老不必客氣,我也是奉命行事而已。”
    “對了,風王殿下又是怎么知道我有去東方府?”金宣邊說著話,邊解開緊身衣的扣子。
    知道她要處理身上的傷口,程錦很君子的背過身去,說道:“金長老有所不知,皇甫長老的府邸周圍早已密布眼線,即有我風國的,也有川國的,金長老剛一離開皇甫府,便已被雙方的眼線察覺了。”
    “原來是這樣。”金宣點點頭。程錦恍然想起什么,問道:“我這有大王賞賜的金瘡藥,不知金長老是否能用得上?”
    金宣是煉丹的高人,她身上的藥物肯定差不了,程錦也只是試探性地問了問。金宣含笑說道:“既然是風王殿下賞賜的那肯定差不了,我就卻之不恭了。”
    程錦一笑,從懷中掏出一只小瓷瓶,轉身扔給金宣。別看長老院內光線昏暗,但金宣眼睛卻尖得很,隨意地抬起手來,便把瓷瓶接住。
    看到她現在的模樣,程錦臉色頓是一紅,金宣已脫掉緊身衣,只著內襯,而且領口大開,露出白皙的相肩,在朦朧的月光下,有種令人把持不住的魅惑。
    程錦急忙收回目光,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心情也很快平靜了下來。
    金宣見狀,忍不住笑了,真是有什么樣的主子就有什么樣的隨從,唐寅并非好色之人,程錦這點倒是和唐寅很像。
    她打開瓷瓶的塞子,里面是粘稠狀的液體,金宣倒處一些,正要把肩頭的傷口上抹,可她猛然皺了皺眉頭,感覺此藥的味道不太對。
    她把手中的藥膏放到鼻下,仔細辨別,面露詫異之色,疑問道:“程將軍,這金瘡藥真的是風王殿下送你的?”
    程錦垂著頭說道:“當然!此藥確是大王所賜!”
    金宣倒吸口氣,再次問道:“程將軍最近可是犯過什程錦樂了,說道:“我一向追隨在大王身邊,又怎么可能會犯大錯?”
    “可是此藥有問題。”
    “什么問題?”
    “其中有毒!”金宣正色說道:“風王殿下又怎會賜于程將軍毒藥呢?”
    程錦愣了愣,接著仰面大笑起來。金宣不解地看著他,懷疑他是不是瘋了,他的大王都已賜他毒藥,他怎么還能笑得出來?程錦幽幽說道:“這就沒錯了,此藥確是大王所賜,只不過,它不是給我用的,而是給金長老你用的!”說話之間,他的手在背后一晃,取下盤刀。
    金宣大驚失色,問道:“程將軍這話是什么意思?”
    “金長老那么聰明,難道,還需要我把話說明嗎?”程錦臉上的和氣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滿面的殺氣,兩眼射出冰冷的精光。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長老院四周的角落里慢慢走出無數的黑衣人。剛才他們一直藏于暗處,而且刻意掩住靈壓,加上金宣有傷在身,也沒想到長老院內會藏人,并非現他們,現在他們已服下聚靈丹,身上的靈壓立刻泄出,金宣這才猛然覺四周都是修靈者,詭異又恐怖的暗系修靈者。
    她難以置信地看著程錦,問道:“今晚,你不是來救我的,而是來殺我的?”
    程錦沒有接話,把手中的盤刀一甩,身上散出黑色的霧氣,緊接著,靈鎧披掛在身,與此同時,盤刀連同連接盤刀的精鋼鎖鏈一并被靈化。
    隨著他完成靈鎧化與兵之靈化后,四周乃至掛在天棚上的暗箭人員也一并完成靈鎧化和兵之靈化,一瞬間,長老院的大堂里變得殺氣騰騰,靈壓將其中的空氣都凝結,壓得人有種透不過氣的感覺。
    “在東方府向靈堂放冷箭提醒東方夜懷子弟的人,就是你!”金宣目光流轉,掃視周圍的暗箭眾人。
    “沒錯!”程錦終于開口,緩緩吐出兩個字。
    “為什么?”金宣忍不住跨前一步,厲聲問道:“為什么要這么做?又為什么要害我?”
    程錦看著金宣,無奈地說道:“金長老,你應該知道,我只是個做事之人,而不是決定事情該怎么做的那個人。所以,不管你問我什么,我一概不知,我只知道,我的任務是在今晚取你的性命!”
    說話之間,毫無預兆,程錦猛的把手中的盤刀甩了出去。現在暗箭所用的武器已完全是繼承幽暗人員的武器,盤刀飛行的快慢以及上下左右的浮動完全受出刀者的控制。
    程錦的刀并不快,只是飛到金宣近前時,盤刀不可思議地畫出一道弧線,飛行到金宣的身側,猛擊她的脖頸。
    金宣直到現在也沒想明白,唐寅為何要殺她,她從沒做過危剛把程錦這一刀讓過去,周圍的四面八方乃至她的頭頂上一同飛來無數的盤刀,每把盤刀都是上下飄忽,左右搖擺,也沒有個固定的飛行軌跡,無法事先判斷它的方向做出迎擊。
    金宣大喝一聲,重新罩起靈鎧,手持靈劍,向外連挑帶點,只聽叮叮當當的脆響聲連成一片,在金宣的四周爆出十多團火星子。
    被她擋開的盤刀并沒有落地,而是又在空中反折回來,繼續襲向她的周身要害。
    她深吸口氣,向外連續施放三記靈亂極,將周圍飛來的盤刀一并打開,可她還沒來得及歇口氣,剛被打開的盤刀又一次在空中折飛回來。
    人在遠處,*控盤刀,攻擊反復,源源不斷,這就是幽暗的可怕之處,只不過,現在幽暗的可怕已被暗箭繼承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