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12

  終卷第十二章
    見皇甫秀臺直沖沖地往外走,唐寅箭步竄上前去,把他攔住,疑問道:“皇甫長老要去哪?此事還沒有調查清楚,皇甫長老可莫要沖動啊……”
    皇甫秀臺猛的把手中的鋼箭抬到唐寅的眼前,凝聲說道:“還沒有調查清楚?這還需要再調查嗎?殺人償命,我要讓那些畜生償我師妹的命來!”
    說完話,他猛的一推唐寅,繼續往外走。【】
    唐寅再次掠過他,擋住他的去路,說道:“東方府附近的川軍大營里可都是川軍中的jīng銳,連……連金長老都折損在他們手上,皇甫長老前去只怕也……”
    皇甫秀臺對上唐寅關切的目光,點點頭,說道:“老夫知道,風川兩國是盟國,風川兩軍是聯軍,此事風王殿下也不好出面處理。不過風王殿下也不必為難,老夫自己會去解決,只求風王殿下能代老夫安葬好師妹,老夫便已感激不盡了!”說完,他再一次推開唐寅,走出中軍帳。
    這回唐寅沒有再去阻攔他,看著他越走越遠的背影,唐寅撲哧一聲樂了,慢悠悠地說道:“這回可有熱鬧看了!”
    艾嘉走到唐寅身邊,先是往外面瞧瞧,接著低聲說道:“大王,jiān污金長老之事是幽暗之人所為,那些幽暗的人雖說加入了暗箭,但對神池的長老們仍記恨于心,所以才會發生這樣的丑事。”
    唐寅深吸口氣,幽幽說道:“可是他們不知道,當初去營救他們的人中,也有金宣一個!”說著話,他轉過身形,看著地上的擔架,幽幽說道:“成殮起來,厚葬!”
    “是!大王!”艾嘉答應一聲,正要令人把擔架抬出去,唐寅恍然又想起什么,說道:“對了,棺木要備上兩口。”
    “啊?”艾嘉吃了一驚,滿臉不解地看著唐寅,疑問道:“大王,為何要準備兩口棺木啊?”
    唐寅淡然一笑,反問道:“你認為皇甫秀臺還能再活著回來嗎?”
    他走回到自己的坐位,慢慢坐下,彈著手指說道:“看得出來,皇甫秀臺對金宣的感情很深,可能深到連他自己都沒發覺的地步,既然他二人生不能一起,死就葬在一塊!”
    “大王果然是仁義之君!”這話不是艾嘉說的,秦合從外面走了進來,笑容滿面地向唐寅拱手施了一禮,說道:“恭喜大王,略施小計,便接連除去兩個心腹之患。”
    唐寅仰面而笑,向秦合招招手,說道:“秦先生請近前坐!”等秦合在他的下手邊坐好后,他笑道:“這多虧有秦先生為本王出謀劃策啊!”
    秦合面sè一正,拱手說道:“小人不敢貪功,這全因大王的英明決斷。”
    唐寅臉上的笑意更濃,秦合這個人還是很好用秦合身子猛然一震,暗吸口涼氣。他當然知道唐寅指的是誰,正是自己的師傅,聶震。
    風王的刀終于還是要砍向師傅的腦袋了!秦合在心中嘆息了一聲,對唐寅苦笑道:“小人知道。”
    “那你說說看,可有何良策?”唐寅笑盈盈地問道。
    “任何手段皆可以。”秦合說道。
    唐寅挑起眉毛,反問道:“事情鬧大,難道不會惹人非議?”
    “大王只需開棺驗尸,將東方長老被害的真相公之于眾,便可以輕而易舉地堵上所有的口實了。”秦合垂首說道。
    唐寅暗暗點頭,沒錯,自己先除掉聶震,然后再開棺驗尸,公布東方夜懷的真正死因,到時死無對證,所有人都會認為是聶震所為,而絕不會聯系到自己身上。秦合果然善出妙計,而且是一環扣著一環,最后把他的師傅也扣進去了。
    他仰面而笑,點頭說道:“多謝秦先生指點,本王知道該怎么辦了。以后,秦先生就在本王身邊做個謀士,有很多事情,本王都想聽聽秦先生的見解。”
    秦合聞言,急忙站起身形,恭恭敬敬地跪地叩首,說道:“小人多謝大王厚待,以后必定竭盡全力,輔佐大王,若有二心,天誅地滅!”
    “好、好、好!秦先生快起來!”唐寅連連點頭,并含笑向秦合擺了擺手。
    且說皇甫秀臺,現在老頭子已經徹底失去了理智,離開風營后,直奔東方府附近的川營而去。
    川營這邊一如往rì的風平浪靜,一派祥和,士卒們進進出出,完全沒有感覺到大難已然臨頭。
    當皇甫秀臺怒沖沖而來的時候,營地門口的軍兵都是一塄,不明白這位神池的大長老怎么突然來己方的軍營了。
    有名小頭目急忙快步跑上前去,拱手施禮,說道:“原來是皇甫長老,稀客啊稀客,不知皇甫長老今rì前來有何貴干……”
    他話還沒有說完,面無表情的皇甫秀臺已然拔出佩劍。太快了!在他拔劍的同時,空中也閃出一道長長的寒光。
    就聽撲哧一聲,那名川軍頭目的腦袋應聲而落,頭顱已然滾落在地,但身子還站在原處,頓了片刻,猩紅的血漿才從斷頸處噴shè到空中。
    “啊——”見此情景,在場的川軍無不大驚失sè,難以置信地看向皇甫秀臺,一時間都回不過神來。
    皇甫秀臺也不給他們回神的機會,一走一過之間,十數名川軍士卒全部慘死在他的靈劍之下。
    “瘋了……皇甫秀臺瘋了!快關營門,趕快關閉營門!”川營并非營寨,而是將幾反應過來的川軍士卒們紛紛尖叫一聲,調頭往回跑,進入營內后,慌慌張張的關閉營門。
    區區的院墻,又怎么可能擋得住皇甫秀臺?后者都未翻墻而入,直接走到院門前,意念轉動之間,靈亂風施放出去。
    木制的院門根本無法承受靈亂風的暴擊,隨著一陣咔咔的脆響聲,兩扇木門被密集的靈刃攪個粉碎,連帶著,門后的川軍也被波及到,一時間,慘叫聲連成一片。
    皇甫秀臺邁步走進川營之內,一名受傷倒地還未咽氣的川兵見到皇甫秀臺向自己走來,想重新拿起武器與他拼命,皇甫秀臺走過他身邊時只是信手揮劍,便硬生生削掉他大半的頭顱。
    川營的主將名叫張順,軍階不高,只是一名兵團長,此時他正在自己房中悠閑地喝著茶。
    這時候,一名川兵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大聲叫道:“將……將軍,不、不好了,皇甫秀臺來了……皇甫秀臺進來了……”
    張順莫名其妙地看著那名士卒,皇甫秀臺來了確實讓人意外,但也不至于如此驚慌失措!他慢條斯理地放下茶杯,說道:“既然皇甫長老登門拜訪,那就請進來。”
    “將軍,不是的,他……他是自己殺進來的……皇甫秀臺見人就殺,像瘋了似的,我軍已有不少弟兄死在他的劍下了!”那川兵急得滿頭是汗,臉sè都嚇青了。
    皇甫秀臺是殺進來的?張順下意識地站起身形,疑問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人也不知,將軍,兄弟們根本攔擋不住皇甫秀臺,將軍得趕緊走啊,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張順滿臉的茫然,自己從未得罪過皇甫秀臺,他來找自己的麻煩作甚?
    他正琢磨著,外面突然一陣大亂,張順大步流星走到屋外,舉目一瞧,只見數百名之多的己方士卒踉踉蹌蹌的退到院中,不少人身上還掛著彩,一個個滿臉的驚慌與懼怕。
    直到現在張順也沒搞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見人群中有一名千夫長,他大叫道:“寧遠,發生了什么事?”
    那名千夫長急忙跑到張順近前,說道:“皇甫秀臺無緣無故地殺進我軍營地,而且出手狠毒,見誰殺誰,不留活口啊!”
    原來真是這樣!張順臉sè頓變,他疑問道:“可知是何原因?”
    “屬下不知!皇甫秀臺他也沒說!”名叫寧遠的千夫長顫聲說道:“將軍,皇甫秀臺很快就要殺到這里了,將軍還是快避一避!”
    “笑話!本將乃川國堂堂的兵團長,豈會怕他皇甫秀臺一個人?寧遠,你立刻去集結弟兄,今rì之事無論如“是!將軍!”寧遠硬著頭皮應了一聲,他正要轉身離去,張順又把他叫住,說道:“對了,再……順便派人去東方府求援,萬一弟兄們擋不住皇甫秀臺,東方長老的弟子也能幫我們一臂之力!”
    “明白!”寧遠連連點頭,快步跑了出去。
    現在,皇甫秀臺已完全殺紅了眼,而且沒有目標,只是為了殺人而殺人。他從營外一直殺入前院的大堂,又從前院殺到東院,隨后再從東院往西院殺。、這一路殺下來,都不知道有多少川兵折損在他的手里,原本打掃得干干凈凈的川營現已變成到處都是血跡,隨處可見尸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