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13

  終卷第十三章
    川營所在的位置就挨著東方府,川營發生這么大的事,東方府也有聽到動靜,只是人們并不清楚具體發生了什么事。【】
    當寧遠派出的軍兵來前求援時,人們才搞明白原來是皇甫秀臺正在川營內大開殺戒呢!鍾頜皺著眉頭問道:“可知皇甫秀臺為何會突然殺進你們營地嗎?”
    “小人也不清楚啊!皇甫長老可能……可能是瘋了?”川兵結結巴巴地說道。
    鍾頜吸了口氣,看向其他的師弟們,詢問他們的意見,此事己方到底幫是不幫。
    二弟子馮義正sè說道:“大師兄,川王殿下幫我們甚多,現在川軍有難,我們理當出力相助!”說話之間,他還向鍾頜連使眼sè。
    這次對他們而言可是個好機會,除掉皇甫秀臺為師傅報仇的好機會。
    本來皇甫秀臺有唐寅護住,沒人可以動他,現在他不知道吃錯了什么藥,突然到川營生事殺人,己方正好可以借此機會光明正大的鏟除老賊。
    鍾頜當然明白師弟的意思,他點點頭,幽幽說道:“二弟所言有理!”說著話,他又看向其他的師兄弟們,問道:“你們怎么看?”
    小弟子彭俊說道:“二師兄說得對,川軍有難,我們不能坐視不理,大師兄,我們得立刻趕過去!”其余的師兄弟們也都是紛紛點頭,表示贊同。
    見狀,鍾頜不再猶豫,沉聲說道:“召集其他的師弟們,隨我等去川營,這里是神池城,容不得他皇甫秀臺為非作歹!”
    “是!”眾人齊齊應了一聲,轉身向外走去。
    鍾頜帶的人不少,除了他們這些嫡傳弟子外,還有一大群的門徒,上上下下加到一起不下百人。他們浩浩蕩蕩出了東方府,直奔川營而去。
    兩地相鄰,近在咫尺。
    當他們趕到時,皇甫秀臺業已從西院殺回到中院。離好遠,鍾頜等人就看到皇甫秀臺在川軍人群中左沖右殺,仿入無人之境似的,成群成片的川軍慘死在他的劍鋒之下。
    好個猖狂的老賊!鍾頜暗咬牙關,深吸口氣,厲聲喊喝道:“皇甫秀臺,川軍大營豈是任由你撒野的地方?”
    聽聞喊喝之聲,皇甫秀臺站穩身形,接著,他慢慢轉回頭,yīn冷得毫無感情的目光在鍾頜等人身上一一掃過。
    看清楚來人是東方夜懷的一干弟子,皇甫秀臺的眼睛立刻爬滿血絲。
    他們不來找他,他等會還要去找他們呢,他相信,若是沒有這些東方夜懷的弟子,川軍也不可能傷到師妹,可以說師妹的死,這些人都是幫兇,甚至可能就是殺人兇手。
    想到這里,皇甫秀臺將靈劍握得咯咯作響,他目光冷咧,一步步向鍾頜等人走去。沒等喊話之間,彭俊把靈鎧化和兵之靈化同時完成,一劍直取皇甫秀臺的面門。
    皇甫秀臺倒也沒客氣,見到對方一劍刺來,他手中的靈劍突然乍現出霞光異彩,緊接著,靈劍一點點的變短,到最后,好像全部被他身上的靈鎧吸收了似的。
    這就是皇甫秀臺賴以成名的絕學,兵鎧靈合。
    等他完成兵鎧靈合后,彭俊的劍業已刺到他近前,皇甫秀臺只隨意地抬起手來,擋住自己的面門。
    咔!彭俊這一劍正刺在皇甫秀臺的掌心,他本以為能將對方的手掌連同腦袋一并刺穿,可是他錯了,他的靈劍連皇甫秀臺手掌上的靈鎧都未能刺破,僅僅是刺出一個小凹點罷了。
    別說彭俊暗吃一驚,就連后面的鍾頜等人臉sè也同是大變,東方夜懷唯一的一位女弟子楚晴喊喝一聲,飛身竄了出去,yù救下彭俊,可惜還是太晚了。
    只見皇甫秀臺把手腕一翻,順勢抓住彭俊的靈劍,也沒見他如何用力,只是往回一拉,便把靈劍硬拽了過去。
    靈劍在他手中就像紙片一般,他雙手合攏一團,靈劍立刻扭曲成球狀,隨手扔掉,而后他猛的跨前一步,來到彭俊近前,拳頭掄圓了,對準彭俊的頭頂全力猛砸下去。
    皇甫秀臺的出手已快到根本不給你閃避的機會,彭俊明知不敵,也只能抬起雙臂,十字交叉的硬擋。
    只聽啪、咔嚓連續兩聲脆響,皇甫秀臺的鐵拳結結實實的砸在彭俊的雙臂上。
    只是一擊,不僅把彭俊雙臂的靈鎧砸碎,連同臂骨也一并砸斷,這還不止,拳頭繼續下落,又砸在彭俊的頭頂上。
    身為東方夜懷的關門弟子,彭俊一身靈武也算高深莫側,可在皇甫秀臺面前,簡直如孩童一般。
    他的腦袋如被摔碎的西瓜,被一拳砸個稀巴爛,殷紅的鮮血以及白花花的腦漿飛濺了滿地。
    說來慢,實則整個過程極快,只是石火電光的事。業已沖過來營救彭俊的楚晴看得清楚,她尖叫出聲,發瘋了似的撲向皇甫秀臺。
    后者只是瞄了她一眼,接著,抬起手來,毫無預兆,他指尖處的靈鎧突然暴長數米長,如同五根長針似的,直向楚晴刺去。
    楚晴吼叫著揮劍格擋,可是她也僅僅當成兩根靈刺,另外的三根靈刺分別貫穿她的喉嚨、心口以及小腹。
    撲、撲、撲!隨著三聲悶響,楚晴前撲的身形也猛然頓住,她緩緩低下頭,看著刺穿自己身體的三根靈刺,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皇甫秀臺手臂抬起,楚晴的身子立刻被靈刺挑在半空中,皇甫秀臺yīn森森的目光注視向在他手指移動之間,指尖延伸出去的靈鎧也隨之移動,在咯吱吱如同拉鋸的聲音中,懸在空中的楚晴被靈刺活生生的切割成四段,鮮血和五臟六腑最先從空中散落下去,一個活蹦亂跳的大活人,眨眼工夫就變成了一堆讓人毛骨悚然的血肉。
    剛一交手,就連損兩人,鍾頜以及其他的弟子們無不是又驚又駭,又悲又憤,同時又感心疼。
    這才是皇甫秀臺的真正實力,兵鎧靈合已運用到出神入化的地步,在這個領域,甚至是廣寒聽都未必能及得上他。
    “皇甫老賊,我與你拼了!”
    鍾頜猛然大叫一聲,通紅的雙眼里淚光閃閃,大叫著向對面的皇甫秀臺沖去。其余的弟子們也一同追了上去,一個個皆用出拼命的打法,似乎皆想與皇甫秀臺一命換一命。
    “想殺老夫,你們還得再練個幾十年!”皇甫秀臺喊喝一聲,收回指尖的靈刺,對面著迎面而來的上百名東方夜懷弟子,他毫無懼sè,不退反進,主動迎擊。
    雙方剛一接觸,皇甫秀臺身上就連中數劍,可是沒有一劍能破掉他的兵鎧靈鎧,對他而言,這就如同撓癢癢一般,倒是皇甫秀臺在一走一過之間連續撞飛了兩人。這兩位,皆是骨斷筋折,當場斃命。
    東方夜懷弟子們的靈武都不弱,只是和皇甫秀臺比起來差距太大,雙方交戰還沒幾個回合,地上已多出數具尸體。
    在他們打斗過程中,云集過來的川兵更多,連主將張順也到了。眼看著東方夜懷這么多弟子合力戰皇甫秀臺一人都不占任何優勢,張順大喊道:“東方長老的高徒們快讓開!”
    鍾頜等人互相招呼一聲,齊齊向后退避。在他們退讓開的一瞬間,川軍的箭陣便到了。
    密集的箭矢里混雜著大量的靈箭,這也是川軍擊殺修靈者的最拿手本事,以普通箭矢擾亂敵人的實現,而箭陣中的靈箭才是真正的殺手锏。
    皇甫秀臺冷笑出聲,站在原地連動都沒動,一只手背于身后,另只手輕描淡寫地抬起,護住自己的面門。
    耳輪中就聽叮叮當當的脆響聲不絕于耳,皇甫秀臺的周身上下爆出一層火星子。
    再看他,靈鎧絲毫未損,反倒是他的腳下滿是折斷的箭矢。
    他抬起的手掌猛然間握起,剛好抓住一支迎面飛shè過來的靈箭,他低頭看著手里的箭矢,沒錯,和在師妹身上發現的鋼箭一模一樣。
    想到慘死的師妹,皇甫秀臺的眼圈又紅了,目光里滿是復仇的光焰,他惡狠狠將手中的鋼箭扔在地上,接著,仰天咆哮一聲,硬頂著川軍的箭陣,直沖過去。
    皇甫秀臺此時不知道硬抗了多少箭shè,皇甫秀臺一路沖到川軍陣營前,雙臂向外一甩,手掌處的靈鎧化為兩把長長的手刀,數名川兵在他的手刀下被斬成兩截。
    一名附近的靈箭手見皇甫秀臺已到近前,慌慌張張的還想搭上靈箭,可皇甫秀臺一個縱身就到了他近前,手臂向前一抓,直接把靈箭手手里的鋼箭搶了過去,不等對方回神,他握著鋼箭狠狠刺在那名靈箭手的眼睛上。
    撲!鋼箭貫穿靈箭手的腦袋,箭頭在他腦后探了出來。皇甫秀臺下面狠狠一腳,將眼前的尸體踢飛出去,接著,他手握鋼箭,又向張順沖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