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15

  終卷第十五章
    說話間,皇甫秀臺一揮手,將面前的長老狠狠推開。【】眾人面面相覷,皆不知該如何是好。他們不相信川軍會平白無故地殺害金宣,就算金宣真的被害,其中也必是另有隱情。
    不過他們對整件事只是一知半解,更談不上調查,現在也不知該如何勸說皇甫秀臺。
    皇甫秀臺分開眾人,繼續向川營方向走去。
    當他來到川營時,川營的內外早已站滿了川軍將士。不等皇甫秀臺接近,川軍當中率先走出一名將領,大聲喝問道:“前來可是皇甫長老?”
    舉目向前方望了望,不說川營內有多少川軍,單單是站于營外的川軍恐怕就不下萬人,放眼看去,人山人海,分不清個數。
    皇甫秀臺腳步不停,繼續往前走,同時大聲回道:“正是老夫!”
    “皇甫長老請止步,大王有令,今日我軍大營謝絕會客,凡有企圖接近者,殺無赦!”那川將冷聲喝道。
    皇甫秀臺對他的警告置若罔聞,非但沒有站定的意思,反而向前走得更快。就在這時,前方傳來尖銳的破風聲,緊接著,電光閃過,一支箭矢狠狠釘在皇甫秀臺的腳前。
    這是川軍在向他放箭示警。皇甫秀臺只是瞄了一眼腳前的箭矢,冷哼出聲,抬腿邁了過去,繼續向川營接近。
    “皇甫長老不聽勸告,也就休怪在下不客氣了!”說話之間,那川將抬起手臂,向前猛的一揮,大叫道:“放箭!”
    嗡!隨著他一聲令下,川軍陣營里騰飛起一大面黑幕,遮天蔽日,呼嘯聲攝人魂魄。
    川軍的箭陣也是極為厲害的,東方府附近那座川營實際上就是一座大宅子,空間有限,并不適合大軍展開,川軍箭陣的威力也全然發揮不出來,而此時不同,川營外是空曠地帶,川軍業已站好整齊的陣型,這時的箭陣可比剛才要厲害得多,也可怕得多。
    皇甫秀臺看得清楚,即便是他也不敢大意。他再次施展兵鎧靈合,將靈兵融入到靈鎧之內,隨后,他的雙臂和后背處的靈鎧皆化為盾牌,他順勢向下低身,三塊由靈鎧化成的盾牌并攏到一起,嚴實合縫,形成三角錐狀,同時也把皇甫秀臺牢牢護在其中。
    叮叮當當——箭矢撞擊靈鎧,火星四濺,脆響聲不斷。川軍的箭陣密集而持續,其中還夾雜著大量的靈箭,一輪接著一輪,仿佛永無止境。
    此時,連皇甫秀臺周圍地面上的塵土都被射起多高,放眼看去,飛沙走石,天地天色,日月無光,哪里還能看清楚皇甫秀臺的身影。
    川軍一口氣射出十輪箭陣,領軍的主將這才高舉起佩劍,下令全軍停止放箭。
    等塵土和沙霧漸漸散去,人們向前方外側的箭矢拔掉,老頭子長哼一聲,咬著牙硬是站起身形。
    想不到皇甫秀臺還能站起,周圍的川兵們臉色同是一變,下意識地向后倒退。還沒等他們退回川軍本鎮,皇甫秀臺的雙掌伸出,就聽唰唰唰一陣破風聲,他十根手指指尖處的靈鎧暴長出數米,靈鎧變為靈刺,精準地穿透十名川兵的喉嚨,其鋒芒在其頸后探了出來。
    十名兄弟只是眨眼工夫就慘死在皇甫秀臺的兵鎧靈合之下,其余的川兵無不是驚叫出聲,不約而同地調頭往回跑。他們才跑出沒兩步,皇甫秀臺指尖的靈刺已向他們的后心襲去。
    撲、撲、撲!剩下的川兵一個都沒跑掉,皆是心臟被靈刺貫穿,當場斃命。
    后面川軍本陣的將士們看得真切,為首的那名川將大喊道:“兄弟們一起上,為死去的兄弟們報仇雪恨!殺!”
    “殺——”川將一呼百應,眾川兵蜂擁上前,對皇甫秀臺展開圍攻。
    他們想用對付廣寒聽那一套的車**戰來對付皇甫秀臺,只是當時有一干長老們牽制廣寒聽,車輪戰術很有效,現在能牽制住皇甫秀臺的人根本沒有,也就不存在什么車輪戰了。
    膝彎處的箭傷對皇甫秀臺是有影響,但他的靈武還在,面對周圍大呼小叫、人山人海的川兵,他毫無懼色,將指尖的十根靈刺化為兩把長劍,與其戰到一處。
    川軍兵力雖多,但對皇甫秀臺幾乎不構成威脅,人們沖上去一波,便被他的雙劍掃到一波,他邊打邊往前走,也不知打了多久,當他再抬頭向前觀瞧時,川軍的營門業已近在咫尺。
    他從川軍陣營內一直殺到川營前,這一路上也不知踩著多少川軍將士的尸體走過來的。向他身后觀望,地上的尸體都鋪出數十米長。
    他在營門前站定,深吸口氣,運足力氣,將雙手上的長劍猛的向前一插,就聽咔嚓一聲,營門在他的劍下如紙片一般,被輕而易舉地刺出兩只大窟窿。
    皇甫秀臺收回手掌上的雙劍,兩只打手扒住營門上的窟窿,用力向外一分,咔嚓!營門被他硬生生撕開個一人多高的大圓窟窿。
    在他破門之時,后面的川軍也都沒閑著,手中的武器拼命的往他背后又砍又刺。
    皇甫秀臺理都未理,好像沒感覺似的,大步走進川營之內。
    進入川營里,再向前觀望,這里的川軍數量比外面還多,一半是川軍精銳,一半是川國的侍衛。他剛進大營,早已做好迎戰準蓄勢待發的川軍便主動攻上來。
    他大喝一聲,再次與川軍戰到一處,邊打邊大吼道:“肖軒老賊,有膽的你就給老夫滾出來!”
    聽聞他的喊罵,周圍川軍的攻勢變得更加猛烈,人們完全不懼生死的前仆后繼,就是想靠人多的優勢壓倒皇甫秀臺。
    對于皇甫秀臺這把年歲的人,短時間的交戰肯定沒問題,怕就怕長時間的持久戰。他由城內殺到城南,惡戰了這么久,要說不累那絕對是騙人的。
    他現在完全是靠著復仇的怒火在支撐,周圍的川軍將士們撲上來一波,被皇甫秀臺殺退一波,雙方打了足足有半個多時辰,這段時間里,連皇甫秀臺都不記得殺退川軍多少輪的攻勢。
    等他抽出空檔再向四周觀瞧的時候,發現自己業已殺到川營的中軍帳附近,而向中軍帳前看,以肖軒為首的川軍統帥們正在向自己這邊觀望。
    原本已有些力盡的皇甫秀臺在看到肖軒后,眼珠子頓時爬滿血絲,變得通通紅,也不知從哪又迸發出力量,他邊揮舞著雙臂上的長劍邊向肖軒那邊沖殺,大喊道:“肖軒,老夫今日要取你的腦袋祭奠師妹的在天之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