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18

  【】終卷第十八章
    聶震此時還全然沒有意識到自己已大難臨頭,仍視唐寅為自己人,他樂呵呵地說道:“老夫對圣王之位當然是志在必得”
    唐寅聳聳肩,接著,他站起身形,慢悠悠地說道:“只是,聶長老也并非是本王心中最理想的圣王人選啊”
    聶震一怔,而后嗤嗤地笑了,搖頭說道:“風王殿下太會說笑了,老夫不是殿下最理想的圣王人熏那么又會是誰呢?”
    唐寅正色說道:“任笑任公子任兄重情重義,又寬厚仁德,對本王而言,無論于公于私,任兄都是不二的圣王人選”
    任笑生性淡爆不爭也不貪得無厭,這點正對唐寅的胃口,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任笑可比聶震好控制得多,由他做圣王,唐寅對神池會更加放心,相信以后神池也能為自己所用
    聶震再神智不清,這時候也感覺到不對勁了,他眼巴巴地看著唐寅,低聲問道:“風王殿下這話是什么意思?難道,殿下要舍棄老夫,改去支持任公子?”
    唐寅樂了,慢慢抬起手來,將腰間懸掛的佩劍緩緩抽出,他低頭欣賞著劍鋒,指尖輕彈,發出悅耳的龍吟之聲,他笑呵呵地說道:“聶長老自己也說了,對圣王之位志在必得,如果本王推任兄上臺,聶長老必會心生不滿,密謀報復,本王不想留下這樣的隱患”
    說著話,他抬頭對上聶震驚駭的目光,含笑說道:“再者說,神池的五位大長老,其中有四位都已經走了,聶長老畢竟與他們共事數十載,情誼深厚,本王以為,你就隨他們一起去吧!”
    這一下聶震可徹底醒酒了,他臉色頓變,下意識地站起身形,同時說道:“風王殿下,你這是要……”
    他還沒有說完,突然感覺一陣眩暈,周圍的一切都像在圍繞著他飛速地旋轉,他身軀前后左右的搖晃,最后還是堅持不賺無力地坐了回去
    唐寅甩動手中的佩劍,只聽呼的一聲,巾上燃起黑色的火焰那正是暗系內宗修靈者特有的技能,黑暗之火
    聶震終于感覺到唐寅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氣,他倒吸口涼氣,急忙轉頭,對身旁的秦合急聲叫道:“合兒,快保護為師離開此地!”
    秦合始終垂著頭,頓了好半晌,他面無表情地站起身形,緩緩向唐寅走去見狀,聶震尖聲大叫道:“合兒你不是風王的對手,快帶為師走!”
    哪知秦合連理都沒有理他,更沒有與唐寅交手,而是直接從唐寅的身邊走過,規規矩矩地站在他的身后
    聶震呆了片刻,一切都明白了,原來秦合早已與風王串通一氣,這酒……也必是他從中做了手腳
    想到這里,聶震氣得身子直哆嗦,怒聲道:“孽徒,孽徒!老夫當年真是瞎了眼竟然養出你這樣的白眼狼!”
    說話之時,聶震運用靈氣,想罩起靈鎧,與唐寅做最后一搏后者看得清楚,搖頭笑道:“聶長老還想與本王一戰嗎?別說你現在使不上力氣,就算能使上力氣,靈氣也凝聚不起來了吧!”
    “原來……原來你早就打算要除掉老夫……”聶震體內的靈氣果然無法凝聚,他雙目都快噴出火來,眨也不眨地凝視著唐寅
    唐寅提著竭到聶震近前,低頭憐憫地看著他,說道:“與其說東方夜懷皇甫秀臺是聶長老的心腹之患,倒不如是本王的心腹之患,好在聶長老盡心盡力,為本王除掉了此二人,本王也不會難為聶長老,最后,會給你一個痛快!”
    “唐寅,你……你好狠啊……老夫真心待你,你……你卻要謀害老夫?”聶震掙扎著還想站起,可是努力了幾次皆未能站起來
    唐寅幽幽說道:“看來,聶長老直到現在還沒有明白,由誰來做神池的圣王,這關系到風國與神池的關系,豈能與私人之間的交情混為一談?”
    說到這里,他停頓片刻,淡然說道:“現在,聶長老可還有未了的心愿嗎?”
    聶震手撫著桌案,讓自己不至于摔倒在地,他咬牙切齒地說道:“老夫的心愿就是把你碎尸萬段!唐寅,你這卑鄙無恥的小人,老夫就算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唐寅仰面而笑,說道:“如果世間有鬼,本王早就被厲鬼索命千百次了,不過,既然聶長老想做鬼,本王就成全你!”
    說話之間,他猛的抬起手中劍,對準聶震的胸膛,狠狠刺了下去
    眼睜睜看著他一劍刺過來,聶震無力閃躲,更無力格擋,他眼中難得的流露出駭然和絕望之色
    在劍鋒要近身前的瞬間,他轉目看向唐寅身后的秦合,消他還能念及師徒之情,在危難時刻出手救援,可是此時的秦合只是垂著頭,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完了!聶震在心里哀嘆一聲,想不到自己算計了一輩子,到最后,卻被唐寅這個黃毛小兒給算計了
    撲!這一劍刺得精準,也刺得兇狠,正中聶震的胸膛,劍鋒在他胸前入,在其背后探了出來
    在佩劍貫穿他身體的同時,依附于巾上的黑暗之火順勢竄上聶震的周身,同時也燒入他的體內
    “啊——”聶震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他張大嘴邊,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有濃濃的白霧從他的口鼻以及渾身的毛孔源源不斷的散出
    身為神池的大長老,最頂級的木系修靈者,聶震的修為與皇甫秀臺相當,靈氣雄厚,即便是受黑暗之火的焚燒也難以在一時半刻燒完
    唐寅這一劍就如同刺破了一只裝滿靈氣的巨大氣球,大量的靈氣從聶震體內涌出,并于空中聚集,團而不散,隨著聶震身上冒出的靈氣越來越多,空中凝聚的靈氣也越來越大
    這些失去主人的靈氣仿佛有生命似的,分成兩股,順著唐寅的鼻孔快速地鉆入他的體內
    其實唐寅也沒想到從聶震身上榨取出來的靈氣能如此豐厚,豐厚到他的身體已難以支撐的地步
    足足過了五分鐘,聶震體內的靈氣才算枯竭,他的尸體如同干尸一般直挺挺地倒了下去,但對于唐寅而言,事情還遠沒有完呢,凝聚于空中的靈氣太多了,它們可不受唐寅的控制,只是一個勁的鉆入他的體內
    等空中的靈氣被唐寅吸收個精光后,再看他,臉色漲紅的仿佛要滴出血似的
    他皺著眉頭,彎下腰身,對四周目瞪口呆的眾人沉聲喝道:“出去!你們都先出去!沒有我的允許,誰都不須進來!”
    “大王,你這是……”秦合關切地上前兩步,欲伸手攙扶,唐寅猛的一揮胳膊,將秦合打開,厲聲說道:“出去!”
    在場的眾人皆被他嚇了一跳,人們不敢再耽擱,快步走出中軍帳看到眾人都離開后,唐寅終于忍不住哇的一聲噴出口血箭他胡亂地抹了抹嘴角,立刻盤膝坐地,凝神打坐
    他能很清楚的感覺到,剛吸收的靈氣與自己體內的靈氣融合到一處,使自己的靈氣瞬間激增不止一倍,自己現在就像是一只被吹漲到極點的氣球,而且還在不斷的被吹大,最后的結果只能是不堪重負,爆炸開來以他目前的體質,無法容納這么多的靈氣,唯一的應對辦法就是再完成一次脫胎換骨
    脫胎換骨的過程有多痛苦,又有多兇險,唐寅再清楚不過,這時候容不得旁人打擾,哪怕是一丁點的分心都可能讓他死于非命,這也是他打發走在場眾人的原因
    中軍帳外,阿三阿四尹蘭秦合以及眾侍衛們并沒有離開,皆守在外面尹蘭憂心忡忡地說道:“大王看起來很痛苦的樣子,我們要不要把醫官請來?”
    “不可!”阿三阿四急忙擺手阻止,說道:“大王有令,沒有大王的準許,任何人不得入內,難道你忘了嗎?”
    “可是我的大王會發生危險!”尹蘭急得連連搓手
    秦合幽幽說道:“大王以黑暗之火吸食了師傅……吸食了聶震的靈氣,而聶震的修為甚至還要勝過大王,靈氣瞬間激增,大王的身體自然是承受不住”
    “那當如何是好?”尹蘭追問道
    秦合搖頭,幽幽說道:“靠外力恐怕是幫不上忙的,這只能靠大王自己處理了”
    尹蘭正要說話,忽聽中軍帳內傳來嘎嘎的脆響聲以及斷斷續續的呻吟聲她急聲說道:“那我們也得趕緊想個法子,不能在這里干站著啊”
    秦合正色說道:“暗系靈武玄妙,相信大王可以應付得來!”
    “你就敢保證大王一定會平安無事嗎?”
    “這……在下不知”秦合哪敢做出這樣的保證,連連搖頭
    尹蘭狠狠瞪了他一眼,再次看向阿三阿四道:“我去找醫官來!”
    “不行!大王有令,任何人不得入內!”阿三阿四雙雙反對
    “你倆……可真是死腦筋!”尹蘭氣得直跺腳,最后走到一旁,蹲了下來,仔細聆聽營帳里的動靜
    且說營帳內的唐寅,他這一次的脫胎換骨足足用了一個多時辰的時間,當他恢復正常的時候,人已是赤身**的躺在地上,在他的身下,全是猩紅的血水,將地面都染紅了好大一攤本章節由網書友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