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8

  終卷第二十八章
    肖軒沉吟片刻,說道:“不管事情成功與否,孤想以潘長老的靈武,最后逃出神池還是易如反掌的,等到那時,孤也絕不會對潘長老棄之不理,如果潘長老愿意,還可以到我川國來,孤會以上賓之禮待之!”
    他的話消除了潘泰的后顧之憂,他的目光又落到那五箱金上,眼珠連轉,而后重重地點下頭,說道:“好吧,既然是川王殿下相求,小人必當全力以赴就是!”
    肖軒聞言大喜,正色說道:“此事,孤就拜托潘長老了!”
    “川王殿下不必客氣。”
    肖軒以重金成功買通了潘泰,要利用潘泰來除掉任笑。這一招可謂高明,首先潘泰的為人是不怎么樣,但靈武堪稱出類拔萃,要遠在任笑之上,其次,潘泰是神池的長老,而且素來品行不端,刺殺任笑,哪怕事情敗露也能解釋得通,絕不會讓人把此事聯系到川國身上。
    這是一條攻守兼備的計謀,成功了固然是最好,萬一失敗了,川國也沒什么損失,只是白扔了些金而已。
    潘泰接受了肖軒的重金,回到自己府上后,立刻把他的幾名最信任得過的弟招來,在密室中磋商,如何能除掉任笑。
    現在任笑的身份已非同尋常,乃是堂堂的儲君,雖說還住在他原來的宅里,并未移居王宮,但宅里已增加了不少的守衛。
    其中即有風人,也有神池弟,防守森嚴,想神不知鬼不覺的混入其中,即便靈武高如潘泰也非易事,還有最麻煩的一點,任笑的靈武是不如潘泰,但也絕對不白給,潘泰想在三五招內致任笑于死地,那根本不可能,可一旦交上手,又勢必會把守衛們統統引來,別說殺不掉任笑,連潘泰自己能不能脫身都未可知呢。
    潘泰與幾名弟商議了許久,也沒想出個太好的辦法。正在他愁眉不展,不知該如何下手的時候,一位名叫袁皓的弟突然說道:“師傅,據弟所知,任笑其人喜好字畫古董,師傅何不投其所好,帶些古玩字畫到任笑家去拜訪,師傅帶了重禮,以任笑的為人絕不會怠慢師傅,必會設宴款待,到時,師傅可趁機灌醉任笑,伺機下手。”
    聽完袁皓的建議,潘泰眼睛頓是一亮,他暗暗點頭,討道: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當任笑清醒的時候,自己當然不可能在三五招內取他性命,但他若是醉了,自己再殺他可就易如反掌了。他邊琢磨著邊緩緩點頭,喃喃說道:“這也是個辦法,可以一試!”
    翌日。潘泰特意選擇傍晚的時候到任府拜訪。按理說,去拜訪人家都會選擇上午,可他偏偏選在飯口的時候,為的就是要讓任笑設宴款待他。
    此時任笑在家,和他在一起的還有夏瑤。聽說潘泰前來拜訪,任笑頓是一皺眉,潘泰的預感沒錯,任笑確實對他沒什么好印象,而且還厭惡得很。
    若是在以前,別說有夏瑤在,就算夏瑤不在,他也不會見潘泰,但現在他的身份不同于以前,有些事情也不能任由他的性去做,潘泰畢竟是長老,既然親自登門拜訪,他只能見上一見。
    他對夏瑤無奈地說道:“瑤,我先去應付一下潘長老,去去就回。”
    夏瑤淡然一笑,站起身形道:“天色不早,我也該回去了,明日我再看你!”說話時,她穿起斗篷,渾身上下遮得嚴嚴實實,就剩一對美目露在外面。
    看著她這身打扮,任笑心中充滿歉意,同時他也在心里暗暗起誓,等他成為圣王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向夏瑤求婚,兩人絕不能再像現在這樣偷偷摸摸的見不得光。
    見任笑看著自己愣神,夏瑤對他笑道:“我從后門走,不會被潘長老發現的。”說著,她恍然又想起什么,提醒道:“笑,潘長老這人心術不正,你可要多加提防才是!”
    任笑點點頭,說道:“放心吧,我心里有數!”他送夏瑤出了房間,又目送著她走出后門,登上等在外面的馬車,這才轉身向大廳那邊走去。
    當任笑到大廳的時候,潘泰已在這里等了有一會,見到任笑終于露面,潘泰急忙站起身形,拱手施禮,說道:“老夫拜見公!”
    “哎,潘長老不必多禮!”不管任笑心里多討厭潘泰,但基本的禮數還是要講的。他快步上前,拱手也回了一禮。
    二人分賓主落座,潘泰苦笑著說道:“本來,老夫昨天便該趕來向公道賀,可是拜訪公的人實在太多,老夫又不愿扎堆湊熱鬧,故選在今日這個時候前來拜訪,若有不周
    之處,還請公見諒啊!”
    任笑樂了,平日里一向驕橫跋扈的潘泰突然變得如此客氣起來,他還真有點不太適應。他擺擺手,說道:“潘長老說得哪里話,就算潘長老不來拜訪,我也不敢怪罪潘長老啊!”
    潘泰笑容滿面地說道:“公果然仁德。”說著話,他把一旁的禮盒拿了起來,邊打開邊說道:“聽說公一向喜歡字畫,正好老夫的家中也收藏了幾副,便順道拿來請公鑒賞。”
    他還真抓住了任笑的喜好,后者笑問道:“不知潘長老的字畫出自哪位名家之手?”
    “哎呀,老夫也不懂誰是名家,誰是亂涂亂寫的,不過,老夫的這些字畫中還真有一副是出自于一位大名鼎鼎的人物。”
    “哦?不知是何人?”任笑來了興趣,笑問道。
    “乃我神池的先王,盤道。”潘泰小心翼翼地說道,同時緊盯任笑的反應。
    任笑聞言,不由得倒吸了口氣,盤道是神池的第四代圣王,他的靈武在歷代圣王當中不能算是出色的,但其在字畫方面的造詣絕對是最高明的,用一代名家來形容也不為過。
    只不過盤道所在的年代離現在太久遠,他的作品也沒多少能傳承至今,即便是一向喜歡收藏字畫的任笑也是只聞其名,未見過其作。
    現在聽說潘泰手上有盤道的字畫,他當然是又驚又喜。
    他難掩臉上的喜色,問道:“潘長老可有將先王的字畫帶來?”
    “當然,就在這里!”只看任笑的表情,潘泰便知道自己的禮物算是帶對了。他不慌不忙地從禮盒中取出一只畫卷,很隨意地抓在手中,遞給任笑。
    任笑小心翼翼地接過,他慢慢展開,只是展開了一半他就不自覺地站起身形,將畫卷放在桌案上,動作緩慢地全部打開。
    畫卷里畫的是神池山,不過那時的神池山上還沒有長老院,位于半山腰的神池城規模也遠沒有現在這么大,不過整幅畫看上去栩栩如生,妙筆生花,畫功嫻熟飄逸還帶著灑脫。
    在畫卷的一側另寫著一行字:神池仙境冠絕天下。落款處有盤道的號和印章。
    是真品!任笑對字畫頗有研究,雖然他從沒見過盤道的真跡,但是手摸畫卷的質地,可判斷出年代久遠,細瞧畫卷的畫風,絕對是出自名家之手,而在盤道那個年代,名家屈指可數,他們的作品也絕不會假用旁人的名諱。
    另外,這副畫的珍貴之處還不僅在于出自盤道之手,它還還原了千百年前的神池山和神池城的全貌,這一點可太珍貴了,任笑直看著目不轉睛,愛不釋手。
    潘泰在旁靜靜地觀瞧,眼中逐漸射出兇光。
    他能感覺得到,現在任笑的注意力全放在畫卷上,如果自己此時動手,定能殺他個措手不及。想到這里,他的手慢慢抬起,放到腰間的佩劍上。
    “好!好畫!”任笑突然開口贊嘆。
    一旁的潘泰身一震,剛剛提起來的手立刻又放了下去。任笑的目光仍是落在畫卷上,根本沒留意到潘泰的異樣,他隨口問道:“潘長老,此畫是從何處得來?”
    “啊,這副畫是老夫在逛集市的時候無意中發現的。”他這是信口胡說。他強取豪奪來的寶物太多了,至于這副畫是怎么弄到手的,又是什么時候弄到手的,他早忘得一干二凈。
    “潘長老一定花了不少銀吧?”任笑仍是心不在焉地隨口問道。
    “恩,是不少,老夫足足花了五千兩。”
    “什么?”任笑的注意力終于從畫卷中抽了出來,轉頭驚訝地看向潘泰。
    潘泰還以為自己說多了,他急忙圓話道:“老夫也覺得區區一副字畫竟然要五千兩,實在不可思議,但念及是先王遺作,老夫實在不忍它流落民間,便咬牙買了下來……”
    不等他說完,任笑已仰面大笑起來,說道:“潘長老,五千兩不是貴了,而是太便宜了,此畫價值連城,又豈是用金銀所能衡量?”
    潘泰瞪大眼睛,他也沒想到這區區的一副畫竟然會有這么高的價值。
    他愣了半晌,方笑道:“公是懂畫之人,而此畫留在老夫這粗人手上只能是暴殄天物,今日,老夫便把此畫贈于公,還望公能笑納!”
    任笑身一震,愣了片刻,連連擺手,急忙道:“不可不可,這太貴重了,我萬萬不能收下,潘長老快拿回去吧!”說話時,他快速地把畫卷重新卷好,遞還給潘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