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31

  潘泰捂著脖子,連連后退,可他退出沒幾步,在他后面的一個唐寅又刺來一劍。
    沙!這一劍在潘泰的肋下掠過,不僅挑開他的靈鎧,還將他的肋下劃開一條四寸多長的大口子,皮肉外翻,鮮血淋漓。
    潘泰疼得悶哼一聲,險些坐到地上。
    與此同時,周圍的那些唐寅們又一同將劍刺來,潘泰是擋前擋不了后,擋左擋不了右,只眨眼的工夫,他身上已被劃開十多條傷口,整個人看上血像血葫蘆似的。
    這時,他再堅持不住,一屁股坐到地上,眼巴巴地看著四周數之不清的唐寅,顫聲說道:“老夫與風王殿下無冤無仇,為何殿下要*老夫到如此地步?”
    “無冤無仇?”其中的一個唐寅笑了,他緩步走到潘泰面前,蹲下身形,與他平視,慢悠悠地說道:“你欲殺任兄,怎么還好意思說與本王無冤無仇呢?潘泰,今日你是插翅難飛了,最后,你還有什么話要與本王說嗎?”
    “老夫……老夫先殺了你!”潘泰暴吼一聲,抬劍刺向面前的這個唐寅。
    撲!這一劍正中唐寅的眉心,直接把他的頭顱刺穿。可讓人毛骨悚然的是,他竟然像沒事人似的,仍就蹲在心里,臉上依舊是樂呵呵的表情。
    他緩緩抬起手來,握住刺穿自己頭顱的靈劍,沒有向外拔,而是橫著向外切。隨著沙沙的聲響,靈劍竟被他橫著切出腦外,而在他的額頭上,卻連條傷口都沒有留下。
    他看著潘泰,幽幽說道:“你知不知道,本王為了推任兄坐上王位,不知花費了多少的心思才除掉了皇甫、東方、聶震三個大長老,為任兄鋪平了道路,而你卻要殺他,我又怎能留你?!”
    眼巴巴看著面前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唐寅,潘泰已經驚駭過頭了,他喃喃說道:“原來,原來是你害死的他們……”
    “哈哈!”唐寅仰面而笑,得意地說道:“要論靈武,無人能出神池左右,但要論頭腦,神池可就差得太遠了。”說話時,他慢慢抬起手中劍,頂住潘泰的胸口。
    毫無預兆,就聽呼的一聲,黑色的火焰在他掌心中竄出,如同黑色的蟒蛇一般,順著劍身爬到潘泰的身上。
    潘泰大驚失色,尖叫出聲,揮手想把爬到自己身上的黑火打掉,可是他才拍了兩下,他的手掌也著起黑火,漸漸的失去了知覺。他扭頭一瞧,直嚇得魂飛魄散,原來他的整只手掌竟然被黑火燒化,連點骨灰都沒有剩下,要命的是那黑色的怪火還沒有熄滅,正順著他的胳膊迅速地向上燒,不斷有白色的靈氣在黑火的焚燒下散發出來。
    “啊——”潘泰發出的叫聲已不像是人喊出來的,他滿地翻滾,不過在他翻滾過的地方,連地面都被燒出一個個大小不一的凹坑。
    時間不長,潘泰的叫聲消失了,連他的人也一并不見了,向地上看,空空如也,沒有毛發留下,沒有殘留任何的衣服和雜物,好像潘泰從來沒有在任府出現過。
    就站于附近的神池弟子們皆看得目瞪口呆。可以說從頭到尾潘泰就像瘋子似的,一個人在唱獨角戲。
    他一會怪叫,一會又持劍亂砍,時不時的還回手捂住身體的某處,好像受傷了似的,但他身邊根本就沒有人。
    而后他好像力氣耗盡,緩緩坐到地上,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再后來,唐寅走上前去,平淡無奇的一掌拍在潘泰的胸口,將他燒化在黑暗之火下。
    除了潘泰自己,在場的所有人皆沒有察覺到暗影幻獄的存在,也無法感受到潘泰在臨死前所見到那些詭異又恐怖的場景。
    吸干空中的飄蕩的靈氣,唐寅舒適地長吐一口濁氣,接著,低頭瞧瞧,看著空蕩蕩的地面,他心中冷笑出聲。
    他面無表情地對周圍的眾人說道:“今晚發生的事,并非什么光彩之事,你等不可隨意向外傳揚,都明白嗎?”
    “是!大王(殿下)!”風國侍衛和神池弟子們齊齊拱手應了一聲。
    唐寅點點頭,向眾人揮了揮手,周圍云集的侍衛和神池弟子們紛紛散去。
    這時候,任府的老管家快步走上前來,向唐寅一躬到地,動容地顫聲說道:“這次多虧有風王殿下出手相助,小人代我家公子多謝殿下了。”
    唐寅微微一笑,問道:“老人家,任兄現在醒了嗎?”
    “這……還沒有。”
    “等任兄醒來之后,記得要提醒他,現在他的身份已不同于以前,不知有多少人對他心懷叵測,以后務必要小心謹慎,再不能像今日這般大意。”唐寅正色說道。
    老管家連連點頭,說道:“風王殿下請放心,小人一定把殿下的話轉告給公子。”
    “恩!”唐寅悠然一笑,說道:“時間不早,我也該回去了。”說完話,他邁步向外走去。
    等他出了任府的大門,微微抬了下手,在他的身邊突然生出一團黑霧,程錦的身形浮現出來。他側頭低聲交代道:“把潘泰的弟子統統處理掉,不能放跑一人。”
    “是,大王!”程錦拱手應道,接著,身形一虛,人已不見了蹤影。
    這一晚,神池的長老潘泰失蹤了,連帶著,他的一干門徒弟子們也都不見了蹤跡,具體是怎么回事,只有少數的長老們知情,但正如唐寅所說,這實在是神池的丑事,不宜對外傳揚。
    潘泰的失蹤也讓肖軒意識到行刺肯定是失敗了,最讓他擔心的是,他不知道潘泰現在是被人殺了還是被人活捉了,如果是后者,潘泰很可能會把實情說出來,若是這樣,自己在城內的處境可就危險了。
    翌日,一大早,肖軒便打算移架去往神池城外的川軍大營。他還沒來得及動身呢,有侍衛跑進寢帳中稟報,稱風王現在已到了營門外。
    聽說唐寅來了,肖軒暗吃一驚,唐寅早不來,晚不來,偏偏趕在這個時候來,究竟有何意圖?他沉吟片刻,隨即說道:“有請!”
    肖軒整了整身上的王袍,去往中軍帳。他剛坐下沒多久,唐寅便從外面走了進來。
    “肖王兄,今日起來的好早啊!”唐寅樂呵呵地看著他。
    肖軒含笑擺手,說道:“王弟快請坐!”說著話,他問道:“王弟這么早前來,想必是有事吧!”
    “沒錯。”唐寅點點頭,轉頭向左右瞧了瞧。明白他的意思,肖軒對周圍的侍衛們揮揮手,說道:“你們先出去!”
    侍衛們齊齊拱手施禮,接著,魚貫退出營帳。等他們全部離開后,唐寅這才說道:“昨日晚間,長老潘泰企圖行刺任公子,不知肖王兄可有耳聞?”
    肖軒故作驚訝之色,說道:“竟有此事?此賊可真是膽大包天……”
    不等他說完,唐寅已連連搖頭,說道:“潘泰縱然有包天的膽量,也不敢做出行刺儲君之事,事實上,是有人在他的背后指使。”
    啊!肖軒吸氣,難道唐寅都知道了?他瞇縫起眼睛,直視唐寅,一字一頓地說道:“究竟是何人有那么大的本事能指使堂堂的長老去刺殺儲君?”
    唐寅哧哧地笑了,說道:“有這樣本事的人,除了我,就是肖王兄你嘍!”說到這里,見肖軒臉色頓變,他又幽幽嘆了口氣,說道:“肖王兄也太不小心了,竟然用潘泰這樣的軟骨頭去做事,好在他是落在我的手上,若是落到神池人手里,王兄的一世英明豈不要全毀了?”
    潘泰果然被擒了。肖軒暗暗咬牙,但臉上可沒有任何的表露,他說道:“孤與此人素無瓜葛,何來指使他去刺殺儲君一說?此事定是他倒打一靶,欲栽贓本王,王弟可莫要受了他的蒙騙啊!”
    唐寅愣了愣,隨即仰面而笑,點點頭,起身說道:“既然王兄這么說,我也就放心把此賊交給神池的長老們去審問了,先告辭了。”
    聽聞這話,肖軒緊跟著也站起身形,小心翼翼地問道:“王弟是說,潘泰現在在你手上?”
    “正是!”
    “此賊胡言亂語,意圖栽贓陷害,留下他,對本王很是不利啊!”肖軒直勾勾地看著唐寅,緩聲說道。言下之意,就是希望唐寅能幫自己除掉潘泰。
    唐寅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喃喃說道:“肖王兄說得也對,新圣王在臨登基之前竟發生這樣的事,就算神池找不到肖王兄參與的證據,只怕也會對肖王兄心生敵意,甚至會影響到以后川國與神池的關系。”
    肖軒暗皺眉頭,這正是他最擔心的。他說道:“所以王弟無論如何也不能把此人交給神池,最好,是能讓他死于審訊當中。”
    唐寅稍怔,隨后又會心的一笑,說道:“我知道該怎么做了。既然是肖王兄開口相求,我一定會鼎力相助,只是,我求肖王兄之事,還望肖王兄也能應允。”
    肖軒被他的話說愣住,疑問道:“王弟求過孤何事?”
    “肖王兄還真是貴人多忘事啊,前兩日,于長老院外我提的上京之事肖王兄都忘了嗎?”唐寅笑呵呵地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