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35

  終卷第三十五章
    行出神池城,又一路下了神池山,儀仗的隊伍這才停下來,唐寅、肖軒、任笑三人相繼走出馬車。【】//高速更新//
    到了外面,肖軒對任笑一笑,說道:“任王弟不必再送,神池與川國之間來日方長,我們暫且別過吧。”
    任笑含笑點頭,說道:“以后若有機會,我一定親自去往川國,拜訪肖王兄。”
    “哈哈!”肖軒仰面而笑,豪爽地說道:“好,你我一言為定!”
    肖軒拉著任笑,又寒暄了好久,而后才坐上川國的馬車。直至肖軒已坐進馬車內,一直沉默未語的唐寅終于開口說道:“任兄多加保重,以后行事也要多加小心。”
    雖然只是簡單的一句話,但卻讓任笑深受感動。離別在即,任笑心中傷感,臉上也不自覺地流露出哀傷之色。他低聲說道:“殿下也是,歸國的路上不要太*勞。”
    說完話,他整了整自己身上的衣服,而后向唐寅拱手深施一禮。這一禮,也飽含了他對唐寅的感激之情。
    在這接近一年的時間里,他都被唐寅留在左右。唐寅對他非但沒有君主的架子,而且還真心實意地視他為兄長,敬他為上賓,處處禮遇,可謂是照顧的無微不至。
    任笑本以為自己這一輩子都會留在唐寅的身邊,只是沒想到神池會發生這么大的變故,更沒有想到的是,自己最后竟然還成為了神池的新一任圣王。
    可以說這個圣王之位,就是唐寅一手把他推上去的,不管他心里愿不愿意做圣王,但對唐寅的這份恩情,他會牢牢的記在心里。
    見到任笑如此正式的向自己施禮,唐寅先是怔了怔,而后忙倒退一步,緊接著,拱起手來還了一禮,同時說道:“等神池的局勢穩定了,任兄的王位也坐穩了,務必要來上京啊,到時,你我二人定要一醉方休!”
    任笑聞言,眼圈一紅,哽咽著沒有說話,只是一個勁的點頭。
    本來唐寅的心情也不好,再看到任笑這副模樣,他心里也是一陣酸楚。他伸手拍了拍任笑的肩膀,再未說話,轉身向自己的馬車走去。
    看著唐寅離去的背影,任笑站在原地動也不動,好像石雕木像一般,直至唐寅所乘的馬車已在他的視線里消失,連揚起的塵土都看不見了,他這才仰天發出一聲長嘆。
    唐寅和肖軒都回國了,現在他就是神池的主宰,可是要如何治理現在這個千瘡百孔的神池,他一點思路都沒有。
    正在他心中感嘆的時候,長老呂健走上前來,低聲提醒道:“圣王,川王和風王都已經走遠了,圣王也該回王宮了。”
    任笑點點頭,他突然想起唐寅曾對他說過的話,轉頭看向呂健。后者被他直勾勾盯得渾身不自在,下意識地問道:“圣王可是覺得有不妥之處?”
    微微搖頭,任笑噗嗤一聲樂了,說道:“我只是突然想起神池現在已無大長老,大長老的人選需在長老當中選出,呂長老,你可愿接大長老之位?”
    呂健茫然地眨眨眼睛,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在他印象里,任笑應該是不待見自己的,其一,他曾反對過任笑做圣王,其二,自己的性情耿直,想到什么就說什么,這樣的個性并不討喜。他呆了好一會方疑問道:“圣王為何突然推薦微臣出任大長老?”
    任笑說道:“呂長老想聽真話?”
    “當然!還請圣王不吝賜教!”呂健重重地點頭。
    “其實,是有人向我推薦的呂長老。”“哦?是何人推薦微臣?”“風王殿下。”“風王?”
    呂健聞言,心里更是吃驚。任笑是不是待見自己,他還真不確定,但風王肯定是不喜歡自己的,這一點他可以百分百的確定,風王怎么可能會向圣王推薦自己呢?他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看他臉色陰晴不定,任笑意味深長地說道:“呂長老對風王殿下的誤會太深了。風王殿下曾對我說過,在眾長老當中,真正能一心向著神池、為神池著想的人并不多,呂長老便是其中之一,可擔當重任!”
    呂健吸氣,真沒想到,風王竟會向圣王說出這樣的話。他沉吟了許久,臉上露出苦笑,幽幽說道:“風王……不簡單啊!”
    這一點任笑也承認,他含笑看著呂健,問道:“呂長老意下如何?”
    “承蒙圣王恩德,微臣愿為圣王、為神池鞠躬盡瘁,死而后已!”呂健必恭必敬地撩起前襟,跪地叩首,向任笑施大禮。
    見狀,任笑面色一正,急忙把他拉起,說道:“呂長老多禮了。”
    任笑采納了唐寅的意見,可以說他成為神池圣王之后,第一個受到他重用的長老就是呂健。
    像呂健這樣的耿直之人,還真不太適合生存在盛世,而在亂世當中倒可以成為明主身邊的能臣。
    且說唐寅,他坐車回往神池山下的風軍大營。風營和川營是建在一起的,唐寅和肖軒都要回營地隨大軍一同歸國,正好順路。風川兩國的儀仗隊伍一前一后進入風川聯軍的大營。
    把撤軍的瑣事都處理完,唐寅走出中軍帳,信步向川軍的中軍帳那邊走去。
    為了便于風川兩軍的聯絡和溝通,雙方的中軍帳是相鄰而設,間隔的距離并不遠,當唐寅走到川軍中軍帳,肖軒也剛好和川將們商議完,他自己正坐在中軍帳里喝酒。
    唐寅朗笑一聲,邊向中軍帳里走邊說道:“肖王兄一人喝酒豈不是太無趣,我陪肖王兄對飲如何?”
    見唐寅從外面走了進來,肖軒心中頓感厭煩,不過可沒有表現在臉上,他哈哈大笑,起身說道:“王弟快請進來坐!”
    唐寅在肖軒的下手邊落座,而后,有川國侍衛送上酒水。唐寅拿起杯子,對肖軒說道:“肖王兄,這恐怕是你我在神池的最后一次飲酒了。”
    “是啊!”肖軒說道:“明日,你我就都在各自歸國的路上了。”
    唐寅眼珠轉了轉,把手中的酒杯放下,說道:“這次風川兩國聯手出兵神池,可謂是收獲頗豐,一舉鏟除了廣寒聽這個心腹之患,以后,我和肖王兄都可以高枕無憂了。”
    聽聞這話,肖軒頓感氣悶,他一仰頭,將杯中酒飲盡。
    廣寒聽在的時候,神池給川國和風國都造成極大的威脅,可是現在廣寒聽死了,由任笑出任圣王,風國的威脅倒是接觸了,但對川國的威脅反而變得更大。
    這次,川國耗費大量的人力、財力和物力,結果到最后只是為他人做了嫁衣,自己卻什么好處都沒有撈到,還把上京白白讓給風國,肖軒的心里又怎能不氣憤?
    只是這話又不好說出口,他也只能忍下去。他笑呵呵地說道:“是啊,除掉了廣寒聽,是消除了孤的一個心頭之患,希望神池以后能安分守己,再不可挑起事端。”
    “這次,我還得多謝肖王兄才對!”
    “謝孤?”
    “是啊!肖王兄讓出上京,可以讓天子安心回都,對肖王兄的這份心意,天子和我都會對肖王兄感激不盡的。”唐寅笑呵呵地端起杯子,向肖軒做出敬酒的姿態。
    不提這事還好點,唐寅一提,肖軒更感窩火,仿佛心頭被壓了一快大石頭似的,氣悶的讓他喘不過氣來。
    他連咳了數聲,而后強擠出一絲笑容,擺手說道:“區區小事,不足掛齒!即便王弟不提此事,孤也打算還上京于天子,川國代天子打理上京這么久,孤也已落得不少人的口實。”
    唐寅心中暗笑,你若能主動讓出上京那才叫怪了,進了嘴里的肥肉怎么可能再吐出來?
    他順著肖軒的話說道:“肖王兄的這份心胸實在是令人敬佩,等回國之后,我定要在天子面前為肖王兄請功,讓天子重重獎賞肖王兄。”
    聽聞這話,肖軒氣得牙根癢癢,唐寅現在簡直把他自己當成了天子!他放于桌下的拳頭握得緊緊的,嘴角揚起,似笑非笑,拿起酒杯,又喝干一杯酒。
    “說起來,上京雖然只是一座城邑,但它所處的位置可太好了,四通八達,北可通風國,南可通川國,如果不是貴為都城,上京定會成為兵家的必爭之地啊!”
    唐寅這番看似感嘆的肺腑之言,對肖軒而言卻像根鋼針似的在不停地戳著肖軒的心臟,唐寅越說肖軒越感懊悔,臉上的肌肉都在突突之跳。
    川國若掌握上京,都無須駐扎太多的軍隊,風軍都不敢來攻,更不敢以上京這邊做突破口侵入川國,可現在上京落到風國手里,為了防止風國從上京這里突然南下入侵,川國得在上京附近駐扎大批的軍隊防御,這得多消耗多少的兵馬和錢糧,其中的損失又豈是能統計得出來的?
    想到這里,肖軒臉色漲紅,忍不住又開始劇烈地咳嗽起來。唐寅故作關切,急忙站起身形,走上前去,一邊請拍肖軒的后背,一邊問道:“肖王兄可是感覺身體不適?”
    肖軒咳了好一會才算緩解一些,他向唐寅擺擺手,表示自己無恙,喘息著說道:“老毛病了,不礙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