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37

  終卷第三十七章
    “全軍入城——”“全軍入城——”
    主將一聲令下,下面傳令官們的喊喝之聲此起彼伏,緊接著,直屬軍將士齊齊向城門那邊涌了過去。【】
    “等……等等……”胡渠臉色大變,伸手還想阻攔,可是風軍將士們又哪會聽他的。
    一名風將像是旋風似的催馬向前直沖,好在周圍人反應快,及時把攔擋的胡渠拉開,不然戰馬就得從他身上踐踏過去。
    眼睜睜看著一批批的風軍穿過城門,涌入城內,胡渠急得抓耳撓腮,對唐寅急聲說道:“風王殿下,您這是……”
    “肖王兄的手諭在此,胡大人可是對肖王兄的手諭還有何異議不成?”唐寅從馬車上跳下來,單手托著肖軒的手諭,走到胡渠近前,目光如電,冷冷凝視著他。
    “這……這……微臣不敢!”看著唐寅手中的大王手諭,胡渠支支吾吾了半天,最終還是垂下了頭,再不敢多言半句。
    君王的手諭如君主親臨,如果胡渠再多說什么,就有大逆不道之嫌了。唐寅又深深看了他一眼,哼笑出聲,而后轉身回到馬車上,說道:“進城!”
    以唐寅為首的風軍大張旗鼓的進入上京。目前駐扎于上京的川軍兵力并不少,足有數萬人之眾,但是此時他們全成了擺設,根本不敢上前去攔阻風軍,畢竟大王的手諭還在人家手上,他們若是強行阻止風軍入城,等同于抗命不遵,那可是殺頭的死罪。
    胡渠等一干川國大臣、將領們皆是滿臉的無奈,只能在旁眼巴巴地看著風軍一批批的進入上京城內。
    在風軍的‘鼎力相助’之下,以胡渠為首的川軍根本沒用上三五日,只在第二天就被唐寅勒令‘請’出了上京城,就連川國的許多物資也被風軍霸占下來。
    風軍野蠻的行徑令胡渠等川人所不齒,但也拿他們無可奈何,數萬之眾的川軍連一刀一槍都沒動,便灰溜溜的從上京撤回到川國本土。
    隨著胡渠等川人的撤離,上京也宣告易主,風國從此開始了對上京的統治。
    風軍占領上京之后,唐寅立刻傳令頒布安民告示,讓城內的百姓不必慌張,風軍會和以前的川軍一樣,不會擾亂城內的秩序,更不會濫殺城內的百姓。
    單按城邑算的話,上京的人口在當時是最多的,單單是記錄在冊的戶籍就有二、三十萬,全城人口超過百萬,而沒有記錄的百姓和流民數量具體有多少已不得而知。
    人口基礎如此龐大的都城,對于風軍取代川軍這件事幾乎在城內沒引起任何的波瀾,或者說上京的百姓對此都有些麻木了。
    上京本來是由天子控制,后來由川貞聯軍所占,而后又由貞軍獨占,再后來又變成川軍獨占,現在換為了風軍,百姓們對上京的頻頻易主早已習以為常。
    唐寅進入上京后暫時于城內的驛站落腳。驛站第一時間被風軍清空,改為臨時的風國行宮,好在上京城內什么都大,用驛站充當行宮,其規模倒也綽綽有余。
    在把川人驅逐出上京后,舞英便迫不及待的來到驛站,見到唐寅后,滿臉興奮地說道:“大王,川人都已經出城了,將士們正在清查川人留下來的眼線。”
    唐寅含笑點點頭,說道:“讓將士們稍微查查即可,不必小題大做,到處擾民。”
    上京這么大,混入眼線是在所難免的事,這個想防也防不住。
    舞英拱手應了一聲,而后話鋒一轉,笑呵呵地說道:“大王何不到皇宮去瞧一瞧?現在川人不在,上京城內的一切都是我們的了。”
    唐寅樂了,搖頭說道:“皇宮又有什么好看的,不去也罷。”
    當年五國聯軍伐貞,曾攻破過上京,當時情況混亂,五國聯軍把皇宮洗劫一空,唐寅記憶猶新。
    舞英正色說道:“大王還不知道吧,川國自從霸占上京后,已把皇宮翻修過好幾遍,據說還皇宮內還囤積了不少的金銀珠寶。”
    “哦?”唐寅一怔,他還真沒聽說過這些。這時候,尹蘭在旁也勸道:“既然如此,大王還是去看看吧,順便瞧瞧有沒有不妥之處,畢竟天子是要搬回皇宮里住的。”
    尹蘭還從沒去過皇宮,好說不好奇那是騙人的,現在有機會,她可不想錯過。唐寅沉吟少許,點頭應道:“好吧,去看看倒也無妨。”
    舞英和尹蘭聞言臉上立刻浮現出笑容,相視而笑。
    川國是對皇宮翻修過,但沒有做大的改動,只是把以前遭受過破壞的地方進行整修,也順便手把一些老舊之處做了翻新。
    上京的皇宮和不是鹽城、鎮江那兩處皇宮所能比的。在上京城的最中央,整整一座大山都是皇宮的地基,皇宮就是建造于整座山上。
    由底到頂,皇宮共分為九層,每一層都有高墻護院,每一層都有數之不清的殿宇樓閣,其規模之宏偉,令人驚嘆,即使放到現代,以現代化的工業想建造起一座如此規模龐大的建筑群也非易事。
    皇宮外圍的城墻又高又厚,在城墻上即便跑一輛馬車都不顯得狹窄,其規模完全是按照城墻所建,而且在城墻下方還有寬寬的護城河,儼然是一座城中之城。
    第一次來到皇宮的尹蘭見此情景,不由得張大嘴巴,半晌閉不起來。以前她以為建造于半山腰上的神池城就屬鬼斧神工的了,可是和帝國的皇宮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她忍不住喃喃說道:“原來,這里就是皇宮啊……”
    “是啊!”此時,唐寅心中也是感慨萬千。當他第一次來皇宮的時候,還只是一名偏遠小國、蠻荒之地的低級將領,是為了護送公主殷柔出使風國的,才僅僅幾年過去,當初那個小小的千夫長現在已成為一國之君,麾下兵將百萬之眾,當初那些正眼都不會多看他一下的皇宮侍衛們此時都得對他行叩拜大禮。
    唐寅深吸口氣,背著手,走過吊橋,穿過皇宮的大門,進入其中。
    和他第一次來的時候幾乎是一模一樣,進入皇宮后,首先迎入眼簾的就是一座無比巨大的廣場,當時,廣場上站著的都是皇宮侍衛,而現在業已變成風軍將士。
    隨著唐寅進入,在廣場上站立的風軍將士們齊齊單膝跪地,一時間,甲胄摩擦時發出嘩啦啦聲響連成一片,人們齊聲喊喝道:“拜見大王!”
    就算再心如止水的人在這等場面下也會變得熱血沸騰,何況唐寅的心靜只是因為修為高深的關系,而骨子里還流淌著好戰又野心勃勃的因子。
    他瞇縫著眼睛,緩緩掃視廣場上的將士們,兩眼射出的精光幾乎令人不敢直視。
    他沒有說話,不緊不慢地邁動步伐,在眾將士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從人群中穿過,直直走向皇宮的正殿。
    來到正殿前,舉目向上觀望,面前是一條寬寬又長長的臺階,皆由純白色的大理石所鋪,一共有多少臺階不得而知,估計至少得有數十之多。
    唐寅背著手,順著階梯緩緩走上去,每一段臺階上都刻著不同的圖案,而每一個圖案又都代表著不同的寓意,唐寅時而低頭看看,又時而向左右觀瞧。
    很快,他登上臺階的頂端,再往前,就是皇宮正殿的大門。唐寅瞇縫起眼睛,向正殿內望去,別的他沒有看到,首先看到的是那張擺于大殿里端中央處的金椅,那正是這個世上獨一無二、只有天子才能坐在上面的皇椅。
    唐寅注視著皇椅許久,才慢慢收回目光,稍頓片刻,他猛的轉回身形,俯視著下面人山人海的風軍將士們,振臂高呼道:“風——”
    他這一嗓子,像是點燃了火藥桶似的。
    “風!風!風——”就聽廣場上風軍將士們齊聲吶喊,人們一個個臉色憋得漲紅,脖子上的青筋都繃起多高,使出吃奶的力氣吼叫,即便距離好遠,喊喝之聲都震人耳膜。
    ‘風’這個字正是風軍的凝聚力。
    為了這個字,無數的風人能義無反顧的拿起武器,沖上戰場,為了這個字,哪怕明知道前方是深淵,無數風人也能毫不猶豫地沖上去,跳下去,以自己的血肉之軀來為后人鋪路。
    千余年來風國偏居北方,惡劣的環境,鄰國和外族的亂翻欺凌,讓風人自然而然地生出強大的向心力,也讓風人都明白了一個道理,只有自強不息才能生存下去,只有消滅敵人才能不被敵人所消滅。只是一直以來風國都缺少一位強有力的領袖,后來唐寅成為風王,風國就如同萬年的火山終于找到了噴發口似的。
    可以說唐寅的王位得來的并不正,其中可被人詬病的地方太多,之所以能被大多數的風人所接受,他的好戰與強勢成為了最主要的因素。
    直屬軍是近軍,其中的將士們大多都是老風人,也可以說是血統最純正的風人,若是在以前,他們做夢都想不到自己能站在上京的皇宮里大聲吶喊,而現在所經歷的這一切,正是大王帶給他們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