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41

  終卷第四十一章
    在唐寅的催促之下,風軍一路急行,數日后,抵達宜蘇郡的郡城,安口。【】//.更新最快//
    根據天眼和地網的情報,目前安口城內的川軍數量并不少,雷澤郡敗軍和宜蘇郡敗軍全都云集在安口城內,兵力起碼得有十多萬人,而且安口是座大城,城墻高固,城外還有護城河,風軍就算兵力占據上風,但想打下安口亦非易事。
    唐寅對己方所得到的這些情報做了詳細的分析,最后決定,兵分兩路,一路按照原計劃繼續進攻安口,另一路則繞過安口,繼續南下突進。
    現在他已嘗到兵貴神速的甜頭,被打得措手不及的川軍完全不是己方將士的對手,他可不想在安口這里耽誤寶貴的時間。
    唐寅的決定并沒能得到麾下將士們的全部支持。在中軍帳內,許多將領都提出了異議,包括蕭慕青在內。
    蕭慕青緊鎖眉頭,說道:“大王,我軍深入敵境作戰,已然是兇險萬分,若是再分兵而戰,兇險將會更大,還請大王三思啊!”
    上官元讓倒是十分堅定地站在唐寅那一邊,他嘿嘿怪笑一聲,說道:“這一路打下來,我軍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川軍的戰力根本不足為慮,還有什么兇險可言?依我看,大王的戰術是沒錯的,要打就打川軍個出其不意、措手不及。”
    唐寅含笑點點頭,對蕭慕青意味深長地說道:“分兵作戰,我也是經過一番深思熟慮才決定的。一路南下突擊,一路穩固后方,前后呼應,首尾相顧,也沒什么不好嘛!”
    “可我軍畢竟是在異地作戰,萬一首尾被切斷……”
    “會被何人切斷?川國的地方軍嗎?哈哈——”唐寅仰面大笑,抬手指著蕭慕青說道:“人家統兵,是越打越善戰,而你呢,是越打膽子越小,慕青,你可別忘了,你是平原軍的統帥,我大風的平原軍里,還沒有貪生怕死之輩!”
    蕭慕青被唐寅當眾指責的面紅耳赤,低垂著頭,再不說話。本來梁啟也想勸說唐寅,但一看他現在這樣的態度,到了嘴邊的話都咽了回去。
    他在心中嘆息一聲,和他當初說的一樣,大王現在就是忘乎所以了,完全沒把川國放在眼里,當然,川國的準備不足又恰恰滋長了大王的輕敵情緒。
    青羽疑問道:“不知大王打算分出哪個軍團南下,哪個軍團主攻安口呢?”
    唐寅大點其頭,對眾人笑道:“諸位都應該向青羽將軍學學,這才是你們該問的嘛!”
    稍頓,他收斂笑意,正色說道:“本王率直屬軍一部南下突進,平原軍、三水軍、飛羽軍留在這里,合力攻下安口!”
    他話音剛落,青羽便立刻接道:“末將愿隨大王南下。”
    唐寅愣了愣,又大笑起來,說道:“果然還是青羽將軍最信任本王的戰術啊!”
    青羽暗暗苦笑,恰恰相反,自己是太不信任大王的戰術了才主動提出來隨大王南下。直屬軍的統帥是舞英,舞英又哪里具備將帥之才,一旦遇變,她能迅速做出準確的應對嗎?
    唐寅沉吟片刻,說道:“好吧!就由飛羽軍隨本王南下好了。”
    現在他對自己指揮的是哪個軍團根本就不在乎,哪怕是由一群烏合之眾組成的雜牌軍,他也有信心能率領他們一舉攻占玄谷關。
    唐寅力排眾議,做出分兵作戰的決定,留下直屬軍、平原軍、三水軍繼續強攻安口,他自己則率領飛羽軍去攻取玄谷關。
    要知道安口距離玄谷關的距離可不近,中間相隔差不多有一個郡。
    且說唐寅,他帶領著飛羽軍繞過安口,繼續向南推進。
    和他預想中的一樣,安口以南的那些城鎮完全沒想到風軍會突然殺到自己面前,好像是從天上掉下來似的,守軍們準備不足,要么倉促迎戰,要么望風而逃,在不到十天的時間里,唐寅所率的飛羽軍竟如入無人之境般穿過整個宜蘇郡,攻入到雙棠郡境內。
    戰事至此,對風國而言簡直是太順利了,一路上打到雙棠郡,順風又順水,甚至連一場正面交鋒的硬仗都沒打過,風軍將士們最常看到的就是川軍的屁股。
    這場由唐寅主動挑起,連在風國國內都不被看好的戰爭竟然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里成功了一大半,令人意想不到。這時候,無論是風國的朝廷還是深入川國的風軍,人們都看到了勝利的曙光,取勝的*也變得更足。在沒有接到唐寅調令的情況下,風國朝廷主動派出第九軍團,趕往川國這邊,欲協同作戰。
    風國是看到了勝利的希望,反觀川國那邊,則是如喪考妣,本就混亂不堪的川國朝廷這時候也更加混亂了。
    現在,肖香已隨川王的靈柩一同回到昭陽,只是在朝堂上無人關心如何安葬肖軒的事宜,人們所談論的都是北方的戰事。
    第一個向肖香發難的便是肖淵。肖淵一直提倡議和,暫時接受風國的條件,可沒想到肖香自己擅做主張,派出布英去與風軍作戰。現在倒好,風軍勢如破竹,連續突破雷澤、宜蘇二郡,業已攻入雙棠郡,照目前的局勢來看,相信雙棠郡也堅持不了多久,一旦雙棠郡又被突破,風軍便可插入川國的腹地,能威脅到川國的都城昭陽了。
    在朝堂上,肖淵當眾責問肖香是誰給她的權利可以不知會朝廷,直接派兵出戰的?
    肖香在肖淵的責問下沉默未語。倒是張思圖看不下去了,站出來說道:“二公子,先王故去,儲君有權調動軍隊。”
    “儲君?”肖淵看向張思圖,說道:“張將軍,你為何稱五妹為儲君?”
    張思圖皺著眉頭說道:“大王在世之時,不止一次提過要立五公主為儲君……”
    不等他說完,肖淵伸手道:“父王的遺詔何在?”
    “這……末將沒有,大王故去之時也未來得及留下遺詔。”
    “這么說就是空口無憑了?既然沒有憑證,儲君又豈是你能亂叫的嗎?”肖淵臉色陰沉下來,兩眼直勾勾地怒視著張思圖。
    “這……”張思圖語塞。肖香深吸口氣,正色說道:“王兄,大敵當前,我想現在不是討論誰為儲君的時候吧。”
    肖淵凌厲的目光終于從張思圖身上移開,他對上肖香的目光,說道:“好!不討論儲君,我們就來討論一下北方的戰事好了。風軍現在已經打進雙棠郡,再這樣敗下去,用不了多久風軍就打到昭陽了,五妹,你可知道你這次闖的禍有多大嗎?”
    肖香暗暗握拳,好大的一頂帽子扣在自己的頭上啊!她正色說道:“布將軍乃我大川最優秀的將帥之一,我相信,布將軍一定能擋得住風軍,甚至還能打退風軍!”
    “一派胡言!”肖淵揮袖道:“現在風軍已經突破兩個郡了,可你的布將軍在哪里?傳回來的告急文書里,沒有一封提及過他,布英現在究竟在何處?”
    是啊,布英和他的二十萬大軍現在在哪呢?這一點連肖香自己也不清楚。自布英率軍北上之后,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杳無音訊,肖香一直沒有接到過他傳回來的戰報。
    見肖香皺著眉頭不說話,肖淵冷笑出聲,說道:“也許布英現在業已率軍投降了風國,王妹,這就是你重用的‘棟梁之材’啊!”
    大公子肖亭站出來說道:“好了,二弟和五妹不要再吵了,現在看來,布英已經指望不上,我們還是先商議一下派哪位將軍去抵御風軍吧!”
    此時,肖亭表現出兄長的風范,擺出一副以大局為重的姿態,但話里話外還是暗藏著詆毀之意。
    三公子肖玉捂嘴輕笑,柔聲說道:“大家別忘了,布英的家人還都在昭陽,布英叛國,理應處斬他的家人才是!”
    肖亭和肖淵聞言,雙雙大點其頭,贊同道:“三弟說得對!”
    看著自己的這些兄長們,肖香閉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氣,她實在是聽不下去了,猛然轉身邊向大殿外走去,同時邊頭也不回地說道:“你們就在這里慢慢商議吧,不過,布將軍絕不會叛國,更不會向風人投降,誰若是敢動布將軍家人的一根汗毛,本宮便與他拼命!”
    “五妹,你別走啊,五妹……”肖玉看著肖香的背影連連召喚,可后者像沒聽見似的,時間不長,人已消失在大殿外。
    肖玉撇了撇嘴,晃著腦袋憤憤不平地說道:“什么態度嘛,都是被父王寵壞的!”
    布英現在在哪?川國朝廷都不清楚,風軍方面就更不清楚了,甚至風軍都不知道川國還有派布英來抵御他們的進攻。
    且說唐寅率領的飛羽軍,這日他們攻打到雙棠郡的三道溝一帶。從這里再往南,就是雙棠郡的郡城,臨齊。根據探報回傳的消息,臨齊有川國重兵鎮守,在臨齊的兩翼,四平鎮、林合鎮還各駐扎著一支川國的家族軍。郡城臨齊和四平鎮、林合鎮呈犄角之勢,不太容易攻打。
    己方的下一步該怎么做,唐寅特意找來青羽,與他商量對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