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43

  終卷第1928章
    名不見經傳的孟沙連斬兩名飛羽軍的偏將軍,出人意料,就連青羽此時也是大皺眉頭。看小說就上
    如果說魏沖的陣亡是死于輕敵,那么王穹的陣亡絕對是因為實力不濟。可連王穹這樣的猛將都在孟沙面前沒走出三個回合,派旁人上陣,恐怕也只是徒增傷亡罷了。
    青羽腦筋急轉,快速地做出判斷,單打獨斗是不行了,現在只能全軍壓上,展開強攻。想到這里,他將手中的帥旗舉起,正要下令全軍推進的時候,后方的唐寅催馬走了過來。
    他不緩不急地問道:“青羽將軍,我軍連損兩員大將,士氣低落,現在強攻,于我軍不利吧!”本書首發[]
    青羽解釋道:“大王,這員敵將厲害異常,我軍武將皆不是他的敵手,與其白白上陣送命,不如展開全力猛攻。”
    唐寅點點頭,而后又是一笑,說道:“勝他又有何難,我去會會他!”說話之間,他雙腳一磕馬鐙子,作勢也沖出本陣。
    青羽見狀心頭大驚,急忙伸手把他戰馬的韁繩死死拉住,急聲說道:“大王不可!敵將雖然厲害,但畢竟只是一人,我軍現在強攻,未必沒有取勝的機會。”
    他不會靈武,也不清楚唐寅的靈武達到什么程度,只是看對面的川將已連斬己方兩名偏將軍,青羽擔心唐寅上陣也會兇多吉少。
    看到青羽滿臉的關切之『色』,唐寅仰面而笑,抬手指著對面的孟沙,傲然說道:“區區的無名鼠輩,又有何懼?!放心吧,我拿他的首級如探囊取物,去去就回!”
    說話之間,他拉開青羽的手,催馬跑出風軍本陣,直奔對面的孟沙而去。
    青羽還想阻攔唐寅,這時候阿三阿四雙雙上前,向他含笑搖了搖頭,說道:“青羽將軍不必擔心,以大王的靈武,勝此賊綽綽有余。”
    阿三阿四是唐寅的護將、近臣,連他二人都如此有信心,青羽也不好再說什么,但心還是提到嗓子眼,眼睛死死地盯著戰場上的局勢,手也把韁繩握得緊緊的。
    唐寅催馬來到孟沙近前,上下打量他兩眼,含笑問道:“看起來,閣下不像是正規的川軍出身!”
    他還真說對了,孟沙確實不是正統的川將出身,而是來自于家族軍,他的頂頭上司正是布英。
    孟沙歪著腦袋也在打量唐寅,看對方的打扮,完全是不倫不類,說他是將領,即沒穿盔甲,又沒有帶武器,只是肋下掛著一把佩劍,若說他是文官,那么跑到兩軍陣前來做什么?
    看其年歲,似乎也就二十左右,皮膚白皙、相貌俊美,雙眼炯炯有神,閃閃放光。他跨下是產于莫地的名駒,皮『毛』亮得如鏡面一般,連根雜『毛』都找不到,他的衣服是精致的錦袍,腰間系著玉帶,上面還懸有玉佩得掛件,若是在別的地方碰到他,孟沙定會認為他是出身名門大戶的富家公子。
    把唐寅從頭到腳地打量過一番后,孟沙大嘴一撇,冷聲質問道:“你可是來勸降的?”
    唐寅先是一愣,接著噗嗤一聲笑了,輕描淡寫地說道:“勸降倒是不必,我只是來取你的項上人頭的。”
    “哈哈!”孟沙大笑,揮刀指著地方的兩具尸體,問道:“好大的口氣,你覺得你比這兩條‘風狗’如何?”
    唐寅臉上的笑意漸漸消失,他默不作聲地低下頭,扣住佩劍的劍柄,將其慢慢拔出。
    他看著手中劍,抬指輕彈,發出龍『吟』般的清鳴聲,他幽幽說道:“兩軍陣前,各位其主,血灑疆場,在所難免。他二人死于你的刀下,是靈武不如你,但你不該羞辱他倆。”
    孟沙冷哼一聲,說道:“風狗貪得無厭,乘人之危,還有何尊嚴可言?既然你主動送上門來,也就別回去了,就給我在這吧!”
    說話之間,孟沙毫無預兆地輪起手中刀,對準唐寅的頭頂,惡狠狠劈砍下去。本書首發[]
    他這一刀來勢洶洶,刀鋒劃破空氣時都發出沉悶的轟鳴聲。再看唐寅,完全不為所動,只是等對方的靈刀已快劈到自己腦門時,他方把手中劍揚起,硬接對方的重刀。
    見狀,孟沙心中冷笑,這是你自己找死啊,可就怪不得別人了!
    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當他的靈刀砍在唐寅的靈劍上時,就好像是砍在一面傾斜的銅鏡上,一股向外的滑力將他靈刀上的力道全部化解于無形。
    他臉『色』頓變,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唐寅的劍已順勢向他的脖頸橫切過去。
    好快!孟沙臉『色』又變,也來不及細想,使出全力,將靈刀收回,立起刀桿,硬接唐寅的劍。
    當啷!這一劍切得結實,正中靈刀的刀桿上,孟沙本身就力大無窮,而且靈武修為也深厚,可是在擋住唐寅的劍時,感覺自己像是擋住一座正在傾倒的大山,那股強勁的力道根本不像是人發出來的,更不是人力所能接住的。
    在脆響聲過后,再看孟沙,雙掌連同雙臂的靈鎧俱被震碎,就連指骨和臂骨都被震碎成數段,他整個人從戰馬上后仰著倒載下去,口鼻竄血,伏地不起。
    唐寅隨意地甩了甩手中的靈劍,將其恢復成常態,收劍入鞘,而后像沒事人似的安坐于馬上。
    場上的變化太快了,已連斬兩員風將的孟沙竟然被一公子哥打扮的青年一劍震落馬下,川軍將士們無不大驚失『色』,與此同時,飛羽軍的士氣則立刻被提升起來,人們高舉著武器,齊聲吶喊。
    “快!快去把孟將軍救回來!”玄谷關城頭上有人向外面的川軍士卒大聲叫喊,百十名兵卒如夢方醒,人們紛紛應了一聲,緊接著一同向前奔跑出去。
    看到川軍士卒前來搶救重傷不起的孟沙,唐寅哼笑出聲,他并沒有難為這些普通的軍卒,甚至都沒多看一眼,舉目望向玄谷關城頭,大聲喝道:“川軍的弟兄們聽著,現在獻出玄谷關還來得及,若是冥頑不靈,負隅頑抗,等到我軍攻城之時,你等將再無活路!”
    唐寅喊話之時,那些川軍士卒已來到戰場中央,將身受重傷的孟沙抬起,快速地往回跑去。
    再向回跑的過程中,有名川兵眼珠轉了轉,無聲無息地摘下肩上的弓箭,借著同伴們的身軀做掩護,透過人縫,對準唐寅狠狠『射』出一箭。
    唰!這一箭來的又快又突然,當后方的風軍意識到危險時,再想出聲提醒唐寅已然來不及了。
    不過唐寅根本不需要旁人的提醒,當箭矢馬上要釘在他身上的一瞬間,他的目光扔是看著城頭,但卻出手如電,準確無誤地一把將空中飛『射』過來的箭矢牢牢抓住。
    他低頭看了看握在掌心里的箭桿,再挑起眼簾瞧瞧那些正往玄谷關撤退的川兵,兩眼閃爍著駭人的精光。暗中放冷箭的那名川兵嚇得魂飛魄散,尖叫道:“不好,大家快跑……”
    可惜他的話音還未落,唐寅的快速地抽出佩劍,沒見他如何蓄力,只隨意地向外一揮劍,就聽嗡的一聲,一記狹長的靈波被他橫掃出去。
    靈波快如閃電,瞬間就飛『射』到那群川兵近前,隨著一陣咔嚓、咔嚓的脆響聲,再看現場,那百十來號川兵有大半都被靈波攔腰斬成兩截。
    沒有理會殘存的那幾名川兵,唐寅順勢將手中劍向前方一指,大聲高呼道:“全軍推進,即刻攻城!”
    隨著唐寅一聲令下,氣勢高漲的飛羽軍將士齊聲吶喊,緊接著,各方陣開始向前移動。
    “風!風!風——”
    風軍戰陣向前推進時,將士們一邊用手中的武器擊打著盾牌一邊高喊著國號,聲勢雄壯,攝人魂魄,整齊劃一的腳步聲讓地面都產生震動,即便距離好遠也能清楚地感覺到。本書首發[]
    飛羽軍的強攻正式拉開序幕,唐寅更是一馬當先的沖在最前面。
    當他距離玄谷關的城墻只有三十步之遠時,城頭的箭陣開始砸落下來。箭矢仿佛雨點一般,鋪天蓋地,身處于箭陣下的唐寅感覺天『色』都在一瞬間暗了下來。
    以唐寅那么高強的靈武也不可能做到在如此密集的箭陣下全身而退。只是一瞬間,他身上閃現出的火星子就有數十處之多,而跨下的戰馬則更慘,當場被『射』成了刺猬。
    唐寅修為深厚,在有靈鎧護體的情況下,承受數十箭倒也不算什么。這時候,后面的風軍業已沖了上來,無數的兵卒高舉著盾牌,把唐寅死死護住。
    箭矢不斷地撞擊著盾陣,叮當作響,刺人的耳膜。唐寅瞇縫起眼睛,透過盾牌的縫隙向上城頭上觀瞧,稍做沉『吟』,他對左右的軍卒說道:“不要停在這里,繼續前進,推進到城下!”
    在唐寅的指揮下,周圍的風軍頂著盾牌,迎著密集的箭雨,一步步艱難地前行。
    現在,風軍的攻城已然全面展開,沖到城墻下的將士們紛紛塔起云梯,人們如同螞蟻一般,一個接著一個的向上攀爬。
    風軍攻得猛,但守軍也頑強,一輪輪的箭陣由始至終都沒中斷過,滾木、擂石不停的從城頭上砸落下來,玄谷關內的拋石機也全部開始運作,將一顆顆巨大的石頭從關內拋向風軍陣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