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4

  守城的川軍能以滾木、擂石擋住普通的風軍士卒,但卻擋不住唐寅,后者都沒用借助云梯,只是用力向上一縱身,人已竄起數米高,身在空中,他單手一抓城墻的墻壁,借力繼續向上跳躍,只幾個縱身,人已跳到城頭上。【】
    見到有敵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上城頭,周圍的川軍將士心中暗驚,人們紛紛大喊著沖殺上來,無數的長槍長戟一同刺向唐寅的周身要害。
    唐寅也不退避,身子一擰,將迎面而來的利刃全部讓開,不等對方收回武器,他雙臂回收,將十數把長槍、長戟一并夾于肋下。
    他只一個人,卻讓對面的十數名川兵使出吃奶的力氣都抽不出被他夾住的武器,可見他的力道之大。十數名川兵大驚失色,很快,又有更多的川兵川將向唐寅撲來。
    他冷哼出聲,意見轉動之間,雙掌的掌心燃起黑色的火焰,那黑火蔓延的速度極快,順著長槍、長戟直接燒到川兵們的雙手。人們還沒弄明白怎么回事,爬上他們雙手的黑火又順勢燒到他們的周身,僅是頃刻之間,十數名川兵就化為了烏有,別說他們的身體被燒得連個殘渣都沒剩下,就連他們身上的盔甲連同手上的武器也一并化為煙霧。
    這就是黑暗之火的毀滅燃燒,無視對方是生靈還是死物,焚化一切,取其精華。
    周圍的川兵川將們都看傻了眼,他們這輩子還從來沒見過也沒聽說過這么恐怕又詭異的靈武技能,剛剛沖上來的眾人不約而同地又開始連連后退。
    唐寅雙眼閃過一抹綠光,赤手空拳的沖入川軍眾人當中,黑暗之火連續施放,周圍的川軍成群成片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空中漸漸凝聚起濃濃的白色霧氣。
    可以說現在的唐寅銳不可當,在城頭上東沖西突,直殺得守軍將士潰不成軍。
    有他一個人在城頭上打開殺戒,便把守軍的城防撕開一條大口子,城下的風軍趁勢攻上城頭,與守軍展開近身肉搏戰。
    隨著大批的風軍攻殺上來,唐寅反而覺得束手束腳,不像剛才那樣能施展得開。不過他也不介意,他的目標并非為了殺人,而是要拿下玄谷關。
    城外的風軍越攻越猛,沖上城頭的人也越來越多,眼看著川軍的防線已陷入崩潰邊緣的時候,突然之間,在玄谷關外兩側的山峰上傳來陣陣的轟鳴聲。
    唐寅聽聞聲響暗皺眉頭,抽身從川軍人群中撤出來,而后向旁走出兩步,手扶箭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觀瞧。這一瞧,讓唐寅的臉色都為之一變。
    只見玄谷關兩側的山峰上沖下來數以萬計的野牛,放眼望去,漫山遍野,都分不清個數。
    野牛奔跑起來的速度本就極快,又是從山峰上沖下來的,其沖勢雷霆萬鈞,還伴隨著悶雷一般的轟鳴,連地面都在劇烈的震顫著。
    見此情景,唐寅不由得倒吸口涼氣,在兩山之間,可是己方正在攻城的將士們,這么多發了瘋的野牛直沖下來,己方的將士們豈不是要遭殃了嗎?!
    他激靈靈打了冷戰,對周圍的風軍將士們急聲喊道:“殺下城墻,打開城門,放外面的弟兄進城!快!”說話之間,唐寅率先往城下沖殺。
    可是這時候他再想從城墻上殺下去已然來不及了,玄谷關內不知從哪里又涌出來無數的川兵川將,密密麻麻、人山人海,一眼都望不到邊際。
    現在要殺下城墻,要先打退這許多的川軍,就算己方能做到,那得花費多長的時間?城外的將士們哪還能等這么久?唐寅心急如焚,額頭上滲出了冷汗。
    他想得沒錯,別說是殺下城墻,就算是城內一個敵軍都沒有,讓他可以暢通無阻地跑下城墻,直接把城門打開,放城外的風軍入城都已來不及了。
    從山峰上狂奔下來的野牛業已沖入風軍陣營的近前。
    風軍將士們還從未碰到過這樣的‘敵人’,前方的軍卒本能的頂著盾牌,布起盾陣,后面的士卒則紛紛舉起弓箭,向奔來的野牛射出箭陣。
    風軍令人聞風喪膽的箭陣在野牛群面前顯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箭矢釘在野牛身上,非但射不到它,反而讓它變得更加狂躁,許多野牛都是身中十數箭或者數十箭才翻滾倒地,倒地后的野牛再沒有重新站起的機會,被后面的牛群踐踏而過,頃刻之間就被踩成肉泥。
    當野牛群沖到人們面前的時候,聲勢更是駭人,地面的震顫讓人們連站都站不穩,轟隆隆的奔馳聲像巨錘一般敲打著每一名風軍的心臟。
    此時,人們也都能把野牛看得更清楚了,野牛差不多接近一人高,頭上的犄角還被人特意綁上鋒利的刀子,野牛的雙眼則是通紅的,看上去就如同一頭頭的怪獸。
    在前面組成盾陣的風軍士卒們暗暗咧嘴,滿臉的虛汗,不由自主地連連后退。
    嘭!當第一頭野牛撞進風軍陣營里時,一瞬間有兩名風兵離地而起,二人像被甩出去的沙袋,足足飛出七八米遠才落進人群里。
    野牛速度絲毫不減,橫沖直撞地跑進風軍陣營之內,一走一過之間,引來慘叫聲四處,哀號聲一片,被踩死撞死、踩傷撞傷的兵卒不計其數。
    這還僅僅是一頭野牛的威力,現在,從兩側山峰上沖下來的野牛得有數萬頭之多,仿佛洪水一般席卷而來,風軍之慘也就可想而知了。
    如此龐大的野牛群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縱然青羽再會統兵,再會臨場指揮,現在也完全無用武之地,不管風軍擺出什么樣的陣形,都不可能擋得住野牛的沖陣。
    一時間,玄谷關外的飛羽軍陣營亂成了一團,野牛肆虐,人們呼喊著四散奔逃,因自相碰撞、踐踏而出現的傷亡便已不計其數。
    看著已然潰不成軍的己方將士們,青羽在心中忍不住哀嘆一聲,難怪己方一路突進到玄谷關沒碰到任何的阻力,原來川軍早就想好了應對之策,于玄谷關外布下了野牛陣。
    只是現在他才想明白這些已經晚了,在野牛的沖陣下,風軍傷亡慘重,整個陣營已是一片狼藉。
    “將軍,野牛向這邊沖過來了,將軍快躲躲!”青羽身邊的侍衛們突然急聲叫道。
    青羽回過神來,他舉目向前張望,可不是嘛,沖入己方陣營內的一群野牛正在向自己這邊狂奔過來,就連他*的戰馬都在不安地原地踏步,不時地發出嘶鳴聲。
    他回頭下意識地向后面瞧瞧,在自己的身后,還有數萬的將士在攻城,若是讓野牛沖過去,那些攻城的將士們得被活活擠死在玄谷關的城墻下。
    他來不及細想,當機立斷,大聲喝道:“布陣!擋住野牛!”
    “將軍——”聽聞他的話,周圍的侍衛們身子同是一哆嗦,野牛都已發了瘋,那又哪是靠人能擋得住的?布陣阻擋,無疑是螳臂當車!
    “將軍,野牛兇狠,只怕……只怕是擋不住了啊!”
    “擋不住也得給我擋!布陣!”青羽瞪圓眼睛,向左右厲聲喊喝道。
    侍衛們無奈,人們只能找來重盾,硬著頭皮布起盾陣。身強體壯的侍衛在前,其他的侍衛頂在后面,準備承受野牛群的撞擊。
    轟隆、轟隆——看著迎面飛奔過來的野牛群,將地面的塵土都卷起多高,好像一股巨大的龍卷風刮來似的,眾侍衛無不變色,身子也是不由自主地哆嗦著。
    面對著發瘋的野牛群,即便是修靈者都會感到無力,普通修為的靈鎧根本承受不住野牛的撞擊。
    轟——狂奔的野牛終于撞到侍衛們頂起的盾陣上,只是一瞬間,手持盾牌的侍衛就倒下一片,還不等人們從地上爬起,野牛群已從他們身上無情地踩踏過去。
    人們發出的慘叫聲如同來自地獄,噴射出來的鮮血將地面瞬間染紅了好大一片。
    侍衛們擋不住野牛瘋狂的沖撞,野牛群透陣而過,直奔侍衛后面的青羽而來。
    見狀,連那么沉穩的青羽也忍不住驚叫出聲,他還想撥轉馬頭讓開野牛群,但他跨下馬的戰馬已不聽從他的指揮。
    戰馬噓騮騮地長嘶一聲,兩只前蹄高高提起,幾乎是直上直下的站立起來。
    馬背上的青羽準備不足,一下子被掀下戰馬,摔滾倒地上。當他從地上坐起時,舉目再看,他的戰馬已然落荒而逃,野牛群正嘶吼著奔他沖來。
    青羽臉色慘白,坐在地上本能的連連后蹭,可是他的速度又哪里能快得過野牛,只眨眼的工夫,野牛便已奔到他的近前,巨大的蹄子眼看著要踏在他的身上。
    想不到自己戎馬半生,沒有死在敵人的手上,卻要會死于野牛的蹄下,真乃奇恥大辱啊!青羽心中哀嘆,同時握緊了拳頭,而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一條人影突然閃到青羽的前方,將向他撞來的那頭野牛硬生生的頂住。
    突然趕來的這位不是旁人,正是從城頭上撤下來的唐寅。他雙手死死抓住野牛的雙角,身子前傾,用出全力阻擋野牛的前沖,可即便像唐寅這么大的力氣,仍被野牛的蠻勁頂撞得連連向后滑動,雙腳在地面上留下兩條深深的鴻溝。
    零點書院-歡迎各位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