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5

  /a
    終卷第四十五章
    “嗬——”唐寅頂著野牛,猛然大吼一聲,單腳提起,用力跺腳,就聽嘭的一聲,他的整只腳幾乎都踩入地里,而他被野牛沖撞著向后滑行的身子也終于停了下來。【】
    他把一頭發狂飛奔的野牛硬生生的頂停下來,這讓周圍的風軍將士們都看傻了眼,坐在地上的青羽更是目瞪口呆,膛目結舌,嘴巴張得好大,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唐寅抓著野牛雙角的手可沒有松開,他再次大喊一聲,掰著野牛的雙角將其硬是擰翻在地上。
    只聽撲通一聲,野牛龐大的身軀在空中打著橫重重地摔躺在地上,它四肢刨動,掙扎著還想從地上站起,唐寅立掌為刀,對準野牛的腦袋狠狠插了下去。
    撲哧!他手上的靈鎧雖不是刀子,但卻比刀子還要鋒利,這一記手刀,讓他的整只手掌都沒入野牛的頭顱里,野牛也隨之當場斃命。
    唐寅片刻也未耽擱,將手掌從野牛的頭顱內抽出,一手扣住野牛的脖子,一手抓住野牛的一條后腿,再次吶喊一聲,將野牛上千斤重的尸體硬的高舉過頭頂,然后看準后面的那些野牛,猛的砸了過去。
    撲通!尸體砸在野牛群里,讓數頭正在狂奔的野牛翻滾在地,轱轆成一團。趁此機會,唐寅終于喘息口氣,回頭對呆坐在地上的青羽說道:“青羽,這仗我們打不了了,趕快撤……”
    他話還沒有說完,一頭野牛又向他狂奔而來。唐寅雙目微瞇,用腳尖在地上鉤起一桿長槍,他單手持槍,向前一探,撲哧,那頭野牛正撞在槍尖上。
    野牛的腦袋被當場刺穿,唐寅也受其沖力,不由自主地向后踉蹌出數步。
    他還沒穩住身形呢,又有一頭野牛直撞過來。此時唐寅手中已無武器,而且野牛的數量太多,他能打倒一頭、兩頭,還卻打倒不了全部。
    他暗暗搖頭,意念轉動之間,他背后的靈鎧發出‘嘩啦’的聲響,與此同時,兩只巨大的黑色羽翼在他的背后生出,唐寅快速竄到青羽近前,單手扣住他的腰帶,隨著羽翼扇動,唐寅提著青羽騰空而起,剛好把野牛群讓了過去。
    看著在自己腳下蜂擁而過的野牛群,青羽心有余悸,忍不住打了個冷戰,他轉回頭對唐寅顫聲說道:“若非大王出手相救,末將這回定要死在牛踢之下了……”
    唐寅沒有說話,他飛在空中將戰場上的形式也看得更加清楚。
    現在,飛羽軍的將士們又豈是一個慘字所能形容?戰場上,滿目瘡痍,一片狼藉,到處都有風軍的尸體,到處都有丟棄的盔甲和武器,飛羽軍上下業已是潰不成軍。
    唐寅心頭酸楚,此戰,己方得傷亡多少將士啊!如果是堂堂正正的打輸了,那也就罷了,可己方根本不是敗在川軍手里,而是輸在了野牛的蹄子下。
    他帶著青羽飛到一處野牛沖過的地方,由空中落下來后,他慢慢把青羽放開。看著四周己方的殘兵敗將們,他忍不住喃喃說道:“究竟是何人在此地設下如此歹毒的陷阱……”
    能把這么多的野牛驅趕到山上,而且還圈養起來,只等在己方攻城之時好放野牛下山,這得花費多大的人力和精力?
    他暗暗搖頭,川國當真是臥虎藏龍,人才濟濟,自己還是太低谷川國的實力了。
    想到這里,他仰天長嘆一聲,說道:“青羽,下令……撤兵吧!”
    聽聞他的話,青羽苦笑,現在哪里還有兵可撤啊,接近十萬之眾的大軍現在恐怕也就剩下萬八千人,他在沙場上爭戰過無數次,但還從沒有像今日這樣敗得這么慘過。
    野牛群過后,飛羽軍陣營只剩下滿地的尸體和傷兵,放眼望去,戰場上的尸體疊疊羅羅,分不清個數,受傷的將士們在地上蠕動著,呻吟聲、痛叫聲此起彼伏,響成一片。
    不過,現在就算風軍想撤兵,玄谷關的川軍還不愿意呢!
    等野牛群沖過風軍陣營之后,玄谷關的城門突然打開,緊接著,數以萬計的騎兵從城關內沖殺出去,大呼小叫著直奔飛羽軍的殘兵敗將而去。
    正要隨軍撤退的唐寅看得真切,怒火騰的一下沖到腦門,川軍以陰謀詭計僥幸取勝,現在還敢追殺出城,實在欺人太甚。
    唐寅的虎目中閃現出駭人的精光,他對身邊的阿三大吼道:“阿三,給我劍皇!”
    阿三急忙從馬背上取下劍皇,然后小心翼翼地交到唐寅手里。
    后者接過,手臂一震,甩掉劍皇的劍鞘,緊接著,他從侍衛那里拉過來一匹戰馬,飛身跳了上去,回頭對眾人說道:“你等隨軍撤退,我來殿后阻敵!”
    “大王,敵人兵馬甚多,你一人怎能殿后?!”青羽快步走上前來,急聲說道。
    “少羅嗦,沒時間了,青羽,你速帶全軍弟兄回撤!快!”唐寅狠狠瞪了他一眼,而后,雙腳一磕馬鐙子,反沖向出關的川騎兵。
    唐寅自得到劍皇之后,平日里也沒少擺弄這把劍,早已熟悉了劍皇的特性,運用起來也能做到得心應手。此時,他一手握著韁繩,一手提著劍皇,迎著川騎兵而去。
    雙方之間的距離還有好一段遠,唐寅已把手中的劍皇凌空揮砍出去。
    劍皇在空中劃出一條弧線,與此同時,數道光電急射出去,對面的川騎兵還沒看清楚怎么回事,便有數人慘叫著翻下戰馬。
    雙方終于接觸到一起,唐寅手起劍落,將第一個沖到他近前的川騎兵連人帶馬的劈成兩半。
    而后,他臂膀揮舞,劍皇的鋒芒在空中畫出一道道的光電,周圍的川騎兵可謂是粘上就死,碰上就亡,中招落馬的兵卒如同下餃子一般,不斷地從戰馬上翻滾下去。
    劍皇的鋒利現在發揮出威力,川騎兵身上的鋼盔鋼甲在劍皇面前就如同紙片一般,輕而易舉的便被撕開,就連他們手中的精鋼武器也同樣抵擋不住劍皇的鋒芒,在唐寅的劍招下,川騎兵往往是連人帶武器一并被斬斷。
    川騎兵當中也有人經歷過神池之戰,不知是誰大喊一聲:“劍皇!那是劍皇!是神池圣王以前用的武器——”
    他話音還未落,一道電光射進他的嘴里,這名川騎兵的喊聲隨之戛然而止,在馬上搖晃幾下,一頭栽了下去,再看他,嘴巴里插著一把像是鐵條的怪劍,其鋒芒在他腦后探了出來。
    周圍眾人心頭大駭,其中還有人想下馬去把那根怪劍拔出來,可是怪劍就如同有生命似的,在尸體身上晃動了兩下,接著,又如閃電般反飛回去。
    電光一直飛回到唐寅手中的劍皇身上,發出啪的一聲輕響,與劍皇合二為一,仔細觀瞧,劍身上都找不到一絲一毫的縫隙,好像劍皇的劍身從來沒有分裂過似的。
    持有劍皇的唐寅無疑是如虎添翼,圍攻他的川軍雖眾,但卻沒人能傷得到他,反而死于劍皇下的川軍業已超過數百號人之多。
    可以說此時唐寅完全是以一己之力將這上萬騎的川騎兵給硬生生地擋了下來。
    看出唐寅兇狠,川軍將士們亦是心生畏懼,不敢再盲目的向前沖殺,一個個撥轉馬頭,欲從唐寅的兩側繞行過去。
    唐寅畢竟只是一個人,不可能把那么多的川騎兵都擋下來,正當他在川軍陣營里左右沖殺、盡可能為己方爭取撤退時間的時候,阿三阿四帶著一大群侍衛趕了過來。
    雙方都是騎兵,碰面之后也沒有多余的廢話,立刻戰到一處。侍衛雖然人少,但個個精銳,而且大多都是修靈者,雙方剛一照面,便有數十名川騎兵被挑下戰馬。
    一個唐寅就夠川騎兵喝一壺的了,現在阿三阿四又帶來這許多的侍衛,川騎兵的士氣被迅速地打壓下去。剛好這時候城頭上銅鑼聲響起,川騎兵們紛紛調轉回頭,快速地退回玄谷關。
    看著川騎兵們撤退的背影,唐寅噓了口氣,而后看向阿三阿四,問道:“你們怎么過來了?”
    “是青羽將軍派我們來接應大王的!”阿三說道。
    “多此一舉,區區幾個川軍,又能奈我何?!”唐寅滿不在乎地甩了甩劍皇上的血跡,而后將其交給阿三。
    他看看四周的戰場,再回頭望望玄谷關,目光幽深,咬牙切齒地狠聲說道:“今日之仇,來日必報!”
    別看這次吃了一個大虧,飛羽軍險些全軍覆沒,不過唐寅還有指望,畢竟后面還有平原軍、三水軍和直屬軍三個軍團呢,等他與這三個軍團匯合之后,再卷土重來,定能一口氣拿下玄谷關,報今日的一箭之仇。
    他帶著阿三阿四等人追上飛羽軍殘部,隨軍撤退,這一退就是三十里。
    等到了三十里外,唐寅下令全軍原地休息,而后清點人數。現在飛羽軍可太慘了,全軍上下僅剩下兩萬來人,而且其中還有過半的傷兵,真正有戰斗力的,恐怕連一萬人都不到。
    接近十萬人的大軍,打到這等地步,人們的心情可想而知。此時全軍上下死氣沉沉,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將士們席地而坐,只剩下大口喘息的力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