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7

  /a
    終卷第四十七章
    唐寅聽后,噗嗤一聲笑了,苦笑。【】很難想像,當初十萬之眾的飛羽軍打到現在只剩下一萬五千來人,唐寅還能笑得出來。青羽問道:“大王,我們下一步該怎么做?”
    現在他是沒什么主意了,縱然他再精通兵書、再會統兵打仗,但帶著這只有一萬五千人的殘兵敗將也無法有什么作為。
    唐寅沉吟片刻,說道:“雙棠郡已無我軍的立足之地,只能,暫且退出雙棠郡,去與平原軍、三水軍、直屬軍會合……”他越說話音越底,說到最后,他自己都說不出口了。
    當初眾將一致反對他的分兵戰術,可他固執己見,非要帶著飛羽軍先行一步,突進雙棠郡,偷襲玄谷關,結果卻是一敗涂地,損兵折將無數,現在要敗退回去和平原諸軍匯合,唐寅自己都覺得臉上一陣陣的發熱。
    青羽當然能明白唐寅心中的窘迫之情,生怕他拉不下臉后又反悔,他急忙正色說道:“大王說得沒錯,我軍確實得立刻撤出雙棠郡,與蕭將軍等匯合一處才是。”
    唐寅點點頭,而后看向張弘和王典,揮手說道:“你二人都起來吧,今日之敗,責任也不全在你二人身上,不過,你二人也得記住,以后定要戴罪立功,將功補過。”
    “多謝大王,多謝將軍!多謝大王,多謝將軍……”張弘和王典還以為自己這次死定了,沒想到大王會救下自己的性命,兩人連連叩首。
    唐寅擺擺手,示意他二人先下去吧。等張弘和王典離開之后,唐寅皺著眉頭說道:“既然是布英趕到了雙棠郡,那么我軍所遭遇的這一切都是他算計好的,他應該也定能算到我軍最終會被迫退出雙棠郡。”
    “所以,大王以為布英會在我軍撤離雙棠郡的路上設伏?”青羽多聰明,一點就透。
    唐寅點點頭,說道:“很有可能。如果我是布英的話,我定會在路上設伏,給予進犯之敵最后一擊!”
    青羽恩了一聲,仔細想想,覺得大王顧慮得有道理,他疑問道:“那依大王之見呢?”
    唐寅說道:“避開官道,走山路。”
    青羽不由得吸了口氣,下意識地望望周圍的將士們,說道:“只怕……弟兄們會堅持不住啊!”
    雙棠郡多山多林,山路錯綜復雜,有些路段還算平坦,而有些路段則是在山澗之間,根本不適合大軍行進。
    唐寅又哪會不知山路難走,但這是避開川軍唯一的辦法了。他說道:“我軍現在輜重盡失,糧草也所剩不多,毫無負擔,走山路正合適。”
    青羽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覺得唐寅的辦法雖有些冒險,但至少比走官道要安全得多。他說道:“就按照大王的意思辦吧,我們走山路回宜蘇。”
    唐寅和青羽所率的飛羽軍收攏了在白邳城戰敗的殘部,雙方兵合一處,偃旗息鼓,放棄走官道,悄悄的改走山澗小路。
    雙棠郡的山路又奇又險,尤其是在山上開鑿出來的道路,一邊是山壁,一邊是數十丈深的懸崖,山路的寬度連半米都不到,每次只能容一個人通行,要命的是山路還異常濕滑,即便加足了小心也很容易失足摔下去。
    在這種情況下行軍,其中的艱難和危險也就可想而知了,幾乎每天唐寅都能收到厚厚一沓的損員情況,隨著時間的推移,本就所剩無幾的飛羽軍將士們變得人數更少了。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們沒有遇到川軍的埋伏,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等唐寅和青羽率軍翻過敦頭山后,再往前走就是宜蘇郡的地界了,到了這里,唐寅和青羽也長長松了口氣。
    目前平原軍、三水軍、直屬軍就在宜蘇郡,業已推進到宜蘇郡的郡城通州一帶,而通州距離敦頭山這里又并不算遠。
    走出敦頭山后,唐寅和青羽立刻率軍趕往通州,長話短說,一路有驚無險,五日后,唐寅和青羽所率的飛羽軍殘部終于與駐扎于通州附近的風軍主力匯合一處。
    現在的飛羽軍慘,唐寅也沒好到哪去,蓬頭垢面,身上的衣服多處破損,還粘滿了泥污,活像個叫花子。
    當蕭慕青、梁啟、舞英諸將迎接出營,見到這副模樣的唐寅時,人們忍俊不禁,差點當場笑出聲來。
    只是此時實在不是發笑的場合,飛羽軍被打得實在太慘了,正常情況下,一個軍團損員超過七成就可以取消編制了,而現在的飛羽軍損員都快接近九成了,十萬的大軍,僅僅回來一萬多人,而且大多還是傷兵,可以說飛羽軍現在已是名存實亡。
    蕭慕青率先快步上前,插手施禮,而后滿臉關切地上下打量唐寅,一本正經地問道:“大王沒有受傷吧?”
    “我好得很呢。”唐寅滿不在乎地說道,說話時,他的眼睛在諸將的臉上掃來掃去。
    “大王傳回的戰報末將已仔細看過了,真沒有想到,布英竟已到了雙棠郡,而且還在玄谷關外設下了野牛陣……”
    不等他把話說完,唐寅已不耐煩地揮揮手,打斷道:“此戰是怎么打的,無須你再贅述,現在,你立刻點兵,隨我去攻取玄谷關!”
    “這……”蕭慕青暗暗咧嘴,大王剛吃了一場大敗仗,好不容易才從雙棠郡逃回來,現在又要再去進攻,只怕仍會敗多勝少啊!
    見他滿臉的為難,梁啟在旁暗笑,大王顯然是下不來臺了,哪是真的要去再攻玄谷關啊!
    他上前一步,拱手說道:“大王一路辛勞,連續征戰,只怕身體也會吃不消,還是先歇息幾日吧,玄谷關就在那里,又不會長腿跑掉,等幾日再去攻也不晚嘛。”
    唐寅擺出一副很認真思考的模樣,沉吟好一會,方緩緩點了點頭,勉為其難地說道:“你說的也對,也罷,我暫且先休息兩天,改日再與布英那老賊決一死戰!”
    梁啟拱手施禮,含笑說道:“大王英明!”
    玄谷關一戰,風軍方面吃了大虧,損掉了風軍整整一個主力軍團,風軍的總兵力也由四十萬銳減到三十萬。至此,風軍對川軍已不占兵力上的優勢。
    在人數不占優勢,又是異地作戰的情況下,再想往前推進,向川國的腹地深入,可不像剛開始時那么容易了。
    現在,川國業已從風軍突然入侵的震驚中回過神來,地方軍和家族軍皆開始迅速地集結起來,構建防線,另外,布英所率的二十萬中央軍也已抵達雙棠郡,這更讓川國的地方軍和地方官員們吃了定心丸。
    對風軍更加不利的是,隨著布英率援軍趕到的消息傳開,原本已被風軍所攻占的雷澤郡開始出現大規模的叛亂,那些已向風軍投降的川軍又紛紛調轉矛頭,在風軍的背后下刀子。
    其中石門城的叛亂最為嚴重,投降的川軍集體倒戈,連同城內的百姓,將駐扎于石門城的風軍圍殺殆盡。
    石門是雷澤郡的郡城,風軍把這里當成了己方南下的大本營,所有的物資、糧草都囤積在石門,石門失守的消息突然傳來,對風軍而言無疑是一記最沉重的打擊。
    接到石門被川軍光復的消息后,眾將們一同來見唐寅,商議己方接下來的對策和部署。
    中軍帳內,經驗豐富的蕭慕青直言不諱地說道:“大王,現在天時、地利、人和皆不在我軍這邊,再強行打下去,只怕,難以成功。”
    唐寅聞言,眉頭立刻擰成個疙瘩,疑問道:“慕青,你這么說是什么意思?難道是要我撤兵嗎?”
    “大王,石門失守,我軍糧草盡失,而且連同補給線也一并被切斷,全軍的口糧不足半月所需,再打下去,怕是會……重蹈飛羽軍的覆轍啊……”
    等蕭慕青把話說完,唐寅心中的怒火一下子頂上腦門,他揮手一拍桌案,怒聲喝問道:“你可是怕了?”
    “末將隨大王征戰沙場,打過的大仗小仗不下百余次,末將又何曾怕過啊?只是……只是這次出兵川國,我國自身也是準備不足,唯一的優勢就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打川國個措手不及,但是現在時機已失,戀戰下去亦無結果,還應早些撤兵才是啊!”
    唐寅慢慢握緊拳頭,目光一轉,看向梁啟和青羽,疑問道:“你二人也是這個意思?”
    青羽默默地點下頭,梁啟開口說道:“大王,蕭將軍所言極是,現在我軍已失戰機,早些撤退,也少些將士們的傷亡。”
    如果只是蕭慕青一人這么說,唐寅還可以說他是判斷失誤,可現在連梁啟和青羽也都贊同他的說法,唐寅無話可說了。
    他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仰天長嘆一聲,幽幽說道:“如果就這么撤兵,我們又如何能對得起那些血灑疆場、埋骨異鄉的將士們……”
    聽聞他的感嘆,青羽眼圈一紅,淚眼險些落下來。蕭慕青和梁啟互相看了一眼,前者正色說道:“大王,將士們的犧牲是有價值的,至少為我們提供了在川地作戰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