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50

  終卷第五十章
    天子可以回京的消息很快傳回到風都鎮江,最高興的人就莫過于天子殷諄以及皇廷的大臣們了。【】
    在外流亡了數年,也寄人籬下了數年,現在終于可以回到京城,突然聽聞此事的殷諄簡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再三確認之后他才相信這是真的,激動的當場抱頭大哭。
    他這個天子,本來能由他作主的事就不多,當的已夠憋屈的了,寄居在風國之后,他所能作主的事就更少了,其中的辛酸只有他自己知道,現在終于可以回到那魂牽夢縈的京城,他又怎能不激動不興奮呢?
    和殷諄一樣高興的還有風王妃殷柔。她很清楚,哥哥在風國住得并不開心,但她又幫不上什么忙,現在哥哥終于能重返京城,她也打心眼里替哥哥高興。
    接到唐寅的傳書后,風國朝廷上下齊動。經過眾大臣的商議,決定派出重傷已經痊愈的子纓率天鷹軍護送天子去往上京,與此同時,邱真、宗元等一干大臣們亦是開始收拾行裝,準備隨天子一同上路。
    大臣們不能全部都去上京,必須得留有大臣坐鎮朝廷。眾人選來選去,最后一致同意讓張哲留守鎮江。
    一是張哲貴為御史大夫,絕對有資格主持大局,其二,他性情耿直,說話直來直去,不太受大王的喜歡,其三,張哲自己也不太愿意去上京湊這個熱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他看來,自己不去也沒什么。
    事隔三日,殷諄便迫不及待地連連派人催促邱真,提醒他現在該動身了,不能再拖沓了。
    邱真心中暗笑,天子以為他回到上京就能擺脫風國的控制了,簡直是在做夢,別忘了,上京也是大王從川國手里爭回來的,以后,風軍會常駐上京,天子仍是己方手上的傀儡。
    當然,就算殷諄不派人來催他他也打算起程了。這日早晨,邱真剛剛起床,還沒來得及洗漱,家丁便從外面跑了進來,拱手說道:“相爺,宮里來人了。”
    “又來人了?!”邱真嗤笑一聲,聳聳肩,邊洗著臉邊囫圇不清地說道:“讓他候著吧!”
    “相爺,這回不是皇宮的人,是王宮的人。”家丁小心翼翼地說道。
    “什么?”邱真急忙拿起手巾,把臉上的水擦了擦,問道:“是誰派來的?”
    “那人稱是王妃娘娘派來的。”
    “哦!”邱真面色一正,忙道:“快請進大堂,我這就去見他。”
    “是!”家丁答應一聲轉身快步離去。邱真快速地穿好衣服,又漱了漱口,這才去往大堂。
    來的這位他還真認識,是王妃身邊的貼身侍女之一,名叫玉蘭。他急忙上前,含笑說道:“原來是玉蘭小姐,請問,小姐今日前來,可是有事?”
    玉蘭點點頭,說道:“邱相,王妃有請!”
    “哦,不知王妃召見微臣所為何事啊?”邱真還真有些不太愿意去,大臣和后宮之間應盡量避免走得太近,這也是最起碼的避嫌。
    玉蘭一笑,說道:“奴家不便多言,等邱相見了王妃自會知曉。”
    人家不肯說,邱真也不好強問,他點點頭,笑道:“好,我這就動身。”
    邱真隨玉蘭到了王宮,在后宮花園的涼亭里見到殷柔。別看邱真在外面威風八面,乃堂堂的左相,但到了宮里,小心翼翼,正襟危坐,不敢存有絲毫的怠慢。
    他快步走到殷柔近前,拱手施禮,必恭必敬地說道:“微臣參見王妃。”
    殷柔向他含笑擺擺手,說道:“邱大人不必多禮,快請坐吧。”
    “是!”邱真答應一聲,在殷柔下手邊的石凳上落座。說是坐,其實只是屁股搭個邊而已,只要一有不對,他可以立刻起身。
    “聽說,邱大人近日就要動身去往上京了。”
    “回稟王妃娘娘,正是。”
    “本宮有一不情之請,不知當講不當講。”殷柔笑呵呵地說道。
    “王妃這么說就折殺微臣了,王妃有何事盡管直言,只要微臣能辦到的,一定幫王妃辦妥。”邱真欠身說道。
    “本宮打算隨皇兄一同去往上京,不知邱大人你意下如何?”殷柔笑盈盈地柔聲問道。
    邱真聞言,汗珠子都差點滾下來,王妃竟然問自己意下如何,說好聽點這是在堵自己的嘴,說難聽點是想要自己的腦袋啊!邱真急忙站起身形,拱手說道:“王妃折殺微臣了,既然王妃要去上京,微臣定會為王妃安排好一切,王妃不必再為此事掛心。”
    殷柔笑了,她要的就是邱真這句話,剛才之所以問邱真意下如何,也是不想給他回絕的余地。她含笑道:“既然如此,就多牢邱大人費心了。”
    “啊,王妃娘娘太客氣了,只是,不知王妃娘娘欲去上京之事大王知不知曉?”邱真小心翼翼地問道。
    殷柔反問道:“難道大王不知,本宮就哪都不能去了嗎?”
    “不、不、不,微臣當然不是這個意思……”
    “本宮去上京與大王會面,大王一定會很高興的,邱大人又何必擔心呢。”殷柔慢條斯理地說道。
    “是!微臣明白了。”邱真不敢再多言,看得出來,王妃這是打定了主意非去上京不可,這可不是自己能攔得住的。他拱手說道:“王妃若無其它的事,微臣先告退了。”
    “好!邱大人請回吧!”
    “微臣告退。”邱真又深施一禮,接著,緩緩退出涼亭。
    等邱真走后,肖敏低聲問道:“王妃,大王若是知道此事,會不會生氣啊?”
    殷柔幽幽說道:“皇兄返京,此后一南一北,不知道何時才能再見,我心里實在舍不得,而且,我也很想回上京去看一看。”
    肖敏點點頭,天子與王妃即便同在鎮江,平日里想見一面都不容易,以后,一個在上京,一個在鎮江,要見面就更是難上加難了。
    天子重返京城可不是件小事,需要籌備的事情太多,光是皇宮物件的搬運就是一個浩大的工程,加上皇廷也要隨天子一并回往上京,滿朝的大臣個個都得搬家,每個人皆拖家帶口,沿途上如何安置都是提前安排妥當。
    又過了五天,以天子殷諄為首的皇廷才正式從鎮江起程,去往上京。和殷諄同乘一車的還有殷柔,看著兄長興奮雀躍的神態,殷柔也是滿臉的笑意。
    天子要回上京了,鎮江的百姓們不約而同地紛紛涌上街頭,人們整整齊齊地站在街道兩側,當殷諄的馬車從他們面前經過時,百姓們紛紛跪地,人群中還不時傳出哭泣之聲。
    這就是天子的威望,不管他手中有無實權,不管他是不是風國手上的傀儡,他的頭銜擺在那里,百姓當中沒有一人是希望天子離開鎮江的。
    百姓們的戀戀不舍也感染到了殷諄,他忍不住長嘆一聲,嘆道:“鎮江也是一處好地方啊,朕還真有些舍不得這里呢!”
    說話之間,他挑起車窗上的簾帳,向外面的百姓們不時地揮揮手。
    護在馬車左右的侍衛們見狀心頭同是一驚,有暗箭頭領立刻快步上前,一把把簾帳拉了下來,同時沉聲說道:“陛下請自重!”
    殷諄被訓斥的面紅耳赤,坐在馬車里滿臉的尷尬,殷柔則是眉頭大皺,忍不住大聲呵斥道:“大膽,是誰準許你可以這么和天子講話的?!”
    馬車外的暗箭頭領聽聞是殷柔的話音,忙躬身說道:“小人剛才太過著急陛下的安危,若有失禮之處,還請王妃多多諒解。”
    殷柔還要說話,殷諄輕輕拉了拉她的胳膊,低聲勸道:“算了算了,只是小事情而已,皇妹又何必和一侍從過不去呢。”
    看著一臉干笑的兄長,殷柔暗暗搖頭,皇兄的為人就是太軟弱了,不然的話,區區一侍從又怎敢當眾訓斥天子?殷柔滿心的不痛快,但也沒有再多說什么。
    天子的儀仗率先行出鎮江城,在城外,負責護送的天鷹軍早已整裝待發,見天子的儀仗已出城,軍中立刻響起悠長的號角聲,密壓壓的風軍快步跑上前去,護住儀仗的左右,與此同時,子纓快馬來到殷諄的馬車前,翻身下馬,走上前去,拱手施禮,正色說道:“陛下,天鷹軍主帥子纓在此待命!”
    殷諄令人撩起馬車的簾帳,他在車里欠了欠身,擺手說道:“子纓將軍快快平身!”
    “謝陛下!”子纓站直身軀,問道:“陛下,現在是否可以起程?”
    “好好好,越快起程越好。”殷諄連連點頭,而后又覺得自己表現的似的太急迫了,故作鎮定地笑呵呵說道:“朕已離開京城數載,很想早些趕回去啊!”
    子纓理解地點點頭,拱手說道:“末將遵命!”說著話,他側頭對身后的副將道:“傳令下去,全軍起程!”
    “是!將軍!”子纓一聲令下,天鷹軍上下齊動,號角聲、擂鼓聲連成一片。
    子纓重新上馬,退到路旁,目送著殷諄的馬車漸行漸遠。他身邊的偏將紛紛催馬上前,低聲說道:“將軍,看上去,天子可是歸心似箭啊!”
    “是啊,將軍,天子若是回到了上京,以后,恐怕就不是我們所能控制的了吧!”另一名偏將憂心忡忡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