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52

  終卷第五十二章
    邱真鏟除隱患的手腕很高明。【】如果在十萬天鷹軍的保護之下讓那些皇廷的大臣們死于‘意外’,無論如何也說不過去,他利用殷諄急于回京的心理,讓殷諄自己主動提出來分開趕路,他再順理成章的遵從圣命行事,接下來所發生的一切就和他與風國無關了,有責任,那也是天子的責任。
    通過此事能看出邱真的陰險狡詐,當然,也可以說成是他的聰明睿智。
    長話短說,殷諄和皇廷大臣們分開之后,在天鷹軍主力的保護下,僅僅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便由鎮江趕到了上京。
    身在上京的唐寅、上官元吉以及一干風軍將領們皆有出城迎接。
    終于回到了久違的京城,殷諄激動得渾身直哆嗦,他由侍女們攙扶著走下馬車,望著前方高高豎立的城墻,以及城頭上飄蕩的昊天帝國的旗幟,殷諄不由得熱淚盈眶。
    唐寅率先走上前來,拱手施禮,說道:“微臣見過陛下!”
    殷諄回過神來,目光落到唐寅身上,急忙快步上前,托著唐寅的胳膊顫聲說道:“愛卿莫要多禮,快快平身!”
    唐寅微微一笑,說道:“陛下一路辛苦,趕快入城吧!”
    “好、好、好!”殷諄連連點頭。
    唐寅回頭向后面擺擺手,很快,一輛金碧輝煌、由八匹駿馬拉著的馬車緩緩行了過來,在馬車的左右,還站滿了宮女打扮的妙齡女子。唐寅對殷諄含笑說道:“陛下請!”
    明白這是唐寅為自己準備的坐乘,殷諄感激地點點頭,輕飄飄地走到馬車前,由眾宮女攙扶著,登上馬車。直至坐進車內,他都感覺自己仿佛身在云端,如在夢境中一般。
    不過,他完全沒有注意到從鎮江一路隨他而來的那些侍女們全部被風軍隔離,現在伺候在他左右的宮女都是陌生的臉孔。
    看著殷諄坐上馬車,并進入城內,唐寅這才收回目光,看向剛從馬車上走下來的殷柔,他眼睛頓是一亮,嘴角不自覺地揚起,來到殷柔近前,低聲問道:“柔兒怎么也來了?”
    殷柔開口之前先是上下打量一番唐寅,感覺兩人分別的這段時間里唐寅又有了變化,變得比以前更加神采奕奕,更加吸引人的目光了。
    她愣了片刻,故作生氣地問道:“怎么?你不歡迎我來嗎?”
    “當然不是!”唐寅自然而然地將殷柔攬入自己的懷中,低頭聞著她發髻的幽香,喃喃說道:“本來我打算等上京的局面穩定了之后,親自到鎮江接你過來的。”
    “真的嗎?”依偎在唐寅的懷中,殷柔嬌滴滴地問道。
    “當然,我從不騙你。”唐寅把殷柔摟得更緊。這時候,邱真從后面走上前來,輕輕清了清喉嚨,而后,拱手說道:“大王!”
    邱真的話音把殷柔嚇了一跳,也讓她意識到在大庭廣眾之下自己與唐寅如此摟抱太失儀態,正欲掙脫開唐寅的臂膀,哪知后者把她摟抱得更緊,絲毫沒有要松手的意思。
    “寅……”殷柔滿臉的窘迫,低聲輕呼道。唐寅愛極了她嬌羞又可愛的模樣,過了好一會,他才戀戀不舍地放下一只手臂,但另只手臂仍緊緊摟住殷柔的纖腰,隨后看向邱真,含笑說道:“邱真,這一路走來很辛苦吧!”
    邱真正色說道:“得知大王收復上京的消息,微臣喜出望外,高興還來不及呢,哪里還顧得上辛苦不辛苦。”
    “哈哈!”唐寅仰面而笑,說道:“你和元吉都到了上京,我的心也就安穩了不少啊,走,進城說話。”他向邱真甩下頭,接著,拉著殷柔走回自己的馬車。
    在去往皇宮的路上,唐寅體貼的挑開車窗的簾子,讓殷柔能欣賞到城內的景象。看殷柔觀瞧得入神,他又把她拉入懷里,笑問道:“柔兒離開上京這些年,這里可有變化?”
    殷柔搖搖頭,聲音有些哽咽地說道:“看上去……似乎還是老樣子……”
    “柔兒……一定很喜歡上京吧!”唐寅幽幽說道。
    “恩!”殷柔輕輕地點下頭。這里是她出生的地方,也是她成長的地方,更是殷氏皇族世世輩輩居住的地方,不管在什么時候,上京永遠都是被她視為家的地方。
    殷柔的神態讓唐寅心疼,他沉思片刻,說道:“既然喜歡這里,那么,以后就住在這里,不要再走了。”
    他的話讓殷柔頓是一驚,她坐直身軀,眼睛瞪得又圓又大,難以置信地看著唐寅,疑問道:“不回鎮江了嗎?”
    “不回去了。”唐寅說道:“我已決定,把王宮搬到上京,其一,可保證上京的安全,其二,可就近輔佐天子。”
    殷柔不關心其它的事,聽說以后自己可以一直住在上京,也不用和皇兄分離兩地,她又驚又喜,不由自主地抱住唐寅,連聲說道:“太好了,這真是太好了。”
    見殷柔如此開心,唐寅也仰面而笑,攬住殷柔,順勢把她壓在身下。
    唐寅、殷諄等人的馬車相繼進入皇宮,在皇宮的大廣場上,馬車紛紛停下來,殷諄由一干宮女攙扶著有些怯生生地從馬車里下來。
    他抬頭向四周觀望,身子頓是一哆嗦,只見廣場內站了滿盔明甲亮的兵將,放眼望去,密壓壓的一大片,鮮艷的頭纓組成紅色的海洋,豎立起來的長槍長戟猶如樹林一般。
    看到殷諄出了馬車,站于軍兵前面的將領們紛紛高聲吶喊道:“恭迎圣駕——”
    隨著將官們的喊喝聲,廣場內數以千計的軍兵們紛紛單膝跪地,一時間,現場甲胄摩擦時發出的嘩啦聲連成一片。
    如此大的陣仗,殷諄已經好久沒有見過了,他多少有些不太適從,嘴巴不知覺地張開,下意識地倒退小半步。
    這時候,唐寅拉著殷柔走上前來,他對殷諄一笑,說道:“陛下,請入大殿吧!”
    “好、好、好。”殷諄吞了口唾沫,身子向前傾了傾,可雙腳卻像粘在地上似的,始終未能邁出去。
    唐寅見狀,心中暗笑,爛泥扶不上墻,此話用在殷諄身上再恰當不過了。他含笑再次說道:“陛下,請!”說話的時候,他又向走道兩旁的將領們擺擺手。
    眾將官會意,再次齊聲吶喊道:“恭迎圣駕——”
    “恭、迎、圣、駕——”在場的數千將士齊聲喊喝,喝聲震天響,回音久久不散。
    殷諄被震耳欲聾的喊聲嚇得身子一哆嗦,險些癱到地上,他像被鬼追似的,快步向前走去。
    穿過廣場,登上長長的臺階,有皇宮侍衛將皇宮大殿的殿門緩緩拉開,殷諄舉目向前一瞧,正看到大氣磅礴的殿堂,以及那座高高在上、金光閃閃的皇椅。
    聽說皇宮先后被洗劫過好幾次,殷諄本以為皇宮早已是面目全非,沒想到,它沒有任何的變化,和當初他離開時一模一樣。
    他站在大殿的門口,反而有些遲疑,不知是該進還是不該進。
    他轉回頭,看向唐寅,小心翼翼地說道:“愛卿,這……”
    唐寅微微一笑,說道:“陛下,請入內吧!”
    殷諄點點頭,深吸口氣,邁步走進大殿內。大殿寬敞又空曠,靜的鴉雀無聲,走在如鏡面般光滑的大理石上,發出沙沙的回響。殷諄一直走到皇座之前,正要坐上去,又突然收住腳步,回頭看向唐寅,見后者向他點了頭,他這才慢慢坐到皇座上。
    隨著殷諄落座,除了唐寅和殷柔外,跟進來的邱真、上官元吉等大臣齊齊跪地,高呼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大臣們齊呼萬歲,外面的將士們也跟著連聲高呼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坐在皇座上的殷諄顯得有些手足無措,先是看了看下面的眾人,再瞧瞧自己所坐的皇座,過了許久,他緊張的心情才漸漸平復下來。
    他深吸口氣,挺直坐姿,向下面的眾人揮手說道:“諸位愛卿平身!”
    “謝陛下!”跪地的眾人紛紛站起身形。唐寅對上面的殷諄說道:“陛下,這段時間以來,微臣已將皇宮翻修一新,不知陛下可還滿意?”
    皇宮本是川國翻修的,現在全歸成了唐寅的功勞。殷諄連連點頭,贊嘆道:“愛卿啊,皇宮修得實在太好了,簡直和以前一模一樣,不,是比以前的皇宮還要好!”
    唐寅悠然而笑,拱手說道:“只要陛下喜歡就好。”
    稍頓,唐寅又正色說道:“現在,皇宮侍衛有一萬五千人,宮女三千三百人……”他將目前皇宮內的情況向殷諄詳細介紹了一番。
    殷諄對這些毫無興趣,他現在只想回到自己的寢宮去看一看。好不容易等唐寅介紹完,殷諄賠笑著說道:“愛卿,朕有些累了,想先回去休息一下,這些瑣事,愛卿處理就好。”
    唐寅一笑,說道:“是微臣糊涂了,忘了陛下是長途跋涉而來。”說著話,他拱手說道:“陛下,微臣告退!”
    “臣等告退!”邱真、上官元吉等大臣紛紛躬身退出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