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53

  終卷第五十三章
    殷諄去了他的寢宮,唐寅則陪著殷柔去往她曾經住過的宮殿。【】
    一路走來,殷柔感觸良多,對她而言,皇宮內的一草一木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陌生,看起來一切都沒變,又似乎一切都已經變了。
    她的寢宮還和以前一樣,甚至連院中的布局、房中的擺設都沒有任何的改變,她走到床榻前,緩緩坐下,輕輕撫摸上面的被子,好像昨天她剛在上面睡過似的。
    她沉默許久,回頭問唐寅道:“寅,我今晚能住在這里嗎?”
    唐寅樂了,柔聲說道:“這里本來就是你的家,柔兒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你會陪我嗎?”殷柔充滿期待地看著他。
    唐寅聞言有些遲疑,現在他的身份即是王公,也是駙馬,要說住在皇宮里倒也沒什么,只不過是他自己并不喜歡住進來罷了。
    他沉吟了許久,見殷柔一直眼巴巴地看著自己,不忍讓她失望,含笑點點頭,輕聲應道:“好吧!”
    殷柔欣喜地站起身形,走到唐寅近前,依偎在他懷中。
    唐寅和殷柔在房中溫存許久,他恍然想起什么,站起身形,說道:“柔兒,我還有些事需要和邱真他們商議,等晚上我再回來。”
    殷柔明白,邱真等大臣剛剛抵達上京,要磋商的事務會有很多,她也不強留唐寅,邊送他往外走邊嬌滴滴地小聲說道:“晚上早些回來,別讓我等得太久。”
    聽聞這話,唐寅心中頓是一陣蕩漾,差點退回房間里。他不敢再繼續待下去,默默地點下頭,而后轉身快步離去。
    等他走出皇宮時,以邱真、上官元吉為首的風國文武大臣們都在皇宮的大門外候著呢,見到唐寅出來,人們紛紛走上前去,拱手說道:“大王!”
    唐寅向眾人擺擺手,說道:“到驛站議事。”
    “是!”眾人跟隨唐寅,或是騎馬,或是乘車,紛紛去往驛站。
    在驛站的大堂里,唐寅居中而坐,左手邊坐著的是以邱真為首的武官,右手邊坐著的則是以上官元吉為首的文官,這時的驛站儼然變成了風國的小朝廷。
    唐寅環視在座的眾人,含笑說道:“這次召集諸位千里迢迢的趕到上京,都辛苦了。”
    “大王言重了。”眾人齊齊欠身拱手。
    懶得再多說客套話,唐寅振作精神,說道:“本王打算于上京建造一座王宮,不知諸位意下如何?”
    在眾人面前,他特意用‘本王’做自稱,等于是在告訴眾人,這是他已經決定了的事,不會再有更改。
    眾人互相看了看,張鑫率先開口說道:“上京乃天子腳下,熱鬧繁華,大王于上京建造一座行宮,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如果說,本王想把在鎮江的王宮和朝廷一并搬到上京呢?”唐寅笑呵呵地柔聲問道。
    “這……”張鑫臉色微變,立刻閉上嘴巴,不再多言。這事可太大了,把朝廷搬到上京,那不等于是把都城遷到上京了嗎?遷都大事,他又哪敢草率表態。
    見張鑫垂首不語,唐寅又看向其他人,問道:“諸位的意思呢?”
    邱真先是看眼上官元吉,而后皺著眉頭說道:“大王可是想把都城遷到上京?”
    “確有此意!”唐寅微微一笑,說道:“邱真,你以為如何?”
    “我風國若把國都設在京城,豈不是有僭越不軌之嫌?”邱真皺著眉頭說道。
    唐寅笑了,說道:“元吉也有這樣的顧慮,后來,元吉給我出了個主意,取締風國,將風地歸還于天子,我自降為輔政大臣,如此一來,表面上看是等于沒有了風國,我們也可以光明正大的留在上京,而實際上,我們仍能牢牢掌控著風地和天子,不知諸位大人意下如何啊?”
    聽聞這話,在場的文武大臣們臉色同是一變,取締風國?這簡直是瘋了,哪有自己取締自己的道理?
    邱真第一個站出來反對,正色說道:“我風國現在這片廣闊的疆域是通過東征西討得來的,本就人心不穩,若是取締風國的國號,大王自降王公的身份,恐怕,除了老風人之外,再無人會以大王馬首是瞻、服從大王的命令,此為自取滅亡之道,萬萬使不得啊!”說話時,他還深深地看眼上官元吉,不明白他為何會給大王出這等愚蠢至極的主意。
    唐寅邊聽邊點頭,看起來似乎很認同邱真的話。上官元吉淡然一笑,說道:“邱相多慮了,只要大王能牢牢把持住皇廷的朝政,即便把風地歸還于天子,大王仍是風地的無冕之王,仍能憑借天子的威望號令天下,而且行事起來會比現在風王的身份更方便更有利。”
    邱真立刻說道:“不管怎么樣,取締國號,大王自削爵位,斷不可為,風國能有今日,是多少風人用性命換來的,若是取締國號,我們又怎能對得起風國歷代英烈的在天之靈?”
    “天子在上京,我們在鎮江,相隔數千里,一旦生變,我們又如何及時應對?若想光明正大的留在上京,取締國號就是最佳的辦法。”
    他二人你一言,我一語,爭執不下,在場的大臣們一會看邱真,一會看上官元吉,直聽得頭暈腦漲。
    唐寅擺了擺手,打算他二人的爭論,而后慢悠悠地含笑說道:“元吉有元吉的道理,邱真也有邱真的道理,再爭辯下去也不會有結果,不如這樣吧,以后,我們可長期居住于上京,但朝廷仍設在鎮江,以后我風國的朝廷一分為二,鎮江為明、上京為暗,鎮江為虛、上京為實,諸位覺得怎么樣?”
    在場的大臣們同是一怔,而后面面相覷,誰都沒有言語。過了好一會,邱真率先點點頭,說道:“微臣以為,大王之見可行。”在他看來,不管怎么做都比取締國號要強得多。
    上官元吉仔細琢磨了一番,覺得唐寅的這個主意倒也可以一試,他亦點頭應道:“微臣沒有異議。”
    見邱真和上官元吉都已表態贊同,下面的文武大臣們異口同聲地說道:“大王英明!”
    看大臣們一致同意,唐寅滿意地點點頭,說道:“既然大家都贊同,那么此事就這么定了,駐扎于鎮江的中央軍全部南下,改為常駐上京,至于鎮江那邊的朝廷,就暫由……暫由張哲主持大局吧!”
    “是!大王!”
    遷都之事算是得到了暫時的解決,唐寅的心情輕松許多,他向眾人揮手說道:“想必大家也都累了,如果無事要議,都先去休息吧!”
    “臣等告退!”上官元吉和邱真等人紛紛站起身形,向唐寅躬身施了一禮,而后相繼走了出去。
    邱真的腳已經邁出大堂,恍然想起了什么,把邁出去的腳步又收了回來,默默退回到大堂內。等大臣們全部走光后,他來到唐寅近前,拱手說道:“大王!”
    唐寅笑呵呵地看著他,疑問道:“邱真,有事嗎?”稍頓,他又笑道:“你不會是來向我告元吉的狀吧?其實元吉的心意我也能理解,他的意見也有他的道理……”
    不等唐寅說完,邱真搖搖頭,說道:“大王,微臣要說的不是此事。”
    他和上官元吉是最早輔佐唐寅的,上官元吉的為人他又哪會不了解,對風國、對大王的忠誠,上官元吉絕不會次于他。
    他皺著眉頭說道:“微臣先前并不知道大王有遷都上京之意,所以,私下里恐怕是做了一件不太妥當之事。”
    唐寅聽糊涂了,疑問道:“什么事?”
    邱真看了看左右,而后繞過桌案,直接走到唐寅的身邊,跪坐下來,低聲說道:“微臣擔心天子在上京會受到‘奸人’的挑撥,發生意想不到變故,故在趕來上京的路上,微臣授意暗箭,將皇廷里一些靠不住的大臣……”說到這,他抬手做了個橫切的手勢。
    唐寅看罷吸了口氣,疑問道:“都殺了?”
    “只是一部分。”
    “有多少人?”
    “大臣共二十六人,連同家眷的話,近千人。”邱真小心翼翼地說道。這可不是件小事,而且還是未經過唐寅的同意他私自做出的決定,現在他也有些后悔自己的決定太過草率。
    唐寅沉吟片刻,問道:“暗箭已經得手了嗎?”
    “微臣還不清楚,不過,已過一個多月了,微臣擔心,暗箭已經行動了。”
    “立刻傳書受你指派的暗箭人員,若未動手,終止行動,若是已經動手,那么就把事情做的干凈點,別留下任何的線索,如果事情敗露,傳揚出去……”唐寅沒把下面的話說完。
    邱真連連點頭,應道:“是、是、是,微臣即刻就去傳信于暗箭,這次,是微臣過于草率……”
    唐寅一笑,拍拍邱真的肩膀,說道:“我又沒有怪你。你顧慮得沒錯,做得也沒錯,防患于未然總是好的嘛!”
    邱真吁了口氣,說道:“大王這么說,微臣就放心了。”說到這里,他又想起上官元吉所提的意見,正色說道:“大王,微臣覺得元吉這次的提議甚是不妥,太過冒險,風國的國號斷然不能取締,大王更不能自削爵位,風國能有今日的成就得之不易,如果按照元吉的意思,只怕,風地又會變成一盤散沙,四分五裂。”
    唐寅眼珠轉了轉,慢悠悠地說道:“有人向我進諫,元吉只是表面上忠誠于我,但他更忠誠于天子,邱真,你是怎么看的?”
    邱真聞言臉色頓變,同時倒吸口涼氣,他急忙說道:“此乃佞臣之見,大王可千萬不能誤信讒言啊,元吉的為人大王應該很清楚才是,他怎么可能會背叛大王、背叛風國呢?”
    難得見到邱真會急,唐寅仰面大笑,說道:“我也只是隨便說說而已,不必當真,好了,你也回去休息吧,明日還有得你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