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54

  終卷第五十四章
    邱真好奇地問道:“大王明天還有事?”
    唐寅說道:“既然決定搬到上京,當然要選址了。【】王宮要選址,你們的官邸也要選址嘛。”
    邱真問道:“大王認為真的應該把朝廷遷到上京嗎?”
    唐寅深吸口氣,意味深長地說道:“都城南遷是大勢所趨,就算現在不做,以后也得做,與其給日后留下麻煩,不如現在就一鼓作氣的完成。”
    邱真不再多問,既然是大王已經決定好了的事,自己說得再多也沒用,何況大王說得也對,以后風國的重心肯定要放在川國身上,都城南遷,亦是大勢所趨。
    翌日,唐寅帶著風國的一干文武大臣們在上京各處游逛選址,光是給王宮選址,就足足花費了五天的工夫。
    大臣們對王宮的具體位置也有分歧,一部分大臣認為王宮應該離皇宮近一些,一是可以就近控制天子,其二,也可以營造出大王和天子親密無間的假象,而另一部分大臣則認為王宮應遠離皇宮,主要目的是為了避嫌,不要給人留下大王欲與天子并駕齊驅的印象。
    唐寅仔細分析了眾大臣的意見,最后決定折中而行,把王宮的地址定于皇宮北側,距離皇宮不算遠,但也不近,其規模與鎮江王宮的規模大致相當。
    選好了王宮的地址后,接下來的幾天是風國的大臣們給他們各自的官邸選址,而唐寅則是巡游上京的周邊地帶。都城要南遷,除了他和風國的主要大臣搬到上京外,風國的各軍團也得遷移到上京。
    風國的中央軍有百萬之眾,十多個軍團,這么多的軍隊要駐扎于上京一帶,需要構建許多的軍營,更要劃分出各軍團的屯田之地,這些都得要唐寅親自定奪。
    此時,表面上看風國的都城仍是鎮江,而實際上,遷都于上京的行動業已緊鑼密鼓的開始實施了。
    與風國的有計劃有步驟的秘密遷都比起來,川國則顯得混亂得多。川北三郡一戰,布英率軍成功擊退了入侵的風軍,可這場勝利并未能讓川國朝廷的權利之爭停止,反而愈演愈烈。
    布英是受肖香的指派去往川北三郡與風軍作戰的,此戰勝利,功勞最大的無疑是肖香,這使她在川國國內的威望提升一大截。
    可同樣的,她也引來眾兄弟姐妹的嫉恨,并讓許多的肖氏王族終止之間的紛爭,改而聯合到一處,聯手對付她一人。
    會出現這樣的局面,是肖香始料不及的,她即感無奈,又感痛心,更感到氣惱,為了那個本就該屬于她的王位,自己的這些兄弟姐妹們無不視自己為眼中釘、肉中刺,不除不快,甚至都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
    雖說不少的肖氏子弟們已聯起手來,不過,肖香仍占有一個很大的優勢,那就是軍中的高級統帥們皆是傾向于她的,比如張思圖、楊召、呂尤、布英諸將。
    也正是因為有這些統帥支持肖香,那些欲鏟除肖香的公子、公主們才不敢明目張膽的對她下毒手。
    這日,肖香正在書房里練字,有家丁進來稟報道:“公主,九公子府來人欲見公主。”
    “容弟?”肖香一怔,在她的這些兄弟姐妹中,她和九公子肖容的關系還是很親近的。
    首先他二人的母親是親姐妹,關系自然非旁人能比,其二,肖香比肖容年長八歲,可以說她是看著肖容長大的,她對肖容,完成是當成了同父同母的弟弟。
    “請來人到書房見本宮。”肖香對前來報信的家丁點點頭。
    “是!公主!”家丁答應一聲,快步離去。時間不長,一名十五、六歲,書童打扮的少年被家丁領了進來。少年看到肖香,急忙跪地施禮,說道:“小人參見五公主。”
    肖香和肖容很熟悉,對他的書童自然也不陌生。她微微一笑,擺手說道:“鑒明,你怎么來了?可是九弟有事要見本宮?”
    那書童連連點頭,說道:“公子今早剛才收到一批從南湖新打撈上來的蟹子,知道公主殿下一向愛吃,故派小人前來請公主到府上用膳。”
    “原來如此。”肖香含笑點點頭,在這個敏感時期,唯一敢和自己接觸的,也只有九弟了。她心中感嘆,對書童說道:“鑒明,你回去轉告九弟,本宮晌午過去。”
    “是!公主,小人告退!”
    “恩,去吧!”
    目送著書童離去,肖香的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這時候,她貼身護衛之一的邢元從外面走了進來,到了肖香身旁,低聲說道:“殿下,九公子早不請您,晚不請您,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請你用膳,只怕其中……”他沒有把話說完,但意思已經很明白了。
    肖香不滿地瞥了邢元一眼,反問道:“你認為容弟還會害我不成?”
    “殿下,人心隔肚皮,不得不防啊,還請殿下推掉赴宴之事,以防不測。”邢元正色說道。
    “邢先生多慮了,容弟是本宮看著長大的,他是什么樣的人,本宮再了解不過,任何人都可能背叛本宮、加害本宮,但唯獨容弟不會,本宮這點信心還是有的。”肖香信心十足地說道。而后見邢元還要說話,她擺擺手,打斷道:“好了,不必再勸本宮,何況,現在正是南湖蟹熟之時,容弟這時候請本宮吃蟹子不是正合適嘛!”
    邢元暗嘆口氣,看來想勸阻公主是沒有可能了,只有自己多加小心才行。
    當日,正午,肖香按時赴約,在眾多侍衛的保護下,來到肖容的九公子府。
    九公子府的大小與肖香的五公主府差不多,就連內部的格局都幾乎一模一樣,說白了,當初九公子府就是照著五公主府建的。
    肖容比肖香小八歲,今年才滿十七歲,生得細皮嫩肉,眉清目秀,身材只比肖香高一點點,消瘦的程度倒是與肖香差不多,弱不禁風,一看就知道是富貴人家的少爺、公子。
    得知肖香來了,肖容親自迎接出九公子府,見到肖香后,他笑容滿面地跑上前去,拉著肖香的手,說道:“五姐,你可讓我好等啊!”
    可以說肖容是唯一一個能讓肖香感受到手足之情的公子。她反拉住肖容的手,上下打量他一番,皺著眉頭說道:“才幾天不見,容弟又瘦了一些,這幾天是不是沒有好好吃飯?”
    即便肖容已經成年,有了他自己的公子府,可在肖香的心目當中,仍將他視為孩子。
    肖容瞪大眼睛,一本正經地說道:“我有好好吃飯,不信你問問鑒明他們……”說話時,他回頭向身后的幾名書童連使眼色,書童們見狀,急忙也跟著連連點頭。
    他的鬼心眼又哪能瞞過肖香的眼睛,她無奈地搖搖頭,邊拉著肖容往府內走,邊說道:“父王剛剛病故,母親和姨母都悲痛欲絕,你我可不能再讓母親和姨母*心了。”
    聽聞這話,肖容眼圈頓是一紅,咬著嘴唇,默默地點點頭。看他傷心的樣子,肖香心頭刺痛,抬手扶了扶他的頭發,話鋒一轉,問道:“最近容弟可有件到王兄他們?”
    (ps:這幾天感冒,渾身酸疼,又頭暈得厲害,更新會不及時,還請書友們多體諒,本來今天是打算寫完兩章的,但實在是寫不下去了,冷得渾身直哆嗦,在此向大家說一聲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