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0

  終卷第六十章
    聶澤凝視著荀秀,過了許久,他微微一笑,擺手說道:“荀先生請坐吧!”
    聽聞這話,荀秀提到嗓子眼的心才算落了下來。[飄天&施一禮,而后在一旁跪坐下來。
    聶澤正色道:“風國能不能與你方結盟,本帥是無法決定的,這需要得到大王的認可和首肯。”
    “這正是小人來見聶將軍的原因。”荀秀直言不諱,說道:“希望聶將軍能在風王殿下面前多多為我家將軍美言,促成此事,也僅僅對我方有利,對風國也是極為有利的。”
    聶澤揉著下巴,沉思未語。荀秀繼續說道:“不管聶將軍投奔了何方,心思如何轉變,聶將軍終究還是貞人,現在貞人要復國,聶將軍于公于私都應助上一臂之力啊!”
    他這番話多多少少也打動了聶澤。正如他所說,就算聶澤在風國的爵位、官位做得再高再大,他究竟還是貞人,骨子里就流淌著貞人的血,如果李舒真的能帶領貞人復國成功,哪怕他仍選擇留在風國,也會打心眼里替貞人感到高興。
    聶澤又尋思了良久,點點頭,說道:“本帥會盡快把此事呈報于朝廷,同時也會給大王寫封書信,要大王慎重考慮此事。”
    荀秀眼珠轉了轉,為難地說道:“聶將軍,如果只是在書信中提及此事,只怕風王殿下未必會重視啊。”
    聶澤歪著腦袋反問道:“荀先生的意思是……”
    荀秀正色說道:“小人想親自拜見風王殿下,還望聶將軍成全。”
    原來如此,荀秀來見自己,并非是要和自己商議什么,只是想通過自己去見大王罷了。雖說想明白這一點讓聶澤的心里會有些不痛快,不過,他仍覺得有向大王引薦荀秀的必要。
    風國與李舒勢力結盟,確實對風國有利,至少可以讓風國手里多一枚牽制川國的棋子。從另一方面講,聶澤自己也愿意能促成此事,萬一李舒真的倚仗風國的力量復國成功了呢。
    他思前想后,最后點點頭,說道:“好吧,本帥就親自到上京走一趟,把你引薦給大王!”
    此話一出,讓荀秀激動萬分,后者急忙站起身形,必恭必敬地拱手施禮,聲音顫抖地說道:“小人多謝聶將軍成全。”
    聶澤瞇縫著眼睛,深深吸了口氣,幽幽說道:“能為你們鋪的路,本帥已經盡力了,至于以后你等能不能成就大業,那就看李舒和你們自己的本事了。”
    翌日,聶澤帶著荀秀,離開百戰軍的營地,起程去往上京。由于現在不是戰爭時期,聶澤的行動也相對比較自由,并不需要非得接到唐寅或朝廷的調令才能回京。
    當聶澤和荀秀回到上京時,已是半個月之后,他們抵達上京的這一天很不巧,唐寅并未在城內,而是出城去狩獵了,至于什么時候回來,驛站的侍衛們也說不清,可能會當天回來,也可能要三五日。
    雖說唐寅不在,但邱真和上官元吉等大臣都在上京。聶澤帶著荀秀去拜訪左相邱真。得知聶澤抵京的消息,邱真有些意外,好端端的,他怎么從桓地跑回來了?
    邱真接見了聶澤,等后者說明這次回京的意圖后,邱真不由得吸了口氣。
    在風國的大臣當中,邱真思維之敏銳堪稱佼佼者,聶澤剛把話說完,他便意識到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己方若是把握好這個機會,李舒以后定能成為風國對川國的一個突破口。
    他向聶澤提議,別在城內等大王回來了,立刻帶上荀秀去城外直接找大王,向大王稟明此事,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大王定會重視此事。
    邱真的話正合聶澤心意,后者離開邱真的臨時住所后,帶著荀秀又馬不停蹄的出城去找唐寅。
    唐寅狩獵的地方距離上京不近,要東行二十多里。那里是一大片廣闊的山區,不過山勢并不險峻,確是個狩獵的好去處。
    這次隨唐寅一同出行的有上官元讓、江凡等一干風國武將,另外殷柔也有隨唐寅出來散心。
    當聶澤和荀秀趕到這里時,已是天近傍晚。
    狩獵了一整天,唐寅的收獲頗豐,總共獵到兩只鹿、三只山雞、四只野兔,只不過他獵到的這些和上官元讓比起來差了一截,不是說上官元讓的獵物比他多出很多,而是他竟然獵到一頭成年的黑熊,這可不是常有的事,需要有一定運氣。
    此時,唐寅已決定在此地露營,等明日再繼續狩獵。
    營地里十分熱鬧,帳篷一頂頂,篝火一堆堆,成群結隊的風軍將士圍坐在篝火旁,邊烤打到的獵物邊嘻嘻哈哈的談笑。
    唐寅、殷柔、上官元讓、江凡等一干人等也和普通的將士們一樣,在篝火旁席地而坐。
    說笑之間,唐寅不時聽到周圍有嗡嗡的議論聲,他舉目向周圍環視,見附近的侍衛們還在竊竊私語,他笑問道:“你們在偷偷摸摸地說什么?”
    見大王看向自己這邊,有侍衛急忙擺手說道:“回稟大王,沒……沒什么……”
    “不說實話可是欺君之罪!”唐寅故意冷下臉嚇唬道。
    說話的那名侍衛嚇得一哆嗦,低聲說道:“大王,我等……我等在討論是元讓將軍的箭法好還是江凡將軍的箭法好。”
    “哦?”唐寅眨眨眼睛,怔了片刻,仰面大笑起來,連連點頭,說道:“我對此也很好奇啊,要不……”說著話,他轉目看向上官元讓和江凡,笑道:“你二人比試比試如何?”
    江凡并不是個愛出風頭的人,何況箭術本就是他的長項,以自己之所長比旁人之所短,那也是他一向不齒的。他連連擺手,說道:“大王,還是不必了吧……”
    不等他說完,上官元讓已站起身形,不滿地嚷嚷道:“什么叫不必了,難道我一定會輸你不成?比就比!江凡,起來、起來!”
    他不由分說,硬是把江凡從地上拽起來,后者滿臉的無奈,連連搖頭。
    見上官元讓和江凡要比箭法,周圍的風將們也樂于看熱鬧,有人起哄,有人鼓掌,還有人上前打氣加油的,口哨聲四起。
    唐寅拉著殷柔也站了起來,問身邊的阿三阿四道:“我們是不是抓了不少的野兔?”
    “是的,大王!”阿三笑呵呵地應道。
    “現在正好可以派上用場了。”唐寅先是看看天色,接著對上官元讓和江凡說道:“你二人就比射兔子,看誰射的精準,如何?”
    “兵來將擋,水來土屯,怎么比我都無所謂。”上官元讓滿不在乎地說道。
    江凡是被趕鴨子上架,他苦笑道:“末將亦無異議。”
    “好!”唐寅帶著眾人走到營地邊緣,再往外走就是茂密的樹林,他收住腳步,說道:“就在這里吧!”說話間,他令人把抓到的野兔搬過來。
    很快,有侍衛把一只只的木籠子提來,堆放到地上,打眼一瞧,少說也有數十只籠子,每只籠子里都裝有一只或幾只野兔。
    此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沒到天色大黑的程度,但光線業已十分有限。唐寅從侍衛那里接過弓箭,含笑說道:“我先試一試!”
    說著,他捻弓搭箭,側頭向一旁的侍衛吹聲口哨。那名侍衛會意,快速地打開籠子。他剛把籠子的小門打開,里面的兔子便竄了出來,瘋了似的往對面的樹林里跑去。
    唐寅說道:“查數!”
    侍衛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急忙念吟道:“一、二、三、四……”
    直至侍衛念吟到十二的時候,唐寅才將手中的箭狠狠射了出去。
    就聽嗖的一聲,箭支破風,快如閃電般飛進樹林里,不偏不倚,正中逃進林中的那只兔子,由于箭矢的勁道太大,把兔子的身軀都貫穿,又向前翻滾出數米才停下來。
    現場先是一片安靜,接著,叫好聲四起,眾侍衛們無不是連聲歡呼:“大王威武!大王威武——”
    “哈哈!”唐寅仰面大笑,隨手一丟,將弓扔給旁邊的侍衛,順手把殷柔摟入懷中。
    看他得意的樣子,殷柔哭笑不得,低聲提醒道:“明明是元讓將軍和江凡將軍要比試嘛!”
    唐寅臉上的笑意更濃,說道:“我只是做個樣,他二人的箭法,可都遠勝于我啊!”話是這樣說,其實唐寅的心里也不是很服氣的,他本就是個好勝之人,無論在哪方面。
    就在這時,有侍衛跑過來,插手施禮,說道:“大王,聶將軍來了。”
    “聶澤?”唐寅一愣,喃喃嘟囔道:“他不是在桓地駐守嗎,怎么跑到上京來了?”頓了片刻,他又笑道:“聶澤來得正好,趕上好戲了,快請他過來!”
    等侍衛走后,唐寅滿臉壞笑地對上官元讓和江凡說道:“元讓、江凡,聶澤可到了,你倆要盡力啊,誰都不想在聶澤面前丟人顯眼吧,不然傳到百戰軍里,可有損各自的聲望啊!”
    撲、撲!上官元讓沒有說話,低著頭,向手掌里吐了兩口唾沫,一副擦拳磨掌、躍躍欲試的模樣。
    江凡則感哭笑不得,哪有當著人家的面這么挑撥的,大王玩心一起,簡直和小孩子沒什么兩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