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62

  終卷第六十二章
    江凡一箭射罷,現場一片沉寂,好不尷尬,最后還是唐寅最先拍手稱贊道:“好!江凡的箭法果然名不虛傳,哈哈!”說著話,他重新拿起弓箭,效仿著江凡剛才的手法,斜向天空射出一箭。【】“本站域名就是strong/strong全拼加,請記住本站域名!”只不過他這一箭射出去后真就飛到天上去了,箭矢并沒有向下急墜的變向。他苦笑著搖了搖頭,邊搭上第二支箭矢,邊側頭對聶澤說道:“聶澤,這次回京一定是有事吧!”
    聶澤回過神來,快步上前,點頭說道:“正是,大王,這次末將回京是為了向大王引薦一人。”
    唐寅再次把手中箭射出去,和剛才一樣,箭矢仍是直飛天際。他深吸口氣,又從侍衛那里抽過來一根箭矢,同時轉回身,正視聶澤,笑問道:“就是隨你一同來的那個書生?”
    原來大王已經注意到了荀秀。聶澤急忙拱手應道:“正是此人。”稍頓,他話鋒一轉,說道:“大王,此人是李舒的部下。”
    “李舒?”唐寅不解地看著聶澤。
    聶澤解釋道:“李舒是貞地規模最大的一支叛軍的頭領,他派荀秀前來我國,是為了與我國商議結盟之事。”
    “沒聽說過。”唐寅淡然而笑,捻弓搭箭,向看守兔籠的侍衛揚下頭,侍衛會意,打開一只兔籠,放出里面的兔子。唐寅夾住箭尾的手指猛然一松,弓弦彈動,啪的一聲,箭矢飛射出去,正中那只奔逃的野兔,將其射翻在地。他慢悠悠地說道:“區區一支叛軍,也敢來與我國談結盟,他們有這個資格嗎?”
    見唐寅已與聶澤談起正事,上官元讓和江凡也收起游戲的心態,雙雙將弓箭交給旁邊的侍衛,退到一旁。
    聶澤正色說道:“李舒一部不容小覷。”說話之間,他從侍衛拿里接過箭壺,抽出一支箭矢,遞給唐寅,說道:“現在,李舒麾下的兵馬有二十萬之多,在貞地占據近兩個郡,如果李舒一部繼續做大的話,至少可幫我國牽制住十數萬甚至數十萬的川軍,哪怕最后他們戰敗了,也能極大消耗川軍的戰力。”
    唐寅瞇縫著眼睛,沒有立刻接話,他的心思則在急轉,如果真的如此的話,這個貞地的叛軍頭領李舒還真不能小看呢。
    他搭上箭矢,不用表態,侍衛已自覺地放出兔子,他眼中閃過一抹綠光,接著,一箭射出,將已逃進林中的兔子射殺在地。“去把那個荀秀叫過來吧!”
    “是!大王!”聶澤心頭一喜,急忙躬身施禮,而后向旁側了側身子,對后面的荀秀招了招手。
    荀秀早已等得不耐煩,見聶澤終于召喚自己,他又是緊張又是激動,深吸了幾口氣,快步走上前去,還沒到唐寅近前呢,便被附近的侍衛攔了下來,接著,有侍衛走到他近前,做了一番仔細的搜身,確認他沒有攜帶武器,這才放他過去。
    走到聶澤身旁后,荀秀規規矩矩地跪地叩首,聲音不免有些顫抖地說道:“小人荀秀,拜見風王殿下。”
    “恩!”唐寅只是淡淡應了一聲,看也沒看他一眼,深情專注地看著逃向林中的兔子,射出手中的箭矢。嗖!撲!精準的一箭,將野兔射得翻滾出數米遠才停下來。
    “聽說,是李舒派你來見本王的?”
    “正是。”
    “此行的目的是欲與我國結盟?”
    “正是。”
    “你只帶來一張嘴,便欲與我國結盟,太沒誠意了吧!”唐寅低下頭,笑呵呵地看眼跪在地上的荀秀。
    “回稟風王殿下,小人有帶來川軍于貞地的布防圖,以示我家將軍的誠意。”
    說著話,荀秀急忙打開包裹,從里面拿出一張羊皮卷。有侍衛上,將羊皮卷接過,仔細翻看了一番,而后轉交給唐寅。
    唐寅接過,將其展開,里面繪制的是詳細的貞地地形圖,而且把哪里有川軍,哪里有川軍的關卡、要塞、營寨以及川軍的數量,甚至主將是誰都標注得清清楚楚。
    如果這份地圖是真的,顯然李舒在打探情報方面花費了不少的心思,對風國而言,這份情報圖也極為珍貴。唐寅無法分辨它的真偽,將其轉交給聶澤,對貞地的情況,聶澤比他要熟悉得多。
    聶澤也是第一次看到這份地圖,他接過后,低下頭,仔細辨別。貞地的內陸情況他也不是很熟悉,但他熟悉貞地的邊境情況,哪里是川軍的駐地,哪里有川軍的關卡,他基本上了如指掌。通過這張地圖對邊境川軍情況的標注,他可以斷定,此圖應該是真的。看罷后,他向唐寅微微點了點頭,表示此圖沒錯。
    唐寅的臉上終于露出一絲笑意,對荀秀揮手說道:“你起來吧!”
    “謝風王殿下!”荀秀長松口氣,慢慢從地上站起身。
    “你說說看,”唐寅又拿起弓箭,慢悠悠道:“你們只是區區的地方叛軍,所占的也只是彈丸之地,我風國又為何要與你們結盟。”
    荀秀面色一正,說道:“風王殿下,雖說我們現在在貞地的地盤還很小,但是,貞地的百姓們都是支持我們的,這就是我們最大的本錢。”稍微頓了頓,他又說道:“貞人憎恨川人,恨得刻骨銘心,只是一直以來,貞人都缺少凝聚力,組織不起有效的反抗,現在我家將軍打起復興貞國的旗號,在貞地一呼百應,凡貞人志士紛紛來投……”
    不等他把話說完,唐寅幽幽說道:“當年,出兵滅貞的也有我風國,想必,貞人恨我風人也是恨得刻骨銘心吧?”
    此話一出,讓周圍的侍衛們紛紛抬起手來,扣住肋下的佩劍,一旁的聶澤也不由得臉色微變。
    荀秀忙道:“風王殿下有所不知,雖說風軍也曾經侵入過貞地,但來得快,走的也快,并未做出傷害貞人之事,而川國則不同,他們霸占貞地,奴役我貞人,濫殺無辜,視我貞人牲畜不如,如果說貞人的仇恨有十成,那么對風國的仇恨不足一成,而對川國的仇恨卻有九成以上!”
    唐寅愣了愣,隨即仰面而笑。貞人難馴,當初他就不主張分割貞國,也沒要貞國的一寸土地,現在看來,他當初的決定還是很英明的。
    “那你再說說,結盟之后,你們能幫到我國什么,又需要從我國這里得到什么樣的幫助?”
    “為風國牽制住大量的川軍,讓川國不得不分心西顧,這就是我們對風國最大的幫助。”荀秀想都沒想,一口氣地說道。
    恩,這么說倒也是沒錯。唐寅又問道:“你們想要什么?”
    “這……”
    “直說吧,本王想,你們想從本王這里索要的東西應該不會太少。”唐寅嘴角揚起,射出手中的箭矢。
    “誠如風王殿下所言,現在,我方急需軍備、糧草和軍餉,只要我方能得到足夠的軍備、糧草和軍餉,戰力提升將不止一倍,絕對會成為風國最強有力的盟軍。”
    荀秀說的這些倒是實情,現在李舒一部唯一不缺的就是兵馬,至于其他的,幾乎什么都缺。軍備這東西不是你煽動煽動百姓,三五日內就能做出來的,那需要有強大的工業基礎做支持,兵器的打造、盔甲的制造、軍械的建造,對于一支軍隊而言,這些都直接影響到戰力,至于錢糧,那就更重要了,是全軍的生命線,而現在的李舒一部,完全不具備這些。
    只靠著一個郡的實力,要供養起接近二十萬的大軍,無論如何也做不到,光是缺糧這一條便足以致命。
    若是能與風國結盟,得到風國的援助,那么李舒一部目前所遇到的種種困境就都不再是問題了,壯大的速度也將會成倍的提升。
    “哦,原來是要錢、要糧、要軍備。”唐寅笑了,抽出一支箭矢,拿在手中隨意的把玩,慢悠悠地說道:“我風國當然補缺錢糧軍備,不過,我風國的錢糧軍備也不是大風刮來的,得物盡其用才是,只是,不知道你們具不具備得到我風國援助的資格。”
    “風王殿下的意思是……”
    唐寅將手中的弓箭一拋,扔給荀秀,笑吟吟道:“我們來賭一把,如果你能射中放跑的兔子,你們想要的東西,本王都可以滿足,如果你射不中,我風國不會援助你們一錢一糧,而且,你的腦袋也要留下來。”
    聽聞這話,周圍的風將們無不是哈哈大笑,只有聶澤眉頭擰成個疙瘩,荀秀是文官而非武將,讓他射箭,而且還是在現在這種天色大黑的情況下射中一只奔逃的兔子,無論如何也做不到嘛,大王開出這樣的條件,實在是強人所難。
    他低聲說道:“大王……”
    唐寅向他擺擺手,打斷他下面的話,兩眼直勾勾地凝視著荀秀,笑問道:“怎么,荀先生不敢賭嗎?若是這樣,你就從哪來,回哪去,沒有資格再與本王談下去了。”
    此時的荀秀汗如雨下,他以前從沒摸過弓箭,卻要在現在這種黑燈瞎火的情況下射中一只兔子,他無論如何都做不到,甚至他都沒有把握自己能把弓弦拉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