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64

  終卷第六十四章
    川軍被貞人的氣勢震懾住,原本兇猛的反擊也漸漸弱了下去,如此一來,便給了貞人正面突破的機會。【】,小說更快更好..)
    剛開始,貞人還只是把川軍的防線撕開一條小口而已,可隨著殺上寨墻的貞人越來越多,川軍的防線開始陷入混亂。
    戰至最后,沖上寨墻的貞人順勢殺進營內,并把營寨的大門打開,使外面的貞人能夠直接沖殺進去。看到川營的寨門被己方攻破,觀戰的李舒不由得長松口氣,這時候他已能斷定,此戰己方算是打贏了。做近身肉搏戰,哪怕川軍的數量比己方多,李舒也毫不懼怕,何況,現在還是他們占有兵力上的優勢。
    戰事也正如他判斷的那樣,防線被貞人突破后,川軍全面潰敗,接下來的戰斗變得毫無懸念,完全是貞人對川軍單方面的屠殺。
    此戰由凌晨一直打到深夜,又由深夜戰至第二日的凌晨,足足激戰了一天一夜。直至第二天天色放亮時,戰斗才基本宣告結束。
    在這場戰斗當中,五萬的川軍幾乎是全軍覆沒,沒逃掉幾個人,而大獲全勝的李舒一部實際上也是慘勝,他們傷亡的人數比川軍還要多,達到八萬左右,如果只比人員傷亡的話,李舒一部反而是敗了。
    那些在戰斗中被貞人生擒活捉的川軍,李舒是一點沒客氣,下令全部處斬。
    對他而言,活著的俘虜毫無意義,反而還是個負擔,殺掉他們,則可以拿著他們的人頭到風國那里換回大量的物資和糧餉。
    五萬的川軍,讓李舒得到了五萬顆人頭,雖說付出的代價慘重了一些,但總算是有所收獲。此役過后,李舒一部又趁勢偷襲了川軍的數個據點和要塞,最后收集到的川軍人頭達到六萬顆。等到了唐寅約定的日期時,李舒親自出馬,運送這六萬顆川軍的人頭悄悄穿過邊境,潛入桓地。
    抵達百戰軍的營地后,聽聞消息的聶澤迎接出營,在營門外與李舒見了面。
    李舒的年歲不大,還不到三十歲,身材魁梧,膀大腰圓,生得相貌堂堂,氣宇非凡,看上去,倒是和李弘有幾分相識之處。
    見面之后,李舒首先跨步上前,拱手施禮,說道:“在下李舒,仰慕聶將軍大名已久,以前一直隨家父居住宛縣,與聶將軍無緣相見,今日得見,聶將軍果然威武不凡。”
    當時,諸國的公子只要不是太子,大多會在封爵后被派到地方,李舒說他以前沒見過聶澤,也并無什么稀奇之處。
    見李舒如此有禮,聶澤也是以禮相待。他含笑說道:“李將軍客氣了,營內請!”
    “聶將軍請!”
    寒暄之間,二人走進軍營之內。進入中軍帳,分賓主落座,李舒首先向聶澤道謝,說道:“這次多虧有聶將軍鼎力相助,才使得荀先生在出訪風國時能順利見到風王殿下,以后若是與風國結盟成功,在下對聶將軍必有重謝。”
    他這話是一語雙關。其一,是為了討好聶澤,其二,是想看看聶澤對己方的態度,如果可以的話,把聶澤爭取到己方這邊來,那對己方就太有利了。
    聶澤不過四十多歲,但早已是軍中的老將,精明得很呢,李舒的用意他又哪會不懂?
    他微微一笑,說道:“李將軍不必謝我,與你方結盟,對我風國而言也是有利可圖的,并談不上誰幫了誰,所以,李將軍也完全不必感激本帥。”
    聽他這么說,李舒作到心中有數,聶澤并沒有打算背棄風國的意思,他機靈的不再多做試探,話鋒一轉,正色說道:“聶將軍,在下赴風王殿下之約,如期而至,只是不知道貴軍是不是已把約定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呢?”
    聶澤仰面而笑,說道:“李將軍放心,我軍中儲備的軍備和糧餉足夠貴方所需。”
    “哦?”李舒含笑提醒道:“聶將軍,要知道這次在下所帶來的戰利品可不少啊!”
    “不少又是多少?”聶澤笑呵呵地反問道。
    “六萬!”李舒加重語氣說道。
    六萬?聶澤心頭一驚,在這短短一個月的時間里,李舒一部竟然斬殺了六萬川軍?
    見他眼中不自覺地流露出驚色,李舒也跟著緊張起來,疑問道:“貴軍所備的軍備和糧餉可是不夠?”
    現在他最關心的就是軍備和糧餉。這次他付出那么大的代價,就是為了盡可能多的得到風國的援助,如果風國不能兌現承諾,那己方的種種損失可就都白費了。
    聶澤很快鎮定下來,含笑說道:“李將軍不必當心,既然是大王作出的承諾,我國必然會兌現。”
    按照唐寅的承諾,六萬的川軍相當于六萬套的軍備、六萬的銀兩和六萬石的糧草,這對于風國來說根本不算什么,九牛一毛罷了。
    他挺身站起,對李舒說道:“既然李將軍把戰利品都已帶來,不知可否帶本帥去一觀!”
    “當然可以!”李舒也急忙站起身形,與聶澤雙雙走出中軍帳。
    這時候,貞人的馬車都已停在中軍帳外,放眼看去,一眼望不到邊際,少說也有上百輛之多,每輛馬車都堆放有數只箱子,捆綁得結結實實。
    聶澤向身旁的侍衛使個步走了過去,跳上一輛馬車,抽出佩刀,挑斷上面的箱子,然后打開一只箱子,探頭向里面觀瞧。聶澤的侍衛都是殺人不眨眼的軍中老兵,用鐵石心腸來形容也不為過,但當他看清楚箱子里面的東西后,那侍衛也不由得臉色頓變,眉頭皺成一團,強忍著作嘔的反應,以佩刀挑起一顆斷頭,然后回頭看向聶澤。
    由于放置的時間太久,人頭已有些腐爛,面部血肉模糊,看不清楚長得什么模樣,不過李舒倒是很‘體貼’,還特意令人在每一顆斷頭上都掛了川軍的軍牌,有名有姓有出身,表明自己沒有摻假。
    李舒在旁說道:“聶將軍,這些一共是六萬顆川軍的人頭,只多不少,而且每個上面都掛有川軍的軍牌,在下絕未濫竽充數,還請聶將軍明鑒!”
    聶澤對這些川軍的斷頭可沒什么興趣,聽完李舒的講解,他微微點下頭,不愿再多看第二眼,轉身走回中軍帳。李舒立刻也跟了進去,低聲問道:“聶將軍,我方的物資和糧餉……”
    不等他把話說完,聶澤對副帥陳修說道:“陳將軍,從我軍庫當中提出六萬套盔甲、武器,另外再提出六萬兩銀子和六萬石糧食。”
    陳修拱手應道:“是!將軍!”說完話,他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看到聶澤沒有失言,真的令人去提取軍備和糧餉了,李舒暗暗松了口氣。有了這六萬套軍備,自己可以武裝起六萬的虎狼之師,有了六萬的糧餉,自己又能招攬來大批的將士了。
    不過,他可沒有就此滿足,這些軍備和糧餉只夠解燃眉之急的,他看重的是風國接下來的援助。
    他向聶澤欠了欠身,說道:“這次,我方在一個月內殲滅的川軍達六萬之多,想必在風王殿下的心目當中,已有資格與風國結盟了吧!”
    “本帥不是大王,至于大王心里是怎么想的,本帥也難以揣測。”聶澤說道:“不過,李將軍可以當面與大王商談。”
    李舒暗吃一驚,眼珠轉了轉,說道:“聶將軍的意思是,要在下去一趟上京?”
    “怎么?難道李將軍不敢嗎?”
    “不、不、不!既然在下敢來此面見聶將軍,自然也有膽量親自到上京走一趟,只是,不知這是風王殿下的意思還是聶將軍的意思?”
    聶澤仰面而笑,說道:“本帥的意思,就是大王的意思。李將軍,既然你打算與我風國結盟,本帥想,有很多事情你還需與大王當面談個清楚才是。”
    李舒連連點頭,正色道:“聶將軍所言極是,不知,在下當何日起程才好?”
    “事不宜遲,當然是越快越好。”聶澤瞇縫起眼睛,看著李舒,目光有些漂浮。現在他的心情也很復雜,從內心來講,他是希望李舒能復國成功,重建貞國的,可是以李舒一部的實力又確實無法與川國抗衡,只能向風國求助,但聶澤又太清楚唐寅的秉性了,與唐寅結盟,那無疑是與虎為謀,而且唐寅也不可能容忍貞國重新建立。
    所以在聶澤看來,李舒無論能不能與風國結盟成功,到最后,他恐怕都將是死路一條。當然,這些話他不可能對李舒說,只能憋在心里,暗自感嘆。
    長話短說,李舒聽取了聶澤的建議,親自去往上京,面見唐寅。只是,他抵達上京后連唐寅下榻的驛站都沒進去,后者只是在城外的軍營里接見了他。
    倒不是說唐寅有多輕視他,而是不想那么快將風國與李舒結盟的事公開。唐寅接見李舒的軍營是平原軍的營地,李舒進來之后,不夠用了,左一眼右一眼,打量個沒完。
    如果可以的話,他真想把平原軍的營地統統走一遍,整個營盤的格局、布置、排序乃至對地勢的利用等等方面,有太多值得他學習的地方。